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492章 何雪心動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最新章節!

劉永誓得到了古翠萍的認可,心下微微得意,馬上又躬身來到了扶貧辦主任張維旁邊,低聲說了幾句。張維微微點頭,說:“你說的也是。”因為張維就坐在陸部長的身邊,轉而就又對陸部長說了。

陸部長朝張維看看,也用杭城話說:“你們有這個把握?彆喝得更多呢!”張維朝劉永誓瞧瞧,劉永誓道:“這樣一個個的喝,至少不會大家都醉呀。我是有一些把握的。”張維轉向陸部長道:“我覺得劉主任說的也冇錯,要是寧甘陪同的領導每人都敬我們三杯,大家肯定都要倒。”

陸部長覺得也是,就道:“好。我知道了。”

次桌是跟著主桌來的。剛纔,主桌連喝了九盅酒,次桌也冇少喝。這時候,方婭雙頰飛紅,更加嬌豔了。她身子坐直著,可她的左腿,在桌下偶然會碰到蕭崢的腿。蕭崢也不知她是有意還是無意,可心裡卻有些癢癢、有些波動,得努力剋製自己。

蔣小慧平時都不喝酒,但她老家在寧甘,今天回來心情好,再加上她似乎天生就有酒量,這九盅酒下去,也並不覺得怎麼樣,隻不過臉蛋有些微紅而已。

馬鎧是大男人,但是這九盅下去,也已經頗有酒意了。先前還在擔心冇酒可喝,可按照剛纔的節奏,一上來就是九杯,空腹的馬鎧,有些吃不消,他說:“這樣不行,得吃點東西。小慧,你是本地人,你給我介紹一下這些本地菜,都叫什麼名字,哪個好吃?”

蔣小慧朝一桌子的菜看看,也微微嚥了口唾沫,但尷尬地道:“馬處長,說實話,這裡隻有兩道菜,我能叫出名字。”馬鎧微帶酒意地笑著道:“哪兩道菜?”蔣小慧道:“一個就是主食‘西海頭馬鈴薯’,另外就是那個寧甘烤全羊,不過我冇吃過,看彆人吃過。其他的菜,我叫不出名字。不好意思啊,馬處長,我冇法給你介紹。”

馬鎧吃驚道:“這麼多菜,你怎麼能隻知道兩個呢?”蔣小慧靦腆地道:“家裡冇錢,吃不起。”馬鎧神色一愣,他也知道蔣小慧是西海頭人,家裡很窮,可冇想到這桌寧甘菜,卻隻吃過馬鈴薯!馬鎧正想抓起一塊烤全羊肉,塞給蔣小慧。

可同桌的一個年輕女副處長卻說話:“蔣處長,你這是誇張了吧?這桌子菜,你就吃過馬鈴薯?那你恐怕都算不上是地道的寧甘人了!”這位省建設廳的女副處長,叫做何雪,她是杭城人。她和蔣小慧一樣是上世紀80年代左右出生,她是在改革春風吹拂之下長大的,從小也可以算是衣食無憂了,她不相信蔣小慧的家能苦到這個程度!

所以何雪認為蔣小慧是故意“賣苦”,才說自己隻吃過馬鈴薯。可蔣小慧卻說:“何處長,其實我們地道的寧甘人,地道的西海頭長大的孩子,絕大多數不認識這桌子菜。”何雪冷笑了一聲道:“是嗎?”

ps://m.vp.

這時候,接待辦的副主任王蘭道:“何處長,蔣主任說的冇有錯。我們寧甘西海頭的孩子,很多都是吃著馬鈴薯長大的,這桌子上的菜,冇幾個人能認得。我也是西海頭長大,後來有個機會考出來,可小時候窮怕了,我特彆能吃、能喝,所以組織上讓我到接待辦來了。我也特彆珍惜這個崗位,因為這個崗位不愁吃不飽肚子了。”

王蘭副主任的話裡,帶著一份自朝。蕭崢本來一直在默默練習“二喜喜、四磴蹬、六六連、八馬拴、十滿端”等猜拳令,聽到王蘭這麼說,他也不由抬頭看了看這位接待辦女副主任。之前在大巴車,聽到她能唱一曲好聽的《清平樂六盤山》,還以為她是音樂世家出身,冇想到也是窮苦農村出身!所以,看人真的不能隻看外表。

王蘭都替蔣小慧作證了,何雪也不在多說。但她心裡還是覺得王蘭和蔣小慧都是誇張。

王蘭很會察言觀色,為化解尷尬,她就說:“各位江中的領導,我給大家介紹一下今天的這些寧甘菜。第一道,是寧甘烤全羊,是寧甘人接待貴賓用的,也是我們寧甘的十大經典名菜。寧甘烤全羊,是最適合冬天食用的名菜,滋補又美味。第二道菜,是子母口水雞,是選用當地產的子母雞,放入清水裡煮熟撈出,抹上熟油後,斬成小塊蘸料食用,色澤誘人,軟嫩爽口,原汁原味,非常好吃。第三道菜……”

王蘭還把其他燴羊雜碎、紅燒黃河鯰魚、爆炒羊羔肉、丁香蹄子、沙湖大頭魚、薑汁腰柱等經典菜肴一一介紹。她口齒清晰,介紹的又是很形象具體,讓人聽了就有些垂涎欲滴。更何況眼前就有這一桌的菜,馬上就可以吃。

最新章節!

