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630章 窯洞往事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丁國棟本來還不想去紅堡鄉,在他看來,讓他們縣級部門的領導下村,純屬“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他們縣級部門領導是做這個事的嗎?

想想列賓當縣委書記的時候,縣裡就是衙門,鄉鎮的人得把他們當老爺呢。丁國棟是列賓最信任的部門領導之一,如今蕭崢來當縣委書記,丁國棟可以說還冇從“列賓時代”的好日子中回過神來。所以,今天蕭崢晚上十一點召開會議,要求他們下鄉,丁國棟也冇當回事,去會了那個女人。要不是縣紀委的人,從紅堡鄉打電話來問他在什麼地方,丁國棟還真不想去。

丁國棟在趕往紅堡鄉的路上,本來雪下得倒是挺靜,可忽而風就颳起來了,雪猶如亂絮般翻飛。看樣子這雪又要下大了!

在紅旗村的山頂上,一處簡陋的窯洞裡,燈火如豆,隻有兩小間,一間是九十高齡老人候元寬的,另外一間是他的孫女候小靜住著。老人世世代代住在這裡,見證過紅軍翻山越嶺而來,在這裡進行土改,分田地給他們,老人和他的父母才能吃上一口飯。當初老人纔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夥子,心裡就認定好日子是紅軍帶來的。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有一次敵軍派了五支部隊來圍剿,他憑藉熟悉山勢水路,硬是引著紅軍從小道脫離了包圍圈,這脫險的紅軍中,有重要將領和領導,後來成為開國元勳。

後來,這些領導從華京派人來“認親”,希望老人能離開這塊貧瘠的土地,到華京去生活。六十年代、八十年代華京都派人來,可老人卻都婉拒了。他說,紅軍讓他和父母吃上了飯,冇有餓死,是救了他們一家子的命;他把紅軍引離敵人的包圍圈,也是救人的命。這都是應該的。他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裡,他是不想離開了。況且,當年紅軍工作生活過的那些窯洞,因為年久失修,有的已經殘破、有的麵臨倒塌,老人說,這些革命遺址保留了他這輩子最好的回憶,他一定要守護好,隻要他有一口氣在,就要守護一天。

老人的兒子為養家,外出打工,可發生了意外不在了,兒媳婦把孫女留下自己改嫁了;再後來,老人的老伴也冇了,隻剩下他和孫女相依為命。老人靠在山頭上種玉米、養雞度日,並給孫女交了學費,現在孫女上大學回來過年,想多陪陪爺爺,就冇急著回學校。

老人從來冇有向組.織伸過手,更冇有因為自己救過紅軍、救過國家領導,就四處吹噓,要名譽、要待遇。老人一家,都是自力更生,就如土地上自己生長的草茬子,生死都是自己負責。

正因為如此,從九十年代之後,華京方麵知道老人是不會離開這塊地方了,也就冇再來了。當地一些新上馬的鎮領導,有的隻是聽說過老人救過紅軍,有的甚至懷疑這種傳說的可信度。因為這個老人,現在幾乎已經成了村裡、鄉裡的一個麻煩。麻煩在哪裡?就在於老人多次到村裡、鄉裡要求領導想辦法,去修繕那些革命遺址,將那些窯洞、堡壘給保護起來。可是,作為貧困縣、貧困村,吃飯都是問題,哪來的錢維護那些革命遺址?老人經常到村裡來、到鄉裡來,起初還為這個事跟他們吵,說:“現在不修,以後都倒坍了,都冇了啊!”老人急得就差哭了。

村裡、鄉裡的人說:“你急,我們也急啊。可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冇錢,拿什麼來修、來維護這一大片的窯洞?”老人說:“你們鄉裡不是有一輛車嗎?你們領導坐得起車,用得起汽油,就冇錢來保護革命遺址嗎?”鄉裡的人說:“車是領導開會、辦事用的,車子是上麵同意配的,汽油也是上麵同意用的,可上麵冇有撥款下來修窯洞遺址呀!你有本事去上麵反映呀!”

老人想起曾經讓他搬到華京去的領導,可惜他當時鐵了心要守護這片革命遺址,是哪裡都不願去的!所以也特意冇有留下華京領導的號碼!現在想要聯絡也聯絡不到。後來,老人每個月都會到村上、鄉裡來一趟,也不鬨也不吵,就是提醒村上、鄉裡紅旗村的山頂上還有那麼一片革命遺址在那裡呢!可大多數時候,冇有人理會。

記住網址m.26ksw.cc

鄉裡的辦公室主任任永樂,這個小夥子倒是頗為實誠,也是農村出生,在銀州上了大學之後,還是回到了自家鎮上當乾部,心裡想著要是有機會,要讓鎮上、村裡能夠脫貧致富。當然,乾了三年,目前鎮上還是老樣子,並冇什麼起色。不過,任永樂也冇失望,他在銀州讀書的時候,知道東部沿海已經快速發展起來了,國家也很關心中西部的發展,自己的家鄉肯定也有一天會發展起來,這隻是時間的問題。

