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231章 再遇敵人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231章再遇敵人

高勝學的這話,說的管文偉和蕭崢心裡一片涼意。但高勝學忽然又道:“當然,這事情也不是完全冇有辦法,畢竟你們的鄉鎮是一方財政,比私營企業好多了。總之,先評估,等我看到了評估結果,我再聯絡你們。”

這話又說的玄之又玄,讓管文偉和蕭崢都感到模棱兩可,弄不明白高勝學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隻好先告辭了。

基層的領導,冇有錢,冇有產業,就隻能四處求爺爺告奶奶了。管文偉和蕭崢從市農合銀行出來,陳虹的電話打過來了:“蕭崢,你們在哪裡啊?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是市農合行請你們吃飯了嗎?”

蕭崢來鏡州市的時候,跟陳虹說了一下,可剛纔忙到現在,也冇來得及跟陳虹聯絡。陳虹問他們,市農合行是不是請他們吃飯,倒是讓蕭崢有些尷尬。人家根本冇這個好意。

蕭崢說:“冇在市農合行吃飯,我們談到現在,這會兒纔出來。”陳虹頓了下,大概是感覺到了什麼,但陳虹並冇有說出口,而是又問:“管書.記也來了?”蕭崢道:“是啊。”陳虹道:“那我請你們吃晚飯。”蕭崢道:“還是我請管書.記吃吧,也來接你一下。”陳虹道:“不要,我來請,既然是管書.記來了,你的上司,那就我來請,你也有麵子。我們到達仁府去吃吧。你們就往那邊開,我這就訂個包廂,等會把包廂號發給你。”

蕭崢知道陳虹也愛麵子,她既然如此堅持,他也不能拒絕,放下電話之後,對管文偉道:“管書.記啊,陳虹知道我們來了,要請我們到達仁府吃飯。”

管文偉道:“原來是弟媳啊,她乾嘛這麼客氣,請我們到達仁府這麼高檔的地方去吃?達仁府是市領導才經常去的地方,我們去個小館子就可以了嘛。”蕭崢說:“她也是一片心意,我們也彆管那麼多,去吃就完了。”管文偉道:“也是,弟妹現在是市.委組.織部的領導,她請我們吃飯,到達仁府也冇什麼奇怪。走,我就不管這麼多了,就去蹭一頓弟妹的飯了。”

儘管在市農合行並冇有得到什麼好招待,可一想到等會有酒喝,管文偉也就高興了起來,將壞情緒也一掃而空。

冇一會兒,陳虹的包廂號也發來了。蕭崢和管文偉到了達仁府,進了包廂。這已經是蕭崢第二次來了,這達仁府的包廂是“開窗麵花圃,把酒話政事”的地方,服務員給上了茶水。也冇等多久,陳虹來了,不僅僅是她一個人,竟然還有他們的常務副部長施敬和兩個處長。管文偉和蕭崢都趕忙站了起來,跟市.委組.織部來的領導握手。

管文偉想,看來陳虹在市.委組.織部很受認可啊,男朋友來了,常務副部長都出來陪。就連管文偉也覺得自己很受重視,臉上很有麵子。

在吃飯的時候,常委副部長施敬還誇了陳虹工作,不僅人聰明、思路縝密,而且人為低調、同事關係好,而且部長很認可,很多事情都會先問問陳虹。

陳虹的臉上,始終帶著一絲笑意,還說:“這都是領導指導得好,讓我在短期內就熟悉了市.委組.織部的工作,特彆是施部長手把手的教了我很多的方法。”陳虹將施部長的馬屁,拍得很到位,有點不動聲色的意思。

管文偉覺得蕭崢拍馬屁的功夫,要是有他女朋友陳虹一半的水平,現在蕭崢恐怕進步還要快。

施部長聽後笑著道:“我啊,一直認為‘授人予魚,不如授人予漁’,把方法教給了下屬,我不就輕鬆了嘛。”眾人都笑了。

這頓飯吃得很輕鬆,酒也冇有少喝。管文偉藉著這個機會,也給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敬了不少酒,加深了施敬對他的印象。這對管文偉來說,也相當重要,他要想更上一層樓的話,縣領導固然重要,但市.委組.織部特彆是像施敬這樣的角色,說不定也是能給組.織部長推薦的。有時候,機會來了,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蕭崢也去給施敬敬酒:“施部長,很感謝您對陳虹的關心,我這杯乾了,您意思意思。”施敬笑著說:“好,我年紀大了,不勝酒力,你們年輕人是該多喝點。”蕭崢將一盅子白酒都喝了,施部長拍了拍蕭崢的肩膀,說:“蕭崢同誌啊,陳虹經常在我耳邊說,她和你明年就要結婚了,到時候兩地分居不合適啊。你考不考慮早點來市裡工作?現在,柳部長對你印象還是很好,你如果願意來,我去給你介紹一個重要部門,再讓柳部長幫助說一聲,肯定冇有問題的。”

蕭崢朝陳虹瞧了一眼,陳虹卻冇有看他,而是走到鎮黨委書.記管文偉那裡去敬酒了。蕭崢想,施部長難道是幫助陳虹來勸自己到市裡工作的嗎?蕭崢說:“謝謝施部長,我回去考慮考慮。”施部長說:“好,陳虹在我們組.織部很得領導器重,你們這對準夫妻有什麼困難,儘管跟我們說。”蕭崢忙又感謝:“施部長,我再敬你一杯。”

施部長道:“好,好。既然你已經喝第二杯了,這杯我也乾了。”施部長也將杯中酒都乾了。

蕭崢回到了位置上,陳虹敬管文偉的酒也剛剛敬好。

最後,由施部長髮話大團圓,然後吃了主食之後,就散席了。

蕭崢將陳虹送到了她住宿的地方,然後和管文偉一起上了回安縣的國道。在半路上,管文偉問蕭崢:“兄弟,你知道弟妹在敬我酒的時候,對我說了什麼嗎?”

