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360章 結束關係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60章結束關係

蕭崢隱隱感覺到一種危險。他覺得,陳虹這麼讓人買單請客遲早要出問題。天下冇有免費的晚餐,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需要交換的。人家替你買單,必然有求於你,不管對方是私企也好、是公家單位也罷,現在替你埋單,以後肯定是希望你替他們辦事。

一頓飯就花兩萬多,你以後怎麼還?蕭崢挺替陳虹擔心。

正在蕭崢憂慮的當兒,門被推開,陳虹進來了,她今天的打扮與以前自有一番不同。黑色的線衣、紅色的皮衣,秀髮盤於腦後,整個人精巧乾練、容光煥發。可見,陳虹今天拿出了最好的精神狀態來招待客人。

但這絲毫冇有減輕蕭崢的憂慮,他目光落在那些煙、酒上,對陳虹道:“這麼多茅酒和黃金葉,是不是太貴重了?你會欠人家太大人情的。”陳虹笑笑說:“你放心吧,我都已經操作好了。”蕭崢道:“我寧可是自己來掏錢。”陳虹道:“你那點小錢,這種晚飯能吃幾次?”蕭崢道:“其實,我們冇有必要搞得這麼隆重啊。能請得起怎麼樣的客,就請什麼樣的客!”

陳虹用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將他按到了同樣是金黃色坐墊的紅木沙發上,道:“你就安心坐著,等領導來吧。其他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你不用操心。在鏡州,我們把市.委書記招待好了,還能有什麼事?服務員,給我們倒茶……”

服務員就進來了,臉上帶著微笑,給他們倒了兩杯茶,放在紅木茶幾上。陳虹就吩咐服務員開酒,準備好餐桌,她說:“領導們馬上要來了。”服務員點頭道:“好的,我這就準備。”

大概十來分鐘之後,市.委書記譚震在一班人的陪同下,果然到了。安縣縣.委副書記王春華提前給陳虹打了電話。陳虹就和蕭崢到“鏡州宴”的門口卻迎接譚震。

隨同的人,除了安縣縣.委副書記王春華,還有市.委副書記孔有田、市.委宣傳部.長高榮元、還有一位是市人大副主任錢新海,此外竟然還有安縣縣.委組織部.長姚倍祥!譚震今天這種場合,讓姚倍祥也過來,可見對姚倍祥的信任和重視。

至於高榮元,讓蕭崢有點看不懂。他之前到過安縣多次,也支援過蕭崢他們的工作,蕭崢一直以為他和譚震的關係一般,可冇想到今天譚震把他也叫來了。由此可見高榮元和譚震的關係應該也不錯。難道高榮元是兩邊都討好的人嗎?

眾人握手之後,引入包廂之中。譚震說:“我們就入座開始,看人都齊了嗎?”王春華雖然已經是安縣縣.委副書記的職務,可今天他似乎又回到了秘書的角色,主動道:“譚書記,人都齊了,可以開始了。”

陳虹就道:“那就請大家上坐吧。譚書記,您坐主位。”譚震卻故作客氣:“我怎麼能坐主位?今天誰是東家,誰就該坐主位纔是啊。”王春華就朝陳虹使用眼色。陳虹就趕緊道:“譚書記,不管是誰請客,都該書記坐主位。書記,您請坐吧,否則大家都冇法坐了。”

副書記孔有田道:“譚書記,您不坐,可就為難大家了。大家隻能陪著您站著了。您坐下來,大家纔好坐。”

譚震這才笑笑說:“好好,你們就是規矩都太大了。我也是為了大家能早點坐下來,我才坐這個位置哦。”旁邊的人附和道:“是、是。”然後大家都笑了,坐下來。

副書記孔有田道:“陳虹和蕭崢,你們誰來陪譚書記?坐到譚書記旁邊吧!”一般在酒場上做東的人坐主位,可今天譚震坐在了主位上,孔有田就客氣一下,讓做東的人坐一個在譚書記旁邊。

陳虹說:“還是領導們挨著譚書記坐吧,我和蕭崢坐在下麵。”蕭崢也冇表示要坐過去,今天這個場合,他冇什麼熱情。副書記孔有田看了眼蕭崢,就把目光移開了,對陳虹道:“陳虹,你過來坐。今天不是你請客嗎?冇有人過來陪譚書記怎麼行?”陳虹一臉笑容,說:“好吧,那我過來陪譚書記吧。”

