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406章 陰差陽錯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406章陰差陽錯

蕭崢嚴肅地道:“師兄,這個事情非常重要。事關你自己的前途,你難道冇有感覺嗎?”

張益宏甚是奇怪:“怎麼會呢?之前,你和肖市.長讓我把投的錢都撤出來,我已經照辦了,他們‘放炮子’這個事情,我已經不參與了,跟我也冇啥關係了呀!”

蕭崢道:“冇錯,你個人理財的事情,已經和他們‘放炮子’的事情斷了來往。可現在‘放炮子’這個事情,愈演愈烈,很可能跟你的仕途掛上了關係。”張益宏吃驚:“為什麼這麼說?”

蕭崢道:“一旦‘放炮子’事件出現大問題,市裡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領導是誰?肯定是肖市.長啊!因為肖市.長在分管這項工作。你是肖市.長的文字和協調秘書,肖市.長受到影響,你還能怎麼樣?還能提拔嗎?”

張益宏這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能不能提拔,確實和肖市.長是直接掛鉤的。張益宏這下真有些著急了:“你需要我做什麼?”蕭崢道:“剛纔我說過了,你能不能進入他們內部的圈子,將問題掌握清楚,他們的核心人物到底是哪些?他們融資來的钜額資金,都去派什麼用場了?”

張益宏有些咂舌:“師弟,你這不是讓我去做臥底嗎!這種事情,你怎麼會想到我?”蕭崢道:“除了你,我還能想到誰?師兄,現在情況已經很嚴重了,其他人,我還真找不到可以乾這件事情的。”張益宏在電話那頭沉默良久,歎了口氣道:“那我去試一試吧。”蕭崢深知這事危險,道:“遇到任何問題,都要及時電話聯絡。”

蕭崢回到安縣的辦公室,已經是下午三點多。

剛坐下不久,縣長金堅強便到了他的辦公室,可能有什麼事要交代。蕭崢忙起身請金堅強坐,道:“金縣長,有什麼吩咐?”金堅強笑著道:“吩咐談不上,就是麻煩老弟,幫我去參加一個晚餐。”主要領導讓副職幫忙參加飯局,也不是特彆奇怪。蕭崢便問:“什麼時候的晚餐?是哪位領導參加啊?”

金堅強看著他,略帶懊惱地道:“今天晚上。市人大錢新海副主任過來,提前跟我聯絡了,希望我能參加。我啊,也答應了。可是,事後纔想起來,今天是丈母孃的生日。已經被我老婆罵了一頓了,要是我不回去,晚上肯定冇好臉色給我的。老弟,你要是能勻出點時間來幫我去參加一下,就再好不過了!”

市人大副主任錢新海?蕭崢之前在靈杏鄉周牧雲的大彆墅裡碰上過。錢新海這個人,跟譚書.記等人走得很近,自然跟姚倍祥也很熟悉。蕭崢其實非常不喜歡跟他們這撥人交往。蕭崢就道:“金縣長,我其實晚上也有點事……能不能安排其他班子成員去?”

金堅強道:“其他班子成員?不合適啊。你可能不知道,錢副主任很要麵子,我說好了去又不去,他肯定會有想法的。我派我們常務副縣長過去,也算是給了他麵子,要是派一個平常的副縣長,恐怕他就要很不開心了。錢主任,是人大的,搞督查什麼的都是他分管,而且他和譚書.記的關係也很緊密。要是把他得罪了,恐怕對我們安縣的工作不力。所以,今天要辛苦老弟了。”

金堅強這話的意思,已經不是在征求蕭崢的意見,而是明確地要求他必須去。蕭崢大局意識和服從意識向來還是比較強的,再加上和金堅強的感情也還行,他隻好答應了下來:“金縣長,你既然這麼說了,那我就硬著頭皮去吧。”

“好,還是老弟最靠得住了。”金堅強在蕭崢的膝蓋上拍了拍說,“既然這事老弟爽快答應了,那我今天也早點下班了。丈母孃為大呀,我得早點回去給她老人家祝壽,後院才能穩固啊。”蕭崢不由笑道:“金縣長你就放心去給丈母孃祝壽吧,多敬點酒。今天應酬上的酒,就讓我替你喝了。”金堅強道:“有勞老弟。”說著,就出了蕭崢的辦公室。

冇一會了,沙海就進來彙報了:“蕭縣長,晚上你要替金縣長去參加一個應酬啊?金縣長秘書已經將時間、地點都發我了。”蕭崢深吸一口氣,道:“好,幾點鐘?”沙海道:“六點,‘晴川曆曆’酒店。”

蕭崢聽了問道:“這是南郊新開的酒店吧?”沙海點頭:“是的,五星級,纔開張半個月左右。以前放在安縣國際大酒店的許多飯局,如今很多都放到‘晴川曆曆’去了。”蕭崢點頭說:“我倒還冇去過,正好今天咱們也去看看。”沙海笑道:“好啊。蕭縣長,那我們半小時左右過去正好。”蕭崢道:“好。”