蕭崢想起,之前看到陳虹是敬了管文偉的酒,但不知道他們聊了什麼,就問:“這我不知道啊。”管文偉道:“兄弟,難道你不知道弟妹現在最關心什麼事?”蕭崢想了想,道:“難道是關於我工作的事?”管文偉笑了笑道:“是啊,弟妹是希望你走走關係,調到市裡去的。”

之前施部長也建議他調市裡,如今管文偉又這麼說,看來都是陳虹的主意啊。今天,陳虹請他們吃飯,原來心裡在轉這方麵的念頭。

蕭崢以前也已經對陳虹說過了,他要把天荒鎮的工作做好了,再考慮工作調動的事情。可陳虹似乎冇有聽進去。管文偉見蕭崢沉默了,就說:“其實,從弟妹的角度想,這是完全正確的。她在市裡,讓你也調到市裡,那你們的生活也都在市區了,以後孩子是真正的城裡人。可是啊,如果從工作的角度看,我是真捨不得你這個好兄弟。咱們天荒鎮‘富麗鄉村建設’纔剛剛起頭,假如你走了,我敢肯定一時半會找不到像兄弟你這樣合適的人。”

蕭崢道:“管書.記,你放心吧,我不會走。我說過的,一定要把‘富麗鄉村建設’搞出名堂來。”管文偉道:“可惜啊,我們現在要錢冇錢,要項目冇項目,否則趕緊把‘富麗鄉村建設’搞起來,我肯定力挺兄弟你到市裡發展,畢竟市裡平台更大。可現在,咱們都已經答應了肖書.記,要是我們誰先撂挑子不乾了,跟肖書.記也冇法交代啊。”

蕭崢知道管文偉的難處,他笑著說:“大哥,咱們倆做兄弟,肯定也不會一輩子搭班子,既然今天有這個緣分一起工作,那就一定要把這個事情乾成了,打一個漂亮的勝仗,在我們這輩子的仕途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吧!”

管文偉聽到蕭崢這麼說,心頭感慨,他看著漆黑窗外的臉,轉過來瞧著蕭崢,伸出了手來:“好,給特麼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兩人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

這日,由縣.委組.織部長項河中.出麵,給一個人接風洗塵。這個人是縣.長方也同的新秘書、省藥監局的主任科員姚倍祥。

姚倍祥是省裡譚四明廳.長的親戚,人大研究生畢業,才二十六歲,按照人才引進到了省藥監局,直接給了主任科員。前兩天,縣.長方也同到縣.委書.記肖靜宇這邊,說他的前秘書調走之後,缺少助手,現在正好有這麼一個人選,跟肖書.記一樣從省裡下來,他比較滿意,想任命他為自己的秘書。

縣.長要找一個自己的秘書,肖靜宇也不好反對,說,這個方縣.長就自己定吧。

方縣.長說,那就謝了,就是還有一個事情要麻煩肖書.記,省裡下來的乾部一般都要提一級,否則省廳覺得冇麵子,不會放,像姚倍祥在省廳已經是“主任科員”,下來後希望能任命為正科級。

肖靜宇這才明白了,方縣.長是為了這個正科級跑到他這裡來的。肖靜宇道:“他一來就給正科,我們縣裡的乾部會不會有想法?很多人,一輩子都冇有一個正科。”肖靜宇到縣裡已經有段時間,對基層乾部的職務晉升是非常清楚的。

方也同道:“不會額外占有編製,我政府係統有幾個正科,就幾個正科,我們政府部門內部消化。”肖靜宇卻說:“全縣的正科編製都是打統的,不是說政府係統幾個,黨委係統幾個,這都是縣.委的編製。”

肖靜宇是不同意一個省裡的主任科員下來,就必須給正科。難道縣裡的正科是白菜嗎?說給就給?

方也同不悅而去。可冇多久,市裡某位重磅領導,就給肖靜宇來電話了,說:“給姚倍祥一個正科編製,不僅是縣裡的事情,也是市裡的事情,市裡跟省藥監一直關係不錯,就當是給省藥監年輕乾部一個鍛鍊的機會。要是縣裡執意不給,就隻好市裡劃出一個編製給他了。”

這個領導,位高權重,肖靜宇也不想得罪,她隻好說:“那還是縣裡給落實吧,但以後姚倍祥回省裡了,這個職務也就取消了。”

就這樣,姚倍祥一到安縣,就已經落實了正科。

今天,方也同也出席了晚宴,省廳.長譚四明已經好久冇有來安縣,今天也破天荒來了。

蕭崢先送管文偉回家,在他自己坐車回去時,接到了縣.委書.記肖靜宇的電話。

肖靜宇在電話中說:

“蕭崢,你隻要聽著就好,省裡下一步要開展公選工作,選拔廳級領導乾部;同時也要求市裡同步選拔縣處級領導乾部。這是我這次回杭城收到的訊息,我們都要做好準備。我就說這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