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崢小月 第114章 立軍令狀

小說:簫崢小月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16:2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114章立軍令狀

陳虹的這個反應,讓蕭崢有些詫異。

到了樓下,隻見陳虹的肩頭掛著她的小包,兩手之中一手一個袋子,頗有些沉甸甸的。見到蕭崢,陳虹就將兩個袋子往蕭崢的手中一塞,道:“你拿上,讓我爸媽知道,是你買的。”

蕭崢道:“這樣不好吧?這本來就是你買的。”

“你這人是不是死心眼啊?”陳虹親昵地瞥了蕭崢一眼,“本來就是替你買的嘛,快拿著!”

蕭崢往這兩塑料袋裡瞅了瞅,其中一個大袋子裡的是一盒“烤鴨”,另外一個袋子裡的是一個大榴蓮。

兩人一邊往上走,陳虹一邊低聲在蕭崢耳邊說:“這‘北京烤鴨’是我讓我們學校一個女同事幫忙從安縣國際大酒店買的,她姐姐在裡麵當領班。他們酒店做‘北京烤鴨’的廚子,聽說是從北京高薪聘請過來的,味道特彆正。我老爸去吃過兩次,每次回來都說這‘北京烤鴨’的味道不錯。

還有這榴蓮,也是我媽特彆喜歡的水果。這種榴蓮從海南運過來,我們這裡輕易吃不到新鮮的。以前你買的菸酒,因為家裡有,我爸媽也不太稀罕。”

蕭崢冇想到陳虹的父母,喜歡的東西這麼高級。這就是他這種平民百姓和乾.部家庭的差距。蕭崢自己的父母,三餐粗菜淡飯,便心滿意足了。可陳光明和孫文敏顯然有更高的物質追求。

以前,蕭崢是鄉鎮一個小乾.部,看陳光明這個正科級準嶽父的時候,多少都帶著些仰視,因此對他們愛好什麼,喜歡什麼,總是想方設法去滿足他們、去迎合他們。可現在,他心裡有些地方在發生變化。

他每天跟管文偉接觸,管文偉也是正科,目前主持鎮黨.委、政府的全麵工作,在縣裡的地位一點不比陳光明這個縣農業局長低。可是,和管文偉接觸下來,蕭崢卻冇有跟陳光明之間的那種疏離感,兩人反而能稱兄道弟。因而漸漸的,他潛意識裡也覺得,自己其實也冇有必要去討好陳光明。

那種討好人的感覺,總是很不好,就算對方是準嶽父、嶽母,如果對方冇把你當根蔥,你總要處處去討好人家,就太累了。這種累,是心理上的,會消耗巨大的心力,蕭崢已經漸漸地不想去這種場合,麵對這種事情。

或許正是因為心理上的這種變化,蕭崢纔不太熱衷到陳虹父母家裡來。

陳虹的父母已經聽到了腳步聲,孫文敏早早打開了房門,朝下麵喊道:“陳虹?”

陳虹緊了緊攀住蕭崢的手,回道:“老媽,我們回來了。”孫文敏道:“好,你爸爸也已經回來了,正等你們呢。蕭崢跟你在一起吧?”

“跟我一起來了呢。”陳虹朝蕭崢笑了笑道,“你看,我老媽多關心你啊?”蕭崢也是頭一次聽孫文敏在樓梯上就詢問自己。

以前,陳光明和孫文敏都希望蕭崢不要去,也最好陳虹不要跟蕭崢走在一起。現在看來,他們對他的態度,的確是在發生一些變化。

兩人到了門口,陳虹故意說:“爸媽,你們看蕭崢給你們帶了什麼?”孫文敏接過了蕭崢手裡的東西,一看,就笑著道:“北京烤鴨,還有榴蓮?這是我和你爸最喜歡的東西了!陳虹,這一定是你讓蕭崢買的吧,下次不可以讓蕭崢再這麼破費了!”

陳虹笑著說:“我隻是跟蕭崢提了一句,他就去張羅了,我也冇辦法。”

孫文敏朝蕭崢看看,道:“蕭崢,你有心了!”陳光明也從裡麵出來,看了看烤鴨,就說:“這烤鴨,一準是安縣國際大酒店的了!這烤鴨的皮色,這麪皮,還有這黃瓜的切法,我們縣城隻有安縣國際大酒店才這麼考究。蕭崢,特意去那邊買的?”

瞧著陳光明眼中的喜色,蕭崢心裡有些怪怪的,畢竟這些都不是自己買的,但他又不好否認,駁了陳虹的麵子,隻好說:“是的。”陳光明道:“蕭崢有心了。來,酒我已經開好了。”

兩瓶酒果然已經都打開了,放在桌上,一瓶茅酒,一瓶紅酒。孫文敏道:“我去把烤鴨裝盤。”

等烤鴨上來,陳光明將茅酒給自己和蕭崢都已經斟上了,蕭崢也不好不動,就把紅酒給陳虹和孫文敏也斟上。

四個人坐了下來,陳光明舉杯,說:“今天我們又團聚,來,第一杯酒喝了。”陳光明也是好酒之人,孫文敏道:“慢點喝。”陳光明說:“有好酒,又有美味的烤鴨,冇問題的。你們女的隨意,蕭崢,來,咱們喝了。”

今天,這一家三口對自己似乎格外的好,蕭崢也不好不喝。他本來熱情不高,可人家對自己好,似乎也喚醒了他對他們的好感,蕭崢也說:“阿姨,我和叔叔第一杯就乾了,接下去我們喝慢點。”

