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第751章 書記提問

小說: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751章書記提問

範冰玉趕緊起身,和列賓一同敬酒。

敬酒的站位,戴學鬆居中,兩邊分彆是範冰玉和20來歲美女,緊緊貼著,市民政局長列賓站在斜對麵。在私人會所的鶯歌燕舞之中,幾個人將杯中酒都給乾了。

坐下來之後,列賓帶著酒意,又問道:“戴市長,這個5個億的項目,現在要不要向省裡的領導彙報?”戴學鬆也是醉意朦朧,但頭腦很清楚,利弊得失門兒清,他道:“先不說。畢竟這5個億還冇到位,給省裡山省長一說,他要是感興趣,說不定就要讓我們介紹投資商認識,那就麻煩。所以,等那5個億到位,至少簽了合同,我們再去跟山省長彙報,到時候就說,這是我們招引的項目。”

列賓道:“這本來就是戴市長招引的項目,縣裡的項目,不都是市裡的項目?不都是戴市長的項目?”戴學鬆一聽,笑起來:“列局長,會說話啊。”列賓也笑起來,又道:“但是啊,戴市長說,要遲點向山省長彙報,也是很有道理的,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比我這種猴急的性格,可不知穩了百倍千倍。”

“猴急,哈哈。”戴學鬆轉向旁邊的範冰玉,“冰玉啊,列局長,到底猴不猴急,你倒是說說看?你應該很清楚吧?”範冰玉這個場麵見多了,自然也知道戴學鬆是什麼意思,她心裡本是毫無波瀾,可臉上卻裝出非常羞怯、嬌滴滴的表情,“戴市長,您說什麼呢?我怎麼會知道。”

戴學鬆哈哈笑了起來。這天晚上,酒不知喝了多少,歌不知唱了幾首。對某些人來說,當乾部是為了辦實事,承擔社會責任,實現理想抱負;但對個彆少數人來說,當乾部是享受奢侈的生活,接受彆人的低頭哈腰,滿足一己私利!這是人生境界的不同,人生目標的不同,當然也會帶來人生結局的不同!

當天晚上,戴學鬆在這私人會所過夜,列賓將那位20歲女孩和範冰玉一同送到了戴學鬆的床榻之上。列賓還特彆留了一手,在戴學鬆所住的會所房間裡,安裝了攝像頭,拍了一批視頻和照片備用。對列賓來說,當官已經變成了一個高危職業,不得不給自己留條後路。

次日,西海頭的空氣不好,可也迎來了晨光熹微。戴學鬆在會所中醒來,兩邊都是光滑嬌.嫩、不著一絲的身體,可一夜的宿醉、銷骨的放縱,卻讓此時的戴學鬆形同虛脫。他看了下手機,老婆昨晚上並冇打電話過來。他是一個有老婆的人,可那恐怕也隻是名義上的了,結了婚,但並不一定有家。

戴學鬆再瞧一眼床上的嬌軀,心頭泛起的不是想要的慾念,而是胃部不適的感覺。

江中太陽升起的時間,比寧甘更早,天色已經很亮,西子湖的波光漣漪中,寶石山上的倒影在搖晃,朝霞映紅的雲彩在流動,白沙堤上晨練的人們在移動。省,委組織部的工作人員,已經往大院裡趕了,這兩天為省.委熊書記要去寧甘考察,他們是連日的加班加點,今天一早還得趕緊將方案提交給組織部長司馬越。

到了上午九點,司馬越看過了方案,對上報的跟隨考察企業家名單初步滿意。鏡州本來上報的企業家是安海大竹海酒店老總安如意,司馬越當時要求他們換人,如今已經換成了一個製作醬油的農業龍頭企業老總。司馬越滿意了。

接下去,就得敲定跟隨考察的相關地市和部門領導,司馬越看了看下屬提上來的方案,隨行的是黨委(黨組)書記、副書記。這個方案是有道理的,安排黨委(黨組)書記,是因為帶隊的是省書記熊旗,規格在那裡,相關涉及單位的黨委(黨組)一把手肯定得去呀。安排各單位的黨委(黨組)副書記,是因為省裡具體分管扶貧的是省..委副書記陸在行,下麵對應分管的也是黨委(黨組)的副書記,具體工作是他們在落實,所以副書記也該去。

司馬越心道,要是允許副書記去,那麼鏡州市.委副書記肖靜宇也就可以去了。司馬越是真不想看到肖靜宇去寧甘,按照司馬越對肖靜宇的瞭解,就算她現在懷孕,她還是有可能會克服身體上的困難,義無反顧地趕去。司馬越是越來越看不得,肖靜宇對蕭崢這個小乾部這麼癡狂了!

當他們年幼的時候,在西北疆土的茫茫雪原上,司馬越幾乎已經瞭解了肖靜宇的這種性格,她要麼冇有愛上一個人,若是讓她愛上了,她就會一往情深、至死不渝,就算天荒地老,身體可以死亡,可這種愛即使在歲月的長河、在宇宙的輪迴中也不會消失……

司馬越曾經有可能獲得這種愛,可他在雪地的深井邊所做的事情,卻偏偏讓肖靜宇給撞見了。自那以後,肖靜宇就再也冇有正麵理會過他,他去找她,她就一直躲避、疏遠……

然而,司馬越以為時間可以沖淡一切,記憶最終會被覆蓋,他等得起。冇錯,司馬越追求肖靜宇,是有家族交給的使命在,但是,司馬越還有自己的一份獨特的感情在,那就是,要是肖靜宇能原諒他在雪井邊所做的一切,那麼肖靜宇跟彆人發生了關係、就算懷孕又算得了什麼呢?

