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第872章 衝突已起

小說: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11-24 23:46:03 源網站:書去搜

-

說完這一句,管建軍立刻給盤山市委書記何新良打了電話。何新良倒是很快接了電話:“建軍啊,有什麼事?”管建軍道:“何書記,我想跟您約個時間,彙報一個事。您的聯絡員說,不知道您什麼時候回,所以我就自己給你打電話了!”何新良道:“明天中午,我們碰個頭。”時間總算能確定了,管建軍也算滿意,就道:“好的,那就明天見,何書記!”

管建軍將明天和何新良書記見麵的情況,也對馬撼山說了,兩人約定了明天再一起去彙報。

此時,銀州賓館。盤山市委書記何新良已經回到了房間,聯絡員已經給他倒了一大杯的開水,燙得冒煙,何新良將這杯水端到了衛生間,倒掉了一半,端回櫃檯上,注滿了礦泉水,水溫正好可以喝。何新良咕嘟咕嘟地將一大杯溫水給喝了下去,儘量讓酒精稀釋得快一點。

就在剛纔,市委書記何新良、市長劉國治一同被省·委副書記孫明前叫來銀州,一同吃了個晚飯。席間,省裡的領導,不僅僅有孫明前,還有鹿濤桂和山川白。除了省裡的主要領導之外,這幾位已經可以算是很重磅的領導了!何新良、劉國治不得不去。

就在前兩天,山川白的秘書晉剛已經到盤山市報到,擔任副市長。宴會上,山川白自然帶著晉剛來敬何新良、劉國治的酒,讓兩位主要領導要多“帶帶”晉剛,同時該壓的擔子也得壓。何新良、劉國治自然滿口答應。

這個話題結束之後,省·委副書記孫明前道:“最近,西海頭市委書記陳青山同誌呈現出了‘冒進’的苗頭,大搞‘掃黑除惡’行動。這種行為是不可取的。西海頭市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多黑惡勢力?這其中會不會有為了搞聲勢,而存在冤假錯案呢?!這都是很難說的事。咱們盤山市就相對比較穩妥了!”

這最後一句話似乎是在表揚盤山市,何新良和劉國治相互看了一眼。但是孫明前又道:“但是呢,在盤山市也是存在一些‘冒進分子’的,就比如那個來掛職的副書記管建軍,還有那個貢峰區區委書記馬撼山!這些人啊,是不是抓經濟社會發展的能力有限,也想要通過‘掃黑除惡’來出名、引起省裡高層的重視呢?!這些都是需要我們警惕的!何書記、劉市長,你們兩位是盤山市黨政掌舵人,務必防止下麵的人套路不對,帶歪了市裡的決策啊!你們說呢?”

孫明前的職位擺在那裡,何新良和劉國治都點頭道:“是、是!”晚飯已經散席,可當時的場景,何新良想起來還如在眼前。

然而,他隱隱地感覺到,省裡的陣營在發生裂變!薑魁剛書記在多個場合,已經表現出了強勢!同時,西海頭市委書記陳青山,一直以來都呈現出不溫不火、溫水煮青蛙的狀態,可最近在工作上卻大開大闔、大刀闊斧了起來!這麼多年來,何新良和陳青山,一個是盤山市委書記、一個是西海頭市委書記;一個為市內黑惡勢力盤踞而頭痛,不僅不敢言還不敢怒,一個飽受貧困之苦,不管怎麼努力,整個市都在貧困線下掙紮。兩人可以說是半斤八兩、難兄難弟。

所以,何新良對陳青山可以說是相當清楚,陳青山是老狐狸,而絕對不是二愣子!那為什麼,陳青山如今要走到“掃黑除惡”的前沿去?難道真的是如孫明前、山川白等人所說,是“冒進”,是想當官想瘋了嘛?這絕對不可能!任誰真的想當官,都不會朝黑惡勢力開刀。因為黑惡勢力隻要長期存在,背後就肯定有保護傘!你想上,卻去動比自己勢力更強的人,這是不是太不明智了?這不是作死嗎?

那麼陳青山為什麼偏偏要這麼做?難道真的想“以身證道”,豁出去,要跟黑惡勢力死磕了?也絕對冇有這種可能性,因為陳青山有一個愛他的妻子,他自己又是一個理智的人,絕對不會如此不計後果的亂來。那麼,隻剩下一個原因了!

何新良又倒了半杯熱水,添入半杯礦泉水,這次他端著杯子來到了視窗,看著繁華的銀州夜色,慢慢將這杯溫水喝到了肚子裡,晚上的酒意散了許多,何新良又對著空氣說了幾句話,試了試自己的嗓音,聽上去是否還有酒意。試過之後發現,應該是冇有了!

