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262章 略施小計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262章略施小計

肖靜宇在李海燕耳邊輕輕吩咐了一句,李海燕立刻明白地點了下頭,然後說:“好的,肖書.記。”

肖靜宇坐入了自己的車子,對李海燕道:“你在春節期間也好好休息,新年再見了!”

李海燕也朝車窗內的肖靜宇揮手:“肖書.記,過年快樂!”

說著,肖靜宇的車子向坡下駛去,出了大門,消失不見。李海燕還站在那裡,臉上掛著微笑。

此時,在李海燕幾米之遙的地方,姚倍祥站在門口。他平時下班之後,是住的酒店,冇有安縣國際大酒店那麼高檔,但在縣城裡也算是不錯的酒店,房費由縣政府來出。這是方也同給他的待遇。

現在,方也同被抓了進去,縣政府那邊由縣.委副書.記金堅強來主持工作,但金堅強也冇有小氣到立刻取消他的這種待遇。

姚倍祥如今還是每天去縣政府上班,可要說有什麼大事,還真說不上。今天他也打算連夜回杭城去了。剛到門廳,冇想到就碰到了李海燕正送肖靜宇下來。

這讓姚倍祥不由感慨,前不久自己也是這樣陪著方縣.長進進出出的,可冇想方縣.長這麼快就進去了,本來想來縣裡鍍金的他,就被滯留在這座偏僻的小山城裡了,這叫什麼事情啊!

所以,看到李海燕朝著肖靜宇車子離去的方向揮手、矗立,表情上還帶著發自內心的笑,姚倍祥心裡是又嫉妒又不爽。

“你領導都已經走了,是看不到你站在這裡的。”姚倍祥朝李海燕走近了兩步,口吻帶著某種酸味。

李海燕當然能清晰地感覺出姚倍祥的心理,她笑著說:“姚主任啊,您好。我站在這裡不是給領導看的,隻是領導放假了,我一下子好像空落落的,不知道接下去要乾什麼,所以站一會兒,出出神,說不定接下去就知道了。”

姚倍祥道:“你這叫秘書病啊,一切都以領導為中心,領導一走,都不知道要乾什麼了!”秘書與秘書的之間關係,並不完全跟領導與領導的關係相對應的。也就說,就算兩位領導關係緊張,可他們的秘書碰上了,或許也會聊得很好。比如姚倍祥,對李海燕的印象就不錯,一方麵是他和李海燕冇有太大的利益衝突,另一方麵李海燕長得漂亮,人又乖巧,之前姚倍祥跟李海燕溝通過的幾件事都非常順暢。

正因為如此,姚倍祥還是跟李海燕能聊的。

李海燕笑笑說:“當秘書嘛,以領導為中心不是天經地義的嗎?不以領導為中心,又以什麼為中心啊?”

“你這就錯了。”姚倍祥道,“以前,我也跟你一樣想,作為秘書以領導為中心就好了嘛,可你看啊,我的領導方縣.長,莫名其妙就進去了!你還叫我怎麼以他為中心?在省廳的時候,我怎麼會知道方縣.長是有問題的呢?方縣.長又不會告訴我!方縣.長更不會考慮我的難處。

所以,人啊,首先還是要以自己為中心!把手頭的工作乾好,自我還是要保持一點的。萬一領導出事了,我們纔不至於落差太大!”

姚倍祥的這些話,恐怕也都是有感而發吧。

剛纔肖書.記讓李海燕跟姚倍祥說點事,李海燕現在覺得時機正好,就眨了眨眼睛,道:“姚主任說的這些話,好深奧,我想都冇想到過,姚主任果然是省裡下來的領導,比我們想得深遠。”

“深遠個啥呀!”姚倍祥今天心情不好,說話也是怨氣深重,“我現在是被卡在這裡,上不上,下不下,接下去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李海燕表情上帶著濃重的不解:“怎麼會呢!我聽說,市裡麵馬上要開展公選了,姚主任現在是正科級,一參加公選,競選為副縣處級領導也是理所當然的。”

“什麼?要開展公選了?”這個訊息姚倍祥還真冇掌握。

這對姚倍祥來說,簡直就跟救命稻草一般,要是他能通過競選,選拔為副縣處級,那情況又完全不一樣了!

就算讓他待在縣裡他也能忍受,畢竟副縣.長也就是大半個縣太爺了!

副縣級領導,進出有專車,吃小食堂,去省、市開會的機會多,到全國各地、乃至出國出差培訓也是家常便飯。姚倍祥就算回到省藥監局,也不會有這樣的待遇。

李海燕道:“冇錯啊,這已經是定下來的事情了。聽說,省裡春節上來就推動公選工作,市裡最多不會晚一個月。”

李海燕把資訊不露痕跡地傳遞給了姚倍祥。

姚倍祥聽後,更加確信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了,他對李海燕說:“李秘書,謝謝你的這個訊息啊,要是哪天我真公選上了,你是第一大功臣,我不會忘記你的。”說著,姚倍祥匆匆朝縣.委縣政府大院外走去。

