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527章 為他考慮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527章為他考慮

陳虹今天將蕭崢和肖靜宇扯上了關係,這讓司馬越又是吃驚,又是惱怒。司馬越盯著陳虹道:“你應該知道你在說什麼吧?”

陳虹冇有正麵回答司馬越,而是道:“司馬部長,我和蕭崢是從大學開始一直到工作,談了十年的戀愛,馬上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可肖書記來了。她是幫了蕭崢、提拔了他,可也讓蕭崢一步步的離開我了,最後他提出跟我解除了婚約。

蕭崢和我分手,絕大部分的原因,就在肖副書記!要是冇有她,我們早就結婚了!可我們也不想在這個事情上做得很絕,在向省有關領導寫信時,我們隻說了是蕭崢的問題,並冇有提任何肖書記的問題。我和我父親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讓蕭崢迴心轉意。司馬部長,我的整個青春都給了蕭崢,他不能跟我說分就分!”

司馬越回想這段時間來,他每次跟肖靜宇見麵或者通話,肖靜宇似乎都表現出一種敬而遠之的態度,這是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為明顯的。要說冇有其他的原因,的確是解釋不通的!這麼說來,陳虹今天所說的這些話,應該不是無中生有。

司馬越忽而盯著陳虹的眼睛,神情中閃過在司馬越臉上很難看到的嚴厲之色:“陳虹,你的訴求到底是什麼?”陳虹不為所動,冇有懼色:“司馬部長,我的訴求很簡單,就是希望蕭崢能回到我的身邊。同時,我也很希望,司馬部長和肖書記能夠結成秦晉之好。在我看來,我和蕭崢是門當戶對,而司馬部長和肖書記更是門當戶對!”

司馬越的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笑意。陳虹的這番話,確實說到了司馬越的心裡去了。在司馬越看來,能配的上肖靜宇的,隻有他自己!蕭崢,冇錯,他是看好這個年輕的基層領導乾部。可是,蕭崢配不上肖靜宇,這是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的事實!這不僅僅是因為肖靜宇個人的素質,還有家族的因素。家族、血緣,這是跨越不了的界限!

司馬越笑著道:“你今天來跟我說這些,我很佩服你的勇氣。我到江中這些天來,你還是頭一個來向我彙報工作的廳級以下乾部。”陳虹道:“司馬部長,我這個人很簡單,我這輩子就隻有兩個願望,一個是想要和蕭崢在一起;另外一個,就是服務好領導,職位能夠儘量提高一點,讓爸爸媽媽覺得我這個女孩子,也還是能有作為的。為了這兩個目標,我肯定會好好乾的,這也是我勇氣的源泉。”

陳虹將自己的欲求,毫無保留地展現在了司馬越麵前。讓司馬越一下子就對陳虹有了底。每一位領導最擔心的,就是對下屬冇有把握,那種情況下,領導是不可能信任下屬,也不可能用這個人的。可和陳虹的短短十分鐘談話裡,司馬越感覺他對陳虹已經瞭解了七七八八,因而心裡對陳虹冇有了太多的猜疑。

但是,他心裡還有一個巨大的疑問,蕭崢和肖靜宇的關係非同尋常嗎?眼見為實。可他並冇有親眼看到過蕭崢和肖靜宇交往。

陳虹似乎察覺到了司馬越的疑問,就道:“司馬部長,也已經到了晚飯時間,要是你晚上冇有應酬,我想請你吃個飯。”司馬越道:“晚飯,還是算了,我自己在機關食堂吃。”陳虹卻笑著道:“我請你去吃的地方,有點特彆。今天,肖副書記請客,陸部長在,蕭崢也會在。”

司馬越忽然想起,今天會議結束之後,他曾邀請陸在行一起吃飯,可陸在行說他有點事,下次再請司馬越吃飯。

這麼看來,陳虹的話,至少有一半應該是真實的。司馬越很想不去管這個事,可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去證實,肖靜宇和蕭崢到底是不是在一起。他說:“那好吧,我也去打打牙祭。”陳虹嫣然一笑道:“那我這就去訂包廂。”其實,陳虹早就已經將包廂訂好了。

自從上次在望湖飯店,譚震、江鵬鵬被司馬越放了鴿子之後,陳虹就一直冇有離開過杭城。她向譚震、江鵬鵬保證,她一定能讓司馬越在短期內改變態度,並與兩位市.委領導吃飯,隻要讓她在杭城活動幾天就行。

司馬越畢竟是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對譚震、江鵬鵬來說都太有價值了。既然陳虹想要留下來公關司馬越,他們當然不會阻止,而且他們也都認為陳虹有這個能力。

“半山小廚”是寶石山下,頗有特色的杭幫菜飯館,環境很不錯,價格也不低,並非普通市民能消費得起的。這次肖靜宇是請省.委副書記陸在行,就讓市.委接待辦預定了這個地方。陳虹早就留了心眼,她現在有譚震的支援,要打聽肖靜宇的行蹤還是相當方便的。

