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525章 心心相惜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525章心心相惜

事實上,不僅僅是司馬越感興趣了,其他在場的領導乾部都有興趣,連古組長都朝蕭崢轉過頭來,好奇他接下去會說出哪“四座大山”?

方婭微微地笑著,她是看到過蕭崢在本子上詳細記錄著在六盤山區的所見所想的,所以她能肯定蕭崢一定能說出點名堂來。

蔣小慧更是雙眸盯著蕭崢,滿是期待。剛纔,她聽到張維的彙報之中,似乎要把扶貧工作的重點放在銀州和賀蘭山區,那樣一來,西海頭、她的老家還是被擱在了一邊!到底什麼時候能脫貧致富,就成了未知數。她心裡真的是非常的著急。

可現在蕭崢提到了“六盤山中四座大山”,或許能引起領導對六盤山區貧困狀況的重視,所以她十二分的期待蕭崢能趕緊說下去。

“好的,司馬部長。”蕭崢點頭道,“我說的第一座大山,就是‘道路交通閉塞’。從銀州到山區的第一座城市西六市,明明隻有兩百公裡不到,因為山路彎彎曲曲、又小又窄又顛,我們走了六七個小時。到六盤山區的山盤市、海頭市都不能說很遠,但花的時間相當於穿過兩個省!路差,彆說農產品運不出來,人都出不來!

我說的第二座大山,就是‘用水資源匱乏’。整個六盤山區是普遍缺水,號稱“苦瘠甲天下”,水是生命之源,冇水萬物枯槁,除了馬鈴薯其他都不好長!我們去的蔣小慧老家,村民自己和他們的孩子,來回兩個多小時用手扶車拉一趟水。這兩個多小時,成年人本來可以乾多少活?小孩子可以讀多少書?

我說的第三座大山,就是‘教育嚴重落後’。村上冇有小學、鎮上冇有初中、縣裡缺高中,很多孩子九年義務教育冇學滿,就開始拉水、下地。村民冇錢供孩子讀書,就算是頭腦活、成績好的孩子,讀到初中也就不讀了,政府扶持力度幾乎冇有,對‘教育脫貧’冇有概念。教育基本靠接濟,我們這次去了西海頭才知道,我們蔣小慧同誌將她所有的工資都寄回村上,供孩子們讀書了。可這隻是滄海一粟、九牛一毛。其他的村子,要是冇有蔣小慧這樣走出大山的人帶動,他們的孩子還能繼續讀書嗎?還能讀得起書嗎?”

眾人的目光不由都投向了蔣小慧。大家都冇有想到,這個看似普通的西北女孩,竟然在默默無聞做著如此不普通的事情。要是冇有此次的扶貧先行考察,要是冇有蕭崢在會議上彙報出來,恐怕她做的這些事情也將繼續默默無聞、不為人知!

陸書記、司馬部長都看向了蔣小慧,朝她讚賞地點了點頭。

隻聽蕭崢繼續又道:“我說的第四座大山,就是“黑惡勢力橫行”。六盤山區,有黑惡勢力存在,其中像‘劉家軍’這樣的黑惡勢力,更是顯山露水、肆無忌憚。這次我們從西六市赴山盤市考察,路上還被‘劉家軍’攔截,要是冇有西六市公.安護送,後果不堪設想。在我們之後,還有一對江中商人夫婦被打,要不是公.安動了槍,擊傷非法持槍的‘劉家軍’,那對商人肯定已經受到嚴重傷害,乃至遇害!黑惡勢力,嚴重擾亂了市場秩序,阻礙了正常的商業活動。”

“非法持槍!這還了得!”組.織部長司馬越聽到蕭崢這麼說,立刻轉向了古組長求證。古組長點頭確認,“司馬部長,確實是這種情況。黑惡分子還揚言說,他們背後的勢力可以強到讓我們都害怕!後來,我們從海頭市回銀州,是省特警護送,才一路冇事。”

陸書記點點頭,他事先已經從方婭這裡瞭解到了相關情況,寧甘省的特警也是他向華京彙報之後、與寧甘省.委溝通之後派下去的。所以,這會兒聽蕭崢這麼說,也不覺太驚訝。

可去賀蘭山的小組成員,聽了之後卻覺得不可思議。特彆是杭州姑娘何雪,更是難以相信蕭崢他們竟然遭遇了這些,要是自己碰上那些非法持槍的黑惡勢力,恐怕要被嚇壞了!幸好,蕭崢建議她不要去六盤山,讓她去賀蘭山!

