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輩找我可是有事?”

李易冇有否認自己現在的境界,而是直言不諱。

“聽說皇朝之中出了一個絕世天才,不僅斬殺了數位大宛強者,還在戰鬥中屢次突破境界。”

司晴空微微笑道:“我心中好奇,所以特來一看!”

“原來如此!”

李易淡淡道:“若隻是見個麵,前輩傳個話便是,何必用話誑我?”

說完之後,目光向司晴空身後一掃。

就在司晴空身後不遠處,站著鄔重和幾位高階魂師。

聽到兩人的對話,鄔重臉色微變,心中掀起了驚天駭浪。

“天階強者,李易居然是天階強者?”

他已經從城主那裡知道了李易進入秘境之事,也知道國師這次來者不善,否則不會令他想方設法強留此人。

於是謊稱牧王想見李易,等國師到來,自會親自出手將此人羈押。

不料對方的實力境界遠遠超出想象,國師不但冇有動手,反而平禮相待,更是道出李易已經是天階強者的身份!

這一驚非同小可,得罪天階強者,那可是要命的大事!

司晴空眉頭微皺,故意道:“怎麼回事?”

鄔重身體一顫,戰戰兢兢道:“屬下怕留李將軍不住,因此借了牧王的名,請李將軍暫留幾日!”

司晴空聽後,輕輕哼了一聲:“胡鬨!”

李易目光盯住鄔重,慢慢道:“原來鄔副城主是騙我的?”

鄔重心中一寒,正想辯解幾句,就見一道白光當空擊來。

啪啦!!

鄔重被白光擊中,當即灰飛煙滅,化作一縷塵埃散去。

其餘人見鄔重身死,個個臉色大變,嚇得連連後退。

司晴空瞥了一眼空中的餘灰,表情毫無變化,隻是緩緩道:“鄔重冒犯天階,理應罪誅九族,但念其從軍多年,有戍邊之功,可免家人之罪!”

這意思是告訴李易,鄔重死了就死了,他的族人就不要追究了!

李易隻輕輕一笑,冇有說話。

在場的魂師心膽俱寒,看向兩位天階的目光充滿畏懼。

天階之下,儘皆螻蟻,這句話果然冇有說錯!

司晴空冇有理會下屬們的情緒,而是向李易邀請道:“小友已經成就天階,不再適合在雲城任職。可願與我一起見去太祖,共謀晉升之道?”

李易成為天階已成事實,現在要做的就是極力拉攏,如果此人能加入他們的陣營,無疑大大增加了姬氏皇朝的力量。

李易婉言謝絕:“在下思鄉心切,想先回去一趟!”

司晴空笑了笑,冇有強行挽留:“既然如此,那就等小友回鄉之後再說!”

李易告辭之後,正欲離去。

司晴空突然道:“小友且先留步!”

說完手指一抖,空中出現了近百滴生命靈泉,濃鬱的能量散發出來,引得在場魂師個個精神大振。

司晴空微微笑道:“小友晉昇天階,早該當麵道賀!無奈俗事纏身,隻能現在補上!小友若不嫌棄,就請收下吧!”

李易看著懸浮在身前的生命靈泉,目光微微一亮。

儘管這些生命靈泉對他的增幅已經不大,但這是白得的好處,不拿白不拿!

“多謝前輩饋贈!”

李易笑嗬嗬的答謝,用手一捲,將生命靈泉收入了空間戒指。

“小友法則之力收發自如,想必早已鞏固了初期境界吧?”

司晴空麵帶微笑,打聽起李易目前的修為狀況。

剛纔李易擊殺鄔重那一下,連他都冇有看得太清楚,可見此人已經不是普普通通的天階一重初期境界。

“僥倖修煉到了一重後期!”

李易冇有隱瞞太多也冇有藏得太少,他現在是天階一重巔峰,隻差一步成就天階領域,突破到天階二重。

司晴空一聽,心中難掩震撼。

已經修煉到了一重後期?

他花了足足百年數月才勉強修煉到這個境界,眼前這小子幾個月的功夫就完成了?

忍不住微微感慨:“小友不愧是我朝最傑出的天才,如此修煉速度,連老夫也自愧不如!”

“多謝前輩誇獎,在下也就是運氣好點罷了!”

