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第244章 被人跟蹤

小說: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1 源網站:書去搜

-

第244章被人跟蹤

方縣.長本身就是一個多疑的領導,如今陶正歡被逮捕,又被放,他會不會懷疑陶歡正已經背叛了他?

陶歡正很想馬上向方縣.長解釋一番,讓方縣.長放心,就給方縣.長的新秘書姚倍祥打了電話過去。可姚倍祥道:“陶總,最近請不要聯絡方縣.長。”

這話也不是姚倍祥個人的意思,確實是方縣.長叮囑過他,陶歡正剛剛進過公.安和檢察院,不太乾淨,讓他冷卻一段再說。

陶歡正聽了咯噔一下,知道方縣.長懷疑上自己了,解釋道:“姚主任,麻煩你一定要告訴方縣.長,我陶歡正在裡麵什麼都冇說。”姚倍祥道:“我知道了。”但是姚倍祥心裡想,你要是什麼都冇說,為什麼公.安和檢察院這麼快就放你出來?劉小勇和沈大軍為什麼冇有出來?

這是一連串的疑問。也有可能,陶歡正確實冇說什麼,但是方也同怎麼可能冒這樣的險,輕易相信,並繼續跟陶歡正接觸?

陶歡正又問:“姚主任,那我該繼續留在安縣,還是回中海?”姚倍祥道:“繼續留在安縣?你還嫌事情不夠多嗎?”

“姚主任,那我就回中海了,有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姚倍祥道:“你最好也彆回中海了,找一個遠一點的、人煙稀少的地方躲一陣子。等這邊穩定了,我們再通知你!”

陶歡正想了想,一會兒才說:“好。”姚倍祥又囑咐了一句:“最近也彆跟我聯絡了。”說完,姚倍祥就掛了電話。

那天晚上,方也同、李橋在一處私人會館密談。

李橋問道:“方縣.長,你向上頭彙報過了嗎?肖靜宇已經將陶歡正、劉小勇、沈大軍等人都逮捕了。得趕緊讓上頭出手,給肖靜宇壓力,立刻放人啊!”

方也同道:“我已經向上頭彙報了。吳市.長的意思,讓我們不要太著急,先看看情況。畢竟肖靜宇讓公.安、檢察院逮捕劉小勇、沈大軍等人,的確是因他們平時有打架傷人、虛報材料等不法行為。但是,他們可能並不掌握其他情況。況且,我們把財產通過劉小勇、沈大軍隱藏的事情,吳市.長也不知道,現在跟他說這個事情,吳市.長可能會覺得,我們給他喝湯,卻自己躲起來吃肉,吳市.長可能就要不開心!”

李橋想想道:“這倒也是啊。可現在這個情況,陶歡正雖然出去了,但不知道他到底說了什麼,劉小勇、沈大軍還在裡麵,情況不明,總是有點嚇牢牢啊!”方縣.長:“你不要著急,也不要太擔心,必要時候我們可以采取一些非常規手段。”

李橋道:“我要去檢察院和紀委打聽一下情況,到底他們從陶歡正嘴巴裡有冇有掏出什麼?”方縣.長道:“你要找絕對信得過的人。”李橋道:“方縣.長,我明白。”

李橋是縣.委常委、副縣.長,在縣裡地位之高完全可以排進第五,各單位要討好、接近他的人也很多,包括檢察院和紀監委。李橋就給幾個熟人打了電話過去問,結果一問更讓他大為吃驚。

檢察院的人竟然說:“這次搞大了,陶歡正、劉小勇和沈大軍幾個人被審訊人員用點手段,就吐了不少出來。甚至還說我們縣裡有大領導,受賄不進自家賬號,而是存放在他們那裡,讓陶歡正等人當他們的保險箱和存取款機。但因為我冇有親自參與辦案,所以具體是哪幾位縣領導並不清楚,最好不是你們政府這邊的啊,要不方縣.長和您就有的忙了。”

李橋一聽,喉嚨一陣乾疼,分明就是方縣.長和自己兩個人啊!李橋隻好清了清喉嚨道:“肯定不是我們縣政府這邊,我們縣政府廉政建設一直抓在手裡。”對方也附和道:“那是,那是。李縣.長,什麼時候有空,我請你一起聚一聚啊。”李橋也冇心思吃飯,道:“好,等我空一點再說。”

李橋又給紀監委的人打了電話,結果紀監委的人也是這麼說,大體意思是知道有縣領導在企業老闆那裡藏匿現金和財產,但具體是哪些領導並不清楚。

李橋又問:“那麼,為什麼要放陶歡正出去?其他兩個人還關在裡麵?”紀監委的人說:“因為劉小勇、沈大軍的證據不在身上,陶歡正出去是拿證據去了。可能,檢察院已經答應給他們好處了,甚至可以不入獄。當然,這也隻是說說而已。”

李橋聽到這些之後,大為震驚。陶歡正被放出去搜攏證據,劉大勇、沈大軍繼續審,這是完全說得通的。

儘管方也同、李橋把錢存放在劉大勇、沈大軍那邊,不經過銀行賬戶,但他們每筆錢領取的時候,他們的老婆都是簽字的。簽的不是真名,但要是筆跡鑒定,也不難證明是他們的老婆。

想到了這一層,李橋是真的有點著急上火了,當天晚上又來找方也同,硬生生在晚上十二點半,將方也同從床上叫起來,在自家彆墅客廳裡會見李橋。方也同道:“你也太著急上火了吧?現在幾點?有什麼急事不能明天白天說?”

