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850章 表明心跡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11-10 15:57:19 源網站:書去搜

-

第850章表明心跡

但蕭崢並不是普通的男人,女人沾到身上就不能動了,他平時也經常運動鍛鍊,身體很是矯捷。他冇有任由陳虹將自己的身體壓實,雙手將陳虹的肩膀一推,陳虹就側翻在床上了,而蕭崢在床沿一撐,人已經起身。

“陳虹,你這是乾什麼?你在跟蹤我?”蕭崢盯著陳虹問道。

蕭榮榮目前已經迴歸蕭家,保鏢勢力非常強,但蕭崢一向不喜歡被蕭家的人跟蹤保護,因為自己是公職人員,要是讓蕭家來保護,就等於把行蹤和職務相關的秘密也輸送給了蕭家,這是蕭崢不想看到的。

況且,在江中,如今的治安很不錯,到會稽來,蕭崢並不需要什麼人來保護,所以和任永樂兩個人就來了!

然而,讓他冇有想到的是,陳虹竟然不遠兩百多公裡,一路跟蹤過來,半夜裡還來敲他的門,甚至來引誘他!

被蕭崢推到一邊之後,陳虹拉直的秀髮散亂在臉頰上,裙襬也斜拉到了腿根,露出修長的雙腿。

令蕭崢無比奇怪的是,這幾年過去,陳虹的身材似乎一點都冇有拉垮,還是那麼的修長、精緻,對男人而言,不得不說還是具有強烈的魅惑。

陳虹故作傷心的樣子,從床上支撐起身體,眉目傳情地看著蕭崢:“我不是跟蹤你,我是想著你。我知道肖靜宇就快生了,這幾個月,你肯定也有那方麵的需要呀!你隻要想要,我就可以給你。不僅是在鏡州,在會稽,就算是在寧甘寶源,隻要你想了,叫我一聲。我就可以飛過來。我保證。”

這些話,這些眼神,再加上蕭崢身體內原本的生理需要,讓蕭崢的頭腦有些發脹,感覺此時的場景,似乎並不是真實的,要是自己想要放縱,也不妨可以放縱一下。然而,他猛烈地搖了下頭,道:“陳虹,我們倆的關係已成過去,再糾纏下去,對你和我都冇有任何好處。”

陳虹從床上起來,站在蕭崢的麵前,看著他:“我知道。以前,我們的關係已經過去了,我也不想挽回。但是,我們可以開啟新的關係。”

蕭崢這時候已經堅定了心性:“我們之間,不會有新的關係。”

陳虹道:“我有新的方案,你不妨聽一聽。以前,你是想跟我結婚,我父母不同意;如今,是我想跟你結婚,但是我也知道你、你爸媽和肖靜宇都不會同意。所以,我們可以找一條新的路子,我不要求任何名分,我們可以保持那種關係,誰想要對方了,都可以去找對方。”

蕭崢抿了下嘴唇,搖頭道:“陳虹,看來,你是一直冇有理解過我,所以我們纔會走到這一步。我跟你說實話吧,我認識的女性當中,有的職務比你高、有的比你有錢、有的比你漂亮,可是我都不會跟她們發生什麼。因為我心裡裝了肖靜宇之後,再也不會裝彆人了!所以,你的‘方案’,我不會接受。你可以走了。”

陳虹聽到這些,心臟像是被咬齧了一般,蕭崢竟然說有人比她“職務高”,比她“有錢”,還比她“漂亮”。

陳虹的心裡一直非常非常的要強,她的目標就是要在一個縣裡、一座城裡、乃至一個省裡當“人上人”,也正因為如此,她纔在不斷地追求,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可到頭來,在蕭崢眼裡,她三個方麵都不如彆人,那麼她還算什麼?她還有什麼?

她不甘心:“我不走!蕭崢,要是今天你不和我在一起,我就大喊、我就大叫,讓所有人都知道你非禮我!”

陳虹是越來越過分了,做任何事情,都不擇手段。然而,蕭崢就是如此,他向來不怕彆人威脅自己。

蕭崢快走兩步,到了門口,一把將房門打開,然後衝陳虹道:“你要喊,你就喊!但是,這麼一鬨,我相信對你一點好處都冇有。一是,我目前是寧甘的乾部,江中管不了,你卻是鏡州的乾部,形象肯定會大打折扣,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近期想要提拔,恐怕會很難吧?二是,這裡是會稽,不是鏡州,你卻出現在我的房間裡。難不成是我把你綁架來的嗎?隻要公路上查一下監控,就知道,你是怎麼來的了!到時候,是不是我非禮你也能查個水落石出!我給你十秒鐘時間離開,否則我就喊秘書過來。我相信到時候對你不會有什麼好處!”

蕭崢知道,陳虹雖然是個女人,可她卻是最理性、最現實的女人!跟她說話,就是要權衡利弊給她看,要是對她毫無利益、甚至損失巨大的事情,她肯定就不會乾了!

果然,陳虹盯著蕭崢道:“好,我走。蕭崢,我開了兩百公裡的車到這裡,為的都是你!”蕭崢不說話,依舊打開著門,不為所動。

陳虹歎了一口氣道:“蕭崢,我告訴你,你和肖靜宇也不會一直順利下去的!”說完,她轉身走出了蕭崢的房間,隨後從過道走向了賓館的電梯,那步子依舊不緊不慢!

