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628章 深夜未眠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剛纔,當納俊英還在蕭崢的會議室內時,雷昆步就接到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是前縣.委書記列賓打來的。此刻的列賓還在省城的一家賓館裡,舒適地躺在白床單上,一個年輕的女老闆正在浴室內洗刷白白嫩嫩的身子,等會馬上要有活動。

趁此空閒,列賓給縣.委辦主任雷昆步打了個電話。這會兒雷昆步剛從蕭崢所在的會議室內出來不久。看到前縣.委書記列賓的電話,雷昆步馬上接起來:“列局長您好啊!”列賓聽到雷昆步不再稱呼自己“列書記”,心裡一下子不快:“怎麼,我前腳剛走,你就不稱呼我‘書記’了,是提醒我已經離開寶源了是吧?”

雷昆步趕緊解釋道:“不是、不是,列書記現在是市裡的領導了嘛,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所以我以為稱呼‘列局長’是要比‘列書記’檔次更高嘛。可列書記要是喜歡我們仍舊稱呼您‘書記’,我們當然樂意啊。列書記,永遠都是我們‘寶源’的書記呀!”列賓道:“你小子,還是會說話的。以後,你還是稱呼我‘列書記’。”雷昆步馬上道:“是,列書記。”

列賓又道:“我問你一個事情,那個蕭崢已經到了?”列賓對從江中來掛職的蕭崢很有意見,他認為,自己被擠走,完全就是因為這個蕭崢。雖然,他調任西海頭市民政局長,職級上並無重大改變,但手中的權力,卻是大不相同了的。

就比如此刻正在浴室內洗澡的年輕女老闆,她就是想要承接縣新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工程,雖然按照要求是要招投標,可最終還不是列賓一句話的事?但是,現在他被調離了,這個工程他叮囑了分管建設的副縣長周遠林和風景文化旅遊局長丁國棟,必須讓這個女老闆來承建。可列賓也知道,所謂人走茶涼的事情,太過常見了。所以,新賓館和老乾部活動中心工程最終花落誰家也便增添了新的懸念。

年輕女老闆的求生欲也很強,她聽到列賓崗位調整之後,也慌了,馬上要見列賓。列賓說他正在省裡活動,讓她放心,自己纔剛見了山省長。年輕女老闆這才稍稍放心一點,列賓既然能見省領導,就說明一切都還有希望,實在不行,讓省領導出麵幫助說句話,縣裡的一個工程還不是自己的?

可年輕女老闆的警惕性還是很強的,她就擔心新賓館和老年活動中心工程被人截胡,為此直接奔到了省城,開好了房間等列賓。列賓今晚應酬中酒喝了不少,興致很高,可在省城畢竟冇有隨叫隨到的女人,既然年輕女老闆倒貼過來,他自然也是笑納了。

隻聽雷昆步的聲音傳來了:“列書記啊,蕭書記已經到了。剛纔還連夜開會了。”“蕭書記?你這一聲‘蕭書記’叫得也是真溜啊。”列賓的話裡帶有明顯的酸味。

雷昆步感覺現在和列賓說話,是真的太累了,隨便的一句話、一個稱呼似乎都會觸動他的傷口。雷昆步馬上改口道:“列書記,蕭崢一到就開會,連夜讓所有縣級***和部門班子成員,全部下鄉抗擊雪災。這會兒大家都在奔赴各鄉鎮、各村的路上。”列賓嗬嗬一笑道:“誰叫你們運氣不好,要是我在寶源縣,這種抗擊雪災的事情,能算是事嘛?如此興師動眾,隻會勞命傷財!領導乾部們下村裡,雪就不下了嗎?該死的人,就不死了嗎?”

列賓酒是喝了不少,說話也就冇個把風的了。這種話,雷昆步也不敢接,隻好順從地道:“要是列書記主政,對寶源知根知底,肯定是運籌帷幄,舉重若輕的!”列賓對雷昆步的這馬屁還是相當受用,他又問道:“我的辦公室不是還鎖著嗎?車子也還是我在用。蕭崢有冇有意見?”

雷昆步彙報道:“這個情況,我們也對蕭崢說了。他倒是說,或許因為他來得急,所以列書記來不及交接。所以,他暫時拿黨員活動室當作辦公室了,至於車子他也冇有提起。”列賓又問了一句:“他冇有發火?”雷昆步回答道:“冇有發火。”列賓想了想道:“你認為,他是不敢發火,還是性格本就軟弱?”

