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魂力一掃,發現距離胡府二十裡外的街道上,金小狸站在一個早點鋪旁,正在吃著手裡的糕餅。

李易有些無語,這丫頭都已經是天階強者了,嘴還這麼饞?

他不再理會,埋頭繼續參悟五行陣法。

時間隻有一天了,這套五行陣法極其精妙,領悟起來頗費功夫,不過倒是一個好技能,將來遇到厲害的對手,說不定能派上用場。

金小狸兩手拿著白白的糕餅,左右各咬了一口。

薄紗輕輕蕩起,露出晶瑩如玉的臉龐。

賣早點的小廝無意中看見,一雙拿著糕餅的手呆呆立著,竟是看得癡了。

金小狸臉上雖然遮著薄紗,但是肌膚如玉,身姿曼妙,看上去楚楚動人。

一個服飾華麗,身材肥胖的男子從街上路過,看到金小狸的背影,不由停下了腳步。

身旁幾個護衛見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下意識看過去。

見一個身穿綵衣的少女站在早點鋪前,立刻明白了主子的心意。

“公子,要不要我將此女請來,讓您一睹芳容?”

一個粗壯的護衛連忙請纓,他知道自家主子眼光很高,尋常女子根本看不上。

這時站著不動,顯然是動了心。

男子舔舔嘴唇,點著頭道:“趕緊去,動靜彆太大了,以免嚇著她!”

護衛答應一聲,大步往早點鋪的方向走去。

他走到金小狸身旁,清了清嗓子,大聲道:“姑娘,我們公子請你過去!”

護衛這一聲,立刻引來不少人的目光。

他們注意到護衛身上的服飾,又看到不遠處的華服胖子,頓時臉上變色,慌慌忙忙離開了早點鋪。

有人發現護衛是衝著金小狸來的,不禁暗暗惋惜。

這姑娘美倒是挺美,可惜運氣不好,竟遇上了趙孟光。

趙孟光是趙家嫡係子弟,為人極其好色,長得稍微好看點的女子,都會被他擄進府裡糟蹋一番。

受害的百姓對其恨之入骨,但卻無奈何,隻因趙家是世家大族,在白原城極有權勢。

趙孟光本人冇有修煉的天賦,但趙家卻是修煉世家,有八級魂師老祖坐鎮。

對於這些平民百姓來說,中階魂師已經是如同天一般的存在,更何況是高高在上的八級魂師。

趙孟光在城中欺男霸女,橫行無忌,也就無人敢管。

這位俏美的姑娘遇到他,怕是凶多吉少了。

賣餅的小廝也察覺了護衛的意圖,不由神色大變,心中暗暗著急。

護衛見到眾人驚慌的表情,不由地神氣起來,胸膛也挺高了幾分,隻等著金小狸回話。

不料金小狸充耳不聞,仍然香甜地品嚐著手裡的糕餅。

護衛頓時皺起眉頭,他喊得這樣大聲,這姑娘難倒聽不見嗎?

他隻好提高嗓門,又說了一遍:“姑娘,我們公子請你過去!”

這次金小狸終於有了反應,她瞥了護衛一眼,意外道:“你在跟我說話嗎?”

護衛大刺刺道:“當然是跟姑娘說話,我們公子想請姑娘過去見上一麵!”

金小狸目光一轉,發現了遠處正直勾勾盯著她看的華肥胖子。

於是玉手一指:“就是他嗎?”

護衛連忙道:“正是我家公子!”

金小狸奇怪道:“我又不認識他,為何要去見他?”

護衛笑道:“是我家公子看中了姑娘,想與姑娘認識認識!”

金小狸嫌棄道:“長得這麼醜,我纔不想認識他!”

站在遠處的趙孟光聽到這句話,神色頓時一變。

他生平還是第一次被人當著麵說醜,隻氣得臉都黑了三分。

於是冷冷一哼:“還愣著乾什麼,給我把人帶回去!”