譚震也不說話,等陳虹一坐下來,他就聞到從陳虹身上傳來的香味。

這是年輕女人纔有的香味,年過五十的譚震,最近看到上年紀的女人都怕,因為女人上了年紀氣息就不對勁,但是年輕女人身上的香味,卻讓他無法拒絕。儘管,今天陳虹的男朋友蕭崢也在現場,但他是市.委書記,他根本不在乎蕭崢這個人。

譚震坐下來,陳虹也坐下了,其他人也就按照職務高低,自覺地坐了下來,蕭崢就變成了坐在末位。對座次,蕭崢倒也無所謂,可陳虹坐在譚書記的旁邊,卻讓蕭崢相當的不適。

隻聽陳虹非常乖巧地對譚書記道:“書記,就請您發話吧,我們纔好開始。”譚震坐在主位,也就不再客氣了,他道:“好,那我們就開始了,大家舉杯。”

酒局開始了,無非就是那麼一套程式,大家相互敬酒,都說些恭維的話,大家紛紛“打的”來給譚書記敬酒。這一切都是正常的,也是蕭崢已經司空見慣的了。然而,蕭崢卻見到陳虹在譚震麵前,如此主動,如此妖嬈,如此乖巧,如此笑顏如花,這是他無法忍受的。

蕭崢是真不喜歡自己的女人,在其他男人麵前如此放得開,而且是在蕭崢在場的情況下。

蕭崢感覺自己是今天最丟臉的人了。大家都在儘情的喝酒,興奮的說笑,誇張的奉承,唯獨蕭崢是喝不下去,笑不出來,冇有奉承任何人的興致。

陳虹給蕭崢使了好幾個眼色,蕭崢都當過冇看到。譚震和其他領導肯定也都感受到了,但是他們也都當作冇有看到。

中途,王春華走出去了一趟,回來的時候,王春華聲音故意放大了,壓過了現場的喧鬨,說:“譚書記,說巧不巧,剛纔我出去,正好碰上了宏市.長、肖副市.長,他們陪粵州的領導在吃飯,說是粵州領導考察的最後一頓晚飯,明天粵州領導要回去。宏市.長問我為什麼在這裡,我也不好隱瞞,說您在這裡,宏市.長就說要來敬酒。我說不用了,可他堅持要來。馬上就過來。”

譚震道:“是嗎?那就太巧了。宏市.長也是客氣,其實也不用過來。他們過來,我就得多喝幾杯酒了。”宣傳部.長高榮元道:“今天的酒好,譚書記多喝兩杯也就多喝兩杯吧。”

然而這個訊息卻讓蕭崢非常震驚,冇想到宏市.長和肖靜宇也在這裡。讓他們知道自己和陳虹在請譚書記吃飯,他們會如何看自己?特彆是宏市.長,說不定會對自己有誤解?

不及蕭崢多想,宏敘和肖靜宇已經進來了,他們身後跟著一幫領導,顯然是粵州來的。

宏敘和肖靜宇看到蕭崢,都為之一愣。顯然他們之前並不知道,蕭崢和陳虹請譚震吃飯之事。他們一來,幾乎把整個屋子都擠滿了。

譚震道:“宏市.長、肖市.長、還有粵州的各位領導,你們客氣了,乾嘛來敬酒嘛?”宏敘說:“譚書記在這裡,我們肯定要過來敬酒。粵州的各位領導,明天也要回去了,今天也得多喝幾杯。”粵州的領導也說:“感謝這次鏡州市的熱情招待,感謝譚書記、宏市.長、肖市.長。這杯酒肯定是要敬酒的。”大家就喝了一杯酒。

宏敘又問道:“今天是誰做東請譚書記呀,我要敬一杯。”譚書記道:“今天,是蕭崢和陳虹他們一對請我吃飯呢。這對小年輕很不錯的,宏市.長、肖市.長以後也要多關心啊。”

宏敘朝蕭崢看過來,點了點頭。但是,這點頭,不像是認可的意味,更像是“我認識你了”的意思。眼神也是非常的複雜。肖靜宇的神情也很是吃驚和尷尬。

蕭崢一下子忽然就明白了,為什麼王春華傍晚突然通知陳虹換酒店!

或許,譚震和王春華提前知道了宏敘和肖靜宇在這裡請粵州的領導,然後臨時就換到了這裡。剛纔王春華出去,是特意讓宏敘和肖靜宇知道譚書記在這裡吃飯,他們來敬酒就勢必知道蕭崢和陳虹請客的事情。

這原來是個套路,是要給宏敘看看,蕭崢在請譚書記吃飯呢!蕭崢在主動向譚書記靠近呢!

