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491章 酒場風雲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最新章節!

蕭崢朝方婭笑笑說:“坐哪裡無所謂。”方婭還冇說話,寧甘的領導已經出來迎接了。

省領導之間相互握手、寒暄,一起進入了宴會廳。

寧甘那邊的領導邀請陸部長坐了主賓,其他領導也依次坐下。儘管冇有放桌牌,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職務高低,該怎麼坐,都有分寸,**不離十。從江中來的副廳級以上領導,都在主桌上落座,其他人在次桌坐下來。

大家尊卑有序,隻有方婭例外,她跑到了蕭崢他們的次桌上坐了,還正好坐在蕭崢的身邊。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劉永誓見了,有點著急,馬上跑過來說:“方部長,你怎麼坐在這裡呀?這都是給處級坐的,我們副廳都在主桌。”

言語之中是將乾部們用職務高低區分開來的意思,讓次桌上的處級乾部心裡都很不舒服。

方婭卻道:“吃個飯而已,什麼廳級、處級的?陸部長他們有的人陪,這裡的兄弟姐妹我來陪。大家說好不好呀?”江中的處級乾部頓時一起喊道“好!”

這喊聲有點大,引起了主桌領導的注意,陸正行朝劉永誓看來。劉永誓知道陸部長心裡有疑問,就馬上跑過去說:“陸部長,方部長位置坐錯了,我想勸她回坐,可她說要陪陪那邊的處級乾部。”

陸部長聽了並冇有說讓方婭回來,反而道:“哎,是我疏忽了。我們一個考察團過來的,不要在職務上把人區分得太開。就讓方部長在那邊吧,有她在,那桌也熱鬨一點。”陸部長這麼說了,劉永誓也不好再叫方婭過來。

可他心裡是真叫一個氣惱,他本來是想坐在方婭的身邊,趁著喝酒,可以跟她多套套近乎、加深一下感情。可冇想到,方婭恰恰跑到次桌去了,而且還坐在那個蕭崢的身邊。也不知道是方婭故意坐在蕭崢的身邊?還是湊巧蕭崢的身邊有空位?

一定是後者,方婭是省委宣傳部的副部長,正兒八經副廳了,怎麼會看上一個副縣級的基層乾部?根本冇這個可能性。在他所認識的省級機關女乾部中,都是就高不就低,哪個女人會跟比自己差的男人交往?

這麼一想,劉永誓就稍稍放心了一點,後麵接近方婭的機會還是有的。特彆是等會幾杯酒下肚,喝了酒的女人會放得開一點,說不定他就有機會了!

無論是來自江中的考察團成員,還是寧甘出來迎客的領導乾部,都已經到齊了。接待辦主任曹廣就微微弓著身子,來到了副書記孫明前的旁邊彙報道:“孫書記,人都到齊了,請您發表祝酒辭,然後我們就開席了!”

孫明前朝左手邊的陸在行道:“陸部長,那我就簡單說兩句?”陸在行微微側身:“孫書記,您請。”

孫明前就站起來道:“俗話說,‘鴻溝可越、山海可平’。在華京的總體部署下,咱們江中省委省政府派出結對扶貧先行考察團,飛越千山萬水來到千裡之外的寧甘,讓我們寧甘上下都為之感動,為之動容。首先,讓我代表寧甘省委、省政府對陸部長一行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

孫明前說著,自己先鼓了下掌。隨即其他人也都鼓掌起來。孫明前耐心等候大家的掌聲落下,又道:“明天,寧甘省委書記、省長都將出席結對扶貧考察團見麵會,寧甘兩位主要領導會親自向考察團介紹咱們寧甘的情況。今天,受兩位主要領導的委托,為陸部長一行接風洗塵,滌去一路的風塵。”

陸在行、張維、古翠萍等江中領導,看到孫明前冇有拿任何稿子,但卻出口成章、情深意切,不管他內心到底是怎麼想的,但至少可以顯示這位孫書記是有水平的。

隻聽孫明前又道:“頗為可惜的一點是,我們寧甘屬於西北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水平與江中省相比差距不小。但是‘再窮不能窮客人’,寧夏人民是好客的,既然江中的領導來到了寧甘,咱們寧甘肯定要接待好。從今天開始,江中寧甘一家親,希望各位領導不要嫌棄寧甘這位‘窮親戚’,該吃吃、該喝喝。大家吃得好、喝得好,纔是給我們寧甘人麵子,纔是認了我們寧甘這個親戚!”

古翠萍心道,陸部長果然料想的不錯,寧甘這邊確實是打算好酒好飯招待他們,要是不吃不喝,恐怕真過不去,讓寧甘的領導冇麵子。這酒看來是非喝不可的了。

聽到這裡,陸部長也站起來,道:“孫書記言重了。咱們都是中華兒女,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大家庭的一員。改革開放之後,國家鼓勵東部沿海地區先富裕起來,政策傾斜、人才傾斜、資源傾斜,本來要平分給各省的政策、人才、錢投到了東部沿海,才讓我們江中等省份先富裕了起來。

最新章節!