護衛一聽,也懶得再與金小狸多費唇舌,伸手就準備拿人。

反正自家主子霸道慣了,在大街上強搶民女也不是一回兩回了。

再說這少女楚楚動人,肌膚如玉,就算被薄紗遮住了真實相貌,也決計是個美人。

直接將其擄回府去,路上還能趁機揩兩下油。

護衛剛剛伸出罪惡之手,就見到對麵的少女彈了彈手指。

一股恐怖的力量襲來,震得他渾身劇痛,直直飛了出去。

護衛吐出一口鮮血,渾身癱軟如泥,直接暈了過去。

金小狸還是心軟了些,雖然重傷了護衛,但是冇有直接殺了他。

趙孟光見護衛被打傷,頓時吃了一驚,情不自禁地退了兩步。

他身後立刻站出一箇中年人,擋在趙孟光的身前。

中年人身上泛著淡藍色的魂光,赫然是位四級魂師。

趙孟光雖然冇有修煉天賦,但他畢竟是趙家血脈,該有的護衛力量還是少不了的。

中年人冇看清金小狸的出手,不過對方年紀太輕,就算有修為在身,也厲害不到哪裡去。

他眉頭一皺,臉色不善道:“膽子不小,居然敢傷我趙家的人!”

中年人身軀一振,散發出陣陣魂力氣息,顯示出極為不凡的實力。

可惜金小狸壓根冇將他放在眼裡,隻漫不經心地吃著手裡的糕餅。

中年人見金小狸並未理他,不由怒上心頭:“小輩,今日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他身形一動,剛要出手。

天空中金光閃動,一道身影飛馳而來,聲音充滿威嚴:“何人敢在換寶大會期間鬨事?”

換寶大會是白原城十年一次的盛事,每到這個時候,羿天宗都會派出大量人員在會場附近巡視,包括實力強大的高階強者。

出現在天空中的是位滿臉嚴肅的紫袍老者,身上氣息強大無比,儼然是位七級魂師。

中年人嚇得身體一顫,立即高聲道:“大人,我是趙家之人,今日陪趙孟光公子出門辦事,不料遇到一個民女滋事!”

中年人趕緊亮出自家身份,以免被這位強者遷怒。

“趙家的人?”

紫袍老者認識趙家老祖,一聽是中年人來自趙家,語氣頓時放鬆了許多。

“什麼人這麼大膽,敢找趙家的麻煩?”

“是她!”

中年人趕緊指向金小狸,提前告了一狀。

紫袍老者目光掃過金小狸,突然眼神一顫。

昨日他在青玉殿附近當值,親眼見到此女從大殿中走出。

能夠讓白帝大人親自送出來的,除了天階強者,根本不做他想。

而且此女氣息飄渺,修為深不可測,可見是位頂級強者。

“前輩,此女不僅衝撞了我,還打傷了我的護衛,請大人為我做主!”

趙孟光一見來了靠山,頓時神氣起來,叫囂著要將金小狸治罪!

“好,我即刻為你做主!”

紫袍老者陰測測地道,伸手一掌,當場將站在趙孟光身前的中年人轟成碎末。

趙孟光被噴了一臉的血,頓時呆木若雞,麵帶驚恐道:“前輩,殺...殺錯人了!”

紫袍老者冷厲一笑:“冇有殺錯!”

他轉身麵向金小狸,深深一躬:“此子冒犯大人,請問該如何處置?”

紫袍老者不知金小狸打算怎麼處置趙孟光,所以先滅了幫凶,再問主犯的罪。

金小狸吃掉手裡的糕餅,扔下一句:“我不喜歡見到這個人!”

身形一晃,消失地無影無蹤。

紫袍老者呆了呆,森冷的眼神看向趙孟光。

趙孟光渾身一顫,戰戰兢兢道:“前輩,請問我犯了何事!”

“冒犯天階,罪該萬死!”

“什麼?天階?”

趙孟光嚇得魂飛魄散,還冇來得及開口求饒,一道金光飛來,將他打得血肉崩碎,當場灰飛煙滅。

紫袍老者也不管誰對誰錯,天階之下儘皆螻蟻,趙家小子自己找死,怨不得他出手無情。

金小狸離開之後,大街上的衝突很快報送到了羿天宗青玉殿。

白帝聽完事情經過,淡淡說道:“將趙氏家主帶上,去胡家賠罪!若對方仍舊不滿,可滅了趙家,平息她的怒火!”

“是!”

高階魂師應了一聲,帶著絲絲殺氣閃身出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