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329章 邀請吃飯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329章邀請吃飯

蕭崢想,肖靜宇這個時候發簡訊過來,肯定是有事的。所以,就馬上打電話過來了。

前兩天,金堅強因為從副書.記升任了縣.長,心頭是抑製不住的高興,所以連續兩天請蕭崢等人吃晚飯,當然其中也有其他人買單的。蕭崢吃了兩次,第三次就找個理由婉拒了。

酒是個好東西,但要是沉溺在酒精中,不僅對身體有害,而且損害人的意誌力。蕭崢不容許自己就這麼開始吃吃喝喝過舒服日子。其實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他還得思考在自己分管的三攤子的事兒上,怎樣才能做出成績來,搞出特色來,非但要讓上麵的領導覺得好,更重要的還是要對得起安縣的老百姓。

蕭崢自從接觸了《擁抱錢塘》的署名文章之後,總覺得這裡麵的許多道理都超越瞭如今江中的現狀,對工作具有很強的指導意義,在未來的五年甚至十年都管用。因而蕭崢今天晚上,在縣政府食堂吃了晚飯之後,早早回到了一裡路不到的“江南明月”小區房子裡,泡上一杯茶,關在書房裡,開始第二遍閱讀起了《擁抱錢塘》。

看得來勁的時候,他就點上一根菸,不知不覺也就過了午夜。忽然,肖靜宇的簡訊就來了,恰恰就說起了《擁抱錢塘》,並問他有冇有空通電話。蕭崢就馬上撥回了過去。

副市.長肖靜宇接起了電話:“還冇有休息?”因為已經過了午夜,夜幕深沉,似乎也讓大家的心靈都卸下了偽裝。肖靜宇的聲音也很是柔和,甚至帶著一絲絲關心。這語調上的一抹關心,讓蕭崢的心田恰似被春雨撫摸過的原野一般。

這種感覺很奇怪,蕭崢小時候在山村,春雨朦朦的時候,他是不撐傘的,很享受與自然界這種“親密”接觸。今天,肖靜宇的聲音,讓蕭崢產生了這種感覺。

蕭崢也道:“是啊,肖市.長,你也還冇有睡嗎?”肖靜宇道:“海燕給我整理了‘擁抱錢塘’署名的既有全部文章,我剛剛都看了一遍,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我有點好奇,這個‘擁抱錢塘’到底是誰?你有冇有瞭解?”

蕭崢道:“我也隻知道他文章好,可也不知道是誰?我跟省裡的媒體冇有太多聯絡的,不是很熟。”

蕭崢之前的大學同學趙俊傑也不很靠譜,蕭崢已經不跟他聯絡,就算有聯絡,趙俊傑也不一定就知道《擁抱錢塘》的執筆人到底是誰。

肖靜宇說:“沒關係。我有機會問問我的閨蜜方婭,她說不定清楚。”“方婭”這個名字,不由讓蕭崢想起杭城那頗為瘋狂的一晚,這位方處長是蕭崢見過最大膽的女處長了,正因為大膽因而也充滿一種平常女子所不具備的魅惑力。蕭崢想,以後跟這個方處長接觸還是要保持距離。

蕭崢說:“其實,能不能認識‘擁抱錢塘’這個署名背後的人,倒也不重要。隻要他的文章能繼續寫下去,我們能從中得到一些工作上的啟發就行了。”肖靜宇道:“我覺得,這位‘擁抱錢塘’不會單純是一個媒體人,也不可能隻是研究者,他背後應該是理論和實踐並舉的領導乾部,就是不知道是哪位領導。”

蕭崢很詫異,他冇想到肖靜宇會這麼認為。在蕭崢看來,上麵的領導們大部分都是大忙人,每天開會、應酬都來不及,哪有空寫文章?但是,從“擁抱錢塘”文章中體現出的理論高度、實踐經驗和對形勢的把握,要不是高層次的領導,肯定達不到這樣的水準。

蕭崢說:“肖市.長,你這麼一提醒,我倒也覺得有可能了。隻是,那肯定是高層的領導,像我這樣的小縣官,跟高層的領導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其他人這麼說,我覺得那是事實。”肖靜宇的聲音輕柔中帶著亮色,“可你這麼說,卻不符合實情。也許你還不知道,陸部長為了你的事情,親自打電話給了市裡柳部長。”

蕭崢有些反應不過來:“肖市.長,你說的陸部長,是陸在行部長嗎?”肖靜宇道:“是啊,在我們認識的部長中,除了陸部長還有誰姓‘陸’呢?”

除了“陸在行”還真冇其他的“陸部長”了。蕭崢問:“陸部長打電話給柳部長,是為了什麼呀?”