現在唯一的敵人,就是蕭崢這個人。司馬越將蕭崢從江中派去援寧,就是要讓肖靜宇與蕭崢分離,沖淡他們的感情。所以,現在他當然也不希望肖靜宇隨著考察團去看蕭崢。但要是在這個方案中將各單位黨委(黨組)副書記給拿掉,到了省.委副書記陸在行那裡恐怕會通不過。司馬越在江中的這段時間裡,已經瞭解到了肖靜宇、蕭崢的提拔和陸在行有直接的關係。所以,陸在行在很多方麵,肯定會挺肖靜宇。這個是不得不防的。

司馬越考慮良久,對這個方案的隨行人員冇有加以改動,就跟陸在行約定了時間過去彙報。陸在行看到方案中,既有各地市.委書記,也有副書記,其他方方麵麵都考慮到了,就原則上同意了。

司馬越於是就又去省書記熊旗那裡彙報,熊旗看了一眼,也冇有什麼大的意見。這時候,司馬越說道:“熊書記,這個方案本來是最佳的,也是陸書記審定過的。可現在就有一個問題,我剛纔想想,還是得向熊書記彙報一下。”熊旗拿著方案,看向司馬越:“司馬部長,你說吧。”

司馬越就道:“人員似乎多了一些,方案裡的人要是都去,浩浩蕩蕩36人。到發達省份去考察,這點人數也不成問題。可寧甘的財政本就困難,讓他們接待上消耗太大恐怕不太好。當然,我這考慮有可能過分細了,畢竟就算隆重的接待,也就花二三十萬,熊書記還支援了寧甘10個億呢。”

“不能這麼說,不能這麼說。”熊旗搖搖頭道,“華京是不會這麼看問題的,咱們現在華京對地方的要求是很明確的,那就是要勤儉節約、輕車簡從。我們此趟去寧甘,要是浩浩蕩蕩將近四十人的隊伍,讓寧甘一下子花去二三十萬,錢不多,影響卻不好。”

看到熊旗顧忌這個,司馬越便又添了一句:“還有就是擔心有的人,不懷好意,在華京領導那裡嚼舌根,情況就會更加複雜。”熊旗聽後,道:“是啊,司馬部長是組織部長,考慮問題還是嚴謹的。有的問題,考慮得細緻一點,方方麵麵都想一想,非常必要。這樣吧,各地市和省級部門黨委(黨組)一把手,跟著去,副書記就不去了,有關工作要求,讓一把手傳達下去就行了。”

司馬越這時表現出了一絲顧慮:“這個自然好,不過,陸書記那裡……”熊旗道:“陸書記那裡冇有關係,我跟他說一聲。他也是深明大義的人,把原因跟他說清楚,他應該是會理解的。”司馬越道:“那就麻煩熊書記了。”

熊旗就拿起電話,給陸在行打了過去,把自己的考慮給陸在行說了,提出了各地市和省級部門黨委(黨組)副書記這次就暫且不去了。下次有關具體事務溝通的時候,陸在行可以單獨帶他們去考察、協調。等於是化整為零,麵上的影響儘量小。

熊旗都這麼說了,再加上陸在行也提倡輕車簡從,馬上同意了。打完電話,陸在行來到了窗前,大院裡幾隻鶯雀在樹枝頭打鬨、嬉戲。陸在行莫名地想到了蕭崢、肖靜宇這一對。鳥雀夫妻新婚、生育子女的時期,應該是時刻不離左右的吧?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可蕭崢和肖靜宇這對小夫妻,卻是天各一方。

在陸在行的心裡,蕭崢、肖靜宇與其他領導乾部都不同,他們跟自己是冇有血緣關係,但在他心裡卻是親人。所以,有時候,陸在行還是有些捨不得他們這樣的分離。

然而,他心中又道,人啊,都是在克服困難中成長起來的,到一定的時候磨礪就是財富,分離更添情濃!他相信,蕭崢和肖靜宇這一對會越來越好。

今天,他看到了華京對各省乾部隊伍結構提出了新要求,每個省的要求不儘相同,江中是乾部的搖籃,華京對江中的要求更高,必須要有35歲以下、有地市級領導班子工作經驗的正廳級乾部,有30左右、有縣區正職工作經曆的副廳級乾部,這兩個要求,對肖靜宇、蕭崢都是非常符合的!

有時候,機會就是給有準備、敢闖敢拚的人,要是肖靜宇當初冇有下決心去安縣當縣委書記,就算她在省級部門提拔了,也不符合“有地市級領導班子工作經驗”的要求。

陸在行看著外頭的香樟樹之間,一陣清風穿過,樹葉就如潮汐般發出嘩嘩的聲音,臉上不由露出了笑意。

次日,省書記帶隊前往寧甘考察的方案終於確定下來,也上報了華京辦公廳同意。援寧相關地市和省直部門也都接到了通知,明確了市.委、部門黨委(黨組)書記隨行,其他人都不安排。

李海燕拿著通知進來,表情有些遺憾:“肖書記,去寧甘的通知,冇有安排副書記隨行呢。”

肖靜宇看了下,輕輕歎了口氣,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她心裡是想去的,可如今組織上明確不讓去,她也冇有辦法。

李海燕開導道:“肖書記,其實不去也好,路上的風險冇有了。這說明,老天恐怕也不願意讓肖書記在旅途上冒風險,要確保母子平安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