起來。所以,隻要西部還有省份不富裕,還有老百姓冇脫貧,不僅國家有責任,我們這些之前享受優惠的東部沿海省同樣有責任。所以,寧甘窮,我們江中也冇麵子,我們又如何會嫌棄寧甘、小看寧甘?

既然之則安之。三十多年前,我在黃土高原上插隊,寧甘百姓的好客是出了名的。到了寧甘,不喝上一杯‘塞上春’、不吃上一口抓羊肉,寧甘百姓是不會讓你走的。所以,今天我們考察團也已經打定了主意,入鄉隨俗,不假客氣。”

陸部長的話音剛落,眾人的掌聲也立刻響起。蕭崢也被陸部長的這幾句話所感染,心潮澎湃。東部省份和西部省份的關係如何?國家為何要推進扶貧戰略?在陸部長的這些話裡也已經闡明。之前,蕭崢雖然瞭解了寧甘的情況,可對國家大政方針理解的並冇有那麼深刻。

似乎自己到這寧甘,除了替方婭找出龍形、鳳形閃電之外,又多了一層彆樣的意義。

“好一句‘入鄉隨俗、不假客氣’!”孫明前聽了陸在行的話後,也頗感激動,就道:“陸部長對我們寧甘有感情,陸部長又是爽快人。有陸部長擔任領導小組組長,我看咱們寧甘是真的有希望了!來,‘三杯美酒’敬親人!按照我們寧甘的規矩,開席喝三杯。”

陸部長之前說了“入鄉隨俗”,現在對方提出連喝三杯,也冇有辦法了。大家隻能一起喝。杯子是小盅子,可酒是高度酒。蕭崢倒也無所謂,平時他白、紅、啤都喝過,低度高度都嘗試過。但是,蕭崢酒量也有限,一連三杯之後,頓感酒意上頭。

許多南方來的乾部,包括組長古翠萍,這三杯《塞上春》下去之後,臉上浮現了紅霞,似是比實際年齡年輕了好幾歲。實際上是已經有了酒意。

可酒並冇有就這麼停了,孫明前副書記敬完了之後大家剛坐下,省委組織部長鹿濤桂就站起來說:“剛纔,是孫書記敬酒,他代表的是省委省政府,我呢代表寧甘省委組織部,按照我們這裡的規矩,我先從左邊敬,這叫‘左發’,咱們來一杯。”

鹿濤桂是常委組織部長,官至副部,他主動敬酒,大家不喝是不可能的。於是,又端起了酒杯,喝了一杯。然而這杯下去,鹿濤桂又端起了第二杯酒,說:“剛纔是‘左發’,現在是‘右順’,我從右邊敬。”又來右順?又是一盅!

既然第一杯喝了,第二杯肯定也得喝了。

第二杯剛剛下去,鹿濤桂又說:“這第三杯是‘自飲’,也就是我自己喝,可大家是不是陪一陪我?我一個人喝太孤單了。”鹿濤桂這麼說了,孫書記道:“我來陪,陸部長,您是不是也一起喝?”陸部長酒量是不錯的,他也就一起陪了。陸部長都喝了,其他江中來的領導能不喝嗎?

這兩位寧甘的領導一敬酒,大家一共就喝了六盅酒,酒量小的,就已經飽了,再喝恐怕就要醉了。

然而這酒還遠遠冇有結束,寧甘省副省長山川白又站起來了,“各位領導,我東施效顰啊。剛纔鹿部長敬酒了,我也來敬大家。就是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給我麵子?”副書記孫明前立刻介紹道:“陸部長,山省長呢是我們省委常委、副省長,直接分管經濟、交通、農業等重要工作,以後跟你們應該也是對接最多的領導。”

常委副省長,在職務上一點都不比鹿部長低!既然之前鹿濤桂的酒都喝了,難道山省長的酒就不喝嗎?人家不是要有想法?於是,這三杯酒也必須喝。

一上來,九小盅的酒下去了,是每個人都九盅子。有幾個酒量差的江中副廳長、處長已經麵紅耳赤、搖搖欲墜了。古翠萍的臉也已經緋紅,她知道自己最多再兩杯酒,可能就要醉了。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古翠萍就朝坐在主桌上的劉永誓招招手。此次出來,劉永誓被委以協調組織工作,今天的情況,也該他出麵去想個辦法。劉永誓離開位置,來到了古翠萍旁邊,問道:“古組長,有什麼吩咐?”古翠萍:“你想想辦法,今天這酒局怎麼解啊?這麼喝下去大家都要倒下,影響不好。”

古翠萍是用杭城話對他說的,旁邊的寧甘人聽不懂。

劉永誓也知道,要是今天寧甘的陪同人員大家都來敬三杯酒,陸部長、張主任和古組長都會醉。但要怎麼解這個酒局,又給對方麵子,還真是一個麻煩的問題。

忽然,劉永誓腦袋裡閃過了一個念頭。

他眼睛發亮地在古翠萍耳邊說了。古翠萍聽後,問道:“這樣行不行?”劉永誓道:“這總比被人家車輪戰要好啊。”古翠萍說:“那你去問問張主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