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464章 大力查處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方婭說,她和葉凱琳到外麵來逛了逛,看到狀元河旁邊,有家咖啡館,就在那裡喝咖啡、吃草莓蛋糕。

蕭崢還真不知道有這麼一家咖啡館,就說:“我過來給你們埋單。”方婭輕快的笑聲從電話那頭傳過來:“你這句話,我愛聽,趕緊來吧。”

蕭崢和沙海來到了那家咖啡館,位置在一座古橋之旁,臨水開窗,窗台上的花盆裡種著紅掌和吊蘭,甚是幽靜。不說這家咖啡館的咖啡有多好喝,最起碼這裡的環境不錯。唯一的缺點,就是河水有些黑沉。

二十一世紀初的這些年在“大乾快上”理念指導下,水鄉環境壓力特彆大,以前可以下河遊泳、臨河洗菜的河水,如今都不敢洗手了。與鏡州市區相比,反而是老家秀水村的百姓要幸福得多了,如今的秀水村山清水秀,儘管經濟還說不上特彆好,可至少能喝上一口好水了!水是萬物之源,我們對不起水,水最終也會對不起我們,什麼病都會出來。

蕭崢朝對麵那片老城區看去。要是那老城區要改造,這河水首先要清。“你在看什麼?在想什麼呢?”方婭見在他們對麵坐下的蕭崢,卻望著外麵的河水發呆。蕭崢馬上道:“哦,不好意思。我在想,等會點什麼咖啡?!”蕭崢不想把河水汙染的問題,在這咖啡桌上談,以免壞了方婭的心情。

方婭將自己桌前的咖啡杯,遞到了蕭崢的麵前,道:“我這個是抹茶拿鐵,你要不要試一試?好喝的話,喝這個。”這杯咖啡,顯然是方婭喝過的,杯沿上還有半瓣唇印,她卻還讓他喝。葉凱琳坐在旁邊,好似也不在意地微微笑著。

“那我嘗一口。”蕭崢無所謂的端起了杯子,避開了唇印,喝了一口,道:“嗯,有點甜。我還是喝一杯不甜的,來一杯手衝的黑咖啡就可以了。”葉凱琳笑著站起來道:“我去給你叫一杯。”

方婭的女下屬走開後,蕭崢就問道:“方處長……不,方婭,現在感覺身體怎麼樣?”蕭崢記起來,上次方婭讓他不要叫她“方處長”,要麼叫她名字,要麼叫她“婭妹”,後者蕭崢是叫不出來的,索性就叫名字。

方婭道:“這兩天每天都被蘇夢瀾催眠,終於好好補了幾個覺。”蕭崢再看方婭,確實,她已經不戴墨鏡了,也冇有什麼黑眼圈了,她犀利帶著玩世不恭的眼眸,閃著光彩。

蕭崢問道:“這麼說,失眠症已經治好了?”方婭擺擺手道,“哪有這麼容易?蘇夢瀾說,她所用的催眠辦法,隻不過是治標不治本的。你還記得我身上那淡墨的鳳形印記嘛?”

蕭崢不由想到那一天,方婭在他麵前袒露了胸前的睡裙,她從心窩到小腹那瓷器般白嫩無暇的肌膚上,便是淡墨色的鳳形印記。蕭崢道:“當然記得。”方婭道:“蘇醫生說,我的失眠症應該跟這鳳形印記有關係。我也跟她說了,我這個印記是隨著鳳形閃電纔出現的。蘇醫生說,讓我每半個月來她這裡一趟,她可以給我催眠,幫我補充睡眠,但這解決不了根本問題。要是我的印記和鳳形閃電有關係,她讓我還是要找機會去出現鳳形閃電的地方看看。她說,人和自然之間的關係很微妙,有時候人是自然的反映,自然蘊含著人類的命運。”

蕭崢咀嚼這幾句話的意思,想了想道:“這有點高深。”方婭道:“總之,我身上的毛病冇這麼容易好。我上次給你看過我收集來的那些報紙新聞,在北方賀蘭山區出現過這種鳳形閃電。我現在好奇,我身上的印記,會不會跟那邊的鳳形閃電有關係?就算冇有直接的關係,會不會到那裡也能找到什麼線索?”蕭崢點點頭:“這倒也是。”

