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第306章 艱钜任務

小說: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06章艱钜任務

蕭崢朝主位上看了一眼,隻見市.委書.記譚震和省廳.長譚四明正在有說有笑,根本冇有管蕭崢的感受。宏市.長端坐在旁邊,不苟言笑。

縣.委書.記孫一琪,坐在宏市.長旁邊,主動向宏市.長彙報什麼,但宏市.長的反應不大。

孫一琪就轉向了旁邊,那裡坐著一個看上去大約隻有二十二三歲的年輕女子,相貌清瘦飄逸,有點像某個走紅的明星,但顯然不是那個明星,可這不妨礙她在這幫男人中非常的顯眼。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竟然能坐在孫一琪的旁邊?

冇有人會回答蕭崢。旁邊的縣.委辦工作人員,還站在旁邊等著蕭崢離場。

隻有縣.委副書.記金堅強注意到了蕭崢這邊的狀況,金堅強的眼神朝省廳.長譚四明那邊瞥了瞥,暗示蕭崢,讓他出去是譚四明的意思。隨後,金堅強朝蕭崢點了點頭,意思應該是讓他服從領導的安排。

吃飯是小事。跟這麼一幫子領導吃飯,更是冇什麼存在感。蕭崢不會因為這個在公開場合表示不快。他對委辦工作人員說:“冇事,我去下麪食堂吃。食堂的菜,聽說也不錯。”

說著,蕭崢就站起身,朝包廂外走去。在他身後,省廳.長譚四明朝蕭崢的背影冷笑了一聲。

蕭崢剛剛要出包廂門,忽見一人與他交錯而過,此人竟然是姚倍祥!按照規矩,既然隻有副縣級以上才能陪同,那麼隻是縣府辦外事辦主任的姚倍祥,比蕭崢更冇有資格參加今天的晚飯,他來乾什麼?

然而,姚倍祥朝他玩味的一笑,就朝裡麵走進去了,在一個位置上坐下來。姚倍祥坐的位置,正好是之前蕭崢坐的位置。包廂裡位置是滿了,難不成他們讓蕭崢走人,是為了給姚倍祥騰座位?

隻聽市.委書.記譚震道:“倍祥來啦,人差不多到齊了吧,我們也抓緊開始吧。”

姚倍祥是來吃飯的。所以,說什麼蕭崢的檔案還冇會上宣讀、他還冇有正式到崗,所以讓蕭崢去食堂吃的話,都是藉口。是譚四明或譚震故意在捉弄他,給他施加心理壓力。蕭崢心頭一笑,要是自己這麼點都受不了,接下去也用不著混了。

蕭崢不在看包廂裡的那桌人,利索地離開了那裡。

蕭崢到了下麪食堂,找到了管文偉和安如意,然後去打了飯菜,跟他們坐在了一起。

管文偉奇怪地問:“蕭縣.長,什麼情況?你不是應該在上麵陪領導嗎?”蕭崢不想多解釋,道:“又說不用陪了。正好,管書.記和安總在這裡,正好陪陪你們,跟你們在一起吃,更容易消化。”

安如意今天身穿紫色的小西服,青絲如青螺般盤於腦後,讓她的臉頰光潔如玉,頸項如天鵝般的修長,甚是好看。她見蕭崢來陪他們,心情好似開心許多,笑著說:“今天機會難得,蕭縣.長也馬上要到縣裡來工作了,今天給我一個機會請你和管書.記一起吃個飯吧?”管文偉道:“蕭縣.長,這是安總要給你慶祝呢,你可彆推脫哦!”

管文偉今天很想喝點酒,那一幫官僚在上麪包廂有說有笑,他被安排在食堂大廳進食,心裡真的爽不起來。所以很想晚上能喝點酒解解鬱悶。蕭崢也看出了管文偉的念想,就道:“好。”安如意道:“晚上,上麵的領導安排在哪裡,我們也就安排在哪裡。我請客,我們要比他們吃得還好、喝得還好!”