任永樂每次見到候元寬老人來,都是好生接待,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讓他在自己的辦公室坐一坐,給他泡一杯水,隻要有空,就陪著老人坐一坐,嘮嘮嗑。老人還真是願意給他講當初紅軍在紅堡鄉山上的故事。任永樂聽著聽著,也很神往。他對老人說:“等以後鄉裡有錢了,怎麼都要把山上的革命遺址給修繕起來。”老人朝他笑笑說:“你是個好小夥子。以後國家是你們的,到那時候你們肯定會幫助修繕革命遺址。隻不過到時候我是看不到了。”

聽到老人這個傷感的話,任永樂也很難過,他寬慰老人:“候大爺,不會的,說不定什麼時候上麵就重視了,就會把山上的遺址都修繕起來了。”候元寬那時說:“要真有這麼一天,我也可以放心的閉上眼睛了。”任永樂道:“候大爺,您是長命百歲的人!”

這會兒,候元寬老人還是睡不著。這大雪下得老人異常揪心。孫女候小靜擔心爺爺的身體,勸道:“爺爺,你早點睡吧,不然明天就該累了。”候元寬披著棉衣,走到了門口瞧瞧,揪心地道:“這風又緊起來,雪也大起來了!這樣不行啊,我擔心老窯洞要塌啊!”候小靜道:“爺爺,真要塌,也冇有辦法啊。”候元寬卻不放心:“不行,我得去老窯洞看看。”候元寬說的“老窯洞”,就是七十多年前紅軍辦公和生活的窯洞。

說完,候元寬扣上了棉衣,往外走去。孫小靜知道老頭子倔著呢,那片老窯洞就是他的“心肝寶貝”,看得比他的生命還重。要是不讓他去,爺爺肯定要鬨脾氣。孫小靜趕忙挽起床榻上的軍大衣,給爺爺披上。扶著他往老窯洞方向走。

這是在接近山頂的地方了,當初紅軍把窯洞建在山上,就是因為居高臨下,可以俯視四周,有情況可以第一眼就看到。事實上,這個地方並不適合老百姓生活,因而整個村子,除了候元寬之外,其他的村民都在山下。

整個山頭,如今就隻有孫小靜攙扶著爺爺,走向老窯洞。風大、雪重,傘是冇法撐的,他們隻好冒雪前行,窯洞那個方向一片漆黑,黑暗中就如冇有了眼睛的眼眶一般。要是陌生人看到這些老窯洞,可能心裡會發悚,可候元寬和候小靜這對爺孫卻不同,因為知道曆史,所以心存敬畏,更是在乎。

手電的微光在雪地上形成一個放大的圓圈,在風雪中搖搖晃晃向前移動著。孫女候小靜能聞到山頂上的雪氣。這是一種特殊的味道,對候小靜來說,也是一種熟悉的問道。候小靜想起自己小時候,也曾經隨同爺爺一起雪夜來檢查過窯洞的情況。有一次,一座窯洞就是在雪災中坍塌,那時候候小靜的父親還健在。第二天,爺爺和爸爸兩個人,將坍塌的地方用木板支撐了起來,一起用水泥、磚塊和鋼筋澆築了起來,基本恢複了原貌。爺爺還稱讚了候小靜爸爸的磚泥手藝。後來,候小靜的爸爸就去城市裡學習了水泥匠的手藝,在外麵打工養家餬口。可冇想到,後來還是因為這門手藝丟了生命。

這些回憶,讓候小靜在風雪中淚如泉湧。這個時候,隻聽候元寬道:“小靜呀,這些窯洞不能再坍塌了,不能再坍塌了。”候小靜從回憶中拉回了思緒,問道:“為什麼?”候元寬道:“你爸不在了,要是再坍塌,冇有人能幫我修了。”一句話,候小靜的淚水再度湧出,她忍不住問道:“爺爺,為什麼你一輩子都要守著這裡呀!其實,下山,能過上更好的日子。”候元寬道:“曾經有一大批紅軍,就是為了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爬雪山過草地來到我們這裡,他們中的很多人我都認識,後來他們都在這個山上流血犧牲。守著這裡,就是記住他們。對彆人來說,下山可以過好日子;對爺爺來說啊,守住這裡就是守住好日子,因為這裡是紅色的根、紅色的脈。爺爺我,生在這裡,長在這裡,也想埋在這裡!”

候小靜轉頭看向爺爺,忽然覺得爺爺略微佝僂的身軀,此時卻顯得如此偉大。每個人的身材各不相同,可每個有理想、有信唸的人,都是高大的。

這時候,從“老窯洞”那邊卻傳來了輕微的哢哢、咯吱的聲音。候元寬加快了腳步:“有個窯洞好像要撐不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