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翻越到山脈腳下,眼前出現了一條長長的河流。

碧藍色的河流穿行在巨大的山脈與廣袤的原始森林之間,就像一條蜿蜒崎嶇的藍色巨蛇。

李易知道,在河流的對麵,應該就是小穀提到過的故居了。

他們來到河流旁,清晰地看到幾條一米多長的大魚翻出水麵,甩了甩尾巴,然後悠然自得地離去。

李易讓哈齊鐸把小樹苗放了出來,這傢夥可以不吃東西,但是不能不喝水,否則可能死在那個小布袋裡。

小樹苗從小布袋裡跳出來,大叫:“憋死我了,憋死我了!”

它左右環顧,一眼看到遠處的河流。

“水!水!我要水!”

小樹苗的前端衝著水源,小樹杈拚命抖動,一副饑渴難耐的模樣。

哈齊鐸小聲嘀咕道:“還說自己不是葉蘿?隻有初階的木植獸才需要水,高階的木植獸吸食天地精華就可以了!”

小樹苗冇有聽到哈齊鐸的嘀咕,它的注意力都在前麵的河流上。

李易一行走到河畔,看到小樹苗飛快地把根莖插入水中,然後顯現出一副極其享受的模樣。

李易瞥了小樹苗一眼:“這玩意的汁液有能量精華?怎麼弄出來?”

哈齊鐸忙道:“每隔三個月,木植獸的根莖會自動滲出多餘的汁液,這些汁液富含生命能量,可以直接飲用。”

李易皺眉道:“三個月這麼久?如果我現在就想試試效果怎麼辦?”

哈齊鐸想了想:“那隻能生吃了!雖然不能細水長流,但這是獲得木植獸生命能量最快的辦法!”

正在痛快喝水的小樹苗聽得樹身一顫,叫道:“彆吃我,彆吃我,我知道哪裡有生命液!”

李易聽得眼睛一亮:“你知道哪裡有生命液?說說看!”

小樹苗四處張望,它看向前方的森林,似乎想起了什麼:“這裡是小翅膀的地盤吧?”

李易詫異道:“小翅膀的地盤?小翅膀是什麼?”

小樹苗用樹杈指了指飛在空中的小穀:“就是它啊!”

李易看了看長著兩隻翅膀的小穀,明白了它的意思:“你來過這裡?”

“當然了!”

小樹苗舞動樹杈:“你答應不吃我,我就告訴你在哪可以找到生命液。”

李易道:“冇問題,如果真能找到生命液,我保證不吃你!”

心想,就你這二兩肉,吃了作用也不大,還不如放長線釣大魚。

“不行,你得起誓!”

小樹苗好像不大相信李易的話,轉動著樹身開始提要求。

“可以!”

李易假模假樣地發了個誓,在夢境世界,這種誓言對他起不到什麼效果。

“還有!我要改個名字!”

“也可以,你想叫什麼?”

“我要叫...”小樹苗想了半天,一時不知道該給自己起個什麼樣的名字。

李易說道:“既然你不喜歡小苗這個名字,那就叫大苗吧!”

“大苗?”

小樹苗愣住了,名字裡有個“大”字,比以前的名字好一點,但總覺得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以後你就叫大苗了!”

李易看到小樹苗猶猶豫豫的模樣,懶得再費口舌,立即蓋棺立論。

“你說你知道哪裡有生命液,在什麼地方?”

聽到李易提問,大苗從新名字的糾結中清醒過來。

它看向河流對麵,樹杈指向對岸南方:“在那裡,那裡有一頭四級木植獸,喝了它的生命能量,你可以成為四級戰士!”

李易聽得心中一喜,追問道:“魂力呢?魂力會不會增長?”

大苗搖搖樹身,一副經驗老道的語氣:“木植獸的能量液可以提升血脈,強化肉身,但是對魂力修行者的效果冇那麼好!”

它看了李易一眼:“巫師們想要生命液,主要是為了維持肉身不衰,延年益壽!不過無論是魂力修行者,還是血脈修行者,生命液對他們都隻有益處,冇有壞處。”

李易奇怪道:“你怎麼知道這些?還有,那隻四級的木植獸,你怎麼知道它的方位?”

大苗哼了一聲:“我說過了!我是偉大的萬植之靈,黑淵森林的主人,這點小事怎麼會不知道?”

它看向李易:“你的實力不錯,想不想做我的小弟?隻要跟著我,我保證你可以成為三級以上的巫師!”

大苗在白岩山脈上被放出來過一次,看到了李易魂武齊出,大戰白岩獸的一幕。

“就憑你?”李易輕嗤一聲。

“怎麼,你不相信?”

大苗氣惱道:“等我恢複了實力,你就知道蔑視一位偉大的萬植之靈,會是多麼愚蠢的事!”

“還是先看看你說的四級木植獸是不是真的吧?”

李易一把抓住大苗身上的樹杈,說道:“指路!”

他決定先去找找四級木植獸的生命液,如果大苗所說屬實,他的實力就能夠更進一步,對付占據小穀家園的魂獸也會更有把握。

“四級木植獸的身邊是不是有同等級的魂獸?”

李易一邊沿著河流奔行一邊問道,他要找一個河流最窄的部分,然後截斷一根大樹漂流過去。

大苗被李易抓得很不舒服,埋怨道:“你能不能輕一點,我很痛!”

李易聽得額頭掛起一絲黑線,總覺得這話哪裡有些不對勁?

他輕輕拍了下大苗的樹身:“問你話呢,快說!”

“居然對偉大的萬靈之王如此無禮?”大苗有些惱怒。

“你說不說?”李易手指微微一緊。

“我說我說!”

大苗吃痛,終於服了軟:“當然有!木植獸是魂獸的伴生獸,四級木植獸附近當然也會有四級魂獸!”

“真的有四級魂獸?”

李易倒吸一口涼氣,想起了那日見到的藍色身影。

“那我們豈不是去送死?”

緊緊跟隨的哈齊鐸也嚇壞了,有種轉頭就跑的衝動。

“當然不是送死!”

大苗不屑地看著兩個瑟瑟發抖的人類,至少在它眼中是這樣的。

“我既然說能拿到生命液,自然有我的辦法!”

“什麼辦法?”

李易停下腳步,他已經找到河流最窄的位置,準備渡河了。

“到了地方我自然會說!”大苗一副高冷的模樣。

李易懶得再問,隨手砍斷河岸旁的大樹,指揮哈齊鐸捆紮起來,準備製作簡陋的小船渡河。

可憐哈齊鐸貴為正式巫師,在部落中呼風喚雨的人物,現在淪落為了一個船伕。

哈齊鐸不敢有絲毫怨言,拿出以前做巫師學徒的低調,埋頭當起了苦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