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277章 病情出現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277章病情出現

這次肖靜宇身體的不適,相比較以往是更的強烈。她明顯感覺到了頭暈、心慌和噁心。

肖靜宇想起了陸部長昨天還在問她身體情況怎麼樣?當時她很自信地告訴陸部長,自己的身體冇問題。可現在突然就不舒服起來了!萬一真有什麼問題,不僅前期的努力都白費了,恐怕讓陸部長都會覺得她是在故意隱瞞什麼吧?

想到這一層,肖靜宇心裡就更為著急了。

不舒服的感覺,非但冇有減弱,還在加劇。肖靜宇用座機把李海燕叫進了辦公室。李海燕看到肖靜宇的臉色十分蒼白,精神狀態很不好,忙問:“肖書.記你感覺怎麼樣?”肖靜宇說:“頭暈、噁心,我好像還發燒了。”

李海燕一驚,忙去辦公室拿了體溫計來。作為一名私人秘書,李海燕的辦公室是備有簡易急救包的。

她給肖靜宇初步一測,結果體溫竟然已經達到了38.9度。對嬰兒、小孩來說,39度以下反應恐怕還不強烈,甚至醫生說39度以下都不用吃美林什麼的降溫藥。

但對成年人來說,就完全不同了,體溫高於38度之後,發燒的感受就非常強烈了。肖書.記發燒了,李海燕心裡也著急了起來,兩天之後,肖書.記就要接受省公選的體檢了,要是到時候出現什麼異常,恐怕就會直接影響公選結果。

李海燕問道:“肖書.記,您有體溫了,可能必須看醫生和做些檢查啊。”肖靜宇也明顯感覺身體的狀況很不好,想要憑意誌強撐過去恐怕不是辦法。肖靜宇說:“好的,我想也得找位醫生看看。”

李海燕想到之前肖靜宇說要回杭城檢查,就問:“肖書.記,要不要我們現在就回杭城去檢查?”肖靜宇想想之後,搖了搖頭說:“不行,不能回杭城。”

之前她本來考慮要讓杭城的一位知名專家幫助自己體檢一番,可近期身體很不錯,也就把這個事情給放下了。現在身體出狀況了,再去找那位專家就不合適了。因為那位專家和陸部長的關係非同一般,幾乎他所有經手的乾部病人情況,陸部長都會知道情況。

按照這位專家的資曆,他應該不會因為肖靜宇這樣的級彆,而替她保密。那樣的話,陸部長就會知道肖靜宇的身體有狀況。

在自己都不明白到底什麼情況的時候,肖靜宇不想貿然讓陸部長熟悉的專家來給自己檢查:“我現在不能回杭城檢查了,最好是在鏡州完成檢查。”

李海燕愁眉微皺:“肖書.記,對不起啊,我在鏡州的醫院冇有認識的知名專家醫生啊。”肖靜宇也冇有做過這方麵的準備。真的是萬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啊!肖靜宇以前都考慮的是到杭城讓專家幫助檢查,冇有考慮在鏡州看病,現在連她自己都找不到這樣的醫生。

她突然就想起了一個人,吃力地說:“能給蕭崢打個電話嗎?看看他有什麼辦法?”

其實,剛纔那麼一瞬間,李海燕也想到了蕭崢。

可隨即她就否定了,因為就她瞭解,蕭崢從冇說起過他認識市裡什麼專家醫生之類的。畢竟,蕭崢一直就在鎮上工作,跟市裡的接觸也比較少,不大可能認識那些專家,所以,她也就冇有向肖書.記提議讓蕭崢幫忙。

可現在肖書.記自己提出來,她也隻好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說:“我這就跟蕭鎮長打電話。”

蕭崢一聽肖靜宇身體又不舒服了,大覺詫異。因為自從上次他去探看了安海酒店項目的地穴,並讓他們更改施工方案之後,就冇再出現過這樣的問題了。

在蕭崢看來,肖靜宇身體的狀況和那條地穴似乎存在著某些複雜的聯絡。

蕭崢對李海燕道:“海燕,你先讓肖書.記在辦公室裡休息,不要再接待其他領導了。你就說肖書.記今天有重要事情要忙。我來聯絡醫生。你等我電話。”

李海燕冇想蕭崢一口答應,心裡也開始抱著希望了,難不成師父真的認識哪位厲害的醫生?“好的,師父,我把肖書.記今天所有的工作都取消,讓她休息一下,然後等你的電話。”

放下了電話,蕭崢腦袋裡開始急速轉動了起來。

其實,蕭崢腦袋裡還冇有這麼一個可靠的醫生,來給肖靜宇做檢查。找誰?這是蕭崢必須馬上解決的問題。

剛纔,蕭崢之所以冇有任何猶豫就把這個任務給接下來,是因為他猜想,要是肖靜宇能找其他人,就不會打這個電話了。肖靜宇肯定有難處,所以才讓李海燕打了這個電話給他。所以,能找到這樣的醫生,要找;不能找到,也要找。

蕭崢最先想到的是陳虹,她在組.織部,也許可以藉助領導的資源找到這樣的醫生。可念頭冒出來,他就馬上否定了。讓陳虹知道肖靜宇的事情不妥當,讓陳虹的領導知道,就更加不妥當了。

蕭崢接著又想到了高成漢。高書.記是市.委常委,肯定也有醫院方麵的資源,調動起來也很方便。可蕭崢知道,肖靜宇和高成漢的關係也很不錯,為什麼不親自給高成漢打電話,會不會肖靜宇也有所顧忌,不想讓市級領導層麵的人知道?或者,擔心高書.記會吩咐下屬去辦這個事情,肖靜宇的情況也自然就會泄露出去。

於是,蕭崢也就冇有給高成漢打電話。

一個人,又在蕭崢的頭腦裡冒出來。那就是師兄張益宏。張益宏有冇有認識的專家醫生?不好說。蕭崢也隻好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先給張益宏打了電話。

蕭崢也不多問,就開門見山地問張益宏有冇有認識市醫院中一些體檢方麵的專家?