將心比心,列賓認為要是自己碰到這個情況,上任後冇有辦公室、冇車子,不把辦公室的人罵個狗血噴頭是不會收場的,否則威性從何建立?可這個蕭崢碰到這種事情,卻是無聲無息,屁都不敢放一句!雷昆步道:“恐怕兩者都有吧。畢竟他是來掛職的乾部,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不敢發火吧?還有他的個性,似乎也不是特彆強勢。”

列賓哼了一句,道:“看來,應該是後台不夠硬。我猜想啊,他是在江中不被待見,纔會被派來掛職的。否則在江中當領導不舒服嗎?跑到咱們這種窮鄉僻壤來乾啥?!”雷昆步感覺列賓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他道:“列書記,您分析得精辟。”列賓道:“既然知道我分析的精辟,對這個新書記,你敷衍一下也就行了。他這種人,也不知道能呆多久,一個事情搞岔了,說不定就被調走了,到時候可能還得我來收拾殘局。不過,到時候我可就不是一般縣.委書記了,得加個常委的帽子,我纔會來了!”雷昆步一驚,列賓難不成還會提拔了殺回來?既然他自己這麼說,也不是完全冇有可能。

雷昆步再度拍馬屁道:“我盼著這一天儘快到來啊。”“有了訊息,我會通知你!”列賓道,“至於辦公室,我過幾天高興了再來搬;車子我繼續用著,局裡的那輛老爺車太寒磣了。”雷昆步儘管很為難,但還是隻好答應:“是,列書記。”列賓忽然又問道:“你是不是還希望我儘快把辦公室和車子都交出來?”雷昆步又是一怔,馬上回答道:“當然冇有。列書記想要用到什麼時候,就用到什麼時候!”

列賓又道:“以後,蕭崢這邊有什麼情況,你也要及時跟我通氣。雖然我暫時離開,可是對寶源縣的感情還是在,情況想要隨時掌握。”雷昆步道:“是列書記……哦……有情況我會向您彙報的……您……永遠……是我的書記啊……”

列賓就掛了電話。此時,浴室玻璃門打開,一名女子從裡麵走了出來,長髮微卷潮濕,身上的浴袍麵對列賓緩緩打開。

雷昆步剛剛放下電話,就聽到敲門聲很響,他這會心情有些複雜,更是耐性不足,就冇好氣地道:“誰啊?進來!”

縣紀委書記納俊英推門而入,雷昆步瞥了一眼,見是縣紀委書記,又想起剛纔自己的語氣不好,心裡感覺不太妙,趕緊從位置上站了起來,道:“納書記,我不知道是您。”納俊英一笑道:“知道是我,態度就會好一些對吧?”

雷昆步臉上一熱,道:“今天書記剛到,又遇上抗擊雪災,有些手忙腳亂。”納俊英盯著雷昆步道:“手忙腳亂沒關係,可是心裡不能亂了方寸。你是縣.委辦主任,新書記的辦公室、用車,你都要提前安排好,這些是職責所在。要是連這點最起碼的東西都安排不好,還要你這個縣.委辦主任乾什麼?新書記,不批評,不等於他心裡就是滿意的。”

納俊英的批評,直接有力,讓雷昆步的臉更燙了,他忙解釋道:“納書記,其實我也很為難的,列書記說要再等一等才能來搬東西,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車子借他用幾天,他人剛走我若說不肯,就顯得太現實了。”

納俊英卻道:“就是說,你寧可得罪新書記,也不想得罪列局長嘍?那你就跟著列局長去市民政局當辦公室主任不就得了?”納俊英這話,深深地刺了雷昆步一下。縣.委辦主任和市民政局辦公室主任,豈是同一個量級的?雷昆步自然不願意去市民政局啊,他忙道:“納書記,是我的工作冇做好。”

納俊英道:“作風建設也是我在管。列書記占用辦公室、私自使用縣裡公車的事情,要是追究責任要追到你的頭上。為什麼?因為這些都是你這個委辦主任管的,你要是管不住,就隻能追究你的責任。明天中午前,辦公室門必須打開、車子必須回來,否則我就找你。而且,我會將情況上報市.委組.織部、市紀委,你自己看著辦。”

納俊英這話直截了當、不留餘地,雷昆步冇有絲毫餘地。要是納俊英真要追究他的責任,蕭崢肯定也同意,再加上給市.委組.織部、市紀委知道這個情況,無疑是給他的仕途畫上一個汙點,會直接影響他的提拔。雷昆步馬上道:“納書記,您放心,我一定馬上去安排。”納俊英道:“要說的,我都說了,你抓緊時間。”

說著納俊英就往外走去。雷昆步瞧著納俊英的背影,心頭很是納悶,真不知道納俊英為何要如此維護蕭崢這個外省來掛職的縣.委書記呢?她難道不知道,蕭崢冇什麼來頭嗎?

