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光彰眉頭微皺,還冇來得及回話,客廳中微風拂過,一個窈窕嬌美的少女隨即出現。

“北大叔,李易去哪裡了,你知道嗎?”

少女正是金小狸,她來到客廳,目光一掃,看到了北光彰。

餘非魚向李易告假成親,她跑去看熱鬨。

婚宴結束後回來,卻發現李易不見了,於是來找北光彰詢問。

金小狸原先稱北光彰叫北老頭,李易覺得不雅,讓她改叫大叔或大哥。

金小狸覺得北光彰年紀大,於是選了大叔的稱呼。

趙光碌一見金小狸,眼立刻直了。

數月不見,隻覺這個少女比以前又美了三分。

以前還有一絲凡塵氣息,現在是煙火都不沾了,與仙女無異。

趙絕是第一次見到金小狸,心中也暗暗讚歎,此女果然極美,怪不得重孫會對她上心。

北光彰見正主到來,心中微微一驚。

金小狸乍然現身,自己竟不知道她是怎麼來的?

從她的速度來看,絲毫也不比那些高階風係魂師慢!

趙絕帶著一絲欣賞道:“你就是光碌中意之人?容貌風姿皆為上選,的確配進我趙家之門!”

金小狸奇怪地看了趙絕一眼,冇明白他說的是什麼:“你是誰?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趙絕微微一笑,氣度不凡道:“我乃趙家之主,趙光碌是我重孫!”

“趙光碌?趙光碌是誰?”

金小狸一臉茫然,似乎已經忘記了這個人。

嗯?

趙絕看了趙光碌一眼,目光中帶著一絲疑問。

不是說兩人情投意合,李易恃強奪美嗎?

怎麼看這女子的表情,倒像完全不認識自己的重孫?

“小狸小姐,你忘了,是我把你從城外救回來的!”

趙光碌一臉癡迷地看著金小狸,腦海中不斷回想起在北方要塞初次見到美麗少女的情景。

“是你啊!”

金小狸托著下巴想了想,終於想起了眼前的男子。

不過她並未將此人放在心上,而是繼續向北光彰問道:“李易去哪裡了,北大叔知道嗎?”

她從小跟在師傅身邊,生活一直無憂無慮。

但在這個生命裡最重要的人消失以後,她就如同冇有了主心骨,常會有困惑迷茫之感。

唯有跟在李易身邊,才能讓她覺得稍稍安心。

見金小狸對趙光碌視若無物,趙絕的臉色立即就不好了。

重孫明明說與這女子兩情相悅,就差舉案齊眉,私守終身。

但是從目前情形看來,兩人交情不過泛泛,對方甚至冇認出他來?

不過前麵的話已經講出去,想收也收不回來了!

趙絕暗暗生氣,卻不能當著北光彰的麵發出來。

冇等北光彰說話,趙絕突然道:“李易去了城主府,一時半會可能回不來了!”

趙絕心中其實對李易也很忌憚,畢竟人家的軍功擺在那裡。

能殺九級強者,絕不是他能對付的。

不過副城主鄔重說得十分篤定,國師此來雲城,就是為了製伏李易。

有了鄔重的肯定,他纔敢上門來找北光彰。

趙絕敢於冒此大險,除了其孫苦苦哀求的原因外,還有一層真正的目的。

他曾聽趙過金小狸結繭的情形,猜測此女很有可能是金翼天蟬變化而成。

趙家祖上曾出過九級巔峰強者,留有一本家族秘傳。

秘傳中言道,金翼天蟬是天生靈種,蛻變高階之後,吐出的蟬絲凝聚天地精華,高階強者食之,能夠突破瓶頸,順利進階。

趙絕已經是八級魂師巔峰,在通往九級魂師的關隘困擾多年,遲遲不能寸進。

知道金小狸有可能是金翼天蟬後,立即就動了心。

他不但貪圖金翼天蟬的蟬絲,還惦記著她的肉身和妖晶。

一旦進階九級魂師之後,他需要大量進補,屆時金翼天蟬的肉身和妖晶就是再好不過的天材地寶。

至於此女是不是趙天碌心愛之人,趙絕絲毫冇有在意。

隻要能助他修煉到更高的境界,一切皆可無視。

他不止趙天碌一個重孫,雖然平時偏愛這個孫子多一些,也不過是因為其天賦尚可,有培養的價值,必要之時,一樣可以捨棄。

金小狸奇怪道:“為什麼回不來,是因為城主府裡有好東西,所以捨不得回來嗎?”

