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138章 蕭崢出馬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138章蕭崢出馬

蕭崢一怔,問道:“管鎮長,這是怎麼回事啊?”

管文偉道:“在村裡起衝突了。今天的晚飯,恐怕吃不了了,隻能改天再給辛阿四他們慶祝了。”蕭崢道:“冇問題,我這就給阿四打個電話,說明一下情況,他們都能理解的。”

蕭崢就給辛阿四打了電話,辛阿四當即說:“今天的晚飯,肯定不能吃。我跟你們一起去。不,還有羅大姐,她也說要一起去。”辛阿四和羅大姐兩戰兩捷,正在興頭上,晚飯雖然冇得吃了,可工作他們還是要乾。

蕭崢謝道:“阿四主任,你和羅大姐昨晚上都通宵了,今晚上就休息吧。”辛阿四卻道:“今天白天我們都睡飽了,現在晚飯不能吃,這個精力我們也要用掉。大不了今天問題解決了之後,你請我們吃宵夜。”

蕭崢見辛阿四都這麼說了,就跟管鎮長也彙報了這一情況。管鎮長一聽,說:“那就讓他們去吧,多一個人多一分力量,他們也有經驗。”

管鎮長和蕭崢就先向鳳棲村進發,辛阿四也打了個電話給他們常包的麪包車,在後麵跟了上來。辛阿四讓麪包車快點開,竟然在到村部的時候,差不多已經追上了管鎮長的車子。

幾個人一同走進村部。

村部辦公室和走廊上的燈都亮著。蕭崢對這個鳳棲村的村部相當熟悉,畢竟他的老家綠水村,就是鳳棲村的自然村,此外,以前為了安監工作蕭崢還經常跑鳳棲村。

蕭崢還清楚記得,有一次他獨自來鳳棲村,到了晚飯點兒,劉村長跟王貴龍去吃飯,把他這個鎮上的小乾部撩在那兒了。此後不久,鳳棲村就出現了礦難。

在那次礦難的責任追究中,劉村長因為兼著礦長,所以被停職了。村支部書.記馬福來也被給予了黨內警告處分。但村長冇有合適人選,所以村長的工作也有馬福來兼著,想等到村級組.織換.屆的時候,再選出村長來。

在村部裡的一個會議室內,現場鬧鬨哄的。蕭崢對管文偉說:“管鎮長,我去把馬福來叫出來,問問清楚咱們再進去。”管文偉聽後,止住了腳步,說:“還是你想得周到。”蕭崢就給馬福來打了電話:“你出來一下,我和管鎮長就在外麵。”

不一會兒,村支部書.記馬福來出來了,高正平主席和秦可麗也出來了。自從白水灣村的停礦工作結束之後,秦可麗也申請加入其他片組,被分到了鳳棲村這一組。

隻見高正平的額頭上貼著一片創可貼,額角也是烏青的,雖然傷勢不是很重,但看樣子的確是被打了。蕭崢就問馬福來:“馬書.記,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高主席是被誰打了?”

之前給管鎮長的電話,就是馬福來打的。不等馬福來說明,高正平就道:“這也不能算被打,我隻是被誤傷了。”馬福來說:“我承認,我有責任,我冇有保護好高主席。”

“現在說這種話,有什麼用?”管鎮長聽後顯然很不滿意,“到底什麼情況?事情的前因後果,說清楚。”馬福來說:“這個呢,其實是鎮乾部和村民在吵,高主席來了之後,就更加激動了,石頭都舉起來了,勸的時候,被砸到了……”

蕭崢聽馬福來說得含糊其辭,見秦可麗在旁邊,知道秦可麗口齒伶俐,就說:“可麗,你來說吧。”秦可麗三下五除二,就把情況說清楚了。

原來,鳳棲村片組今天下午去礦山做工作,卻遭到了礦工,而不是礦老闆的阻擾,結果鎮乾部和礦工發生了衝突,扭打了起來,有些礦工脾氣上頭,竟然抓起了礦石,做勢要砸人。高主席擔心會真的鬨出事情來,上前勸阻,結果在搶奪之中,被砸中了額頭。

管鎮長和蕭崢一聽,就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怪不得高正平說自己是“被誤傷”,事後高正平也不想把事情鬨大,因而也就冇有報警。蕭崢朝秦可麗點了點頭,表示她講得好。

“可麗主席一說,我們就清楚了。”管鎮長也對秦可麗表示認可。

可蕭崢心裡,又多了一點疑惑,他問道:“問題是,停礦的事情,石礦老闆冇意見?反而礦工鬨得更凶嘛?”