李易滿臉謙虛,又與司晴空多聊了幾句。

就在兩人閒談之時,北光彰的府邸來了兩位客人。

一位是身材高瘦的老者,頭髮已經花白,穿著青藍相間的長袍,顯得氣度不凡。

另一位是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容貌與老者有些許相似,赫然便是將金小狸從城外帶回的趙天碌。

“北兄,多年不見,今日冒昧來訪,還請北兄見諒!”

麵對匆匆來迎的北光彰,老者麵帶歉意地打上了招呼。

“原來是趙家主!”

北光彰將老者迎進客廳,滿臉笑容道:“趙兄不遠萬裡來到雲城,可是有什麼急事?”

來者是驪城趙家之主趙絕,八級魂師境界,兩人曾有數麵之緣。

趙絕冇有馬上回答,而是以目光稍稍示意。

隨側在旁的趙光碌連忙取出一枚戒指,恭恭敬敬送了上來。

北光彰魂力一掃,戒指裡有不菲的修煉資源,足夠他數年消耗之用。

北光彰冇有馬上收下,而是麵帶詫異道:“趙兄這是何意?”

趙絕微微一笑,語氣隱晦道:“我從驪城來到雲城,確有一事要辦!”

北光彰心中瞭然,試探道:“趙兄既然來到了府上,可是與北某有關?

趙絕輕輕一歎:“不瞞北兄,此事可能真要麻煩你了!”

北光彰道:“趙兄有什麼話,就請直說吧!”

“此事還要從我這不爭氣的重孫說起!”

趙絕望了站在身邊的趙光碌一眼:“不知北兄是否見過我這個孽孫?”

北光彰點點頭,他自然見過此子。

趙光碌曾經在北部邊塞服過役,後來又想法子調入了雲城,已經不在他的管轄之下。

“數月之前,我這孽孫曾從戰場之外救回一女,就安放在了北兄鎮守的邊塞之中。

此女甦醒之後,孽孫對她一見傾心,可惜相處不久,被救女子就被人帶走,直至近日纔出現在北兄的府中!”

說到這裡,北光彰已經明白了。

趙光碌所說之人正是金小狸,也就是從金繭中蛻變出來,又跟著李易一起返回雲城的美麗少女。

他故作不解道:“趙兄的意思是...”

“孽孫衷情於此女,所以數度苦求,要我出麵替他求娶此女。聽聞此女就在府上,所以趕來雲城,想請北兄助我一臂之力。”

說到這裡,趙絕有些怒其不爭道:“孽孫頑劣,不知努力修行,隻顧兒女情長,倒讓北兄見笑了!”

北光彰倒吸一口涼氣:“你重孫想求娶金小狸?趙兄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你可知道,那少女是金身境界?”

他不知道金小狸的實力究竟如何,但從金小狸從金繭破出之後,身上的氣息就已淩駕六級武者之上,由此可見,此女最少也是七級金身境界。

趙絕微微一笑:“自然知道,此女雖然是金身,但卻是妖化人形,非我人族生靈!孽孫雖然不才,但卻是趙家天才,日後勤加修煉,定能成就高階,與此女也算相配!”

北光彰緊皺眉頭,表麵不說,心中卻不以為然。

金小狸就算是妖獸出身,那也是高階強者,豈是一個小小三級魂師配得上的?

何況此女美貌絕塵,定是李易禁臠,自己絕不能答應。

趙絕見北光彰不吭聲,開口道:“北兄可是顧慮那個李易?”

北光彰心中冷笑,你知道就好。

李易實力強大,九級魂師都不放在眼裡,你敢惹他,純粹是自尋死路!

趙絕輕輕一笑:“北兄可知,我與鄔副城主乃是舊識?到你這裡之前,我曾去拜訪過鄔副城主!”

“哦?”

北光彰臉色一動:“你去見過鄔副城主,他說了什麼?”

趙絕淡淡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李易鋒芒太甚,身上更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國師已經趕來雲城,今日就會將他擒拿羈押!”

北光彰心中一震:“什麼?國師要來,他要對付李易?”

趙絕淡淡一笑:“聽說李易不在府裡,是不是已經被召喚到城主府去了?”

北光彰神色微變,明白趙絕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來找自己了。

倘若李易還在府中,趙絕絕不敢輕易上門,由此可見,此人剛纔之言很可能是真的。

趙絕慢悠悠道:“北兄可先不急著答應,今日之事過後,我再來拜訪北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