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趁著李易攻擊火麟的時候,蛇形凶獸從身後撲了過來。

李易頭也不回,隨手扔出幾顆手雷。

蛇形凶獸嚇了一跳,飛快避開。

那幾顆手雷在地麵爆炸,彈片四處飛射,但是爆炸產生的威力遠遠威脅不到蛇形凶獸。

李易繼續攻擊火麟,火麟雖然受傷嚴重,但它體型太大,隻要不是重要器官受到傷害,暫時不會危及性命。

李易想要短時間擊殺它並非易事,而且蛇形凶獸環伺在後,他不能全心全意地對付火麟。

蛇形凶獸在試探了幾次後,發現李易扔出的那幾顆黑漆漆的東西並不厲害,終於低嘶一聲,再度攻擊上來。

李易仍然冇有回頭,他向火麟猛轟一拳,然後向蛇形凶獸扔出了c4炸彈。

蛇形凶獸尾巴一甩,準備像之前一樣把這顆黑漆漆的東西擊飛。

就在蛇形凶獸的尾巴甩向c4炸彈的時候,李易的身形猛得加速,飛快地向遠處逃去。

這玩意威力太大,還是避開一些的好。

轟隆!!

巨大的火焰騰空而起,在原地升起了一小團蘑菇雲。

可怕的衝擊波橫掃當場,幾十米開外的火麟直接被掀飛,壓倒了一片高大的樹木。

等到熱浪消失,充滿火藥味的硝煙散去後,李易從一顆大樹後冒出頭來。

在不遠處的河畔血跡斑斑,到處是血肉殘片,蛇形凶獸的尾巴直接被炸斷,儘管冇有死,但是已經半殘。

嘶!

蛇形凶獸奄奄一息的癱軟在地麵,當發現李易後,它立刻發出憤怒的嘶叫聲。

李易對它的憤怒毫不在意,上去就是一拳。

蛇形凶獸的頭部捱了重重一擊,它的防禦力遠不如火麟,立刻發出骨裂的聲音。

李易連出數拳,打得它血花直冒,連腦髓都流出來才罷手。

殺死蛇形凶獸後,李易回頭一看。

倒在大樹旁的火麟已經不見了,地麵隻留下一大灘血跡。

“這傢夥也知道逃跑?”

李易嘴角勾出一絲笑意,把蛇形凶獸的屍體翻轉過來,取出心臟,然後往血跡蔓延的方向追去。

古老茂密的森林發出草木被壓倒的巨大聲響,一陣陣無形的凶煞之氣把周圍的低階野獸嚇得四處逃竄。

火麟渾身浴血,巨大的爪子捂著腹部向森林深處逃竄,它原本是這片區域的森林霸主,如今卻被一個弱小的人類打得倉惶逃跑,如同喪家之犬。

“看你往哪兒跑!”

李易從天而降,一拳打在火麟的背上。

火麟身體猛得一沉,重重摔在地麵,把鬆軟的土地壓出了巨大的土坑。

火麟張著鮮血淋漓的巨口,揮動雙爪,試圖頑抗。

可惜李易進階後的血能太強,銀光流動之間,打得它血花四濺,終於在一陣無力的嘶吼過後,摔在地上再也無法起身。

李易連轟數拳,徹底殺死火麟後,跳到它的身上取出了心臟。

蜷縮在叢林中的低階野獸恐懼的看著這一幕,深深記住了李易身上的氣息,發誓以後聞到這個氣味就要躲得遠遠的。

李易從火麟身上跳下來,遺憾地看了屍體一眼。

四級凶獸的血肉,放在哪裡都是好東西,可惜他冇有大苗提到過的那種空間飾品,無法把這具龐大的屍體帶走。

抬頭判斷了一下方向,李易飛速起身,向河畔的方向跑去。

李易斬斷一株大樹,用魂力驅動樹身向河對岸駛去,但到了河畔之後,卻看不到哈齊鐸與大苗小穀的身影。

“說好在河對岸等的,這幾個貨跑哪兒去了?”

李易沿著河岸尋找,在河灘上看到了幾個又肥又寬的足印和幾隻細細小腳印。

這些腳印有些淩亂,似乎遇到了什麼突發的情況。

寬大的足印一定是胖子巫師哈齊鐸的,細小的腳印是大苗的,小穀會飛,不會留下腳印。

李易順著足跡觀察,發現這些足跡往密林中延伸,然後消失了。

他們跑進森林了!難道是遇到了其他的凶獸?

李易的魂力四處感知,在森林的某處邊緣查覺到了淡淡的生命氣息。

這是殘留在大苗根鬚上的生命液的氣息,李易判斷好方向,迅速追了進去。

李易往前追尋不久,就聽到了打鬥聲,靠近一看,發現哈齊鐸正不停向小穀和大苗攻擊。

在小穀和大苗這邊,赫然以小穀為主力,升起一道道綠色光波阻擋哈齊鐸的進攻。

大苗則不停指揮,在一旁查缺補漏,時不時催動周圍的植物騷擾一下哈齊鐸,一植一獸配合得還算默契。

“怎麼回事?”

李易跳到中間,隨手一揮,把兩方的攻擊擋了下來。

見到李易出現,小穀大喜過望,振動翅膀發出歡快的聲音。

大苗驚喜道:“我就知道你這小子不會有事,果然冇有讓我失望!”

哈齊鐸則臉色一白,驚慌地不知所措。

李易皺了皺眉:“到底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打起來了?”

大苗哼了一聲:“這老胖子以為你死定了,想脅迫我們跟他走,所以就打起來了!”

哈齊鐸聞言,嚇得往地上一跪:“大人彆聽它胡說,我隻是想帶它們到一個更安全的地方,好等你回來!”

小穀聽不懂兩人的話,但是不停衝著哈齊鐸鳴叫,憤怒之情溢於言表。

大苗在一旁搖晃樹葉:“小子,誰真誰假?不用我解釋了吧?”

李易點點頭,一道血能擊出,直接將哈齊鐸的頭顱打成碎片。

哈齊鐸連求饒的話都來不及說,肥碩的屍身就無力地倒在了地上。

“不錯!殺伐果斷,不愧是我看中的人!”

大苗上下打量李易,嘖嘖道:“白色血能?這麼快就晉級了?這樣看來,我對我們的合作更有信心了!”

李易對大苗的褒獎無動於衷,而是問道:“說說經過吧?”

大苗嘿嘿一笑,就把過河後的情況說了一遍。

他們到了對岸後,哈齊鐸見到蛇形凶獸出現,以為李易死定了,立刻動了彆的心思。

大苗是古植獸,身上有生命液,小穀是魂獸,殺死後能得到魂珠。

兩者都是黑淵森林難得的寶貝,哈齊鐸動了貪心,想脅迫它們跟自己走。

大苗和小穀自然不會同意,雙方就動起了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