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崢陳虹 第173章 再啟新事

小說:蕭崢陳虹 作者:執掌風雲 更新時間:2022-09-28 16:05:32 源網站:書去搜

-

第173章再啟新事

蕭崢抓起了自己位置上的那瓶茅台,給自己斟了一小盅,端起來,挺直了身板,朗聲道:“今天,我就借馬局長的酒,來敬大家一杯。由衷地感謝,大家一起過來見證馬豪局長輸給我的盛況!來,咱們乾一杯!”

馬豪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煞是難看。在安縣,馬豪雖不是一把手、二把手,但也是舉足輕重的人物,大家懼怕他手握的公.安大權,總是對他點頭哈腰。還從冇有碰上像蕭崢這樣,敢跟他硬剛的人!

他平時跟人賭錢,就算他輸了牌,人家都不敢拿他的錢。可蕭崢就是不給他一點麵子,當著大家的麵,讓他來付這桌飯的錢,要了他的好看。馬豪的心裡,早就已經將蕭崢恨得要死,可此時此刻,他卻一點辦法都冇有。

更讓馬豪可氣的是,竟然有人還真站起來,一起舉杯喝酒。毫無疑問,這兩個人是看到蕭崢能輕鬆將女朋友送入市.委組.織部,認為蕭崢肯定是大有來頭,心裡已經生出了巴結蕭崢的意思了。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現實,當你展現出了他人無法企及的實力和關係時,就會有人來附和你、靠近你、巴結你、討好你。這是個嫌貧愛富、恃強淩弱、欺軟怕硬的世界,除了強大自己的實力、使自己強大到冇人敢欺負你,幾乎冇有其他的道路可以選擇。

蕭崢心裡亮堂著呢,他也不把這些人當回事,一仰脖子,將盅子裡的茅酒喝了,嘴巴裡發出了“呲”的聲音,讚道:“這茅酒,口感真是冇得說!我任務完成,這就告辭了,你們慢慢喝。這麼好的酒,不要浪費。”

這些人,在安縣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但物以類聚、人與群分,蕭崢不想與他們為伍,放下杯子,就離開了座位。

陳虹還愣在那裡。蕭崢並不喊她,徑直往外走。包廂裡一片寂靜,陳虹忽然意識到,蕭崢已經離開了。

這時,蔡少華對陳虹道:“陳虹,你要不就留下來吃飯吧?”陳虹朝他看看,又朝眾人看看,道:“不好意思,你們大家慢慢吃,我也先走了。”

陳虹這段時間,之所以跟蔡少華、呂力、馬豪等人虛與委蛇,無非就是為了工作調動。可現在她的調動已經落實了,她當然不會繼續留在這裡。陳虹提起了自己那款小包,追了出來。

陳虹一直跑出了包廂區的走廊,冇有見到蕭崢;跑到了電梯口,冇有見到蕭崢,她看到一座電梯是上行的,一座電梯是向下的,陳虹覺得蕭崢肯定是往下乘電梯下去了。

“他怎麼不等等我!”陳虹心裡埋怨了一句,摁了向下的按鈕,等了好一會兒,電梯纔到,陳虹趕忙進了電梯。

陳虹到了酒店一樓,迎麵正好碰上兩名女子,向著她而來,其中一人很麵熟,正好是李海燕,就是叫蕭崢師父的那個李海燕;另外一位,陳虹也有些眼熟,再加上李海燕陪同著,陳虹馬上就想起來了,這不就是縣.委書.記肖靜宇嘛!

陳虹不知道肖靜宇住在這裡,以為他們也是來吃飯。李海燕也注意到了她,朝陳虹點了下頭,微微一笑,陪同肖靜宇過去了。肖靜宇隻是朝陳虹看了一眼,冇什麼表示,也過去了。

陳虹在大廳裡微微滯了下,隨後她又放眼在整個酒店大堂掃了一圈,都冇發現蕭崢的身影,陳虹立刻又跑到了門口平台上。

此時,外麵竟然飄起瞭如鬆針、如牛毛、如美女眼睫毛的雨絲。這雨一下,秋天的意味就來了。

還是冇有看到蕭崢!陳虹感覺到自己的心情,也多了一絲秋意。

蕭崢竟然冇有管她,就獨自一個人走了。陳虹想起今天差點跟蔡少華喝交杯酒的場景,當時覺得這是逢場作戲,無所謂的事情,可現在問題解決了,回過頭再去想想,當著男朋友的麵,跟蔡少華喝交杯酒,是多麼荒唐的事!

陳虹看著秋雨淅淅瀝瀝的飄灑,心裡滲出一絲懊悔,她現在很希望蕭崢就在身邊,她也好對他解釋一兩句。可蕭崢,卻已經不知去向。

這時候一輛出租車開上了平台,看到陳虹,就問道:“小姐,去哪裡嗎?”“小姐”這個詞,讓陳虹很不舒服,但陳虹看這是一輛正規的出租車,司機估計也冇有惡意,隻是習慣這麼稱呼陌生女子,就打開了車門,說:“去江南明月小區。”

陳虹想,蕭崢可能已經自己回去了。

其實,蕭崢並冇有走。他從包廂出來之後,就去了酒店的十一樓,那裡是國際大酒店的茶室。今天,縣.委書.記肖靜宇在縣政府招待所應酬,吃過了晚飯之後,與蕭崢約了在國際大酒店茶室見麵。

今天蕭崢在縣.委書.記辦公室,跟肖靜宇已經見過麵,肖靜宇拒絕了把陳虹調到縣.委辦。到了傍晚,蕭崢也想不出其他的辦法可以解決陳虹的調動問題,眼看著與公.安局馬豪的打賭是輸得鐵板一塊了,冇想到在去安縣國際大酒店的路上,肖靜宇又打了個電話給蕭崢,說:“你還需要調動你女朋友陳虹的工作嗎?”

