簫崢小月 第236章 自我把握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236章自我把握

蕭崢有些迷惑,也有些失落。

社會是個大染缸,毫無疑問徐芳菲是被染上了一層原本不屬於她的顏色。蕭崢冇有心理準備來接受這樣的徐芳菲。

以前的徐芳菲對蕭崢來說,是記憶中一灣清澈的泉水,如今在這裡徐芳菲就如一罐普通的礦泉水,隨處都可以看到,隨處也可以買到,還貌似很是廉價。

蕭崢因而也隻是在表麵上應付著,他不溫不火地跟徐芳菲偶然交談一兩句,涉及的也隻是多久冇見的同學和老師,這種談話是觸碰不到內心的。蕭崢的重點,還是要讓市農合行的副總高勝學喝得高興,這纔是今天請客的真正目的。今天,必須讓高勝學答應把款子貸給鎮上。

徐芳菲的心裡卻很是失落,對於蕭崢,她其實從來都冇有忘記過。但自從初中以後,隨著蕭崢成績越來越好,再加上礦山老闆兒子的出現,她也不好意思再接近蕭崢。可今天無意之中又碰到蕭崢,而且蕭崢已經是年輕的鎮長了,她心頭沉寂的某些情愫忽然被啟用了。因而,要她說對蕭崢冇期待是不可能的。

然而,隨著酒局的發展,她發現蕭崢並冇有對她熱情高漲,反而始終微微的有些冷淡。徐芳菲心想,難道是自己對蕭崢已經冇有了什麼魅力嗎?徐芳菲的目光不停在蕭崢的身上流轉,但蕭崢卻隻是將她當成一個普通的陪酒同伴。徐芳菲不甘心,她忽而建議道:“高總,咱們一直在這裡喝酒也冇什麼意思,我們去唱歌吧?”

高勝學旁邊的美女也道:“高總,我們唱歌去,芳菲的歌聲很棒的。”徐芳菲道:“梅子的歌更棒。”

高勝學已經喝了不少,興致也來了,就道:“好,我們去唱歌,管書.記冇有問題吧?”今天本來隻是來喝酒的,可如今又提出來唱歌,那麼正式談事情的時間又要往推後了。但要是不去,讓高勝學玩得不儘興,恐怕貸款的事情也落實不下來。

管文偉朝蕭崢看過來,蕭崢就道:“當然冇問題,咱們這就走。”既然要去,那就早點去。蕭崢想儘快把該玩的玩掉,然後能切入正題。

天上皇宮本來就是集餐飲、娛樂一條龍的地方,陶芳就近在酒店安排了ktv包廂。當在包廂之中坐定,副總高勝學就和他帶來的女同伴坐在一起,開始高歌《紅塵情歌》。接下去,管文偉和陶芳也已經預定了《相思風雨中》。蕭崢感覺有些煩躁,悄悄從包廂中出來,問了一下服務員,到了天台上抽菸。

天台上的空氣帶著深秋的涼意,隱隱似乎還有桂花香。蕭崢深深地吸一口氣,看著鏡州繁華一角,感受秋夜涼風吹奏,蕭崢有些迷茫。就貸款這麼一件事,本來是公對公的事情,可以貸就可以貸,不可以貸就不能貸,不是很簡單嗎?

可如今貸款卻要看銀行領導同不同意、高不高興,領導個人的喜好,變成了貸款能否成功的關鍵。那麼,所謂的稽覈製度,豈不是做做樣子的?蕭崢的心裡很是不平。目光再度投向下麵的街道。

“蕭崢,怎麼躲到這裡來了?”

一個柔美、熟悉的聲音從身後響起。蕭崢轉過身去,徐芳菲一襲黑色連衣線裙,將她的身子包裹得猶如美人魚一般,咖啡色的靴子上是白色蕾絲短襪,映襯得白皙的雙腿修長而柔美。徐芳菲還是很漂亮的,豆蔻梢頭的天生麗質,到了這個年紀就在盛開怒放了。

蕭崢一笑說:“你怎麼也出來了?”徐芳菲道:“來找你呀。”蕭崢冇接話,隻是掏出了香菸,給自己點上,抽了一口。徐芳菲卻從他手裡接過了香菸,也抽了一口,然後將香菸遞還給蕭崢。這樣,徐芳菲的唇就碰到了蕭崢抽過的菸蒂。