李海燕想,他應該是當天就會趕赴省城去吧?關於姚倍祥留給李海燕的最後一句“你是第一大功臣,我不會忘記你的”,讓李海燕有些咂舌。她可冇想過要讓姚倍祥感謝自己。

二十九、蒸饅頭。

這天晚上開始,鎮政府就將全部放假了。這天下午,蕭榮榮和費青妹就給蕭崢打了電話,問蕭崢什麼時候回去?他們要準備吃的。

蕭崢當時正在忙著最後幾件事,就說明天吧,然後就掛了電話。所以,蕭榮榮和費青妹也冇打算蕭崢今天就回去。

可到了下班的時候,蕭崢的手機簡訊出現了5萬多的收入,這是鎮班子成員的年終獎。這次班子成員中,正職年終獎是5萬,副職是4.5萬元,其他一般乾部是4萬元,從高到低差距不超過1萬元。

其他有些鄉鎮,主要領導拿的年終獎,往往是一般乾部的一倍以上,這就直接引起了一般乾部的不滿。認為領導就是為自己謀利益。

蕭崢和管文偉商量了,他們不做這種事情,整個鎮能發的年終獎就這麼多,大家同在一個湯碗裡喝湯,領導勺得多了,下麵的人自然就少了。

蕭崢和管文偉認為,與金錢相比,班子和全鎮上下的凝聚力纔是最重要的。但差距要不要體現,要,否則大家冇有上進的動力,所以確定了從高到低一萬塊的差距。

這也是在大家可以接受範圍之內。

這也是蕭崢上班以來,拿到的最高一筆年終獎了。蕭崢想起在八年前自己拿到第一筆工資的時候,就騎著自行車興匆匆趕回家了。

今天蕭崢拿了人生中最高的年終獎,也很想拿回家給父親。

每個孩子,其實都想回報父母,向家人證明自己的價值。位居鎮長的蕭崢,也不例外。

於是,蕭崢下班之後,拿上銀行卡,到鎮上的自動取款機上取了三萬塊,讓小鐘送自己回綠水村。

綠水村在辛阿四這個村支書的帶領下,是越來越乾淨了。就算現在為了山上建酒店,修了一條寬闊的施工路,但這條水泥路也維護得很好,每天安排車子灑水和清掃,並冇有因為施工而讓村子變回亂糟糟的樣子,這一點,蕭崢在心裡給辛阿四點了一個讚。

天色已晚,蕭崢的車子進入村子的時候,前麵有一輛車子與他們相向而行。

蕭崢起先也冇怎麼在意,可瞥了一眼之後,他從位置上驚厥地坐了起來,又是那輛黑的奔馳車!

“什麼情況!”蕭崢問小鐘,“你剛剛看清這個車子是從哪裡開出來的嗎?”小鐘回答:“好像,是從蕭鎮長你家的方向啊。這是你家的親戚嗎?”在小鐘看來,蕭鎮長能當到鎮長,跟他的努力分不開,但蕭鎮長家裡多少有些有背景的親戚吧?能開得起大奔的人家,背景應該是不錯的。

蕭崢不再說話了。

回到了家門口,蕭崢對小鐘說:“你回去吧,今天我就住在家裡了。”小鐘道:“蕭鎮長,那明天我來接你。”蕭崢點頭說:“好,明天你把我接到縣城,你就可放假了。”

蕭崢提著幾袋鎮上發的年貨,口袋裡揣著三萬塊,走入了家門。

蕭榮榮和費青妹也還冇有吃飯,蕭榮榮正打算開酒,費青妹正在將灶頭上的菜端上桌子。

在桌子旁邊的櫃子上,放著一摞禮物,竟然比蕭崢帶來的東西還高檔,特彆是其中香菸竟然還是“紫禁城”。

蕭崢那次跟隨陳光明去市電視台長樓海波的辦公室,樓海波拿出這種香菸給他們抽的時候,是滿麵的得意,說整個鏡州市抽過這種香菸的,不會超過一隻手。可見這種香菸的奇貨可居。冇想到,這煙今天卻是若無其事地出現在了自己的家裡。

蕭榮榮和費青妹也朝那些禮物上瞥了一眼,神情有些尷尬。還是費青妹機靈,馬上道:“蕭崢,你不是說,明天纔回來的嘛?怎麼突然今天就回來了?”

此時,蕭崢幾乎已經肯定,蕭榮榮和費青妹肯定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的。

他也不馬上發飆,就道:“是啊,本來想明天再回來。可今天發了年終獎,比以往都有多一些,就想拿點回來給爸爸媽媽。”

說著蕭崢就在桌旁坐下來,將裝了3萬塊的銀行袋子放在了桌子上,說:“老媽,你等會拿去藏好吧,要花就花,要存就存。”

“哎呀,你拿錢回來乾什麼?”費青妹驚道,“你買了新房子,銀行不是還有貸款嗎?趕緊拿去還吧。我和你爸爸,現在也不缺錢用。”

蕭崢說:“這些是我孝敬你們的,跟你們缺不缺錢沒關係。你們收著,不然我不高興。”費青妹:“你這孩子!”

蕭榮榮道:“先彆說了,我們吃飯吧。”費青妹道:“對對,馬上開飯,大家應該也餓了。”

大家都坐下來,費青妹正要給蕭崢夾菜,蕭崢卻問道:“爸爸、媽媽,也快過年了,今天你們就跟我說實話吧,那輛奔馳車是怎麼回事?這些禮物又是怎麼回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