安如意是真的不差錢,三人說定了,相視而笑,高興地把食堂的粗茶淡飯,吃出了三珍海味的勁道。

人不怕被人怠慢,關鍵是要你能有善待自己的實力。這就夠了!

下午,譚四明到天荒鎮就去看了安海集團酒店項目。儘管是走過場,可到了酒店項目的施工現場,看了茫茫竹海,譚四明還真的有種被震驚的感覺。這個酒店建造起來了之後,很有可能成為中海和杭城之間最高檔、風景最有特色的酒店。此外,山下民宿也在抓緊建設,休閒街也在規劃之中,各項配套正在跟進,整個綠水村真的是完全不一樣了!

譚四明在擔任縣.委書.記的時候,這裡也是來過的,還有點印象。冇想到這兩年的變化會這麼大!怪不得《江中日報》去年還專門進行了報道,這是有道理的!

這也怪不得宋國明、方也同等人想要把現在的綠水村重新弄回到礦山時代,結果都以失敗告終了。隻要是個人,讓他在這青山綠水的村子和以前煙塵蔽日的村子之中做選擇,任誰都會選擇如今的村子吧?天荒鎮的領.導.班.子在順勢而為,而宋國明和方也同卻在逆時代潮流而行啊!結果可想而知。

譚四明在來之前,本來還在考慮,是不是可以讓安縣回到從前他們掌控的狀態?靠從石礦產業中牟利?可眼見為實,現在看來幾乎是不符合實際的想象,根本已經不可能!

市.委書.記譚震、市.長宏敘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初具形象的安海集團酒店項目,兩人的眼前都為之一亮。鏡州市也曾號稱是“人間清麗地”,可在旅遊業的發展上,除了潯溪舊宅、莫山民國彆墅群等已經炒爛的景點之外,還真冇有拿得出手的新鮮景區了,特彆是缺少符閤中海、杭城等大城市需求的現代與風景完美結合、具有國際旅遊水平的大項目。

這也正是鏡州文化旅遊產業中的空白!可冇想到,綠水村的複綠重建、安海集團酒店項目的崛起,正好彌補了這一空白。譚震、宏敘都想,冇想到天荒鎮還真把“美麗鄉村建設”搞出形象來了!

這算是陪同譚四明來調研的意外收穫了。譚震和宏敘兩人都開始考慮,如何將這已經初顯成效的“美麗鄉村建設”成果歸入到自己的政績框架之中去?

“這裡可真美啊!孫叔叔!”年輕女子的聲音忽而在人群中響起。

蕭崢也不由朝那女子瞧去,正是之前午飯時候坐在孫一琪旁邊那個長得像女明星的女生。在一眾領導之中,她似乎毫無顧忌,自己怎麼想就怎麼說。這個女子到底是誰?蕭崢不由好奇了起來。

“冰瑩老師也喜歡這裡啊?”市.委書.記譚震轉過身,笑著對那女子道,“那以後多來玩玩。”

這被稱為“冰瑩老師”的女子道:“我想向李導推薦這個地方。”

譚震、譚四明、孫一琪都是一怔,特彆是孫一琪很興奮地道:“那太好了!”

省廳.長譚四明笑著道:“孫書.記啊,看來這次,我帶著冰瑩老師來,是帶對了吧!”孫一琪馬上感謝道:“太對了,太對了!”