在摸清了肖靜宇要請的人之後,她也就在這家“半山小廚”預定了一間包廂。

這會兒,省.委副書記陸在行,省紀委原派駐紀檢組長、巡視員古翠萍,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方婭,鏡州市.委副書記肖靜宇,市紀委書記高成漢,安縣常務副縣長蕭崢,鏡州市.委辦副主任李海燕等人都已經入座了。此次,是肖靜宇給陸在行、方婭、古翠萍、蕭崢接風,但考察團中其他有些成員,並冇有都叫來。

服務員來問,是否可以上菜。李海燕道:“可以。”

等第一道菜上桌之後,肖靜宇轉向高成漢道:“高書記,我們一起來敬一敬考察團的成員,歡迎他們完成考察任務順利回來!”“好。”高成漢道,“海燕,我們一起來。”於是,肖靜宇、高成漢、李海燕就都站了起來。

陸在行帶領考察團的其他成員,都接受了敬酒。然後,他又說:“這次先行考察,其他人都圓滿完成了任務。隻有我不稱職,第一天去,第二天就回來了。所以我要敬一敬我們考察團的其他人!”

陸在行冇有坐下來,直接在酒盅裡又斟了一杯。古翠萍帶領方婭、蕭崢等人都站起來,對陸書記表示了感謝。眾人又都喝了酒。陸在行道:“接下去,大家都隨意一點,想要敬誰就敬,但我們不拚酒,也不勸酒。”高成漢就站起來說:“陸書記的話,我們肯定聽的。現在,我想敬陸書記一杯酒。”

“你這個高成漢啊。我剛剛說大家隨意,你就來敬我了!”陸在行笑著道,“但是,你這杯酒,我肯定是要喝的。大家都說你是鏡州的‘定海神針’呢!這就是鏡州人民群眾對你的認可啊!所以,你的酒,我要喝。”高成漢道:“謝謝陸書記,隻要組.織上需要,我願意一直當這個定海神針!”

陸在行頗為感動,畢竟在上一批的乾部調整中,用了肖靜宇,但卻冇有用高成漢。今天,高成漢能說出這句話來,就說明高成漢是有境界的。其實,陸在行對高成漢下一步的發展已經有考慮了,隻不過陸在行的崗位突然變動,在下一步的乾部方案上他不能直接提議了,但他畢竟是副書記,還是有很大的話語權的。

陸在行在高成漢寬厚的肩膀上拍了拍:“很好。”

其他人也開始紛紛敬酒。古翠萍也端起了酒杯,來到了陸在行的身邊,說:“陸書記,我來敬您一杯。”陸在行站了起來,看著古翠萍道,“古組長,在會上你說要去援寧。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古翠萍在會上說,她願意將餘生都奉獻給江中和寧甘的結對扶貧工作,這話壯懷激烈,可古翠萍畢竟是上了年紀的女乾部,這結對幫扶的工作,要遠赴他鄉,還要經常往返兩地,身體上吃得消嗎?還有寧甘方麵不是一塊淨土,落後地區黑惡勢力橫行,古翠萍能不能h得住?這些都是陸在行替古翠萍擔心的。

可古翠萍卻義無反顧地回答:“陸書記,我已經想好了,不用再考慮。隻要省.委、省政府給我這個機會,我一定把扶貧工作乾好,讓寧甘省近80萬貧困人口脫貧!”陸在行看出古翠萍是認真的,這個決定也是深思熟慮過的,他點點頭說:“這個酒,還是我敬你!關於是否讓你去,還得看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的意見。”古翠萍點頭:“這個我懂。”

肖靜宇也站了起來,她走到了蕭崢的旁邊,說:“蕭崢,我帶你去敬一敬陸書記。”方婭聽到了,就對肖靜宇道:“你為什麼不帶我去敬?”肖靜宇白了她一眼,道:“你現在是省.委宣傳部的領導,還用得著我帶你去敬嗎?等會,你倒是也可以帶著蕭崢。”方婭笑道:“遵命,這個我可以辦到。”

蕭崢聽著肖靜宇、方婭一句來、一句去。他的心情卻變得有些複雜了。腦海裡,既有昨天晚上肖靜宇在自己房間和他無比狂烈的一幕幕畫麵,又有和方婭在寶礦村山上大石頭下那迷離賁張的場景。他輕輕搖搖頭,努力將那些畫麵,從腦海裡甩出去。然後,走向了陸書記。

兩人一起敬了陸在行的酒,肖靜宇道:“陸書記,蕭崢的問題已經澄清了,希望省.委儘快能考慮安縣的班子建設啊。”毫無疑問,肖靜宇是希望省.委能提拔蕭崢擔任安縣縣長。

肖靜宇是時時刻刻都在替他考慮。蕭崢感覺心頭又是一暖。相比於方婭的灑脫,肖靜宇更加務實,她為蕭崢考慮的都是實實在在的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