趙天碌不知道金小狸的腦迴路,搖頭道:“那倒不是,隻不過國師大人要將他留下來,所以姑娘怕是見不到他了!”

金小狸睜著明眸剪水般的眼睛:“國師是誰?”

趙絕聞言一愣,此女不是金身妖獸嗎,連國師都不知道?

他微微一笑:“國師是我朝萬臣之首,三大天階強者之一!”

金小狸詫異道:“原來是個天階,為什麼他要留李易,李易就不能回來?”

趙絕頓感無語,覺得這姑娘是不是個傻子?

天階之下,儘皆螻蟻。

彆看自己是個八級魂師,在天階強者麵前,與地麵的塵埃無異。

國師要留人,誰敢不從?

此女雖然長得極美,但是腦子卻有些不大靈光。

妖獸可以變化人形,但與人類相比,智慧卻遠遠不如。

不過這樣也好,重孫與此女有舊,對方腦子不聰明,誑騙回去也會更容易一些。

就在趙絕浮想翩翩之際,金小狸突然看了他一眼:“你心裡有惡意!”

趙絕一愣:“你說什麼?”

金小狸又道:“我看到了,有不好的東西在你心裡麵!”

說話之時,身上散發淡淡瑩光,一條若有若無的白色絲線出現在空氣之中,另一頭正係在趙絕身上。

趙絕看到白色絲線,立刻吃了一驚。

天命術?

此女不是個頭腦簡單的妖獸嗎,怎麼會如此複雜的天命法術?

北光彰也很意外,他曾見皇朝中的天命師施展過此類魂術,與眼前的情景一模一樣。

“你想抓我?”

金小狸微微蹙眉,眼中閃過一絲淡淡的寒光。

“姑娘誤會了!”

趙絕暗呼不妙,嘴裡掩飾道:“是我重孫趙天碌對姑娘有意,所以特地請我來雲城,替他向姑娘求親!”

他不怕跟金小狸動手,但人在北光彰的府邸,總要顧及對方的麵子,何況李易那邊的訊息還冇有坐實,北光彰不會容忍他對金小狸下手。

“他要向我求親?”

金小狸微微一愣,目光看向趙天碌。

她實際年齡雖然隻有十三四歲,但也知道求親是什麼意思。

於是搖了搖頭:“師父說過,不能嫁給比我弱的人,而且我也不喜歡你!”

趙天碌目光一黯,但仍堅持道:“小姐放心,隻要你肯答應我,我一定潛心苦修,爭取早日趕上姑孃的境界!”

趙絕也在一旁道:“我趙家雖然不是豪門大族,但是培養一個七級魂師還是綽綽有餘的,隻要姑娘肯下嫁於他,我們一定竭儘全力培養天碌!”

金小狸道:“你培養他跟我有什麼關係,你不是想自己突破境界嗎?”

趙絕聞言一震,連這個都能算出來?天命之術果然玄妙莫測。

“你是壞人!李易說過,壞人就應該打死!”

金小狸不悅地看了趙絕一眼,淡淡的法則之力散發出來。

隨著金小狸目光漸冷,散發出來的法則之力越來越強,空氣彷彿凝固一般,壓迫得趙絕和北光彰呼吸都幾乎停滯。

整座樓閣顫動起來,恐怖的力量充斥著每個角落。

“天...天階!”

趙絕身體顫抖,驚懼得無以複加。

法則之力??

這女子竟然是天階強者?

北光彰也被驚住了,萬萬冇想到,金小狸居然是天階強者?

心中不禁升起一個念頭,整成跟在李易身後的金小狸是天階,那李易又是何等境界?國師真的留得住他嗎?

隻有趙天碌呆呆看著光芒之中的少女,目中滿是癡迷:“仙姿絕色,天階之身,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