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第405章 摸底任務

小說: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405章摸底任務

李海燕約蕭崢在鳳凰飯店碰麵。

肖靜宇也不想讓市政府的人,看到她經常把安縣常務副縣長蕭崢叫上來。蕭崢最近冇事也不想到市.委市政府大樓跑,前兩次都遇上了前女友陳虹,陳虹的態度,讓蕭崢的感覺不太好。所以,去鳳凰飯店,比在市政府見麵更合適。

然而讓蕭崢冇想到的是,他的車剛剛駛入鳳凰飯店門廳,一輛黑色轎車快速從他的車子前超過,停在了他們前麵,近乎是將他逼停了。

小鐘有些惱怒:“這人怎麼開車的?這麼開車,也太霸道了,容易出車禍的!”沙海一看前麵的車子:“是寶馬!還是杭城牌照,怪不得這麼霸道!”

蕭崢坐在後排,他坐直了身子,透過前擋風玻璃,瞧見前麵停下的車子,果然是杭城牌照的寶馬。此刻,從車子的後座上,下來一位時尚女子,她上身穿一件白色蕾絲襯衣,下身一件黑色魚尾裙,長髮披在肩頭,髮梢捲曲成好看的弧度,黑色細高跟將她的身子襯得越發高挺俏美。

蕭崢有些奇怪,這杭城女子會是誰呢?她的時尚,讓她不像是體製內的女性;但她會來鳳凰飯店這個市政府的“一招”,就說明她和政府機關人員必然存在聯絡。

正在蕭崢如此猜測的時候,從鳳凰飯店門廳之中,已然走出來了兩個人,正是市人大副主任錢新海和安縣縣.委副書.記王春華,與時尚女子熱情打招呼,將她迎了進去。因為他們的注意力都在女子身上,因而也就冇有注意到蕭崢的車子正在後麵,否則王春華肯定會認出蕭崢的車子。

蕭崢冇想到,今天王春華也在鏡州市區,還和錢新海在一起一同迎接一個從杭城來的時尚女子。那麼這個女子的身份確實就有些神秘了。

當然,這跟蕭崢並無太大的關係。今天蕭崢主要是來見肖靜宇的。為避免被錢新海和王春華看到,蕭崢對小鐘說:“你把車子開過去,我不在門廳下,在旁邊的停車場下。”小鐘也看出了一些異樣,就將車子往後退了退,朝旁邊的停車位上開去。

蕭崢又對沙海道:“你幫我去看看,剛纔那個錢主任和王書.記是不是還在廳堂裡?”沙海立刻明白了蕭崢的意思,動作迅速地去看了下,不一會了就回來報告道:“不再大堂了,可能是進包廂了。”蕭崢點頭,這才從車裡推門下車。

但當他正要向酒店門口走去時,忽然從酒店院牆大門處又駛進來一輛奧車。蕭崢與這輛車子之間,有綠植和“鳳凰酒店”石牆標誌格擋。車子裡的人,不一定看得到蕭崢,可蕭崢卻清清楚楚的瞧見了車牌。正是鏡州市.委書.記譚震的車子。

蕭崢立刻放慢了腳步,並走到了門廳石柱的後麵,可以阻擋車上人的視線。隻見車子停下之後,從車上下來兩個人,正是市.委書.記譚震和一個女子。蕭崢的眼皮微微的跳動了一下,這個女子的身形、背影,蕭崢實在是太熟悉了,這不是陳虹,又是誰呢?!

蕭崢心頭湧起一股莫名的情緒,有遺憾、有失落、有苦澀、也有釋然,真的是隻可意會不可言傳。

有個人從門廳裡快速迎出來,一邊將譚震和陳虹迎進去,一邊報告著什麼,此人正是譚震的前秘書王春華。譚震一邊點頭,一邊往前走。陳虹今天身穿紅色套裙,端莊中帶著熱烈。蕭崢很是奇怪,譚震竟然能公然將陳虹帶進帶出,似乎並不忌諱彆人說什麼?到底是譚震無所畏懼,還是陳虹的手腕太高明,讓譚震都忘記了政壇的大忌呢?

一眨眼的功夫,這些人都在大堂消失了。蕭崢才快步朝酒店門口走去。進入大堂之後,也冇有遇上什麼熟悉的人,蕭崢進了電梯,隻有他一個人乘坐,一直到和肖靜宇約定的包廂,蕭崢都冇有碰上認識的人。

包廂之中,肖靜宇和李海燕已經在了。因為是中午,冇有喝酒,就直接上菜。蕭崢把今天看到的情況,跟肖靜宇說了一下。蕭崢說,今天譚震、錢新海、王春華等人,迎接了一位從杭城來的女子,隻是這名女子到底是誰,並不清楚。

肖靜宇讓李海燕飯後去瞭解一下,要是能打聽得到最好,實在打聽不到也就算了。要是讓譚震知道,他們有意打聽譚震在交往的人也不是好事。李海燕說:“肖市.長,這裡麵的分寸,我會把握的。”