何新良纔拿起了手機,給一個人打了電話。對方接起了電話,道:“吆,何書記啊,真是好久冇聯絡啊!”何新良笑著道:“是啊,最近省裡的會議偏少啊,咱們見麵的機會也不多嘛。何況,陳書記又是在謀劃大事,也顧不上跟我們碰頭嘍!”

何新良打電話的人,正是西海頭市委書記陳青山。陳青山道:“謀劃什麼大事啊!我們西海頭,隻不過是跟著何書記乾而已。”聽到這話,何新良愣了下:“什麼叫跟著我乾啊?我怎麼冇聽懂。”“那是因為何書記謙虛!”陳青山道,“這次我們搞的‘掃黑除惡大行動’,不就是跟盤山市的‘打擊路霸行動’學的嘛?”

事實上,那次“打擊路霸”行動,是江中來掛職的管建軍和貢峰區委書記馬撼山聯合搞的。何新良並冇有加以指導,因為範圍侷限在貢峰區,所以何新良就冇有加以組織。如今陳青山卻說“掃黑除惡大行動”是學習貢峰區“打擊路霸行動”,何新良可當不起。他趕緊道:“這可不能同日而語吆。我們那個‘打擊路霸行動’,隻是下麵的貢峰區在搞的一個小行動,怎麼能跟西海頭全市推進的‘掃黑除惡’相比呢?”

“此言差矣啊!”陳青山笑著道,“何書記,你不知道呀!你們這個‘打擊路霸行動’雖小,可影響力很大呀。薑書記就親自在我麵前表揚過,你們這個行動,搞得好,盤山市的道路治安問題一舉破解啊!所以,我也就東施效顰,來搞了一個‘掃黑除惡大行動’,嘿,從目前來看效果還真的不錯!”

“是不是因為抓了很多人,社會治安環境也得到大大改善了?”何新良打探地問道。

“說實話,我們確實抓了很多人,至於治安環境是否得到了較大改善,還得看一段時間,”陳青山道,“更重要的是,薑書記蠻……咳咳……”

何新良忙問道:“薑書記蠻什麼?”他很在意薑書記的態度。陳青山道:“啊?我剛剛說到薑書記了嘛?你是不是聽錯了?我是說,更重要的是講責任嘛。我們在一個地方當一把手,看到黑惡勢力為非作歹,總不能睜眼瞎吧?”

何新良纔不相信!之前,陳青山可能說漏嘴了!他確實說了“薑書記蠻怎麼樣”,是“蠻認可”?還是“蠻高興”?這麼說來,陳青山敢在西海頭扯起“掃黑除惡”的大旗,肯定是薑書記授意的!

要真是薑書記授意,那麼等陳青山這邊動起來之後,恐怕就要在全省鋪開這些行動了。盤山市怎麼辦?是乾?還是不乾?何新良想到今天管建軍跟自己打電話,何新良幾乎都能猜測,肯定是為了西海頭“掃黑除惡”的事情。何新良之所以和管建軍約了明天見麵,而冇有婉拒,事實上心裡就在盤算,到底要不要也在全市開展“掃黑除惡行動”?

很多事情,乾得慢了,就失去了先機。況且任誰都知道,盤山市是“黑惡勢力的重災區”,西海頭這個不太嚴重的市,已經行動起來了;他盤山市要是遲遲不動,會不會讓薑書記懷疑,他這個市委書記跟黑惡勢力之間也有利益輸送?

事實上,是真的冇有。在這方麵市委書記何新良、市長劉國治自我把握還是嚴的。隻不過他們知道,盤山市的黑惡勢力關係網至少到了省領導層麵,他們也深知自己胳膊拗不過大腿,因而也就不敢動。作為主要領導,如此的不作為,事實上已經很不應該。看書喇

也正因為意識到了這一點,當管建軍和馬撼山在貢峰區搞“打擊路霸行動”的時候,何新良和劉國治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冇有橫加阻止,也冇有積極提倡!

如今似乎又到了選擇的十字路口,明天管建軍又要找自己商量這個事情。今晚,何新良得好好盤算一番。今晚,恐怕註定無眠了!

陳青山接完何新良的電話之後,心頭有種惡作劇的快感。事實上,薑書記也冇有明確讓他“掃黑除惡”,但陳青山剛纔用一種說漏了嘴的方式,讓何新良誤以為薑書記恐怕非常重視“掃黑除惡”的動作。

陳青山心裡得意,就專門給蕭崢打了個電話,說完之後,“哈哈哈”大笑。蕭崢聽後也笑了:“我不得不說,薑還是老的辣!但願,盤山市兩位主要領導,能看淡個人的成敗得失,一同來祭起‘掃黑除惡’的大旗!西海頭、盤山市一聯手,影響力就會成倍提升,下一步西六市恐怕也會跟我們一起乾了!”

“你要讓他們看淡成敗得失,那是不現實的。”陳青山道,“你要讓人看到有利可圖,他纔會跟著一起乾!”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