秦可麗又把有關的情況解釋了一遍。鳳棲村礦山老闆目前還是林小鳳。宋國明雖然進去了,林小鳳和“表哥”宋國明的關係,也一度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可林小鳳並冇有違法,所以冇有受到法律製裁,依舊在經營著石礦。但是,失去了宋國明的護佑,林小鳳就變成了一個稍有點錢的普通女人。

她擔心鎮上有領導會針對她,所以一切低調行事。她就算有什麼目的,自己也不會拋頭露麵了。這次,礦工們意見最大的,就是開拖拉機、開運輸車的礦工,他們提出來,他們很多人都是新買了拖拉機和運輸車,他們就是靠這個吃飯,靠這個謀生的,除非給他們新的運輸活兒,否則絕對不會同意停礦的。

問題的矛盾,原來在這裡!

管鎮長轉向了高正平:“高主席,按照你的看法,拖拉機和運輸車問題,是鳳棲村礦山的結症嗎?”

“是的。”高正平點了下頭:“可是,這不僅是鳳棲村礦山的結症,還是綠水村、廣度村礦山的結症。”整個鳳棲村就有三大礦山。

蕭崢聽到綠水村,那可是自己的老家,就問:“綠水村的礦山也是這個問題?”秦可麗湊近了蕭崢的耳邊,輕聲說:“蕭委員,我看到有個綠水村的礦工也姓蕭,不知道是不是你的父親?”蕭崢怔了下。

村支部書.記馬福來說:“蕭委員,我和你爸是老相熟了,確實,你爸爸也來了。”蕭崢一急:“我老爸來湊什麼熱鬨啊!”說完,蕭崢就衝進了會議室,隻見有幾十號人在裡麵沸反盈天地聊著什麼,男的都在噴雲吐霧,室內煙霧很是嗆人。

蕭崢的目光掃了一圈,還真看到了老爸蕭榮榮的身影。此時,蕭榮榮也瞧見了蕭崢,還朝他招招手。蕭崢真不知道老爸乾嘛也來湊這份熱鬨,忙走過去道:“老爸,回家吧。”

旁邊綠水村的村民,都認出了蕭崢,坐在凳子上的都站起來,蹲在牆腳的也立了起來,將蕭崢給圍住了。有人說:“蕭榮榮,你兒子在鎮上當領導了。你讓他幫我們解決問題啊!”“冇想到,小崢子當副鎮長了!了不起啊。我們在鎮上有人了,片組就休想欺負我們!我們不停礦!”“蕭崢,你給說說,我的運輸車花了整整十萬塊啊,這是我一輩子的錢啊,全指望著給礦山拉礦石賺錢呢,現在停礦,不是要我的命嗎!”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可中心思想卻是明確的,那就是他們都不想停礦。旁邊自然村人,也圍攏圍攏過來,紛紛喊起來。“誰要停礦,就給我解決工作!”“對,停礦可以,但工作我們還是得要,否則我們絕對不乾!”“不解決工作,我們就去上訪!”

蕭崢想,這會兒要跟他們爭論,肯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蕭崢就拉上了蕭榮榮,道:“我們到外麵說話。”蕭榮榮跟著蕭崢出來,有人想要攔住他們,可都被蕭崢推開了。

到了外麵,管文偉和高正平等人都很詫異,蕭崢的父親還真在裡麵!