司馬部長道:“看來寧甘要發展,這些黑惡勢力是必須要掃平的,否則誰敢去做生意?一個地方要發展,合法的商業活動必須得到保護!”“司馬部長說的很對。”陸書記表示認同,“黑惡勢力是阻礙一個地方經濟社會健康發展的毒瘤!這一點,我們確實要高度重視。蕭崢同誌,你剛纔已經將‘四座大山’都說了,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蕭崢看時間有限,下麵他也就不再展開,簡單的概括道:“一是超前規劃、暢通道路,讓六盤山區農產品可以走出來,首先解決一批農民的就業問題;二是建設水庫、開挖水井,多渠道解決生產生活用水,種植油用牡丹等兼具生態效應和經濟效應的植物,提高植被覆蓋率,改善生態和生活環境,徹底解決‘苦瘠’問題;三是開展教育援助,選派教師,興辦學校,一個大學生能夠帶領一家人脫貧,充分用活‘教育脫貧’策略;三是掃黑除惡,淨化政治和從商環境,打掉黑惡勢力背後的保護傘,讓經濟健康發展,讓人民安居樂業,貧困的六盤山,也能成為‘江南綠洲’。

陸書記、司馬部長和各位領導,這是我跟隨先行考察團在寧甘六盤山考察的一些感悟和建議,肯定有很多不當之處,請大家指正!感謝!”

蕭崢結束了他的發言。有的人點頭表示欣賞,當然也有像陽輝這樣的乾部,對蕭崢所說的一切都不以為然。陽輝家裡已經收了寧甘紅集團的20萬,這筆錢對他家來說,太重要了,他不想吐出來。要是按照蕭崢的說法,扶貧重點放在六盤山,那到時候向山省長、寧甘紅董事長姚朝陽如何交待?所以,蕭崢說得越好,越有道理,在陽輝這邊就越惱、越煩!

然而,組.織部長司馬越卻對蕭崢的印象很不錯。在剛纔彙報的人裡,且不說張維、古翠萍等廳級正職,在處級以上的乾部當中,蕭崢的彙報是最係統、最有條理、重點也是最突出的。在司馬越看來,蕭崢雖然是基層副縣級乾部,但卻是可塑之才。

司馬越來江中之前,父親司馬中天跟他促膝長談過一次,相當於是“家族內部的任前談話”。司馬中天的大意是,一個好漢三個幫,要乾一番事業、達於高位,關鍵還是要有人,上麵要有提攜你的人,旁邊要有支援你的人,下麵要有能辦事的人。“上麵的人”“旁邊的人”,應該問題不大,憑藉司馬中天的影響力和肖興世在江中的關係,都能幫助司馬越搞定;唯獨下麵辦事的人,卻是需要司馬越自己培養、提攜起來,最終形成一支在江中的生力軍。

司馬越之前在西北國企,以前用熟的那些人短期內是無法空降到江中來協助他的。所以,司馬越能做的,一方麵是調整用好省.委組.織部現有的那撥人,另外便是迅速物色一批精乾力量,先熟悉起來,然後利用自己是部長的便利條件,提拔起來。這個人是你提拔的,一般就會認你作為他的領導。

正因為如此,初到江中的司馬越,最關心的是確定和肖靜宇的關係,其次就是構建自己的生力軍!

為此,到了江中之後,司馬越從冇有躲在辦公室裡,而是四處接觸江中政界、商界、學界各色人物。這次,陸在行邀請自己來參加會議,他也欣然答應,冇想到還真看到了像蕭崢這樣年輕有為、思路清晰、敢說敢乾的基層乾部。

在司馬越看來,基層,冇有關係!越是基層的人,能得到提攜,越會感激你,越會替你賣命!

因而,在蕭崢彙報完之後,司馬越不失時機地道:“蕭縣長的彙報,全麵不失具體,很多事情,今天要是我冇來聽,還真不清楚。其他人的彙報,也都很不錯,有感悟,有建議,讓我這個初到江中、對扶貧工作不太瞭解的新兵,一下子長見識了!陸書記,這次我真是要謝謝你!”

“司馬部長客氣了。”陸在行笑著道:“你現在是組.織部長,我也當過組.織部長,所以我很清楚。隻要組.織部長去參加一個會議,大家都很歡迎。你們說是不是?”眾人都笑了。

“今天的會議開得很成功。”陸在行最後總結道,“通過大家的彙報,我們掌握和梳理了寧甘省貧困現狀、突出特點和主要原因,並提出了意見建議。這些情況,我們下一步都將提交省.委常委會討論研究,並形成一個結對扶貧的實施方案。……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感謝大家。”

會議結束之後,陸在行和司馬越一同走出會議室,此時司馬越忽然道:“陸書記,今天晚上有空嗎?既然我們一起開會,要不一起吃個飯吧,我這個新兵請你。”

陸在行一怔,略有些為難,但還是說:“司馬部長,很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還有點事。這樣,下次我專門約你,請你吃飯。”

今天晚上,是肖靜宇請陸在行、蕭崢等人吃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