肖靜宇說:“今天電話裡我就不說了。總之是好事。下次有機會見麵的時候,我再跟你細說。這段時間,你隻要繼續抓好現有的工作就好。”

蕭崢知道,肖靜宇是為了安全起見,纔沒有將陸部長打電話的目的告訴自己。蕭崢也不再多問:“肖市.長,已經快一點鐘了,你也早點休息。”肖靜宇道:“你也是。”

放下了手機,肖靜宇想好了,明天就去找宏市.長。

次日上班之後不久,縣農業局長陳光明來到了蕭崢的辦公室,沙海進來給他們端茶送水,還打了香菸。陳光明還挺客氣地表示了感謝,還問蕭崢:“這個小夥子有點眼熟啊,以前是哪裡的啊?”

蕭崢說:“這是我從天荒鎮借調上來的沙海,他現在是我的助理。”陳光明“哦哦”了兩聲,還站起來和沙海握手。

沙海卻早就認識陳光明,他是農業局的局長,要是在鎮上的話,他這個縣農業局長下來就是指導工作,隻會和鎮黨委書.記、鎮長見麵,至於他這個小小的沙海,恐怕照麵都不會打一個,更彆說主動站起來握手了。

沙海這才感覺到了,在縣政府工作和在鎮政府工作的巨大不同了,在縣政府站得高,下麵的部門和鄉鎮就不得不仰望你。這是在基層鄉鎮不可能得到的尊重。

沙海長期在基層,一直“拽尾於泥中”,冇什麼尊嚴,也就不再知道尊嚴為何物,甚至都不敢想象“尊嚴”這種東西會降落在自己的頭上。

然而,今天從陳光明對待自己的態度中,沙海終於是嚐到了一絲尊嚴的滋味。

他也用力握了握陳光明的手,然後客氣地道:“蕭縣.長、陳局長,你們聊。有事情就叫我。”蕭崢說:“好的,有事我再叫你。”雖然沙海目前是自己的手下,可蕭崢一直很尊重他,並不將他視為自己的下人。

等沙海走了之後,陳光明跟蕭崢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還稱讚了蕭崢將《藏龍劍雨》的外景地落實到了天荒鎮,這對安縣來說,絕對是一大貢獻,蕭崢應該拿首功。

蕭崢說,這是在金縣.長領導下才做成的事,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功勞,所以不能說是自己“首功”。

蕭崢對這種“首功”“次功”的說法很警覺,要是傳到金堅強的耳中,搞得不好就會造成金堅強對蕭崢心裡有疙瘩。所以,必須對陳光明說清楚。

陳光明本來是想拍拍自己這個未來女婿的馬屁,冇想到蕭崢並不買賬。他也隻好將這個話題打住了,道:“蕭崢,晚上來家裡吃飯吧。陳虹也回來,我們到時候一起喝點酒。”

蕭崢這天下午正好有一個招商會議,晚上安排了一個工作餐要慰勞一下長期在外招商的乾部,蕭崢說:“陳叔叔,不好意思啊,我今天晚上的工作餐早就已經安排好了,我分管這塊工作,不去不好,所以改天再到您家裡去了。”

蕭崢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脫口而出的稱呼不是“爸爸”,而是“陳叔叔”。或許經曆了麵前一些事情,蕭崢心裡總是對陳虹、陳光明和孫文敏這一家三口有了些想法。所以,這“爸爸”是怎麼都叫不出口。

陳光明神色有些尷尬地道:“怎麼又叫我‘陳叔叔’了?是不是在生我們的氣啊?陳虹跟我說了,上次你和金縣.長與《藏龍劍雨》項目組簽訂古街合同,要在兩週內完成古街,否則就要承擔責任。陳虹覺著這對你個人來說,風險太大,所以來勸過你。可是你們的古街還是在兩週內完美的完成了。你是不是覺得陳虹在拖你的後腿啊?可事實上,陳虹是在關心你,是絕對關心你,總是怕你萬一出點事情呢?她的這個心意,你要知道啊!”

看來,陳光明今天到自己辦公室來的真正目的,就在這裡,是來彌合自己和陳虹之間的感情。上次的一通電話之後,蕭崢又已經好一段時間冇有主動給陳虹打電話了。陳虹恐怕也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但她又不肯自己先給他電話,今天就讓父親出麵了。

其實,蕭崢覺得,兩個人的事情最好兩個人之間解決,彆動不動就讓父母摻和進來。那樣更容易把問題複雜化,也容易讓父母過分擔心。

蕭崢也不想跟陳光明多說這方麵的事情,就道:“我清楚了,我也知道陳虹是好意。”

陳光明笑著說:“這就好。晚上,我們在家等你。”蕭崢為難得說:“陳叔叔,我說的是實話,晚上真的有工作餐。”

陳光明繼續笑著說:“工作餐一般結束得早,這我知道。我們的晚飯,等你來了,我們再開始。工作餐上不要喝多,家裡有好酒等你。就這樣了,晚上見!”

說著陳光明就站起來走出去。

“哎,陳叔叔……”蕭崢還想叫住陳光明,可他卻已經快速走出去,帶上了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