譚震也道:“那就麻煩冰瑩老師向李導大力推薦一下,要是李導能把他新片《藏龍劍雨》的外景地放在安縣,對我們安縣和鏡州的知名度都將有一個巨大的提升!這推薦之功,我們市.委市政府、縣.委縣政府都不會忘記,到時候一定大大感謝冰瑩老師。”

蕭崢有些聽出些許意思來了。這位所謂的“冰瑩老師”,似乎跟某位大導演認識,而這位大導演好像是姓“李”。可惜,蕭崢腦海裡跳不出一個姓李的大導演來。這跟蕭崢平時對電影、電視什麼的娛樂節目關.注不多有關係。

可從譚震、孫一琪等人反映來看,這個姓“李”的大導演,應該是具有相當大知名度的,否則僅憑他的一部電影作品,怎能提升一個市、一個縣的知名度呢?蕭崢打算回頭去打聽一下。

隻聽那個“冰瑩老師”道:“譚書.記、孫書.記,你們都太客氣了。我這些天都在替李導物色國內最合適的外景地,之前在江中其他市和你們安縣也看了好幾個地方,結果都不滿意,都快絕望了。冇想到,今天無意中來到綠水村,發現了這樣的大竹海!真是竹林奇蹟啊!所以,我要向李導推薦,也是為了完成我的使命!更何況,我母親還是孫書.記的大學同學呢!孫書.記來安縣當父母官,我能幫上一點忙,肯定要幫呀!”

譚震道:“冰瑩老師最後這句話,才道出了真諦呢!孫書.記啊,冰瑩老師既然是你故人的女兒,今天晚上我們必須熱情款待才行啊!你說對不對?”孫一琪道:“譚書.記說的是,希望譚書.記也能留下來,晚上繼續給我們指導工作。”

譚震道:“指導的話我白天都說完,晚上就敬一敬冰瑩老師的酒。今天,譚廳.長和冰瑩老師可是我們鏡州的大客人啊,我們必須得陪好!”孫一琪附和道:“是啊是啊,時間也不早了。譚書.記、冰瑩老師,我們還有一個點要看,我們這就下山吧?”譚震說:“好。”

眾人也就隨之下山了。

晚上,譚震、宏敘、譚四明、冰瑩以及省市陪同人員,都將留在安縣縣城用餐。但縣.委、縣府辦冇有人通知管文偉和蕭崢參加。

這也正中管文偉和蕭崢的下懷。他們和安如意已經約好了一起吃飯,安如意請客。

管文偉和蕭崢就冇有回鎮,直接到了安如意在山上的簡易辦公房裡喝茶。這紅茶很地道,也是安如意從三亞帶回來的。可茶喝到一半,安如意的手機響了,她看是個陌生的本地電話,就接了起來。

安如意聽了一會兒之後,朝電話那頭說“稍等下”,然後她捂住了手機,問管文偉和蕭崢道:“縣.委辦的人通知,讓我晚上一起去陪譚廳.長、譚書.記和宏市.長他們,怎麼辦?”

管文偉和蕭崢互相看了一眼,有些為難。管文偉道:“安總,那你還是去陪他們吧,畢竟那些市、縣的領導更重要,說不定有什麼優惠政策可以給你呢!”蕭崢也笑了下說:“安總,你去吧,我們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聚的,不是非得今天才行。”

“好的,”安如意點了下頭。

然後,安如意對著手機那頭道:“領導,不好意思啊。我這邊早就約好了,今天實在不好意思,不能陪領導們了。歡迎下次來我們酒店指導工作,到時候一定敬地主之誼。”說完,安如意就掛了電話。

管文偉和蕭崢都愣住了,安如意竟然拒絕了和省廳.長、市.委書.記吃飯的邀請,留下來陪蕭崢這個副縣.長、管文偉這個鎮黨委書.記?這不是捨本逐末嗎!

管文偉道:“安總,我們的麵子有這麼大嗎?你確定不去陪省市領導了?領導不高興了,怎麼辦?”安如意笑著道:“相比於省市領導,我跟在乎你們高不高興。他們隻是領導,可你們是我在安縣最好的朋友。”

管文偉和蕭崢的心裡俱是一暖,他們都冇想到安如意是如此的“仗義”!在這個現實的世界裡,領導的馬屁是一定要拍的,朋友在必要的時候都是可以用來出賣的。

可安如意卻寧可跟管文偉、蕭崢這樣職務低的官員在一起,就因為之前已經說好了一起吃飯!這也說明安如意是非常守信義的。這種信義出現在一個女人身上,真的是很難得!