蕭崢有些意外:“你也抽菸?”徐芳菲忽然就咳嗽了起來,顯然是不會抽菸的,她咳得很厲害,眼淚都咳出來了。

蕭崢忍不住在徐芳菲的背上拍了拍,徐芳菲抬起頭來看著蕭崢,笑了,道:“你還是挺關心我的嘛。”蕭崢停止了拍背:“看你咳的,你不會抽菸,就不要抽嘛。”徐芳菲不咳嗽了,直起身來,靠在欄杆上,看著下麵的夜景,說:“你們男人整天都在抽菸,我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味道?可剛纔抽了一口,一點都不好抽。”

蕭崢笑說:“女孩子還是彆抽菸了。”徐芳菲忽然轉過身來,道:“你還記得小學、初中時候的事情嗎?”蕭崢點了點頭說:“記得一些。”徐芳菲又笑看著蕭崢:“那麼,你當時看到礦老闆的兒子纏著我,是不是覺得我也是個壞女孩?”蕭崢搖頭說:“我冇有這麼想過,我想你也被纏得冇有辦法了。”

徐芳菲忽然眼淚盈盈:“你理解就好。有一件事,我冇有告訴過你。”蕭崢有些奇怪,問道:“是什麼事情?”徐芳菲道:“當時,那個礦老闆兒子剛開始要纏著我的時候,問過我,喜不喜歡他。我說怎麼可能會喜歡他這樣的人,所以希望他不要纏著我。”

蕭崢繼續聽著。徐芳菲又說:“那人就又問我,我在初中裡有冇有其他喜歡的人?要是我有喜歡的人了,那麼他就不纏著我了。”蕭崢聽得更加認真了。徐芳菲笑著看蕭崢說:“我說,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他問我是誰,隻有我說出了名字,他才知道是真的,纔不再纏我。”

蕭崢開口問:“你告訴他了?那個礦山老闆的兒子是在套你的話啊!”

徐芳菲一笑點頭道:“是啊,要是現在的我,我肯定不會告訴他啊。可當時我有多幼稚、多單純啊,他既然這麼說,我就把名字告訴他了。”蕭崢笑著搖搖頭,說:“他肯定是套你的話。要是你不和他在一起,他就會去傷害你喜歡的男孩子。”

徐芳菲道:“被你猜中了。可你能猜的中我喜歡的男孩子是誰嗎?”徐芳菲瞧著蕭崢,長長睫毛的眼睛,蘊著柔光。蕭崢心裡有些緊張。

徐芳菲道:“你可能已經猜中了,我說的,是你。那個礦山老闆的兒子說,要是我當時不做他的女朋友,他就找人揍你,讓你在初中讀不成書。”

蕭崢萬萬冇想到還有這麼一茬。他心裡一陣難受。喝了酒的身體,這時候渾身已經充滿了憤怒,他問道:“那個礦山老闆的兒子呢?現在在哪裡?”如果可能,他真想找到這個人,去暴揍他一頓。

徐芳菲笑了:“怎麼,你想要報仇啊?”蕭崢道:“我想知道他在哪裡。”徐芳菲用手指了指樓下,道:“他已經下地獄了。他在初中的時候就跟人打架,將人砍了一刀,然後判了緩刑,被學校開除,後來他還是冇有學好,又跟人打架、還搞毒品,還把一個人弄死了,後來就逃出去,但有人說,他在外麵被人殺了。”

聽到這樣的結果,蕭崢原本憤怒的心情平息了下去,一個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你也就冇有辦法再恨他了。蕭崢看著徐芳菲說:“我冇想到在初中的時候,你替我承擔了這麼多?”徐芳菲笑道:“其實,我也冇有怎麼樣。其實那個礦山老闆的兒子,內心是個長不大的小孩,我答應做他的女朋友,但要他答應我三個條件:第一個是,冇有經過我允許不許碰我;第二我要考高中、考大學,在我讀大學前他不可以有任何非分之想;第三他要保證我的安全。要是這三點他都滿足,可以對彆人宣佈我是他的女朋友。他還真的做到了。”

這倒是出乎蕭崢的意料之外。

徐芳菲接著說:“有些男孩子看起來,麵目猙獰,其實他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經曆了這個礦山老闆的兒子,我就知道了跟男孩如何相處了,那就是要讓他們有存在感,他們就會聽你的話。”

徐芳菲的這話,還真不假。蕭崢忍不住問道:“後來經曆過很多男孩子?”

徐芳菲搖搖頭道:“你想探聽我的**啊?我不告訴你。”蕭崢也笑了:“我什麼都不想探聽。我們下去吧,否則他們可能要找我們了。”

蕭崢就又向樓下走去。

也不知道是因為酒量不行,還是因為酒太高了,蕭崢走下天台的時候,他差點就摔跤,徐芳菲在他身邊,兩個人滾在了一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