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71章 再起危機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71章再起危機

肖靜宇本能地將自己的手,從蕭崢的手中抽離出來。蕭崢很想拉著她的手不放,可是她畢竟是自己的領導,他不可能做出無禮的舉動,隻好任由肖靜宇將手收了回去。

兩人心頭都微微有些尷尬,蕭崢道:“肖書.記,再見。”肖靜宇也道:“好,再見。”肖靜宇快步走到了門口,竟然替蕭崢打開了門,然後朝外麵召喚道:“海燕,你送送蕭委員。”

這天晚上,在安縣香益大酒店之中,縣.長方也同、縣公.安局長馬豪、副縣.長陸群超、鎮黨.委書.記宋國明、鎮派出所長欽佩等人坐在一起。菜已經上了,酒也已經斟了,但是縣.長方也同冇有說開始,誰也不敢動筷子。

今天,方也同心情明顯不好,他本來靠在椅子裡,這會兒坐直了身子道:“這次,我們是慘敗啊,慘敗!馬局長,這次我們的損失到底怎麼樣?你倒是跟大家說說。”

馬豪見問,坐直了身子道:“這次,關於刑訊逼供,檢察院方麵證據確鑿,我們縣公.安局的刑偵科長黃斌、天荒鎮派出所副所長李龍,以及參與此次審訊的其他乾警,除了天荒鎮普通民警趙友根,其他人都被提起公訴,判刑是免不了的。此外,林一強、王富有的qj罪證據也已經坐實,他們兩人被判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經過這件事,市公.安局對我們縣公.安局非常不滿,要我們寫說明材料,並去市局檢討彙報。”

方也同道:“這麼一來,咱們的肖書.記可就大出風頭了,剛到安縣,就破了大案,而且還是在她親自領導下進行的。

宋國明道:“方縣.長,有句話我不知當說不當說?”方也同道:“說。”宋國明道:“方縣.長,這次之所以出了這麼壞的結果,關鍵的問題,還是我們這邊出了叛徒。‘叛徒’這個詞,我可能說得有些難聽。但是,像天荒鎮派出所的趙友根、縣公.安局某副局長、縣檢察院某副檢察長等人,他們所做的一切,跟叛徒又有何區彆?”

宋國明此話一出,其他人都望向了方也同,似是都想看看方也同是什麼意思。方也同身體靠在椅背裡,手指在桌上有節奏地輕敲,道:“宋書.記,你說的是實話。這些人,就是叛徒。”

方也同的話,就像是一顆定心丸,讓眾人心裡鬆了一口氣。縣.委常委、公.安局長馬豪,副縣.長陸群超等人之前都有些迷惑,接下去該怎麼辦?可現在方也同的那一句“這些人,就是叛徒”,就是一錘定音,為他們的工作指明瞭方向。

天荒鎮派出所長欽佩最先表態:“趙友根,是我們派出所裡最大的叛徒。他的行為,讓我始料不及,我們派出所對他這種一無是處的人,本來還很關照,可他給我來了一場‘農夫與蛇’的表演,反咬我們一口。這種人,我們必須清除出我們公.安隊伍,希望得到方縣.長、馬局長的支援。”

方也同道:“這還有什麼支援不支援的?你是派出所所長,要處置所裡的普通民警,還需要我們點頭嗎?”欽佩立刻表態:“是,方縣.長,我明白該怎麼做了。”

方縣.長又轉向了縣.委常委、公.安局長馬豪:“馬局長,你局裡的那個姓徐的叛徒,你打算怎麼處置?”

馬豪自然明白,方縣.長說的“姓徐的”,就是縣公.安局副局長徐昌雲。

馬豪立刻道:“方縣.長,我和市局的關係還不錯,這段時間我就去跑這個事情,將姓徐的弄出我們現有的公.安局班子,應該冇有太大的難度。”方也同道:“既然你有了這個明確的方向,這很好。跟市局,我們的關係向來很鐵,我也替你去打個招呼。像姓徐的這種人,能讓他早點走,就早點走,我們安縣不需要這種人。”馬豪道:“好,我立刻按方縣.長的要求去辦。”

說著,馬豪就要站起來去打電話,方也同卻拉了下馬豪的胳膊,道:“馬局長,這個事倒也不急於一時,晚上就彆去打擾市局領導了。今天,我們一邊說一邊喝,大家把該記住的都記在心裡,明天再開始行動,也不遲。”馬豪隻好重新坐下來:“我聽方縣.長的,我也已經將方縣.長的要求全部記在心坎裡了,明天一早就去協調對接這件事。”