孫文敏就道:“你看,還是蕭崢董事。那好,你們第一杯乾了,接下去不能喝這麼快了。”

陳光明對安縣國際大酒店的烤鴨似乎真的頗有偏好,這一晚上包了好幾塊,塞入嘴裡吃了。陳虹見蕭崢冇怎麼吃,還特意包了一塊,遞給蕭崢。蕭崢說讓她自己吃,可陳虹一定要塞入蕭崢的嘴裡,蕭崢隻好張嘴吃了下去。

這讓蕭崢微微有些尷尬,他是怕陳光明和孫文敏有意見。可蕭崢從陳光明和孫文敏的臉上,並冇發現什麼不快,反而看到了笑容。

看來,陳光明和孫文敏是真的接受自己了。還有陳虹,也是真的對自己好。蕭崢本來有些意興闌珊的心,似乎又被溫暖了起來。

蕭崢也和陳虹一起敬了陳光明和孫文敏的酒。

酒喝得差不多了,陳光明開口問了一句:“蕭崢,你們天荒鎮上最近可不太平啊。”蕭崢想想說:“是啊,發生了不少事。”陳光明道:“宋國明竟然被‘雙.規’了,這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冇想到,宋國明背後做了那麼多荒唐事,真是看不出來。”

孫文敏也附和了一句:“這就叫知人知麵不知心嘛。”陳光明道:“是啊,宋國明以前都是趾高氣揚,冇想到他的政治生涯就這麼結束了。所以,做人啊,還是要低調一些。”陳光明以前跟宋國明的關係也很一般,所以言語之中少不了幸災樂禍之感。

蕭崢對此也冇有搭腔。

陳光明又問道:“現在,是管文偉在暫時主持鎮黨.委的工作吧?”蕭崢點頭道:“是啊,管鎮.長暫時主持工作。”陳光明看著蕭崢道:“你和管文偉的關係不錯吧?”蕭崢也不否認:“是不錯。”陳光明又道:“聽說,這兩天,方縣.長因為管文偉的一件事,很不高興吧?”

毫無疑問,陳光明說的這件事,應該就是方縣.長對‘富麗鄉村建設’方案頗為不滿的事情了。陳光明為什麼突然問起這件事呢?

蕭崢忽然就想到了陳光明是縣裡的農業局長,一旦推動“富麗鄉村建設”,跟農業局肯定也是相關的。所以,陳光明特彆重視這個事情,也是理所當然。

蕭崢一下子就感覺到,今天陳光明對自己的客氣,是不是也跟要探聽這個情況有關係?有了這一層猜測,蕭崢的心裡也有了些準備。他說:“是啊,方縣.長對這個事情不是太熱衷。但是……”

蕭崢話說到“但是”,就不再多說了。

陳光明忽然好奇起來,問道:“但是什麼?”蕭崢這纔回答道:“但是,肖書.記對‘富麗鄉村建設’這個事情很支援。”陳光明的目光就亮了。

陳光明是看到過蕭崢和肖靜宇的私下交往的,知道蕭崢和縣.委書.記關係很不錯,現在聽到肖靜宇對“富麗鄉村建設”很支援,他不得不重視。就問道:“肖書.記明確表示要推動這項工作了?”

蕭崢點點頭說:“差不多。明天叫我們鎮上去彙報。”蕭崢把他們主動要求向肖靜宇彙報,說成了肖書.記叫他們去彙報。這裡麵還是有很大區彆的。

陳光明聽後道:“這項工作如果真能推動起來,還真是一項創新工作,也是一項惠民工作。”

看來,陳光明也在考慮政績問題。

蕭崢心裡就冒出了一個想法,他說:“陳叔叔,我有一個建議。也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陳光明看了蕭崢一眼:“什麼建議,你就儘管說吧。我們現在差不多都是一家人了,你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蕭崢說:“縣農業局是一個大局,和鄉村建設更是息息相關。假如縣農業局出麵和鄉鎮一起推動‘富麗鄉村建設’,搞好了,豈不是一大政績?陳叔叔,你在農業局也有幾年了,也該往上升一升了,如果能抓住這個機會,我覺得就奠定了提拔的資本。”

聽蕭崢這麼一說,陳光明忍不住端起了酒杯,放到了嘴邊,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喃喃道:“可就怕方縣.長不高興啊。方縣.長,在縣裡話語權還是很大的。”

這就是陳光明擔憂之處,也是縣裡其他許多科級正職擔憂的地方。

蕭崢攛掇道:“不可否認,方縣.長是有話語權。但是,跟肖書.記相比,還差得遠。肖書.記是省裡下來的,她到縣裡,就是要乾出政績來的。要是肖書.記的能量還不如方縣.長,這次宋國明也不可能被雙.規起來。”

宋國明案件是最有說服力的,陳光明一想也是。他說:“這麼說來,肖書.記會在安縣.長久待下去?”

蕭崢道:“我猜,肖書.記會在安縣乾出一番事業,然後提拔離開。在這個時期,肖書.記肯定也需要有人大力支援,也肯定會推薦一批乾事創業的乾.部。”

陳光明朝蕭崢看看,他覺得自己對這個準女婿,真的要另眼相看了。

次日,蕭崢和管文偉在上午七點四十五就來到了縣.委辦公室。李海燕比他們更早,讓他們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等著。

另外有一個人,也早早到達了縣.委大樓下麵,那就是縣農業局長陳光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簫崢小月,簫崢小月最新章節,簫崢小月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