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216章 馬飛下馬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216章馬飛下馬

蕭崢明白徐昌雲的焦慮,馬豪被查,局長職務空缺,要是上麵對徐昌雲的表現滿意,肯定就在上一次的乾部調配中直接任命他了,可市.委卻冇這麼做。從徐昌雲的角度看,那不是領導不滿意他的工作又是什麼?要是滿意,直接任命不就完了?

這纔是徐昌雲焦慮的原因。

徐昌雲其實並不是一個唯利是圖的人,他的人生目標應該也不是一味往上爬。但不想當將軍的兵不是好士兵。眼前有一個機會,讓他可以主政縣公.安局,徐昌雲自然也想抓住。這是人之常情。

可上麵在局長人選上,卻變得曖昧不明瞭。這讓徐昌雲也不淡定了。他碰上過那樣的情況,某縣區的公.安局長空缺了,本來完全可以由得力的副局長接任,結果拖了一段時間之後,就從上麵空降一個下來,下麵的人也就冇了希望。

位置這種東西,大家都想給身邊最親近的人。一方麵是放心,親近的人喊得動嘛;另外一方麵給身邊的人,人家更能記得你的好,給了下麵一個並不熟悉的人,人家恐怕還以為就是因為自己能力強,所以是應得的。

其實,在體製內,有一個巨大的誤區,很多人都以為自己能力強、政治素質好,就應該得到提拔。如果你手中有一塊蛋糕,你有分發給人的權力,你會給一個你熟悉、對你很親近的人,還是分給一個力氣很大、可你根本不熟悉的人呢?你怎麼選擇,那就是上麵的領導會怎麼選擇。

體製要求我們大公無私,可占據體製各個崗位的人,卻是一個個活生生的、有**、有恐懼的人。也正因為如此,隻要體製存在、隻要體製得靠一個個活活生生的人來運轉,那麼公平與私心的矛盾、廉潔與腐-敗之間的鬥爭,就將永遠存在,戲碼也一直會上演。

現在,徐昌雲麵臨的就是這樣的擔憂,他是從基層成長起來的乾警,在市局中的人脈不夠牢固,跟市.委常委中關鍵領導更是缺乏經常聯絡的渠道。為此,他就擔心懸而未決的縣公.安局長崗位,某天就從上頭空降一個人下來了。

蕭崢很能明白徐昌雲的感受,也知道這個局長崗位,對徐昌雲有多重要。目前他是一個科級乾部,隻能在縣公.安局這個小環境中流動,可要是當了局長,他就上縣處級了。縣處級和鄉科級完全不是在一個層麵上,一下子就可以在全市的公.安係統中流動,地位、收入、見識和退休待遇等等,也將全麵提升一個台階。為此,這個局長崗位對徐昌雲來說太重要了。

關心則亂,所以徐昌雲纔會迷惑,今天要請蕭崢喝酒。

蕭崢道:“徐局長,肖書.記是很關心乾部成長的。就拿我們鎮上的管文偉書.記來說吧,之前宋國明進去之後,管書.記主持工作了好長一段時間,最後還是把他的書.記崗位給搞好了。”

“這倒也是。”徐昌雲道,但他又道,“可是管書.記的是鎮黨委書.記崗位,是一個正科崗位,肖書.記能說了算,縣公.安局長是個副縣級崗位,肖書.記說了不算啊。”蕭崢道:“我相信,肖書.記一定會全力以赴。此外,徐局長你在市.委和市局中的關係和人脈如何?這個時候是可以利用一下的時候啊。”

徐昌雲輕輕搖搖頭:“市局的業務副局還熟悉,局長平時見麵就比較少了。市.委裡認識的領導,就更少了。兄弟,說實話,以前我也冇有非當這個局長不可,隻是現在有這麼一個機會在眼前,就想爭取一下。”

蕭崢能理解,很多實誠的乾部,隻知道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對成長道路其實缺乏有效的、長遠規劃,這就造成在機會來的時候,就有“臨時抱佛腳”卻不知道去抱那隻佛腳的無奈。

蕭崢道:“徐局長,其實現在還為時未晚。畢竟上麵還冇有確定這個崗位的人選,還有時間可以活動一下啊。”徐昌雲抬起頭來,瞧著蕭崢:“你的意思是讓我現在去‘跑官’?”蕭崢道:“不是‘跑官’,而是讓上級領導瞭解你,多去彙報一下你主持局長工作以來的做法和成效,也要彙報一下下一步的打算和設想,至少讓上麵領導知道,你完全有能力、也有挑起這副重擔的心理準備啊!”

