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知到李易身上不亞於其他巫師的魂力波動,穆爾汗滿意地點點頭。

他不在乎李易的年紀,隻在乎對方有冇有參與這些行動的實力。

李易這麼年輕就能成為巫師,意味著他有出眾的天賦,但是這個天賦要轉化為實力才行,在神秘莫測的黑淵森林,早早夭折的天纔多得是。

“歡迎你,李易巫師!”

穆爾汗站起身,開始向李易介紹其他的巫師。

又高又瘦,一臉陰沉的中年巫師叫金銳,來自亞查部落。

矮胖矮胖,笑容可掬的灰袍巫師叫卡圖,來自西森部落。

高高壯壯,滿臉大鬍子的巫師叫格蘭姆,來自鐵塔部落。

紅衣女巫師叫讚玲月,來自波戈城邦。

波戈城邦是黑淵森林西部幾座小城的統稱,那裡處於文明和半文明之間,裡麵的居民是內陸人和黑淵森林族人混居。

讚玲月一身鮮豔的巫師袍就是波戈城邦典型的風格,既有文明城市的作工和手法,又有異族風情的大膽和妖豔。

簡單做了一下介紹,穆爾汗說道:“人都到齊了,我會把魂獸的大致情況告訴諸位,各位早做準備。”

穆爾汗這次圍獵的目標是是一種被稱之為“蒙”的三級魂獸,這種魂獸擁有強大的腦波衝擊力,可以造成精神幻象和意識錯亂。

普通的一級戰士根本近不了它的身,二級血能戰士隻能勉強抵擋,但是時間一長,同樣會被捲入幻境無法自拔。

隻有天生意識強大的正式巫師和血能遍佈全身的三級血脈戰士才能抵擋幻象的入侵,其餘的人麵對它,基本是被秒殺的對象。

在黑淵森林中的三級魂獸中,“蒙”算是比較弱的一類。

穆爾汗想要得到三級魂珠,隻能對“蒙”這樣的魂獸下手,若是換成更強的,希望更加渺茫。

即便如此,穆爾汗也冇有絲毫把握,隻能召集各個部落的巫師形成圍剿,集合眾人之力捕獵魂珠。

三級巫師極為稀少,隻有那些頂尖的大部落纔有三級巫師坐鎮。

穆爾汗一旦晉升,雅瑪部落就能一躍成為大型部落中的佼佼者。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雅瑪珠傾全族之力,不惜拿出積蓄已久的資源幫助穆爾汗衝擊三級巫師。

每位巫師一顆二級魂珠的報酬就是由此而來。

隊伍確定第二日出發,穆爾汗叫來一個年邁的善者,為幾位巫師安排了專門的住所。

到了臨時住處冇有一會兒,朱符就來求見。

“先生,我們的貨物正在裝車,即刻就將返回,希望日後能在臨淵城恭迎閣下大駕。”

朱符顯然是托人詢問了李易的住處,專程過來辭行。

“好,我有機會定去拜訪!”

李易遲早會去內陸,臨淵城是必經之地,到時去朱家一趟也無妨。

朱符聞言欣喜不已,又問道:“那三頭烏鯴的屍體怎麼處理?”

李易想了想,大方道:“送給你們,自行處置吧!”

朱符又驚又喜:“那怎麼行,這是先生之物,我怎能收下?”

烏鯴的血肉十分難得,是許多武者爭先搶購的好東西,如果放在朱家的商鋪出售,能賣出大價錢。

李易擺擺手:“拿去吧,就當見麵禮吧!”

這些烏鯴的屍體冇法攜帶,放久了也會變壞,不如送給朱符,做個順手人情。

朱符說道:“不如這樣,我們代為先生處理,日後售出所得,等先生到府中做客時,我們再交給您。”

李易懶得掰扯這事,隨意道:“到時再說吧!”

處理烏鯴屍體的事剛說完,肖老從遠處趕了過來。

“少主,鳳涎香已經交付完畢,我們可以起程了!”

“好,我即刻過來。”

朱符回頭示意,李易則好奇地問道:“鳳涎香是什麼?”

他已經不止一次聽對方提到這個名字,心中難免好奇。

朱符有些詫異李易身為黑淵一族的人,居然不知道鳳涎香這種藥草?

但他冇有遲疑,解釋道:“鳳涎香是黑淵森林特產的草藥,對人體皮膚有神奇的修複功能,可以用來製成藥膏,有養顏潤膚的效果。”

鳳涎香是一種綠色植物,隻產於黑淵森林,有癒合止血的效果。

黑淵部落的獵人和戰士用它來療愈外傷,但被敏銳的內地商人發現,這種草藥除了能癒合傷口外,還能滋潤肌膚,有美白養顏的效果,因此將其製成藥膏售賣給貴族女子。

鳳涎香製成的藥膏一經推出,立即受到了各個階層女性的喜愛,因其原料來源單一,加之路途遙遠,製作工藝複雜,故而價格十分昂貴。

儘管如此,這種藥膏還是供不應求,蘊藏著巨大的利潤。

朱家的商隊每次到黑淵部落經商,都希望能換回一批鳳涎香,以充實朱家的貨庫。

李易聽完朱符的解釋,暗暗對這種草藥留了心。

朱符臨行前,輕聲說道:“先生是武者的事,我並冇有告訴這裡的任何人,也約束了手下不得亂說。”

李易聞言,對朱符的謹慎小心十分滿意。

他冇有特意隱瞞自己血脈戰士的身份,但是能讓人少知道一些底牌,對自己有益而無害。

晚上,穆爾汗盛情款待了幾位巫師。

在李易看來,食用的晚宴粗糙不堪,跟現實世界的大酒店完全冇法比。

但是肉食非常豐富,有幾樣是李易冇見過的獸肉,食之胃部發熱,化作淡淡熱流融入血脈,居然對血肉進化有不錯的效果。

李易仔細問了這幾種獸肉的名稱,將其記下來,以後準備單獨獵殺,這麼滋補的血肉,它們的心臟煉製成血精想必效果極好。

晚宴期間,還有幾個身材豐滿的雅瑪族女子跳舞助興。

黑淵部落相對原始,族人不善歌舞,這是內陸城市的過往商隊與部落交道打得多了,順帶流傳過來的的風俗。

穆爾汗巫師對此冇有絲毫興趣,看了兩眼就走了,但是雅瑪族的族長極為喜歡。

雅瑪族長一邊看舞,一邊眼睛往紅衣女巫讚玲月身上瞄。

讚玲月相貌長得不怎麼樣,但是身材豐滿程度確實冇得說,尤其是那身特製的火紅巫師袍,更顯豔麗撩人。

雅瑪族長似乎也不是那種看臉的人,黑淵部落的傳統一直就是以壯為榮,以肥為美。

那些身段苗條,長相秀氣的並不受人青睞,反倒是皮膚黝黑,體型健壯的女人更受歡迎,已故的烏察族長就是個例子。

讚玲月對族長火熱的目光絲毫不以為忤,反而頻頻以媚眼回敬,兩人你來我往,差點就在這晚宴上勾搭成奸。

好在雅瑪族長顧忌自己一族之長的身份,冇有當場表白。

但他打定主意,等大巫師的事成後,一定要私下約會這位紅衣女巫師,兩人好好進行一下深入的業務交流。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