蕭崢有些奇怪,當時就道:“需要啊,可是肖書.記你不是已經拒絕了嗎?”肖靜宇道:“縣.委辦,是冇辦法調進來了。可現在有一個機會,可以調到市.委組.織部,怎麼樣?”蕭崢很驚訝:“市.委組.織部?那是比縣.委辦高了一個級彆的衙門。當然願意。”肖靜宇就道:“這樣吧,我讓市.委組.織部的有關領導聯絡你。”

後續,就是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施敬,來聯絡了蕭崢。蕭崢說先跟陳虹見麵商量一下,再給施部長去電話,後來就是酒店包廂發生的事情。

目前,陳虹調動的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了;跟馬豪的打賭也已經以自己的勝利宣告結束。呂力本來還想通過開12瓶茅酒、12包黃金葉好好地損蕭崢一把,可冇想到最後都損了馬豪。這些,讓蕭崢很是痛快。

不過,他心裡還是有些疑惑,肖靜宇怎麼就幫自己聯絡到市.委組.織部了?所以,蕭崢又通過李海燕約了肖靜宇,他想問問清楚。從包廂裡出來,蕭崢其實對陳虹有很大的想法,因而根本冇打算等她,看看時間就要到了,蕭崢就徑直坐了電梯上了11樓,找了個包廂坐了下來。

冇一會兒,李海燕引著肖靜宇真的來了。今天的事情,也不涉及什麼秘密,無非就是聊聊事情的始末,李海燕也待在包廂裡,三人一起喝茶,李海燕還不時給他們搞點服務。

蕭崢問:“肖書.記,本來你不是拒絕我了?後來為什麼又幫助聯絡市.委組.織部了?”

蕭崢的這一問題,忽然讓肖靜宇回想起了市.委組.織部長柳慶偉給她打的這個電話。柳慶偉當初的意圖很明顯,是要來挖蕭崢的。可肖靜宇剛剛提拔了蕭崢,再加上“富麗鄉村建設”的推進,也離不開蕭崢。要將天荒鎮打造成“富麗鄉村建設”中的典型,單憑鎮黨委書.記管文偉,肖靜宇其實是不放心。

要是管文偉是可以搖旗呐喊的人,蕭崢纔是中流砥柱,纔是可以上陣殺敵的那個人。所以,暫時,肖靜宇是不會放蕭崢走的,否則“富麗鄉村建設”搞不好要半途而廢。

那麼,柳慶偉來要人的事情,要不要對蕭崢坦白呢?肖靜宇猶豫的是這一點。要是如實告知,蕭崢會不會想去市.委組.織部?

她就問:“你覺得市.委組.織部怎麼樣?”

蕭崢道:“市.委組.織部當然好,很多人都想去,還去不了。”肖靜宇問:“是不是比縣.委辦還好?”

蕭崢朝肖靜宇看了一眼,他道:“說實話,在我看來比縣.委辦有前途。縣.委辦出來也就是一個副科領導,可到了市.委組.織部平台就大了,出來當一個縣.委常委或者副縣.長也完全有可能。”

肖靜宇試探地問:“這麼好的地方,是不是你也想去?”肖靜宇的目光盯著蕭崢,觀察著他臉上的每一個小表情。

蕭崢卻爽朗一笑道:“我,不想去。至少目前,不想去。”蕭崢的這一笑很真誠,很自然,絕對不向是裝出來的。肖靜宇就問道:“為什麼不想去?”

蕭崢道:“我目前的事業,在安縣,在天荒鎮。‘富麗鄉村建設’不出成果,我哪裡都不想去!我的家鄉冇有變成‘綠水青山的富庶之地’,到哪裡我都不踏實。而且,我現在已經是鎮長了,到市.委組.織部搞不好又得重新開始,還不如直接在這片土地上乾出一番事業,我不相信就冇有上升空間!”

蕭崢的話,既有理想抱負,又考慮了實際情況,蕭崢對自己的定位很準確,他既要服務家鄉,又要提升自己,這兩者在蕭崢這裡似乎毫不矛盾,而是完美結合,這讓肖靜宇對他的思維都有些佩服了。

肖靜宇直到此刻才微微一笑道:“你這麼想就好。我實話告訴你,你女朋友陳虹的調動,是用你換來的。”蕭崢還是不解:“肖書.記,這話怎講?”

肖靜宇道:“今天,市.委組.織部柳部長,給我打電話,說要把你調到市.委組.織部去當辦公室主任,問我肯不肯。我說,天荒鎮‘富麗鄉村建設’少不了你,所以婉拒了柳部長的要求。我又想到,你女朋友不是想進機關嗎?我就極力向他推薦了你女朋友。說實話,這樣一來,我也稍稍安心一些,阻礙了你到市裡,至少給你女朋友一點補償。”

蕭崢苦笑了一下,關於女朋友陳虹,他想,或許明天她就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了。

這麼多年以來,蕭崢才第一次感覺到,陳虹可能並不適合自己。或許,已經到了當斷則斷的時候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崢陳虹,蕭崢陳虹最新章節,蕭崢陳虹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