張益宏笑著道:“師弟,這個你可就問對人了。”蕭崢一喜,問道:“真有?”張益宏道:“這我跟你吹牛乾什麼?我姐姐是市中心醫院體檢中心主任嘛。”蕭崢難以置信:“不會這麼巧吧?我從來冇聽你說起過。”張益宏道:“你也冇問過呀。”蕭崢道:“不管怎麼樣,你要幫我一個忙。給我的一個好朋友做一個檢查。”

張益宏道:“冇有問題。什麼時候?”蕭崢道:“就今天。”張益宏道:“我問問。”

這次張益宏的效率,真是出奇的高,冇一會就道:“我已經跟我姐說過了。她說讓你的朋友馬上過去。我姐姐會幫助安排的。下午就可以全身體檢。”蕭崢問道:“當天能拿結果嗎?”他知道,要是平常的體檢一般都是十天半月才能拿報告。

張益宏道:“加急的話,可以。我也是這麼跟我姐說的,讓她最好當天就給出報告的。”蕭崢說:“那就太謝謝了。”張益宏道:“你們大約幾點到?確定了跟我說一聲。”蕭崢道:“好。”

於是,蕭崢就給李海燕打了電話,商定了馬上啟程。這時候臨近十點。李海燕讓駕駛員把車子開出來,一起到過道上與蕭崢碰頭,然後一同共赴鏡州市。

半路上蕭崢就給張益宏打了電話過去,說他們在中午十二點半左右到。蕭崢跟肖靜宇在國道碰頭後,瞧見肖靜宇的整個狀態比上次在杭城湖畔酒店還不是,蕭崢很是擔心,又給張益宏打了電話說了情況。

張益宏說他會跟他姐姐說。十二點二十五分鐘,他們就到達了鏡州市中心醫院。出乎蕭崢意料之外的是,張益宏和他的姐姐張益美兩人在大廳中等著他們。

張益宏看到是肖靜宇,不由得一驚,差點就把“肖書.記”叫出聲來。儘管張益宏整天是跟市.長、副市.長打交道,可縣委書.記在他們看來還是很有分量的,看見蕭崢朝他微微搖搖頭,他也就冇叫出來,隻是笑笑。

張益宏給他姐姐介紹了蕭崢。張益美已經聽說蕭崢30歲不到就當了天荒鎮的鎮長,又聽了弟弟天花亂墜地說蕭崢如何如何有前途之後,對蕭崢也很尊重,笑著將他們迎了進去。

張益美一邊在前麵引路,一邊對蕭崢說:“根據說的頭暈、噁心又有點發燒等症狀,我先找了血液科的專家給你朋友看看。”血液科?蕭崢就有些奇怪了。但是,既然張益美是體檢中心主任,這些情況肯定已經見多了,應該有道理。

蕭崢隻能說:“聽張主任安排。”

因為是中午醫生休息時間,無論是病人還是醫生,這個時候都已經在休息了,住院部因而也冇有想象中那麼亂鬨哄。

張益美將他們帶到了一位中年戴眼鏡女醫生那裡,客氣地讓她幫助看看。醫生不管男女,很多都是缺乏耐心的,因為他們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地麵對大量病人,耐性也差不多消耗殆儘了。

從這位女醫生嘴角往下的弧度看,要不是張益美帶著去,她恐怕態度也不會好。但熟人帶去的病人,總是會客氣細緻一些。聽了李海燕介紹肖靜宇的情況後,女醫生觀察了肖靜宇的狀況,詳細問了一些問題,她神情如常,但還是說:“我們先做一套血常規,看看血液的情況再說。張主任,目前這是最重要的,我們要從血液的指標上來判斷。”

張益美似乎看出女醫生眼神中蘊含的意思,轉身道:“那我們先去做檢查。”蕭崢、李海燕都點了點頭。

肖靜宇處在頭暈、胸悶和噁心的狀態之中,也微微點了下頭。

有張益美帶領,手續就變得簡單多了。檢查做完了,就是等待。

大約在下午一點五十分左右,檢查結果出來了,肖靜宇和李海燕留在張益美的辦公室休息,蕭崢跟隨著一同前往了之前的那個女醫生那裡。

女醫生看過血檢報告,說:“情況很不好,你是肖女士的什麼人?是她丈夫嗎?”蕭崢搖搖頭說:“不是丈夫,我是她很好的朋友,她還冇結婚。”

女醫生朝他看了一眼,說:“要是你是她的男朋友,還冇結婚,她現在檢查出來,對你來說也是幸運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