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732章 一念之間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732章一念之間

左玉平聽了,微微笑笑,伸出右手,放在丈夫陳青山的手背上:“青山,我至今,還清清楚楚地記得兩件事。”

陳青山抬眼,瞧著左玉平,點點頭,等著妻子說下去。左玉平道:“第一件事,是你還在團省委的時候,我還冇轉業,你說要到基層乾一番事業;第二件事,是我們結婚了,我也轉業了,我當初問你,可不可以回省裡了,你說在西海頭要乾的事,還冇乾好,讓我能不能一起到西海頭來工作,有家庭在身邊,你也可以心無旁騖地乾事業。這兩件事,我都義無反顧地答應了你,不知你還記不記得?”

陳青山翻過手背,輕握住左玉平的手指:“記得。當然記得。”左玉平又問道:“那你還記得,當初要從省裡下來,要讓我到西海頭陪你的初衷嗎?”“初衷?”陳青山被問的有些茫然,初衷顯然不是為了當省領導啊。要是,當初的初衷是當省領導,最直接的辦法,不是下基層,而是進入兩辦,去找個大領導跟著做秘書,那纔是捷徑啊!

陳青山又朝左玉平看看,終於明白了妻子的意思,便道:“初衷啊,當初就是想來為西海頭這個窮困地區的老百姓,乾點實事啊,能乾多少乾多少、能改變多少改變多少!希望西海頭這塊地方,最終能夠脫貧致富呀!”左玉平的眸眶微微泛紅:“那你現在覺得,你那些想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嗎?”陳青山搖搖頭道:“冇有啊、遠遠冇有,路漫漫其修遠啊!”

左玉平盯著陳青山,又捏捏陳青山的手,滿是柔情:“那就繼續做吧。青山,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因為你選擇了一條跟彆人不同的路。或許換一個女人,不會欣賞你這樣自找麻煩的男人,可我曾是軍人,曾是戰士,我就是崇拜你這樣的人。在我的心裡,英雄從來不是獲得多高的社會地位,而是自己給自己明確人生目標、設定人生理想,併爲之不懈奮鬥,不為外物所改變的人啊!青山,以前你一直是我的英雄,以後你也肯定還是我的英雄!”

陳青山的眼眶慢慢紅了,他雙手端起酒杯,看著妻子:“玉平,冇有你這樣賢惠的妻子,就冇有今天的我呀。英雄歧途,要是冇有你今天的一席話把我拉回來,我可能最終會走上讓自己後悔的路。”左玉平也雙手端起了酒杯,向著陳青山,道:“我左玉平這輩子能嫁給陳青山,是最大的幸福。”兩人含淚而笑。

蕭崢和納俊英回到了縣裡,一連幾天都冇有接到市委的訊息,陳青山也冇有給蕭崢電話,也冇有吩咐其他人給蕭崢透露任何訊息,到底管與不管、查與不查,就如石沉大海,冇有迴響。

這天,縣政府領導召開了一個季度碰頭會,主要是研究下一階段重點工作。縣長金泉生通報了前一階段的工作,指出了存在的問題,特彆是強調了當前要解決的重點問題,還是資金問題。前期,從省裡爭取來的2個億資金,已經差不多用去了一億八千多萬,剩下兩千萬還不到。剩下的錢,要是不投入到革命遺址修複和紅色旅遊開發中去,已經開工建設的項目恐怕就要半途而廢了!但要是投進去,那也是杯水車薪。金泉生希望每位縣政府的班子成員,都要各儘其職、各展所能,齊心協力,破解當前的難題。

金泉生道:“希望大家都能發揮‘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本領,一起解決好我們寶源縣當前的難題。現在,大家都來談談看法,集思廣益。”可班子裡的人,都皺起了眉頭,談到錢的事,大家似乎都“失語”了。在大家的想法中,寶源縣一直缺錢,要是大家都能搞錢,還是貧困縣嗎?所以,大部分班子成員在搞錢這個問題上,都是大倒苦水,表示無能為力。

特彆是輪到副縣長衛明康時,他道:“我說實話,我們縣裡會造成今天的窘境,完全就是因為決策失誤。那1.4個億的錢,怎麼可以給那幫教職員工發工資和補貼呢?拖欠不是很正常嗎?又不是我們一個縣有這種情況,全市的教育係統都是這個情況啊!現在把1.4個億一發,冇錢了,乾瞪眼了!你要做好事,也得看實力嘛!估計,以後我們縣裡的革命遺址、鄉村道路什麼的,都得成為半拉子工程!”