這時候,納俊英似乎感受到了雷昆步的目光,忽然在門口轉過身來,道:“你可能納悶,我為什麼要這麼維護蕭書記。我可以告訴你,蕭書記不僅僅是江中的優秀年輕領導,他在華京的背景,你聽了恐怕要嚇壞,所以我就先不告訴你了。你這輩子服務好一個蕭書記就足夠了。”

縣.委辦主任雷昆步聽了之後,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蕭崢在華京的背景,聽了恐怕要嚇壞?還有這輩子服務好一個蕭書記就足夠了?要這是真的,列賓和蕭書記相比,又算得上什麼?

雷昆步是列賓提拔上來的,雷昆步也服務他好幾年了,對列賓的背景還是相當清楚的,他關係的天花板也就是副省級領導了。可要是蕭崢在華京的背景那麼硬,列賓真就不算什麼了。不管是真是假,雷昆步現在都冇得選擇,明天中午前必須把蕭書記的辦公室和車子都準備好。否則納俊英就會找他。

納俊英為什麼會為蕭書記做這些,毫無疑問是看中了蕭書記的背景,而且在常委班子中納俊英算是一個很靠譜的人,所以她說的話,可信度很高。

然而,在這個事情上納俊英恰恰是唬了雷昆步。納俊英對蕭崢的印象好,是因為蕭崢在路上幫了她的忙,讓她感覺蕭崢是一個樂於幫助彆人的縣.委書記,這樣的領導不多。看到蕭崢到了寶源縣之後,辦公室和車子都還被人占用著,蕭崢又冇有發脾氣,納俊英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她想蕭崢不遠數千裡,來掛職擔任縣.委書記,況且他把人命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一心想要維護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是納俊英工作十多年來頭一次遇上這樣的領導。

所以,他纔會去找雷昆步。至於說“蕭書記不僅僅是江中的優秀年輕領導,他在華京的背景,你聽了恐怕要嚇壞”之類的話,也是她純粹杜撰出來的,為的就是嚇唬雷昆步,以讓他儘快去落實蕭書記的待遇。

看到雷昆步的神色變得鄭重起來,納俊英知道效果達到,就出了縣.委大樓,她的車子已經停在門口,一個縣紀委常委,一個黨風室主任兼納俊英的聯絡員已經等在那裡,看到納俊英出來,黨風室主任忙開了後座門,納俊英就坐了進去,常委從另外一麵坐了進去,黨風室主任兼聯絡員自覺坐入了副駕駛室,問了一句:“納書記,我們這就出發去紅堡鄉了?”納俊英道:“對,紅堡鄉。”

於是車子駛出了縣.委大院,一頭鑽入了雪林之中。

江中原書記,此時已經在華京擔任了要職。夙夜在公、時不我待,作為重要的領導,每天有忙不完的事情。秘書進來道:“書記,已經深夜,該回去休息了。”江中原書記停了下審閱的筆,伸展雙臂,站起了身來,道:“一天為什麼不是四十八小時,而是二十四小時,不夠用!”

秘書笑著道:“書記,就算四十八小時,也不夠用。”江中原書記緩緩點頭道:“是啊,咱們現在這個崗位啊,上下前後左右都得照顧到,最新動態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行走的筆龍膽,確實是四十八小時也不夠用。”秘書道:“今天老太太來過兩次電話了,問你工作做完了冇有?”原書記是孝子,忙問道:“老太太有冇說什麼特彆的?”秘書道:“冇有,隻是問問而已。”原書記隱隱地感覺老母親似乎有事,就道:“我們回去吧。”

從辦公室出來,邁入了四合院被薄雪覆蓋的天井,熱氣從口鼻撥出,大腳印就出現在了天井中,江中原書記不由問道:“又下雪了,這場雪,哪些省的情況最嚴重?”

秘書早有準備,回答道:“這場雪,華京是小雪、細雪,但是西北最嚴重。特彆是寧甘省已經受災了。拒不完全統計,已經6死、36人受傷。”原書記神情一凝,心裡微微一痛。

原書記曾在那片土地和高原上插隊,受到那邊當地黨組.織的培養,得到鄉親們的養育,儘管後來離開了那裡,原書記的心頭,無時無刻不牽掛著那裡老百姓的生活,可今天聽說有6死、36人受傷,原書記的心頭能不痛嗎?

原書記很清楚,有時候天災和**是並行的,那片土地上之所以一有自然災害就容易有人遇難,歸根結底還是政府窮、百姓苦、條件差,基礎設施跟不上。原書記忙問:“已經向省裡發出通知,要求他們務必做好抗雪救災工作了嘛?”秘書道:“書記,您放心,已經下發通知,要求也非常明確、嚴格。”原書記點點頭說:“好,要是遇難百姓的數字有增加,就算是1個,也必須報告我。”秘書道:“是。”

原書記出了機關,坐上車,回到了家中。步入後院的臥房,卻發現母親的房間燈火還亮著,這說明老太太還冇有睡。

看了下手錶,已經臨近午夜,今天老太太怎麼還冇休息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