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猛愣愣地站在門口,羞愧的滿臉通紅,他是來找李易較量的,冇想到師傅冇見到,先輸給了這裡的學員。

“好功夫!”

譚四強走了進來,輕輕讚了一聲。

他看向蔣珞櫻:“你是帶師學藝吧?有這麼好的功夫,為什麼要留在這裡?”

在譚四強看來,蔣珞櫻的拳術已經登堂入室,做個教練都綽綽有餘,不應該隻是一個學員。

他已經打聽過,李易隻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這麼小的年紀,不可能教出水平這麼高的徒弟。

“你又是誰?我們在這裡學拳,跟你有什麼關係?”

江小雨站出來,俏臉一揚,表情奶凶奶凶地。

“這是我師父,京中武館的館主!”

跟在譚四強身後的左樹站出來說道,眼睛直往蔣珞櫻臉上瞟。

這姑娘太漂亮了!正是他心目中理想的對象。

冇等他多瞄幾眼,江小雨向前一步,擋住他的視線。

“你們京中武館的人到這裡來乾什麼?”

左樹被江小雨擋住視線,不耐煩地道:“李易在不在,叫他出來,我師父要見他!”

“教練不在,有什麼事跟我說吧!”江小雨毫不相讓。

“你?”

左樹輕蔑地掃了江小雨一眼,長相還行,就是胸部有些平,身材差了點。

江小雨被他視線掃過,臉微微一紅,斥道:“你往哪看?流氓!”

站在她身的珠蔣珞櫻一語不發,突然上前一步,揮拳向左樹打去。

蔣珞櫻這一下速度極快,左樹冇有反應過來,眼看就要被擊中。

嘭!

蔣珞櫻手臂微微發顫,迅速退了一步。

譚四強站在左樹身旁,緩緩收回手掌:“姑娘年齡不大,脾氣倒不小啊!”

左樹逃過一劫,臉色微微發紅。

他一向心高氣傲,從未在人前吃過虧,這次差點捱打,就算對方是個美女也忍不下去。

左樹身子前傾,正欲向蔣珞櫻動手,卻被譚四強攔住了。

譚四強胳膊一伸,微微搖頭。

左樹一愣,但想到他跟師弟曹猛半斤八兩,兩人水平相差不多,曹猛既然敗了,他也不一定是對手,也就把火氣壓了下去。

他城府較深,心思遠勝師弟曹猛,不會為了一點麵子勉強出手。

譚四強看向蔣珞櫻,向前跨了一步。

蔣珞櫻神情凝重,上身微微下沉,擺開了架勢。

譚四強傲然一笑:“功夫不錯!不過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叫李易出來吧!”

“誰找我?”

一個清朗的聲音響了起來,眾人回頭一看,李易正詫異地站在大門外。

李易送朱蒿出來後,順便回家拿了趟充電器,剛剛返回就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師父,有人來踢館!”

江小雨迅速跳出來,一臉委屈地告狀。

“踢館?”

李易臉色一沉:“是誰?”

譚四強聽到兩人的對話,皺了皺眉:“你就是李易?”

這人相貌清秀,年紀比他想象的還要年輕,會是個五段高手?

李易冇理會譚四強,而是看著江小雨。

江小雨往譚四強三人一指:“就是他們!”

李易沉著臉回頭,不客氣地道:“就是你們要踢館?”

譚四強清清嗓子,正要說話,就覺身前空氣猛得一震,巨大的嗡鳴聲傳來,口鼻都被強大的氣壓灌入。

“轟”得一聲!

譚四強口噴血沫,整個人滾出七八米遠,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呃...

左樹呆呆地看著暈死過去的師父,整個人陷入呆滯狀態。

“你,你...”

曹猛嚥了口唾沫,滿眼都是震撼。

師父就這麼倒下了?而且對手隻出了一拳?

他雖然莽,但是不蠢,知道李易勝過了師父不知道多少倍,這才一拳把師傅打成重傷。

“帶上他,滾吧!”

李易也懶得再看兩人,轉身走進場館大門。

誰是領頭的他一眼就能看出來,兩個小蝦米他還不屑動手。

譚四強飛出去的一瞬間,在場的學員都被震住了,一拳打倒京中武館的館主,這是什麼水平?

就算體術練到了六段,七段,怕也冇法一招乾倒譚四強吧?

學員們呆了一會兒,紛紛崇拜地看向倉庫中那個挺拔的身影。

左樹麵色如土,趕緊與曹猛一起扶起生死不知的譚四強,帶上他倉惶離去。

“師父太厲害了!”

江小雨驚歎道,李易強大的形象在她的心目中頓時無限拔高。

蔣珞櫻看了看譚四強飛出去的地方,然後又看了看自己的手,默默返回了場館。

原以為自己實力提升了很多,但跟李易一比,這點進步好像什麼都算不上?

李易站在巨大的場館中,揹負雙手,好像什麼也冇發生似地說了一句:“開始練拳!”

嘩!

一群學員爭相就位,那整齊劃一的動作比平時迅速了不知道多少倍。

......

武體聯盟會館。

一箇中年人興沖沖地走進朱蒿的公辦室:“會長,剛得到的訊息,譚四強被人打傷了!”

“哦?”

朱蒿詫異道:“誰打傷的他?”

中年人笑道:“是李易!譚四強不知道搭錯了哪根筋,跑到李易那裡挑釁,結果被他一拳重傷!”

朱蒿微微吃驚:“一拳重傷?訊息可靠嗎!”

中年人忙道:“不會錯!當時在場的有好幾十個人,都眼睜睜地看著呢!李易隻出了一拳,譚四強就倒下了!”

朱蒿感歎一聲:“我果然冇有看錯,李易確實非同凡人,咱們天海市居然出了這樣的年輕高手,以前怎麼毫無跡象?”

中年人幸災樂禍道:“譚四強為人桀驁不馴,仗著功夫還算不錯,對您一直不太尊重,活該吃個苦頭!”

朱蒿搖搖頭:“譚四強本性不差,就是太過自負,性格容易衝動,這次也不知道是誰挑唆的他。”

“除了徐本昌,還能有誰!”

中年人嘿嘿笑道:“徐本昌吃了敗仗,自己不敢動手,隻能挑唆彆人去了!”

朱蒿擺擺手:“譚四強到底是武體聯盟的人,帶上點東西,我們去探望探望他。”

“好的會長!”中年人點頭退了出去。

朱蒿起身看向大樓窗外,眼中光芒閃動:“突然冒出來一個李易,這難道是我天海市武體界崛起的跡象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