方縣.長笑笑,端起了酒杯,道:“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飯還是要吃的,酒還是要喝的。來,這段時間,大家也都辛苦,冇有功勞也有苦勞,這杯酒我來敬大家!”每人的桌前,都是一紮兩百毫升的茅酒,小盅之中也已經滿上,溢位濃鬱的醬香。

大家端起了盅子,將裡麵的茅酒一飲而儘。宋國明又道:“剛纔,方縣.長說,我們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我想,以後我們非但要有苦勞,更要有功勞。我們一起斟滿,回敬方縣.長一杯吧。”這句話,冇有人敢說不,大家又都斟滿了酒,來敬方縣.長。

又一杯飲儘,方縣.長歎道:“國明同誌,說出了我的心裡話啊。”宋國明聽到這話,心裡一震,端起了酒杯,站起身來,道:“方縣.長,這幾天的事情,其實都是我們鎮上一個人引起的。這個人,就是我們鎮上的黨.委委員、副鎮長蕭崢!是我對鎮上乾部和班子成員的管理失之於寬,纔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和隱患。所以,請方縣.長允許我自罰一杯!至於蕭崢這個禍根,我發誓一定不會讓他就這樣舒服下去,必將把他連根拔起!”

作為領導乾部,特彆是主要領導,這麼說下屬,是很少見的。但是,在方也同他們的圈子裡,這卻是稀疏平常的事。

方縣.長站起身來,道:“宋書.記,你有這樣的決心,我是信任你的。一直以來,在基層主要領導當中,你一直是以鐵腕出名的,在對待蕭崢這種靠關係上來的乾部身上,一定不能失之於軟啊!這杯酒,你也不要自罰了,我來敬你!”很明顯,方也同指蕭崢是“靠關係上來的”,這個關係就是縣.委書.記肖靜宇那邊的關係了。

宋國明和方縣.長也都一飲而儘。接著其他領導,也都紛紛來敬方縣.長。一輪之後,方縣.長又是麵有憂色的道:“現在,縣.委組.織部和縣檢察院都很自以為是啊。陸縣.長,你說,我們是不是隻能看著他們這麼任性下去了?”

陸群超本來正要夾一塊鵝肝放入嘴中,見宋國明這麼問,馬上將鵝肝鬆了,將筷子放下,端坐道:“宋書.記,我認為不是。方縣.長,縣.委常委會上,我想,支援方縣.長的,占絕對優勢。縣.委組.織部和縣檢察院想提拔乾部,還不得經過縣.委常委會啊?”方也同聽到陸群超這麼說,一笑道:“陸縣.長不提醒,我還差點忘了這一茬呢。陸縣.長看問題還是很尖銳的,來,我也敬你一杯。”

陸群超捏住小盅子,站起身來:“不敢,這杯酒肯定是我敬方縣.長啊。”

方也同就和陸群超又喝了一杯,然後對眾人道:“戰役纔剛剛開始,一兩次的勝敗,還真屁都不算。誰能笑到最後,誰纔是最終的贏家!”眾人又端起了酒杯,大聲喊道:“誰能笑到最後,誰纔是最後的贏家。”

次日,蕭崢回到鎮上,找了鎮長管文偉的一個工作空檔,向他彙報了此次去見縣.委書.記肖靜宇的情況。但是,蕭崢並冇有告訴管文偉“肖靜宇”就是“小月”。管文偉試探性地問道:“你以前真的冇有見過肖書.記?”

管文偉始終不相信蕭崢和肖靜宇不認識。蕭崢覺得這個事情,解釋起來忒麻煩了,就道:“認識、認識,熟悉得很,我和肖書.記從小一起長大,還青梅竹馬呢。”

管文偉當然聽出蕭崢是在開玩笑,指了指蕭崢道:“你這傢夥,這麼沾肖書.記的便宜,被她聽到了,看她以後還提拔你?”蕭崢道:“管鎮長,那你千萬彆告訴肖書.記,我的仕途可不想就這麼終結啊。”管文偉道:“你這傢夥,現在也滑頭起來了。”

管文偉想,蕭崢不願意明說他和肖靜宇的關係,這說明這層關係非常重要、也非常隱秘,此時還不方便告訴他,管文偉也就不再多問。

關於“綠色鄉村建設”的方案,還要等李海燕的電話,所以,暫且也可以放一放。管文偉道:“蕭鎮長,最近我想安排一個飯局,你到時跟我一起參加一下。”蕭崢問道:“跟誰一起的飯局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