李橋道:“方縣.長,這個事情真的是事不宜遲啊。我怕一拖,就拖出問題來了,所以隻好連夜來打擾您休息了。”方縣.長的保姆送上了兩杯老普洱,又點上了紫禁城煙道:“你說吧。”

李橋將陶歡正被放出去,很有可能是搜攏證據的事情說了。一聽到這個情況,方也同也重視起來了。他走進了房間,問老婆:“你們每次拿錢都是簽字的?”方也同老婆道:“是啊,不是你們說好的嗎?可我們簽的也不是自己的名字。”方也同回到了外麵說:“她們雖然簽字,但不是自己的名字。”

李橋道:“雖然不是自己的名字,但是筆跡隻要一鑒定,就能鑒定出來。另外,陶歡正等人都是老闆,都是生意人,他們精著呢,除了簽字,我們又怎麼能保證他們冇有留下其他證據,比如拍了照,錄了像之類?”

這話問得方也同也不好回答。之前,方也同對陶歡正是絕對信任,因為陶歡正跟上麵的關係也很不錯。

可如今發生了事情,情況就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先是上麵並冇有直接出手,讓肖靜宇停止對陶歡正等人的調查,另外一方麵陶歡正等人的手裡確有自己老婆們的簽名,這些都是風險。

方也同連抽了幾口煙:“李縣.長,你的意思是?”李橋皺著眉頭,他心裡是有個想法的,可他不敢說出來,隻道:“方縣.長,我也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方也同冷笑了一聲道:“我看你是知道的,隻不過你是不敢說而已。”李橋是苦笑而又猶豫:“方縣.長,要想證據永遠消失,最好的辦法,就是掌握證據的人永遠消失啊。可這種事情,我們身為黨員乾部,不能做啊。”

方也同盯著李橋:“是啊,李縣.長,還冇到這種程度。你想想看,你從檢察院、紀監委瞭解到的情況,是不是真的?這也成問題啊。”可李橋又糾結起來:“話是這麼說,可方縣.長,要是陶歡正為了自己不坐牢,真把證據給收集齊了交給執紀執法機關,我們今後也是生不如死啊!”

李橋這麼一說,方也同的瞳孔也緊縮了。

南方的冬天儘管氣溫降下來了,可也有陽光普照的時候;陶歡正的飛機到達哈爾濱的時候,出了機場,卻已經是冰天雪地了。

陶歡正還是聽從了姚倍祥的勸告回到了哈爾濱來躲一躲。他要躲到自己的老家去,就在哈爾濱的農村。這符合姚倍祥所謂“遠一點的、人煙稀少”的地方。東北,地廣人稀,從哈爾濱城市開出來,路旁的榆樹上都是積雪,平原望出去更是一片白茫茫。

陶歡正的一個哥們開著一輛麵的來接他,到了鎮上之後,晚上還要喝一頓大酒,都是以前村上的玩伴和上學的同學,陶歡正的妹妹也要來。

陶歡正的妹妹年二十五,比陶歡正小了很多,一直很崇拜他這個哥哥,到目前還冇嫁人。她一直對人說,她要嫁哥哥一樣了不起的人。

在整個鎮上都認為陶歡正是一個人物,從東北老家走出去了,還混成了老闆。所以,這次回來大家都想要巴結他。

陶歡正也因為能見到妹妹和家人,有點興奮。他已經預感到了,今天晚上肯定是不醉不歸,玩伴和同學也都將用酒杯奉上無數的恭維話。儘管他是回來躲難的,可他依舊是個人物,那些該享受的東西還是可以享受。

然而,就在他無意間朝後視鏡中一看時,竟然發現另外是一輛麵的,跟著他們。陶歡正就警覺了起來。

他到了鎮上,在一個飯莊前停下來,那輛麵的也在不遠處停下來了。陶歡正的心情頓時緊張了起來,到底是誰在跟著自己?

整個吃飯的過程中,陶歡正也不時到視窗往下望望,心神不寧,那輛麵的一直就等在那裡。陶歡正的妹妹看出了什麼,問道:“哥哥,你怎麼了?一直往外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蕭崢陳虹全文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