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286章 走馬上任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286章走馬上任

陸在行立刻道:“是,書.記!”

省.委組.織部走程式的速度很快,三天之後,省.委常委會就通過了這批公選24名人選的名單。然後,是7天的照常公示。

等公式一結束,立刻就走馬上任。

昨天春雨過後,今日天氣放晴。

省.委組.織部已經通知了肖靜宇,近日將送她到市裡報到,市.委、市政.府將召開班子會議,歡迎肖靜宇加入班子。

接完了電話,肖靜宇暫且放下了手頭的工作,從辦公室出來,在李海燕的陪同下,來到了縣委大樓的後麵,那裡有一條小溪,穿過了大院後半部分的緩坡,溪畔數枝桃花已綻,幾隻野鴨在溪灘上戲水,忽而給肖靜宇“春江水暖鴨先知”之感。

肖靜宇此刻也在體味著即將出任副市.長的感覺,本來會以為有諸多的不同、新鮮的快意,可結果卻是現在她什麼都體會不到,反而有一層淡淡的憂傷。即將離開安縣了,蕭崢也將在這裡孤軍奮戰。

剛剛,省.委組.織部給她打電話的時候,不僅告知了她去報到的時間,還對她透露了:安縣縣委也將迎來新的縣委書.記,也是從這次公開選拔中提拔起來的乾部。

肖靜宇到了市裡,確實可以利用手中的資源,也可以爭取市.委書.記、市.長的支援,來推動“美麗鄉村建設”,可畢竟她已經不是安縣縣委書.記。新的縣委書.記對“美麗鄉村建設”的態度會如何?目前還很難說,一般情況下,縣裡的新領導會尋求新的政績,而不會沿用上任領導的思路,這就是很頭疼的地方。

肖靜宇必須提前考慮這個問題,來幫助蕭崢減少工作壓力。她要大力推薦金堅強擔任縣長,這樣一來,至少蕭崢的工作還能有所依靠。

此外,市裡的公選也纔剛剛進行,蕭崢他們的筆試也纔在兩天前才結束,入圍麵試的名單還冇出來。蕭崢能入圍嗎?目前還是未知數。肖靜宇自然希望蕭崢能入圍,過關斬將,最後進入縣政.府的班子。

此外,她和蕭崢的關係,現在也有了微妙的變化。自從上次在綠水村地穴的一晚之後,肖靜宇的身體徹底就變好了,可蕭崢和肖靜宇之間的關係也徹底捅破了那層紙。接下去,兩人的交集將會向什麼方向發展?

蕭崢是有未婚妻的,在山洞之中,也是她主動……而且,肖靜宇不是隻有她一個人,她身後還有一個家族,她還有一個強勢的父親!她的父親,絕對不會接受蕭崢這樣一個鄉鎮小領導作為女兒女婿的。在他父親眼裡,肖靜宇可以為家族做更多的事情,隻要她願意。

所以,就算蕭崢會主動提出來主動跟她未婚妻分手,肖靜宇也不會答應和他在一起。她是為了保護蕭崢。她擔心自己的父親會對蕭崢不利。目前的蕭崢,無論職位還是人脈都還很脆弱。

肖靜宇看著湍湍溪流,心頭浮想與糾結著,忽而旁邊的李海燕提醒道:“肖書.記,蕭鎮長打電話來,問你有冇有空?他想過來一趟。”肖靜宇拉回了思緒,道:“哦,好啊,你讓他來吧。我在辦公室等他。”

蕭崢是在午前十一點不到時,來到肖靜宇辦公室的。

坐下來之後,蕭崢就祝賀道:“肖書.記,我已經聽說了公選的公示已經結束,肖書.記將到市裡工作了吧?”

儘管兩人有過山洞之中不尋常的一晚,可如今在這個辦公室裡,他是鎮長,她還是縣委書.記,這身份讓他說話的時候,隻能按照政界的習慣來說。

肖靜宇也冇有表現出什麼親密,點點頭說:“是的,剛剛上午通知我了,就在這兩天就要去市政.府報到了。”蕭崢問道:“鏡州市政.府?”因為之前的公選職位,隻是“擬任副市.長人選”,並冇確定是哪個市,所以蕭崢想確認一下。

肖靜宇很肯定地說:“冇錯,是在鏡州市。”蕭崢臉上露出了笑意:“那就好。”

“蕭崢。”肖靜宇忽然看著蕭崢。

蕭崢愣了一下,因為肖靜宇很少像這樣直呼其名,在工作場合肖靜宇一般稱呼他為“蕭鎮長”。“嗯?”蕭崢也眸子亮堂地瞧著肖靜宇。

肖靜宇道:“那天在洞穴裡的事……忘了吧。”蕭崢本來微笑著看肖靜宇,可此刻笑容一僵。

肖靜宇冇有顧忌他的表情,繼續說:“我們還是做工作上的上下級吧,其他的事情,不合適。那天,完全是在特殊的情況下,纔會發生。而且,我的家族,也不是那種你能想象到的家族……總之,那天的事情,就當冇有發生過。”

肖靜宇看著蕭崢,很是堅定地說了這些話。

好一會兒之後,蕭崢才點頭說:“好,我明白了。”蕭崢今天來,本來是想對肖靜宇說,他已經決定了暫緩和陳虹結婚,如果肖靜宇答應,他會選擇和她在一起。

可還冇等他開口,肖靜宇竟然就讓他把那天在洞穴中發生的一切都忘了。

肖靜宇是不想接受他?是因為她上了一個層級,認為他這個鄉鎮長配不上他?還是正如她所說,她背後的家族實在太複雜,她不想讓他捲入其中呢?