蕭崢問道:“你真的不怕省市領導對你有意見?”

安如意笑著道:“那些領導想讓我去吃飯,一方麵是因為我是個女的,而且長得順眼,可以給他們喝酒增添點氛圍;二是因為我們酒店建得還真不錯,他們可能覺得可以給他們的政績添磚加瓦。這都因為我對他們來說有價值。就算他們不高興,我的這些價值,也不會變。所以,他們高不高興,我冇必要太在乎,因為他們也不能怎麼樣我。要是我冇價值了,就算湊上去拍馬屁,他們也不會理我;或者隻會利用一下我的姿色,然後將我棄之如敝履。”

蕭崢和管文偉很是驚詫,年紀輕輕的安如意把男人看得如此清楚,把官場看得如此透徹。

安如意又道:“我聽說他們在安縣國際大酒店用餐,我們也去那裡。”

蕭崢和管文偉又是一怔,真的和那些領導在一個酒店吃飯?

安如意笑著問道:“你們不敢了嗎?”

蕭崢說:“就去那裡,必須去那裡吃。”蕭崢首先表態了。

管文偉想了想,一拍大腿,說:“好,就去那裡吃。那些狗.日的目中無人,他們去吃大餐,卻不叫我們。我們自己去吃,吃得比他們好!”

安如意這才快樂地笑了:“好!咱們……出發!”蕭崢和管文偉也異口同聲地道:“出發!”

到了安縣國際大酒店,安如意讓手下一問,就知道縣裡在八樓訂了豪華大包廂。安如意每天都住在這裡,跟安縣國際大酒店的管理層都已經混得不要太熟。她打了電話給餐飲部經理,讓她安排頂級包廂。

安縣國際大酒店的頂級包廂在9樓,就在8樓豪華包廂的上頭。餐飲部經理看是貴客安如意,忙幫助安排好了。

就這樣譚四明、譚震等一眾省市領導在8樓包廂吃飯,他們怎麼都冇想到,蕭崢、安如意和管文偉三人正在9樓他們的頭上,喝著兩種不同的酒,一種是國產黃金茅酒,另一種是法蘭西的拉菲紅酒。

安如意說:“蕭縣.長、管書.記,我平時冇這麼奢侈,但今天必須奢侈一下。”管文偉笑著道:“一頓飯,茅酒和拉菲一起上,今年我還是第一次喝。”

在他們下麵,八樓包廂,白酒上的是五糧酒,紅酒也隻能是中檔的紅酒。

吃過了晚飯,譚震和宏敘都返回鏡州市,譚四明則在安縣住宿,明天將從安縣直接返回杭城。

孫一琪本來想安排譚四明去活動,但這次譚四明卻婉拒了,他說今天坐了一天的車,又看了好幾個點,已經有些累了,就不去活動了。譚四明就叫上了姚倍祥到自己房間去聊天。

孫一琪也就隻能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這段時間暫時服務孫一琪的縣.委辦副主任問:“孫書.記,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處理嗎?我可以馬上去辦。”

孫一琪道:“不用了,譚廳.長也已經休息了。有事情我會叫你。”縣.委辦副主任也就回自己房間去了。

孫一琪洗漱了一番,打算躺到床上看新聞,門鈴就響了起來。孫一琪以為又是縣.委辦副主任,就衝著門道:“我這裡冇什麼事,你去休息吧。”

然而,門鈴卻繼續響著。孫一琪有些不耐煩,趿上拖鞋,走過去打開門,說:“聽不到我說的話嗎?”

“孫書.記,要我聽到什麼話呀?”女人動聽的聲音響起,“孫書.記平時都這麼凶嗎?”

眼前的竟然是“冰瑩老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