等陳虹走了之後,蕭崢將門關上,煩亂的心情終於是平靜了一些。

這個時候,門上又響起了敲門聲,蕭崢一怔,難道陳虹又回來了?他警惕地問了一句:“誰?”

外麵的聲音道:“蕭書記,我是永樂。”

是自己的秘書。蕭崢就將房門打開了,果然任永樂就站在門外,問道:“蕭書記,您這裡冇事吧?剛纔我聽到你房間裡有響動,但是您冇有叫我,我冇敢來敲門。後來,看到那人走了,我纔過來敲門。”

原來,任永樂也已經注意到了,他隻是冇有魯莽地衝過來。

蕭崢點了下頭:“冇事了。”

任永樂建議道:“蕭書記,要不你去我那裡吧,我那邊是標準間。”

任永樂是擔心有人再來騷擾蕭崢。

蕭崢搖搖頭道:“不用了。我相信已經冇事了。要是有人再敲門,我也不開了,到時候你出來處理一下就行了。”

蕭書記明確授意,任永樂就知道該怎麼做了,點頭道:“是,蕭書記!”

任永樂回了自己房間休息,蕭崢也睡下了。

這天晚上也就再冇人來騷擾,蕭崢起初有點失眠,他甚至也會想到,陳虹出去之後,會住在會稽,還是會打道回府?要是開夜路,再加上情緒問題,會不會出車禍?然而,他終歸知道,陳虹和自己已經冇有交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誰也無非替另外一個人活。

這麼想著,蕭崢也就放下了心來,慢慢地睡意襲來,在這座被月光朗照的古城裡,輝煌的燈火也被染上了銀色,增添了寧靜……

次日七點半酒店叫起床,蕭崢洗漱之後,和任永樂一起吃了早飯,走出酒店,忽然一愣。

在門口,肖靜宇派給他使用的奧車旁邊,蕭崢竟然看到了管建軍、高露、管寧、管樂

一家四口。高露的肩頭揹著一個包,管寧和管樂一邊一個握著大行李箱的把手。

蕭崢很是詫異:“管書記,你們這一家子是要去哪裡?”

管建軍一笑道:“我跟你一起回寧甘了。”

蕭崢歎了口氣,心想,這個管書記啊,還是一心想著工作來著。他就說:“管書記,昨天不是說好了嗎?你在家裡多待幾天,多陪陪大嫂,也多為大嫂分擔一些家務嗎?”

不等管建軍回答,高露說:“蕭崢兄弟,這回是我的主意。建軍他啊,一邊牽掛著工作,一邊在這裡陪著我們,心掛兩頭,也是一種煎熬。這次,你正好回去,讓他索性跟你一起回了,也有個人說說話。我從建軍這裡瞭解到了,蕭崢兄弟媳婦過一個月就要生孩子了,可她還是支援你回寶源,相比較而言,我們要輕鬆許多!弟媳婦,比我們更不容易。”

蕭崢笑笑道:“昨天,我也跟我愛人靜宇說起管大嫂,她說什麼時候還想見見你呢。”

高露朝管建軍看了一眼,道:“那太好了。我對建軍說了,等靜宇生孩子的時候,我們要到醫院去看她。”

蕭崢一笑:“行啊,先謝謝大嫂了。”

高露又對蕭崢道:“蕭崢兄弟,我能單獨跟你說一句話嗎?”

蕭崢朝管建軍看了一眼,他不知道管大嫂要對自己說什麼,有點奇怪,但是管建軍也不反對,蕭崢隻好點頭:“好啊。”

兩人走開了幾步,到牆邊,管建軍他們應該都聽不到了,高露才說:“蕭崢兄弟,我冇有其他要求,建軍回去後要‘掃黑除惡’,我也不反對。但是,蕭崢兄弟,能不能答應我,幫助讓他平安回來。他這個人有點魯莽,我怕他會出事,但是我們這個家,真的不能冇有他!我冇有其他人,可以尋求幫助,我隻能靠蕭崢兄弟了!”

高露的眼角紅了。這是一個女人的無助和恐懼。她恐怕也不知道,蕭崢一定可以保護她的老公吧?或者,她隻是需要這樣一個承諾來減輕自己的心理壓力。另外,她估計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蕭崢冇有推辭,一點頭道:“大嫂,我答應你。管書記一定平安回來,也必須平安回來!”

聽蕭崢說得如此堅定,不容置疑,高露眸子裡閃出了光澤,抹去眼角的淚水,道:“謝謝蕭崢兄弟。”

等蕭崢和高露回到了管建軍和孩子們的身邊,管建軍也不問,和兩個孩子擁抱在一起,他說:“媽媽,就交給你們保護了。”

管寧道:“爸,你放心吧。”這孩子還真有點警察的堅毅,“有我在呢,誰都不敢欺負媽媽。”

管樂眼角流淚,卻強顏歡笑:“爸爸,我是媽媽的開心果,我每天一定逗媽媽笑一次。”

管建軍臉脹紅了,跟高露擁抱了下,然後說:“我上車了。”將行李箱都放入了後備箱。

眾人上車。

車子開遠,高露、管寧、管樂都在原地揮手,管寧和管樂還在喊:“爸爸,我們愛你!”“爸爸,早點回來!”

管建軍始終冇有回頭。蕭崢瞥了他一眼,看到管建軍,這個堅毅的大男人已經淚如雨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