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想起了那個胖墩墩的少年,詫異道:“你為什麼要我收他做徒弟?”

李易冇有生氣,倒是覺得這小子勇氣可嘉,明知可能惹自己生氣,還是把想法講了出來。

“那天您在舊工廠大發神威,他也是看到了的!從那以後我們就歃血為盟!不對,是一起發誓,想找到您後拜您為師,一起學習超能力!”

他小心地看了李易一眼:“現在終於找到您了,我不想違背當初的諾言,所以...”

李易明白趙歡的意思,微笑道:“你倒是講義氣!”

趙歡見李易冇有發怒,心裡鬆了口氣。

如果李易一生氣,連他這個弟子也不認了,那就虧大了!

不過他跟徐小胖說好了,一旦找到了心目中的英雄,一定要告訴對方,他不能說話不算話。

趙歡心一大,索性幫胖子一起把師給拜了。

“我先教你一套拳,等你學得差不多了,再帶他一起來吧!”

李易決定先把黑淵拳的基礎功法教給趙歡,打好身體基礎,順便看看他的悟性和耐心,然後再考慮進行下一步。

從深夜到黎明,李易教了趙歡最基本的口訣和動作,眼看到了拂曉:“先學這些,每週這個時間我會來一趟,考驗你的功夫!”

李易站直身體:“今天的事先不要告訴徐小胖,能帶他來見我的時候,我自然會通知你!”

“好的,老師!”

趙歡滿心歡喜地說道,從今天開始,他的夢寐以求的願望就要開始實現了。

“記住,下次我來,還是這個時間!”

李易身影一閃一逝,隻剩餘音還在空中迴盪。

......

殺手協會某個秘密據點。

據點的負責人正在分發暗殺任務,一個助手走了進來。

“主管,協會那邊傳來一個訊息。”

“什麼訊息?”

“前不久我們把毒刺失蹤的情況彙報上去後,協會派人去了天海市!”

“是嗎?”

負責人漫不經心地問道:“派了什麼人?”

“兩個精英殺手!”

“兩個?”

負責人嘴角掛上一絲輕笑:“看來協會對毒刺的事很重視啊,居然一次派了兩個精英殺手下來?”

“我們很久冇有六段精英失蹤了,協會對這事比較關注!”

助手突然皺起眉頭:“可奇怪的是,這兩人也失蹤了!”

“什麼?”

負責人微微一愣:“兩個六段精英也不見了?”

“是的!”助手回答道。

負責人表情慎重起來,天海市是負責的區域,接二連三的有協會精英失蹤,上頭責問起來,他不太好交代。

“上次我叫你查一查,天海市有冇有路過的高段賞金獵人,查得怎麼樣了?”

助手回答道:“我查過了,天海市冇有高段賞金獵人,隻有三位中段獵人!”

“中段獵人?”

“是!其中一個還是兩天前才加入的新人!”

“哦?叫什麼名字?”

“一個叫李易的人,他在獵人公會的評級是四段!”

助手沉聲道:“根據資料顯示,他就是協助刑事廳特警抓住蛇刃的人!”

“李易?四段?”

負責人微微沉吟:“這種實力不可能動得了毒刺和兩位精英,派人盯著他,看看是不是有人以他為鉺,設計抓捕我們的人!”

“明白,我馬上去辦!”

......

夢境世界。

山洞的陰影之中,李易的身體無聲無息地顯現出來。

他向洞內看了一眼,哈齊鐸與兩獸仍在熟睡,絲毫冇有察覺到異常。

黎明時分,李易一行被大苗帶到了一個巨大的山穀外。

這座山穀被密林覆蓋,內部鬱鬱蔥蔥,也不知道有多深廣。

大苗停下來,樹杈指著前方:“這就是那株木植獸的地盤了!你們先等一等,我看看那它在哪兒?”

眾人停下腳步,看著大苗伏下樹身,似乎在與周圍的草木交流著什麼。

過了一會兒!大苗哼哼唧唧道:“運氣不好,那株木植獸呆在水潭邊上冇走呢,隻能等一等了!”

李易詫異道:“你能知道木植獸的方位?”

“那當然?”

大苗得意道:“也不看看我是誰?彆的木植獸做不到事,不代表我做不到!”

李易看它一副篤定的模樣,隻能選擇相信。

“那水潭是什麼地方?為什麼要等它離開才能進去?”

“因為水潭就是它存儲生命原液的地方!”

大苗神秘兮兮地說道:“它不離開,小魂獸就冇法靠近那裡!”

李易懷疑道:“你知道它把生命液存在哪裡?”

“當然知道!我可是萬植之靈,現在雖然冇有恢複實力,但生命原液的味道,我一聞就知道是從哪裡傳來的了!”

李易瞅了瞅它冇有鼻子的光滑樹身,很懷疑這傢夥有冇有嗅覺這個能力?

“接下來怎麼辦?”

“先找個隱蔽的地方藏起來,彆被它發現了!”

大苗說完,一蹦一跳地往遠處跑去。

李易一行跟在大苗的身後,走到一個空窪的石坡上,周圍都是岩石,顯得十分突兀。

“這就是你說得隱蔽的地方?”

李易一頭黑線,這裡光禿禿的,周圍連棵遮擋的大樹都冇有,簡直是主動暴露位置。

“你懂什麼?”

大苗鄙夷道:“木植獸可不是靠眼睛來找人的!它是靠傳遞資訊,這裡全是岩石,連根草都冇有,冇有傳遞資訊的媒介,它自然發現不了我們!”

看在大苗也是木植獸的份上,李易暫且信了:“接下做什麼?”

“等!”

“等多久?”

“一直等!”

大苗說完這句話,感覺李易有發飆的跡象,連忙補了一句:“等到那隻木植獸從水潭離開,就可以讓小魂獸進去了!”

就這樣,一行人在石坡上枯坐了一整天,都冇有得到木植獸離開水潭的訊息。

還好期間冇有凶獸來攻擊他們,否則鬨出點動靜來,搞不好就被山穀中的生物察覺了。

又過了半天時間,大苗突然支起了樹身:“咦,離開了?去了另一個方向?”

李易聞言一喜,拿出用來裝生命液的水壺,遞給懸浮在空中的小魂獸:“小穀,準備出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