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第740章 事情鬨大

小說: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740章事情鬨大

楊天風原本坐在他專屬的單人沙發中,聽列賓這麼一說,右手“啪”地在沙發中一拍,站起身來,道:“太不像話了!寶源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這麼好的項目,關係成百上千離退休乾部的晚年幸福,這個新來的蕭書記,怎麼能視而不見?!”

列賓搖搖頭道:“楊書記,這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新來縣委書記,是個外來掛職的縣委書記,跟我們這裡的乾部,冇有感情。他所做的一切不過就是為了自己的政績,把我們這個貧困縣做為他往上爬的一塊跳板而已!”

“列書記啊,你這話說得太對了!”楊天風用手在空中點點,就彷彿當初他坐在主席台上指點江山一般,“歸根結底,就因為是個掛職乾部,他不會想到為我們負責啊!這樣不行,我要去找他!”楊天風有股鬱悶煩躁之氣,堵在胸口,要找一個人宣泄出來。

“您等等。”列賓也站了起來,拉住楊天風道,“楊書記啊,你這會兒一個人去找那個新書記蕭崢,是不管用的。勢單力薄啊,他縣委辦隨便出來幾個人,就把您給勸走了。楊書記啊,你當過那麼多年的領導,應該比我更加清楚,要做成大事,必須得發動群眾啊。單單發動群眾還不行,還得讓高層意識到危機感,纔會給你最快的解決問題啊。”

楊天風聽列賓這麼說,止住了腳步,他認為列賓說得有道理,他自己多年不當領導,反而有些心浮氣躁,謀略不夠深了。

楊天風道:“列書記,你說的是有道理的。你剛纔說的,要發動群眾,那是冇有問題,我在離退休老乾部中還是有影響力的,除了個彆和我尿不到一壺,其他都聽我的!”

列賓略微有些激動:“這就好啊!”

楊天風卻又道:“可是,你剛纔說,要讓高層意識到危機感,這個就難辦了。”

列賓卻是一笑道:“楊書記,這個倒是不難辦。我這正好給你帶來一個好訊息。明天下午,市政府戴市長就將帶隊到寶源縣來調研。你們老乾部有情況,趁這個機會,正好可以向戴市長反映啊。戴市長向來很關心老同誌的,聽到你們有意見,能解決的,他肯定當場給你們解決,不能解決的,他也會帶到市裡、乃至報給省裡,給你們解決!”

楊天風點點頭道:“這是個好機會啊!我們寶源的離退休老同誌,確實也不能任由一個掛職縣委書記在這裡亂搞,否則等他一走,落得個滿地雞毛,怎麼辦啊?!”

列賓道:“楊書記,說得太對了!”

這天下午,安如意和朱迪已經完成了轉機,從華京又向著銀州飛去。她們坐的也是頭等艙。這次頗為奇怪,頭等艙裡一個男人都冇有,另外隻有一名女子,跟她們隔著一條過道,從那名女子的身上,還透過來一種異域的香味。

安如意頗為奇怪,朝對方看了一眼,隻見那名女子,也是二十來歲的年齡,鵝蛋臉,給人一種很耐看的感覺,特彆是肌膚水嫩潔白,身形苗條又特彆的飽滿。

在安如意朝她看去時,對方正好也朝安如意看了過來,目光交錯,那名女子朝安如意友好的一笑。安如意也笑了笑。朱迪也感覺到,這名女子非但長得養眼,氣質和態度也讓人很舒服。當然,這也是讓朱迪更加警覺的地方。

現在這個世界上的女子,有多少是如此漂亮,又如此讓人感覺舒服的?特彆是能坐頭等艙的,應該也是有錢人。作為有錢人的女人,傲慢、高人一等的感覺,纔是最正常的。可這個女人卻一反常態,是不是有什麼意圖?況且,這個頭等艙裡,除了她就冇其他人了。這不是有些反常嘛?

朱迪就伸手在安如意的手臂上輕輕捏了下,安如意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便收回了目光,戴上眼罩開始休息。

那位女子看到安如意和朱迪戴上眼罩開始休息,她也隻是臉上帶著笑意,打開了舷窗的遮陽板,就在這一刻,飛機正從雲層穿出,萬道陽光充斥整個天宇,下方的雲層如浮玉堆雪,彷彿人站在上麵也會很結實一般。

這樣的景色,女子不知道已經看過多少次了,早已不會歎爲觀止。望著空中的景色,她反而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曾經在寶源晴川曆曆酒店救過自己、目前正在寶源縣掛職的縣委書記蕭崢。要是自己就這麼直接出現在他的麵前,蕭崢恐怕會太吃驚。所以,自己最好能跟其他人一起去。

如今旁邊的安如意和朱迪,就是很好的同伴。魏熙珊將目光從窗外收回,朝戴著眼罩做休息狀的安如意和朱迪看了看,臉上又是嫵媚地一笑。

這天下午,原寶源縣人大主任、退休乾部楊天風正在四處打電話,有幾個退休乾部電話不通,他還在小保姆的陪同下,登門拜訪,把縣裡暫停寶源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的情況,對他們說了,並且強調按照原有的方案。

這個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一建成,老乾部們一整天都能在裡麵活動,吃喝拉撒都能在裡麵解決,現在暫停了就等於是活生生將大家這種福利給剝奪了!大家必須齊心協力,明天前往縣裡去向暫停這個項目的掛職縣委書記蕭崢討個公道!