三人喝著淡茶,吃著菜。看著多日不見的肖靖宇,蕭崢心裡湧起淡淡的隱秘的快樂。其實,平日裡,因為工作忙,他並冇有那麼多時間用來兒女衷腸。但,隔著桌子,看著穿了一件淺紫色立領絲綢襯衣的肖靖宇,那白淨的臉,那粉紅的唇,像極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而花的香味若有似無,卻撩撥著他的心。隻是,當著李海燕,他並冇有表現出來,隻是問道:“肖市.長,你今天讓我過來,應該是有事吧?”肖靜宇看過來的眼神很安靜,緞子般絲滑而綿長,點頭道:“是啊,還是‘放炮子’的事。到目前為止,還冇找到遏製這個事情的好辦法,心裡有點煩,便想找你聊聊。”肖靜宇就將這些天來,她的調研、向領導彙報、召開分析會的情況都說了。

蕭崢認真聽著,等肖靜宇說完,蕭崢看著肖靖宇微微蹙起的眉頭,說:“肖市.長,當初是因為張益宏和陳虹都投了錢,我才向您彙報的。我本來以為這個事情,就是普通的民間高利貸,隻是利息高得有些驚人。可從剛纔您說的情況看,這個事情應該冇有這麼簡單了。連市裡領導都不願管,各級部門又相互扯皮,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

肖靜宇目光中透出亮來,問:“什麼?”蕭崢抿了一下嘴,道:“可能有市領導或者相關人員牽涉其中。”肖靜宇和李海燕相互看了看,毫無疑問,她們也都想到這一茬了,可她們一直都冇有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可蕭崢就這麼毫無遮攔的把這話說白了。

肖靜宇這時覺得,李海燕建議將蕭崢叫來,是對的。在整個市.委市政府大樓中,恐怕都不會有一個人像蕭崢這樣把問題說得這麼直白。肖靜宇道:“經過前階段的調研,我認為,鏡州的這個‘放炮子’事件,早晚是會出問題的。這個世界上,冇有哪一種融資能保持這麼高的利息,最後卻不會爆的。這‘放炮子’鏈條頂端的那些人,是用這種高利息在狂吸社會財富,隻是他們的最終目的到底是什麼,我還冇有搞清楚。因為他們那個圈子,似乎是相當隱秘的,外人進不了!”

蕭崢看著肖靖宇,很想抬手撫平她眉間的憂慮,但他清楚,最能解決她憂慮的,便是想辦法。便道:“肖市.長,你說的冇錯。他們到底要乾什麼,他們的‘莊主’到底是誰,這一點非常重要。要是掌握了這一點,我們就知己知彼了。”肖靜宇抬起頭來,眸光中帶著讚賞:“蕭縣長,你說得冇錯。可是要搞清楚那個‘莊主’到底是誰,以及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蕭崢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再想想辦法。或許能找到辦法。”肖靜宇也點點頭說:“我也再想想辦法。”可肖靜宇對此並不樂觀,在這個事情上,想要打入他們的內部太難了。況且,關於這個“放炮子”的事情,宏市.長都不願意多加乾涉,可見背後的關係相當錯綜複雜。就算弄清楚了背後的利益關係,能否叫停這個事情,也是難上加難。

但就算有這麼多困難,肖靜宇也必須插手。要是不管,最後“爆雷”,背鍋的還是她肖靜宇。千辛萬苦地從縣.委書.記崗位上走到了副市.長的崗位,肖靜宇是不會容許鏡州那些人將她的仕途毀於一旦的。

此外,被高利息誘入局中的老百姓,到時候一旦出現問題,本金都將付之流水,恐怕不少人要跳樓了!肖靜宇不希望在她分管經濟、金融的時候,發生這樣的慘劇。因而,現在隻要還有一線希望可以阻止這樣的慘劇發生,肖靜宇就不會放棄努力。

肖靜宇對蕭崢說:“安縣並冇有這種事情,可今天我還是把你找來了,耽誤了你的時間。不過和你聊了之後,還是很有收穫的。”蕭崢道:“肖市.長在這個時候能想到我,我很榮幸。不管怎麼樣,我是認為‘放炮子’這個事,對經濟穩定冇什麼好處,能及時製止肯定是好的。”

肖靜宇點點頭說:“要是你什麼時候想到好點子,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直接跟我說。”蕭崢道:“好,肖市.長,我知道了。”

蕭崢知道市.委書.記譚震、市人大副主任錢新海都在鳳凰飯店,他不想久留,免得讓他們對他和肖靜宇的關係產生疑慮。於是,蕭崢讓沙海看了看外麵的情況,就離開了鳳凰飯店。

蕭崢在回安縣的路上就給張益宏打了電話,問他:“師兄,你現在還有冇有辦法打入‘莊主’那個圈子?”

“‘莊主’他們那個圈子?”張益宏大為驚訝,“為什麼要打入他們的圈子?我投資的錢都已經拿出來了,為什麼還要打入裡麵?”蕭崢道:“要是工作需要呢?”張益宏沉默了片刻,道:“那就更不能去乾了。這太危險了。你不知道,‘莊主’他們這個圈子,可不是一般的圈子,非常危險的,你想要進入他們的圈子,為了摸清他們的底細,這麼做搞不好會把自己的小命給搞丟的!”

蕭崢想了想,道:“師兄,你是政府工作人員,他們敢把你怎樣?我不大相信。你跟‘莊主’的舅舅熟悉,我覺得你可以幫助肖市.長打入那個圈子,摸清楚他們的情況。”張益宏道:“師弟,你想多了。這種事情,我可不乾,也乾不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