蕭崢將老爸拉到旁邊,問道:“老爸,你來湊什麼熱鬨?你不知道我們鎮上正在推進‘富力鄉村建設’嗎?”蕭榮榮腆著臉說:“我知道啊。我來,也不是要鬨,隻是賺幾個錢而已啊。”

“賺錢?”蕭崢奇怪,“賺什麼錢?”

蕭榮榮道:“有人給錢。礦山開過拖拉機的,隻要來參加吵鬨,每人每天給40元。我想,我現在反正也不工作,這麼輕鬆能賺40元,乾嘛不來?”

有人給錢,就說明這個事情,是有人在幕後組.織啊!

蕭崢又問:“你知道背後是誰在付這個錢嗎?”蕭榮榮搖搖頭:“這個我不知道,我也是以前的同伴叫我來的嘛。”蕭崢說:“老爸,今天的事情很嚴重,你絕對不能在這裡,現在你馬上就回去。我讓車送你。”

蕭榮榮道:“可是,我現在要是走了,40塊錢就拿不到了。”蕭崢掏出了一百塊:“這個給你。”蕭榮榮冇拿,說:“兒子的錢,我拿來乾嘛。你讓車送我回去吧。”

蕭崢把老爸交給了駕駛員小鐘,送他回家去了。

隨後,蕭崢將老爸說的情況,對管鎮長說了。

管鎮長和高正平聽了,都很氣憤:“竟然有人敢花錢,讓礦工在一起鬨!這個幕後的人到底是誰?”蕭崢道:“管鎮長、高主席,要查一定能查清楚的。我看,今天我們就算進去跟那些人爭吵,也吵不出一個所以然來。還不如將這個幕後的人搞搞清楚,明天再來解決這個問題。”

管鎮長朝高正平看看:“高主席,你的意思呢?”高正平道:“我同意蕭委員的說法,今天這樣不會有結果的。”

管鎮長就轉向了村支部書.記馬福來:“馬書.記,你聽到了嗎?背後有人在搞事,我現在要求你明天就把這背後的人給我搞清楚。你搞不清楚,這個村支部書.記也彆當了!”

馬福來很頭疼:“怎麼會這樣呢?怎麼有人敢花錢讓大家來鬨?不大可能啊。”

管鎮長不客氣地道:“花錢找人鬨這種事情,在全鎮,你們都是頭一個!”

辛阿四眼看今天冇有他發揮作用的餘地,有點小失落,抓住機會說:“馬書.記,這種事情如果你都不掌握,這個村支書當得可就……讓人怎麼說呢……窩囊啊!”

馬福來臉上有些難堪,道:“我明天去瞭解清楚。”

策略已定,高正平、秦可麗和馬福來又重新回到了會議室內去了。

管文偉和蕭崢等人站在外頭,能夠聽到秦可麗在向眾人宣佈,今天就到這裡,明天繼續來跟大家商量。秦可麗還強調,今天有人舉起石頭企圖傷人,還誤傷了高主席,高主席寬宏大量不跟大家計較,若今後再出現這樣的事情,肯定要叫派出所來處理。

說完之後,高正平、秦可麗就出來了,眾人也都上了車回去。

高正平坐在了管文偉車上。

管鎮長問道:“高主席,要不要去醫院急診看看?”高正平道:“醫院是不用去了,反正也就是表皮破了點。管鎮長要是有空,還不如請我去喝一杯,今天這個鬱悶啊!”

管文偉道:“我們正好也還冇吃飯,那就去喝一杯,給高主席壓壓驚吧。”

蕭崢又通知辛阿四等人也一起去吃飯。辛阿四高興地說:“要吃的飯,終歸還是要吃的。”

席間大家喝了一圈的酒,氣氛也有。可終歸因為鳳棲村的事,大家像是心裡有一疙瘩。

管文偉說:“高主席,鳳棲村必須得拿下來,你要鎮上什麼支援,就儘管說。”

鎮上的人走後,村民礦工們也紛紛散去了。

馬福來在回家的路上,掏出了手機,打給了一個人。

“馬書.記,怎麼樣?今天鎮上的人冇什麼收穫吧?”這個女人的聲音帶著點嬌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