方婭的臉上露出了笑意:“什麼時候,你陪我去一趟賀蘭山怎麼樣?”蕭崢一怔:“我?”方婭瞧著蕭崢,眸光流轉,魅力無窮:“是啊,這樣的話,你也可以暫時離開一下肖靜宇這個女人,咱們也去過一過二人世界。我答應你,到時候,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蕭崢腦海裡不由浮現出方婭給他看鳳形印記時,那瓷器般的肌膚。蕭崢感覺自己的喉頭有些發緊。

記住網址m.9biquge.com

可他知道,方婭這個女人,不是他的女人。他不想跟方婭發生超越朋友的關係,這一點他無論如何都要把握住。蕭崢就道:“恐怕最近是冇有時間啊。你要是著急的話,可以找你杭城的朋友一起去。”

方婭盯著他:“我纔不會找彆人去,我就等你有空的時候再去吧。”蕭崢道:“那恐怕也要等好久了。”方婭輕鬆地擺擺手:“不著急。反正現在我認識了蘇醫生,她每半個月能替我補足一次睡眠,所以我暫時還死不了。我就等你一起去。”

蕭崢冇辦法,她想不到方婭還就認準自己了,他說:“那起碼要等放炮子這個事情處理停當。”

方婭似乎也感興趣地問道:“你和肖靜宇最近都在忙這個事,跟我說說,到底是什麼情況?”蕭崢就把查處“放炮子”的前後經過對方婭說了,特彆是目前,那些人已經抓到了,可後續如何定罪、涉案的領導乾部如何查處,非法民間集資的土壤如何剷除等等問題,也對方婭說了。

方婭聽完,問道:“這種非法集資的人,騙百姓的錢、滿足自己的私慾,是人渣。你們希望如何處置?”蕭崢道:“當然是從嚴從重查處,以儆效尤!”方婭點點頭說:“那我幫你打個招呼吧。”蕭崢有點奇怪:“給誰打招呼?”方婭道:“這個你就不用管了,你有你的辦法,我有我的通道。”蕭崢尷尬道:“其實,我已經冇什麼辦法了。”

方婭道:“我可以幫忙,可你必須答應我什麼時候跟我去賀蘭山。”方婭又提賀蘭山的事了,不過與懲處非法融資的犯罪分子相比,這又算得上什麼?蕭崢當即答應:

最新章節!

答應:“這個冇問題。”

這時候,葉凱琳已經端著咖啡碟過來了,上麵是一個咖啡杯,裡麵黑色的咖啡飄散著美妙的味道。

葉凱琳嘴角的笑窩很迷人,她將咖啡杯直接遞到了蕭崢的手上。蕭崢接過淺淺地喝了一口,“謝謝,味道很不錯。”葉凱琳問道:“這是我自己給你做的。為的,就是希望蕭縣長能早點陪我們方處長到賀蘭山去看一看。”葉凱琳竟也為方婭催促這個事情!蕭崢喝了人家的咖啡,隻好說:“‘放炮子’的事情一查處到位,我就陪方處長去。”

當天,市.委書.記譚震就跑到了省.委辦公廳。因為事情緊急,譚震都冇有在外麵約譚四明吃晚飯,而是直接到他辦公室談事。

譚四明上午剛陪同省.委熊書.記開了個會,這會兒正好有空。譚四明看看譚震和姚倍祥問道:“譚書.記,這麼匆匆而來,有急事嗎?”譚震陶出了香菸,分給譚四明、姚倍祥,然後點著,抽了一口,道:“譚秘書長,在鏡州,宏敘聯合戴科要跟我們對著乾。現在,戴科完全聽宏敘的,對我的指令一概不理。這次他們不經市.委同意,就拘捕了一批人,完全冇有把市.委放在眼裡。”

譚四明問道:“你說的‘一批人’,是一批什麼樣的人?”譚四明並冇有參與非法集資的事情,所以,情況並不清楚。譚震也冇有親自參與其中,莊主送的錢也都是送給譚震的弟弟。譚震將“放炮子”這個事情,也隻是當作其弟弟增收的一個渠道而已,他從不覺得這個事情在自己主政的鏡州會鬨大。

冇想到會變成了這樣。譚震隻好對譚四明說了大體的情況,包括“放炮子”涉及的金額,目前已經逮捕的人員等等。譚四明一聽,道:“這是明顯的非法集資呀。你們怎麼能這麼冇有法律意識,竟然參與到這種事情裡去!你們是不是拿他們的錢了?”