“對啊,蕭鎮長,你說的對。我一直以為主持工作就是過渡一下,還冇去市局彙報過工作。”徐昌雲驚喜地瞧著蕭崢,“可聽你這麼一說,我明白了,其實過渡階段也該向上麵多彙報纔對。怪不得,蕭鎮長這麼年輕就當鎮長了,原來見識比我高啊!”

蕭崢心想,其實自己並冇有比徐昌雲好多少,他走得最多的還是肖靜宇這邊,其他領導那裡就去得不多,市.委組.織部長、市紀委書.記兩位重要領導都有意要調他,可他卻從未主動去拜訪過,這其實是很不明智的,現在不穩固這些關係,難道等機會來的時候再去臨時抱佛腳嗎,那效果要差多少啊?

今天,徐昌雲的焦慮,反而給蕭崢提了個醒,他得擠出時間來,多去縣、市領導那裡轉轉,聯絡聯絡感情,獲得更多的資訊。樹挪死、人挪活,他肯定不會一直呆在天荒鎮的,就算他自己很想一直在天荒鎮這裡奮鬥,為家鄉多做貢獻,組.織上也不允許。為避免廉政風險,工作崗位的調動是必然的。而且,在這種調動之中,不進則退。

蕭崢說:“我女朋友陳虹在市.委組.織部工作,我和市.委組.織部柳部長也有過接觸,近期我想請柳部長吃個飯,到時候我叫上你一起。”徐昌雲的眼睛亮了:“這太好了。到時候我來安排。”蕭崢說:“今天,你已經請我吃過了,下次我安排的時候,你隻要來敬敬酒就行了。”徐昌雲笑著道:“那我就先謝謝了。蕭鎮長,我在縣裡能稱得上兄弟的人很少,我來敬你一杯酒,我癡長你幾歲,以後就叫你一聲兄弟了。”

蕭崢想起管文偉是稱呼自己“兄弟”的,現在蕭崢又多了徐昌雲這個公.安大哥,對蕭崢的工作來說肯定大有幫助,他將小杯子中倒入了黃酒,道:“我很榮幸,其他都不說了,現在我就叫徐大哥了!”

兩人把酒喝了。徐昌雲又問蕭崢:“關於你們委辦馬主任的事情,接下去怎麼辦?真的就等肖書.記指令嗎?其實,馬主任不經肖書.記同意,私自進入肖書.記辦公室翻找東西,這種行為簡直就是太惡劣了。肖書.記的身邊等於是放置了一個定時炸彈!”

蕭崢道:“現在,就是不知道馬主任為什麼這麼做?為誰這麼做的?”徐昌雲道:“兄弟,要不這個事情就交給我去調查。我可以把他調查得一清二楚。”蕭崢想想,搖搖頭道:“你現在也處在非常時期,要是你指使下屬進行調查,要是那些下屬跟上級報告,那就是利用公務乾警去調查私人**的問題。要是以後真有提拔的機會,人家可以以此為把柄舉報你。這風險太高了。”

徐昌雲卻道:“兄弟,這個你放心。我還有一個外麵的兄弟,他性格太剛,以前因為得罪了馬豪,在縣局處處被打壓,他一氣之下辭職了,現在私下裡接一些活,很靠譜,我可以把這個事情交給他去辦,絕對不會有事。”

蕭崢沉默了片刻,還是覺得這個事情有風險,讓編外的“兄弟”去調查,會不會隱患更大?主要是,徐昌雲目前不上不下,是非常時期,他不希望搞出事情來,既然現在肖靜宇還冇有給予指示,他不想讓徐昌雲先去做什麼。

蕭崢就說:“徐大哥,這個事情,先緩一緩,等肖書.記的通知吧。”蕭崢還是采取了保守的做法。

徐昌雲知道蕭崢是為他著想,就道:“既然兄弟你這麼說,那我就聽你的。”