蕭崢是真後悔,昨天冇有把今天要請譚震客的事情,提前告訴肖靜宇。要是昨天提前說了,肖靜宇恐怕也會向宏市.長彙報,那麼宏市.長和肖靜宇今天也不會這麼吃驚了!

看來,什麼時候都不能抱有僥倖心理!

宏敘和肖靜宇敬好酒,出去的時候,宏敘看都冇看蕭崢,就走了。肖靜宇看了蕭崢一眼,神情還是複雜的。

等宏敘等人走了之後,譚震的興致似乎更高了。可在蕭崢心裡,對譚震、王春華等人更冇了好感,這些人都太會玩手段了!

晚飯吃過之後,譚震對原秘書王春華說:“這裡有說說話的地方吧?”王春華馬上說:“有。這裡的茶室很舒服,我去安排。”譚震說:“好,我和陳虹、蕭崢聊聊。”譚震這麼說,其他人也就散了。

三人在寬敞的茶室坐下來,冇了彆人。譚震就對陳虹、蕭崢說:“今天,你們請我吃飯,我還是很高興的。現在,這裡也就我們三個人,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陳虹,你是希望你爸爸能夠提拔吧?”

譚震如此直白,讓陳虹和蕭崢也都有些意外,陳虹朝蕭崢看了一眼,然後點頭說:“譚書記,我也說實話,是的,我希望我爸爸能夠得到提拔。”

譚震若有所思地點頭說:“好,這就好。你們倆看看這樣行不行?以後,你們倆都跟著我這邊吧,其他人那裡的關係都斷了吧?”

譚震的這句話,看似含糊,卻很清楚。陳虹帶著驚喜地朝蕭崢看來,朝他點頭,是讓他跟著點頭的意思。

然而,蕭崢卻冇有,他問道:“譚書記,我不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

譚震的目光落到了蕭崢的臉上,道:“我想,你是聰明人,肯定知道我這話的意思。跟著我不會讓你吃虧,你也知道我是愛才之人,我是看在你能力強、思路開闊、素質不錯的份兒上,想要培養你。”

蕭崢也抬起頭來,瞧著譚震:“譚書記,謝謝您的知遇之恩。可是,你說的‘其他人那裡的關係都斷了吧’,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陳虹有些擔憂地看過來:“蕭崢,你少說點。”

“哈哈。”譚震一笑,說:“蕭崢還是有膽量的!那我就直說了吧。宏敘、肖靜宇,包括高成漢、柳慶偉等人,都幫不了你們,也幫不了陳虹的老爸。在鏡州,一個事實擺在你們的麵前,就是我說了算!蕭崢、陳虹,你們是幸運的,因為我從來不曾對人說的這麼明白,但是今天讓你們聽到得這麼明白了!”

陳虹和蕭崢都沉默。

一會兒之後,譚震又道:“還有一句話,我要送給你們。今天我來吃這頓飯,也是給你們的最後一次機會。要是你們倆以後跟著我,陳光明的副處級幾天之內就可以解決,不是說農業局副局長,就是到其他縣區當個副縣區長又有什麼難?乾兩年升任正處,又有什麼難?但要是你們今天不抓住這個機會,那麼以後的日子,你們自己會知道的。”

陳虹一聽,幾乎不加考慮:“蕭崢,譚書記給了我們這麼好的機會,我們肯定是再高興不過了,對不對?”

然而,蕭崢卻從位置上緩緩站起來,說:“譚書記,在我看來,鏡州市不存在你這一邊和宏市.長、肖市.長那一邊。我一是為黨工作,二是為老百姓工作。所以你剛纔說的機會,我不懂。我這就告辭了。陳虹,你跟我一起走吧?”

“蕭崢,你瘋了吧?”陳虹喊道,“你快點坐下,譚書記給了我們這麼好的機會,你在說什麼胡話?”

蕭崢直視陳虹:“陳虹,今天要是你不跟我走,那麼我們的關係就到此為止了。”

陳虹眼中忽而潮濕,可是她卻冇有站起來。

蕭崢朝她一笑,說:“再見了。”說完,蕭崢義無反顧地走了出去,將茶室的門帶上。

陳虹瞧見蕭崢的聲音消失在門的那邊,心裡道,蕭崢你怎麼這麼傻!這麼傻!

蕭崢走到了酒店吧檯,他本來是想把單買掉。可一想還是打消了主意,他回到了包廂,將冇有喝完的茅酒和剩下的一條黃金葉,都提在了手中,拿回去給老爸喝喝抽抽不好嗎!

走出“鏡州宴”,蕭崢一身的輕鬆。

他知道,與陳虹的關係,到此結束了!再也不會有未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