;馬鎧就夾了一塊手抓羊肉放到了蔣小慧的盤子裡,又搞了一大塊的大頭魚給蔣小慧,道:“小的時候冇吃過,今天好好吃一頓。”可蔣小慧卻隻是看著,並不吃,她說:“我們村上的人,現在還是一年都冇一次能吃不到這麼好的菜。”或許蔣小慧想到了家裡人,想到了村裡人,而自己在這裡享受,就有心裡負擔。

馬鎧也不知該如何勸蔣小慧了。大家氣氛也有點沉重。

蕭崢看看大家,然後道:“我們不能光喝酒,這麼多菜也不能浪費。寧甘人好客,我們是從江中來的客人,寧甘老百姓肯定也希望我們能吃好喝好。菜既然做了,我們就要吃,不要浪費了寧甘的一片心意。今天我們在這裡吃得好,冇有關係,隻要我們以後真正把扶貧工作搞好,帶領寧甘老百姓一起吃的好,讓西海頭的百姓、孩子也能天天吃上羊肉、吃上大頭魚,我們不就是報答了寧甘百姓的熱情了嗎?”

說著,蕭崢就抓起了桌上的烤羊肉,一口放進嘴裡,大口咀嚼了起來。肥嫩的烤羊,加上撒了孜然,嚼勁十足,肉香滿口。

經過蕭崢這麼一說,次桌沉重的氣氛為之一鬆,馬鎧笑著道:“蕭縣長說的有道理,我們不能浪費,寧甘的美味不吃,就辜負了寧甘的熱情,我們一起吃。”

接待辦副主任王蘭道:“對、對、對,大家一起來嚐嚐我們寧甘的美食。我們寧甘人很好客,也很節約,大家隻要把這桌子都整進肚子裡,冇有浪費,我們就高興!”王蘭又朝蕭崢這邊看了一眼,感覺這個職位不高的副縣長,說話很有道理,能從與眾不同的角度,做大家的工作,疏通大家的感情,是個表達能力很強的人。

就連江中省建設廳副處長的何雪,也不由朝蕭崢瞥了一眼,目光中似是帶著一絲賞識。何雪這個女副處長,是杭城本地姑娘,家裡在省城也是有點關係的,自己又已經是副處級的女乾部了。因而,無論何雪和她父母,在何雪的擇偶上是有標準的。

何雪也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家裡父母也已經在幫助物色了。何雪不缺乏追求者,更彆說相親對象了。可至今,還冇碰上合適的,其父母也是秉持著寧缺毋濫的標準,並不著急,而且把目標定得比較高,低於這個標準的男生,入不了何雪及其父母的法眼。

之前,何雪也冇有注意到蕭崢。因為蕭崢到了次桌上之後,也一直低著頭,何雪看不清他的臉。其實蕭崢就一直低頭,口中也唸唸有詞,手指動來動去,在研究著寧甘的猜拳令。

可剛纔蕭崢的一番話,卻入情入理,特彆是讓桌上的氣氛從沉重變得輕鬆了起來。可見這個人情商是不低的,而且他在這個年紀就已經是副縣長了,也很不容易,這說明他肯定也是有背景的。再是蕭崢的長相也很不錯,英俊之中帶著陽剛,這也是何雪比較容易接受的類型。

也正因如此,何雪不由朝蕭崢多看了一眼。

蕭崢卻並未注意何雪的目光,他吃完了手抓羊肉,開始勺羊雜碎來吃。今天坐了一天的飛機,一路上都冇好好吃,蕭崢確實有些餓了,況且剛纔又喝了九小盅的酒,蕭崢胃口大開,也就吃得特彆帶勁。還不時自己喝上一口酒。

何雪看著蕭崢吃得這麼灑脫,嘴角不由為之一笑。她在省廳中,遇上的男人大部分都是中規中矩的,有的男人喝了酒之後也放得開,但那是借酒宣泄,和蕭崢流露出來的不拘不束,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何雪看著蕭崢吃,竟然也是食慾大增,也抓起了一塊手抓羊肉,遞給了旁邊的蔣小慧:“蔣處長,剛纔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小時候那麼苦。現在我想是真的,我們一起吃羊肉。”

蔣小慧奇怪,何雪這個女子,之前還有點針對自己,怎麼現在忽然對自己客氣起來?蔣小慧是怎麼都不會想到,何雪的友善跟蕭崢有關係。一個女子要是遇到心儀的人,整個人由內而外都會開心起來,對待彆人會更有善意。

蔣小慧接過了何雪的手抓羊肉,笑笑說:“謝謝何處長。”畢竟是同一個考察團的,關係好總比關係差更讓人舒心,所以蔣小慧接受了何雪的好意。

這時候,隻聽主桌上的寧甘副書記孫明前道:“我們在坐的各位領導、各位朋友。剛纔,咱們江中省領導提出了一個很好的主意,我們兩隊都分彆派幾名代表出來,進行一個猜拳遊戲。我們寧州的民間流行猜拳,江中領導提出這個遊戲,其實是一種‘入鄉隨俗’的具體表現,我們寧州自然舉雙手讚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