兩人吃過宵夜,也冇有接到李海燕的電話,就各自散了。

徐昌雲回到了家之後,又想了想馬飛的事情,他拿出了電話,給一個人打了電話過去:“小洪,有個事情要麻煩你一下了。”

電話對麵的是徐昌雲以前的下屬,現在是縣城的“小洪幫忙”,他幫助普通百姓解決一些政府和警方暫時無法解決的問題。洪生道:“徐大哥,有什麼事,你儘管說呀。”徐昌雲叮囑道:“那你得先答應我,這個事情你要非常小心,因為涉及到了縣裡重要部門的領導。”洪生道:“徐大哥,我會十二分的小心。”

徐昌運就把情況對洪生說了一遍。洪生說,這個事情冇什麼難度,他能辦得萬無一失。

徐昌雲問道:“你什麼時候開始行動?”洪生道:“大哥,你交給我的事情,我當然現在就行動。”徐昌雲道:“好。”

當天晚上,李海燕將徐昌雲的調查結果報告了肖靜宇。

肖靜宇聽後非常惱火:“馬飛他到底想要乾什麼?”李海燕道:“具體什麼目的,我還不知道。”肖靜宇道:“我想弄明白,他到底想要乾什麼?他是幫誰來翻找我的東西?”李海燕道:“肖書.記,那樣的話,隻能再讓蕭鎮長和徐局長幫忙。”

肖靜宇道:“你就單線跟蕭鎮長聯絡吧,至於他要找什麼人,我就不管了。”李海燕道:“是,肖書.記,我明天一早就跟他聯絡,現在他估計已經回去休息了。”肖靜宇點頭道:“好。”

蕭崢回到家裡的時候,陳虹已經睡去。他又洗了澡,也睡了。次日一早,他醒來的時候,看到手機上有一條簡訊,竟然是徐昌雲發來的:“看到簡訊,打我電話,我在你家門口的小康麪館等你。”

蕭崢一驚,感覺徐昌雲這條簡訊裡,明顯含有很多內容。蕭崢就對陳虹說,他去給她買點吃的,就來到了小區門口的小康麪館。徐昌雲果然已經等在那裡了,蕭崢就如偶遇一般,叫了兩碗麪,在徐昌雲對麵坐下。徐昌雲對他笑著道:“也來吃麪啊?”蕭崢點頭說:“是啊,這裡的麵味道不錯。”

“是啊,我剛吃了一碗肉絲麪,有勁道。”徐昌雲將手放在了旁邊的一個信封上,然後又拿開了,說:“我吃好了,你慢慢吃。”蕭崢目光落到信封上,點了下頭。

徐昌雲走後,蕭崢讓老闆娘將兩碗麪打包,然後若無其事地拿起旁邊的信封回到了小區。

他將裡麵的東西拿出來,看到是一些照片,是馬飛和縣.長方也同一起從飯店出來,又去活動,然後又和一個女子一起去酒店開房的照片。

這個女的,頗有姿色,蕭崢也認識,就是縣社區管理辦公室的副主任何娟。

蕭崢很驚訝,表麵一本正經的馬飛,身為縣.委辦主任,卻跟縣.長方也同混在一起,又跟一個女乾部亂搞。可他還是很為徐昌雲擔心,他們的行動會不會被人發現。這時,李海燕的電話進來了:“師父,肖書.記很惱火,想要弄清楚,馬主任到底為什麼這麼乾?”

蕭崢道:“已經弄清楚了。”

中午快到吃飯時間,馬飛又接到了何娟的簡訊,問他中午有空嗎?可不可以見麵?馬飛臉上一笑,心想,昨天晚上纔在一起,她怎麼又想了?可這段時間他對何娟的身體還是很有興趣,就說了一個地方,約定了時間。

馬飛正要把簡訊刪除,可外麵忽然鬨了起來。馬飛想知道出了什麼事,暫將手機放在桌上,走出來要看看究竟。

他剛打開辦公室門,就見一個男人衝過來,照著他的麵門就是一拳。馬飛往後倒去,摔倒在地,那個男人撲過來,騎在他的身上,又是左右兩拳。隻聽男人嘴裡喊著:“叫你敢搞我老婆,叫你敢搞我老婆!”

馬飛的眼眶頓時紫了,鼻子淌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