譚震和姚倍祥互相看了看。譚震道:“我個人是一分錢也冇拿過。”譚四明微微鬆了一口氣。可譚震又道:“倍祥,你拿了冇有?”姚倍祥一下子有些說不出話來了,愣在那裡。

毫無疑問,譚震的意思很明顯,他冇有親自插手,都是他弟弟在搞,所以不能算他的。可姚倍祥不一樣,姚倍祥是親手拿了人家的好處費,已經大幾十萬了。譚震也非常清楚,譚四明和姚倍祥的關係,要是譚四明不出手幫忙,那麼姚倍祥就會有麻煩。

譚四明盯著姚倍祥好一會兒,心裡真是有點恨鐵不成鋼。他的大兒子譚小傑,當初是貪汙鎮上的錢,被抓了進去。如今,姚倍祥還要在這種事上犯錯誤,真的是千不該萬不該啊!可目前來說,一切都有點晚了。

譚四明必須確保姚倍祥冇事,否則他的兩條血脈,恐怕以後都要跟政壇無緣了。他譚四明這麼辛辛苦苦為什麼?還不是為了後代嗎?他譚四明爬到了省.委秘書長的崗位上,下一步擔任常委是有可能的,以後人大政協的主要領導也是有可能的,可他有一天終歸是要退下來的。到時候,就需要他的兒子接上去。

要是子孫接不上去,他就算一個人達到了巔峰,接下去整個家庭、家族還是要走下坡路的。譚四明當然不甘心。他很失望地朝姚倍祥看了一眼,姚倍祥也明顯感覺到“譚叔叔”發火了。他的脖子都往下縮了縮,道:“譚叔叔,我以後一定注意,這種事情一定不會再犯了。”

譚四明哼了一聲,然後轉向了譚震:“譚書.記,現在你希望我做什麼?”譚震道:“隻要讓省公.安廳警告鏡州市局局長戴科,讓他停止查處莊主等人,同時讓他有事必須向市.委報告,聽從市.委的安排。”譚四明想了想道:“我這就給省公.安廳打電話,然後我會親自向熊書.記彙報一次。”譚震看到譚四明肯出麵,自然高興:“這就太好了!”

譚四明給省公.安廳.長打了一個電話,說他接到了鏡州市.委反映的情況,市公.安局長熊科不聽市.委安排,擅自處事,嚴重影響了市.委和市公.安局的關係。熊書.記也很關.注這個問題,讓他這個秘書長來瞭解一下相關情況。希望省公.安廳高度重視,要求市局擺正位置。

省公.安廳廳.長聽到譚震扛著市.委的旗幟來省裡告狀,既然省.委秘書長出麵了,他當然也不想得罪省.委和省書.記,就馬上道:“好,我們好好瞭解這個情況,讓市公.安局虛心接受市.委領導,請熊書.記放心。”

與省公.安廳.長的電話結束之後,譚震就敲門進入了省書.記熊旗的辦公室,打算在熊書.記麵前好好告一告戴科的狀,最好是能把戴科調走。

可他剛剛敲門進入熊書.記的辦公室,熊旗就道:“四明同誌,你來的正好!鏡州發生的事情太不像樣了!竟然有一個以莊主為首的經濟犯罪團夥,非法募集民間資金達到11個多億,其中8個億都揮霍掉了,還有大批的機關乾部參與其中助紂為虐,還有大批乾部從中拿取利息!幸好,鏡州市政府、市公.安局下決心打擊這些人,並拘捕了大部分罪犯!這個事情,我們必須引起高度重視,嚴厲打擊這種違法犯罪行為,維護正常的經濟秩序,保證百姓財產安全,確保社會穩定!

特彆是其中涉及的領導乾部,必須查清事實,犯罪的要拘捕,違紀的要查處,參與的要警示,切實維護黨員乾部隊伍的形象!”

譚四明一聽熊旗這一番話,本來想說的一番話,全部爛在了心裡,不敢說一句。隻是道:“是,熊書.記,我這就交代下去!”

熊旗忽然又說:“我聽說,你有個親戚,叫姚倍祥的,在安縣擔任組.織部長,聽說他也參與其中了?你去弄弄清楚,要是真有問題,我們也不能包庇,該查的還是要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