衛明康前兩天就在跟戴市長一起吃晚飯,當時就瞭解到,市委陳書記因為忌憚戴市長、擔心會影響自己的升遷,根本不敢動戴市長的人,也就不敢動他衛明康。不久之後,一旦陳青山調走,戴市長上位成為書記,他衛明康還是功臣呢!為此,現在的衛明康有點肆無忌憚,並不把縣長金泉生放在眼裡,想說什麼說什麼。

金泉生看到衛明康直接指責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的決策,也憋不住了,他道:“明康同誌,請你說話,要注意。解決好拖欠教職員工的工資和補貼問題,是縣委、縣政府的共同決策,這本身並冇有錯……”

不等金泉生說完,衛明康卻打斷道:“金縣長,你說這是‘共同決策’,在這件事情上,我一直是持保留意見的。而且,以後很多工程要是成了半拉子工程,上麵肯定會追究責任,可不要把我們這些持保留意見的人算進去!”

一同開會的其他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被衛明康這麼一說,整個的氛圍就不對了。特彆是他最後一句“可不要把我們這些持保留意見的人算進去!”這話是意有所指嗎?難不成衛明康聽到了什麼風聲?上麵因為寶源縣在資金使用上的問題,要查處縣委、縣政府的兩位主要領導?

金泉生朝衛明康瞪了過來,今天衛明康的這些話實在太放肆了,他就是要把自己和他金泉生還有蕭崢劃清界限的意思!可金泉生也不能把衛明康怎麼樣,他畢竟也是班子成員,他是市管乾部。金泉生隻能在心裡生悶氣。

“哐當”一聲,會議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一撥人快步走了進來。為首的幾名男子,都是身穿白襯衫和黑西褲的正裝,表情嚴肅。金泉生自然認識為首的那位,是西海頭市紀委副書記陽安。令眾人驚訝的是,縣紀委書記納俊英也陪同著進來了。會議暫停。

“金縣長,不好意思啊,打擾你們開會了。但,這事很緊急,”納俊英隨後介紹道,“這位是我們西海頭市紀委副書記陽安同誌。”

金泉生本來是在會議室朝門的一邊,他忙站起身來,繞過了橢圓形的桌子,來跟陽安握手:“陽書記,您好!”陽安嚴肅的神色,有所鬆動,他道:“不好意思啊,金縣長,有個事要找你聊聊。請跟我們到外麵吧。”

金泉生心頭就如被猛敲了下,紀委找自己聊事情,難道自己犯了什麼事情嘛?陽安看出了金泉生的不安,解釋道:“金縣長,你不要有什麼思想顧慮。跟我來就行了。其他人,請在這裡等一等。”說罷,陽安就轉身,朝門外走去。金泉生隻好跟了出去。

紀委的其他人卻冇有走,而是站在門口。納俊英也冇有走,站在眾人旁邊,臉上掛著一絲難以辨彆的笑意。

眾人一陣騷動,難道紀委發現了金泉生有違紀違法的情況?要把金泉生帶走了?會不會因為扶貧資金使用的問題?有的人,又看向了衛明康。

就在剛纔不久,衛明康還說過“以後很多工程要是成了半拉子工程,上麵肯定會追究責任,可不要把我們這些持保留意見的人算進去!”難不成紀委這就來追究責任了?也冇這麼快的吧?

衛明康的臉上更是露出了玩味的笑。這次市紀委來,要求跟金泉生談話,難不成戴市長已經出手,要開始打擊那些不聽話的人了?那樣的話,就再好不過!以後就是戴市長的天下,自己在寶源也好,在西海頭市也好,都能如魚得水了!

這時候,會議室的門再次被推開,市紀委副書記陽安和縣長金泉生重新走了進來。金泉生冇有被帶走?這讓眾人又是一陣吃驚,內心猜疑。那麼這次市紀委到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時候,金泉生道:“衛明康同誌,請你出來一下。”

衛明康怔了下,轉過頭來:“我?什麼事?”一直到此刻,他都認為,市委不敢動他,陳青山不敢動戴市長的人。

然而,市紀委副書記陽安卻盯著他,明確地道:“市紀委接到舉報,並覈實了相關問題線索,現在懷疑你涉嫌違紀違法,請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現在就走!”陽安此話一出,旁邊幾名紀檢乾部一同上前,簇擁著衛明康就往外走。

衛明康一看情況不對,同時感受到眾人投向他的目光,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喊道:“你們乾什麼?我冇問題。你們乾什麼?”然而,幾名紀檢乾部卻已經抓住了他的手臂,往外推,其中小組帶隊人員道:“要是你不配合,外麵公安會給你上手銬,然後在大院裡給你走一圈,你自己選擇!”

聽到這話,衛明康不敢掙紮了,他知道這些人恐怕真做得出來。接下去,紀委的工作就變得方便起來。他們將衛明康從樓道裡帶進了電梯,然後又從大廳到門廳,塞進了商務車。

紀委副書記陽安跟金泉生握手道:“謝謝配合我們的工作,先走了。”說著,陽安就坐入了前麵的轎車,很快車子消失在了縣政府的大門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