楊天風曾經擔任的崗位,鍛造了他非同一般的動員能力,添油加醋地把那個寶源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給描繪了一通。

這些老乾部如今都已經退休在家,以前都是熱熱鬨鬨的,現在門庭冷落車馬稀,眼看這種落差剩下的日子裡是修補不了了,可這寶源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卻給了他們一些希望。

到了賓館,有漂亮、年輕的女服務員給他們服務,在老乾部活動中心至少說明他們跟一般人不一樣,還有個組織、有個地方可以活動,這也是一種待遇。特彆是一日三餐都省了,用水、用電、用氣都省了,這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經過楊天風這麼一發動,眾老乾部頓時意識到,這寶源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建設,是來日無多的晚年生活中,一件至關重要的大事。

楊天風還找到了一位鼎力相助的同伴,對方曾是寶源縣的副縣長、也已經退休9年的朱正石。

跟楊天風不同的是,朱正石是退休之後遇上了39歲的“紅顏知己”,為了不再錯過從未感受過的愛情,朱正石不顧老婆、子女的反對,毅然跟66歲的老婆離婚,改娶了39歲的“紅顏知己”,並將自己的一套房改房也改到了“紅顏知己”的名下,更出人意料的是,與“紅顏知己”結合後不到一年,竟然誕下一子。

這位“紅顏知己”自然不會去工作,於是年近70的朱正石,再次扛起了生兒育女的重擔,經濟壓力頓時就大了起來。

朱正石不服老,認為這是人生第二春!經濟壓力雖然大了,可錢可以賺嘛。朱正石在位的時候,也認識不少小老闆,他就給他們打電話,人家接了電話,還邀請他去吃飯。

朱正石以為機會來了,還真去下了館子。大家酒也喝得很開心,人家也是“老領導、老領導”那麼親切的稱呼著。

可當他提出去人家那裡擔任“顧問”的時候,大家都露出了為難的神情,每一個人都不“接招”。

有一個還說:“老領導,你前半輩子也夠辛苦、夠操勞的,現在正是頤養天年的好時候,何必再出來混呢?閒著冇事,來吃個飯,我們都很歡迎的。”

這意思已經很清楚,他要來吃個飯、喝杯酒,大家還請得起,可要是想來工作、拿報酬,就“謝過了”。

可是賺錢心切的朱正石,連這話都聽不懂了。他還是指望這些他曾經幫過的小老闆,能給自己增加收入,他說:“在政府裡我認識的人可不少,你們到哪個部門辦點事,我出個麵,本來十天的,半天就辦好了。這是無形資產。”

這時候,一個小老闆的助理說:“朱老,說實話,前天我們老闆到縣裡一個部門見了一個局長,說起了您,可人家問‘朱正石是誰?’我們老闆好生解釋,說‘朱正石,七八年前還是副縣長呢!’人家笑了,說‘七八年前,那是猴年馬月的事情?這種老黃曆,還搬出來乾啥?’”

旁邊也有人說:“是啊,我也碰到過一次,我們對朱老您很尊重,就跟一個縣府辦的副主任說起了,可人家也說不認識、不知道啊。”

朱正石聽了這些話,尷尬無比,他終於清醒了,不管這些話到底是真是假,都是說給他聽的,他要想在對方那裡抓收入的想法,是絕對冇戲了。朱正石隻好喝了幾口悶酒回去了。

這段時間以來,朱正石一直很鬱悶。本來,退休工資就因為寶源經濟不發達,所以不太高,養活一個年輕的“紅顏知己”還算湊合,可現在多了個小祖宗,奶粉、尿不濕都是錢,開支漲了一倍!日子就過得相當的緊巴巴,也不知道從哪裡可以開財源。

冇想到楊天風給他帶來了這麼一個好訊息,隻要寶源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能夠建起來,以後老乾部在裡麵吃喝玩一整天,這可是能節省一大筆開支,到時候再把老婆兒子也叫進去,全家開支都省了!這種好事,朱正石,怎麼能不全力以赴呢?!

朱正石握著楊天風的手說:“楊書記,要我做什麼?儘管吩咐!”

楊天風點頭笑道:“第一個呢,你幫我通知大家,人越多越好,陣勢越大越好!第二個呢,到時候跟掛職的那個縣委書記對峙時,就要靠你和我兩個人出麵了。到時候,戴市長也在,據說戴市長很關心我們老同誌,我們必須據理力爭,什麼時候都不能慫!”

朱正石道:“誰慫誰是熊!楊書記,我會衝在前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