但不管是哪一種,蕭崢的心裡都很不痛快。他說:“肖書.記,你可以忘了那個晚上,但是我不會忘的。而且,我已經決定了,我會暫緩結婚的。你上次問我,我和陳虹是不是合適?我現在真的感覺到,我和陳虹不太合適。我會去向她提出來。我今天來,就是想把這些話告訴你。我現在已經說完了,所以我也要走了。祝你到了新的崗位上,一切順利。”

說著,蕭崢就站了起來,朝門口走去了。

肖靜宇心裡想喊:“蕭崢,你等一等,我其實是為你好。”可肖靜宇也感覺到,那麼說多麼冇有說服力?她隻好眼睜睜瞧著蕭崢離開了。

蕭崢從縣委出來,有那麼一刻,忽然覺得是挺茫然的。他對駕駛員小鐘說:“今天上午冇什麼事了,我去街上走走,你等會就用我這個飯卡在縣政.府食堂打飯吃吧。我要回去了,給你打電話,你到時候再來接我。”

小鐘說了一句話“好”,也不多問理由。

蕭崢就從縣委大院走了出去,想要到附近找一個西餐廳,吃點東西,喝一杯咖啡。其實,在縣裡,像蕭崢這樣的鎮長還是少有,大部分人從早到晚都是吃公家的,每頓飯都喜歡熱熱鬨鬨,享受著人家的恭維。可蕭崢對人家的恭維很不感冒,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所以無謂的飯局能不參加就不參加。

在煩惱的時候,他也不會寄希望於酒精的麻痹,反而會走走,想想,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

當蕭崢在縣委大院出口拐彎的時候,一輛大眾公務車從外麵開進來,裡麵坐著的人,正好瞥見了蕭崢,眉頭為之一皺。

此人,正是之前縣長方也同的助手、如今的縣外事辦主任姚倍祥。如今的姚倍祥已經看蕭崢越來越不爽了。理由很簡單,蕭崢已經成為了他的競爭者。

這次市裡的公開選拔,姚倍祥托人瞭解到了報副縣長的乾部中,就有蕭崢。在姚倍祥看來,這次的副縣長崗位就是自己的,這是譚廳.長給市.委書.記譚震打了招呼之後,譚書.記才指示市.委組.織部放寬報考條件的。

這樣一來,姚倍祥這個擔任正科勉強半年的空降乾部,纔有了機會來參加這次公選。這個位置不就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嗎?可冇想到,在自己獲得報名資格的同時,竟然有一個人也意外獲得了報名資格。

那就是才擔任鎮長這個正科職務不到一年的蕭崢。這樣一來,蕭崢就成了姚倍祥的競爭對手。

但是,姚倍祥還是從心底裡鄙視蕭崢的。蕭崢就是一鄉鎮乾部,跟他這個從省廳空降的乾部,在格局上、視野上、理論上又怎麼比?

姚倍祥遠遠地朝靠路邊步行的蕭崢瞪了一眼,收回了目光,車子也進入了市.委市政.府的大院。

蕭崢走了一公裡找到了一家西餐廳,他忽然記起來了,這個餐廳之前和陳虹來吃過。想到陳虹,蕭崢的情緒是複雜的。兩人相處這麼多年來,說冇有感情是假的。這些年來,陳虹和她家庭對他有各種期望和要求,蕭崢也一直努力在滿足。隻是最近,蕭崢真的開始有些懷疑,自己和陳虹是不是合適?

就拿最近的公選報名事件來說,陳虹希望蕭崢去報考市府辦副主任的崗位,可最終蕭崢還是選擇報考了副縣長。這讓陳虹很不高興。蕭崢把自己的這個報名決定告訴了陳虹之後,陳虹說:“你知不知道?你報考的這個崗位,已經被人內定了?”

蕭崢覺得這種說法很奇怪,就問:“怎麼會內定呢?這是拿出來公選的崗位!”陳虹當時在電話裡冷笑道:“所以,你在基層待久了,就是太天真了。這個副縣長崗位,報名的其中一個人就是姚倍祥。我已經替你打聽過了,他這個人,跟省裡一個廳.長的關係非同一般。人家廳.長都親自來打招呼了,彆人或許不知道,可我在組.織部辦公室工作,這些事情我應該比彆人清楚吧。”

蕭崢冇想到,以公平公正為原則的公選,竟然在背後也有指定人選?那這個體製內,還有哪件事情是公平的!

蕭崢覺得陳虹應該不會無中生有,故意騙他,肯定是部裡某些領導說起了這個事情。

但蕭崢不想信這個邪!他就是想看看,要是他筆試比姚倍祥強,他麵試也比姚倍祥強,這個所謂的“指定”,還有什麼意義?他們還怎麼把這個副縣長的崗位給姚倍祥!

坐在咖啡廳裡,看著外麵,蕭崢期待筆試的結果能早點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