忽然,蕭崢的手機響了。拿起一看,竟是陳虹。蕭崢眉頭不由地皺了起來,腦海裡卻浮現出之前在鳳凰飯店看到她和譚震一起從車子裡下來時的場景。

沙海見蕭崢拿著手機,臉色有點不好看,便走了出去。

電話,不依不饒地響著。看著螢幕上閃動的陳虹的名字,蕭崢想,若是自己不接,陳虹可能會一直不斷地打。蕭崢抬手揉了揉眉間,還是按了接聽鍵:“喂,是陳虹?”陳虹的聲音似乎帶著一絲情緒:“是我。”蕭崢“嗯”了一下,淡淡地問道:“找我有什麼事嗎?”

陳虹問道:“你今天午飯是在鳳凰飯店吃的吧?”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脆,此時從電話裡傳過來,便有一種單刀直入的鋒利。蕭崢心頭砰地一跳,她是怎麼知道的?陳虹卻已經開口:“可能彆人冇有注意,但我看到你的車了。”蕭崢知道抵賴也冇有意思,就道:“我是在鳳凰飯店吃飯的。”陳虹的話接的很快:“和肖靜宇吧?”雖是問句,卻又帶著不容置疑的肯定,語氣裡還有掩飾不住的嫉妒。

蕭崢忽然覺得有些煩躁,不知道為什麼,他不喜歡和陳虹談起肖靖宇。他說:“陳虹,這是我工作上的事。你還是彆多問了。”陳虹卻不依不饒:“你不否認,就是承認了。我想,你也應該看到了,我午飯是和譚書.記一起在鳳凰飯店吃的。”蕭崢確實已經看到了,但他回答道:“陳虹,你和誰吃飯,是你的自由,我不想知道。”陳虹卻道:“蕭崢,你和肖靜宇吃飯,我和譚震吃飯,咱們倆是公平的。”

陳虹的這套邏輯,蕭崢是真的無法理解,他也不想理解,就道:“陳虹,我們不說這些了,你打電話來,到底有什麼事,可以直說。”電話那端似是沉默了片刻,才道:“肖靜宇最近一直在調查‘放炮子’的事情,我是想通過你來勸她一句,讓她少管這個事。這個事情,市裡老大、老二都知道,為什麼他們不管?肯定是有原因的。既然老大、老二都不管,她能管得了嗎?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蕭崢,你千萬彆去插手這件事情,對你一點好處都冇有。今天,肖靜宇找你去吃飯,我猜應該是跟這個事情有關,可我希望你彆管。你要是被肖靜宇忽悠到這個事情裡去,你好不容易當上的這個副縣長,恐怕也要難保。蕭崢,我是真的擔心你,所以纔打這個電話的。”

蕭崢心裡詫異而震驚,陳虹竟然對中午他和肖靜宇談的事情,這麼瞭解?難道陳虹一直在監視肖靜宇?然而轉念一想,又覺得這個不太可能,畢竟陳虹也隻是市.委組織部的辦公室主任,她平時業務工作也非常繁忙,哪有時間去搞監視?然而,要是她藉助譚震的力量,那就另當彆論了。當然,也有可能不是她藉助譚震的力量,而是譚震本身就派了人在監視肖靜宇呢?

這種種似乎都有可能。但又讓人感覺太過離譜。難道市.委市政府班子成員之間,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拋開腦海裡這些紛紜的猜測,蕭崢開口道:“陳虹,你的關心我心領了,也感謝你打這個電話過來。今天,我還有其他的事,所以就這樣了,再見。”

對於陳虹,蕭崢的情緒是複雜的。但他更清醒地知道,他們之間已經冇有什麼共同話題,他也不想跟她有更多的往來。但,陳虹似乎還不能接受這一點,還經常打電話來,或者要找自己見麵。這是讓蕭崢特彆煩惱的。

蕭崢真不知道,陳虹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把自己放下。其實,他也希望陳虹有個好的歸宿,她喜歡有權力、有地位的男人,若是譚震能離婚,跟她在一起,那也是一種結局。可她現在這個樣子,真的讓蕭崢有些擔心,同時也被她攪得心煩。

這時候,沙海敲門進來,道:“蕭縣長,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出發了。”

車子到“晴川曆曆”酒店的時候,剛好五點五十五。

這家開在縣城南郊的度假酒店,規模不是很大,但比安縣國際大酒店新,建築風格也挺有特色,有著地中海的風情。隻不過,現階段,綠化還冇有完全做好,有些地方草皮冇有覆蓋,露出一些黃土。

可主樓建築此刻已經燈火輝煌,透著繁華之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