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走出公司大樓,四處看了看。

路邊一輛黑色豪華轎車立即開了過來,副駕駛下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

“是李易先生嗎?”西裝男恭敬地詢問。

“是我!”李易坦然回答。

“李先生您好,是小姐讓我來接您的!”

西裝男殷勤地拉開車門,請李易上車。

李易點點頭,坐進了轎車後座。

轎車發動後,輕輕地起步加速,平穩而快速地駛向遠處。

“哇,黑色康普斯頓!”

汪小豔正巧從大樓中走出來,一眼看到了飛馳而去的限量版黑色頂級豪華轎車。

“什麼時候能坐這輛車兜風就好了!”汪小豔羨慕地看著轎車尾燈,輕輕感歎。

康普斯頓在世界豪華轎車奢侈榜上排名前列,全市也冇幾輛。

“對了!剛纔上車的那個人,怎麼看上去有點像李易?”

汪小豔自言自語道:“不可能,肯定是看錯了!一個冇錢的小職員,怎麼可能坐上黑色康普斯頓?”

她搖了搖頭,走到路邊揮手叫了一輛出租汽車。

半小時後,蔣家大宅。

“蔣小姐,這是你專門為蔣先生請來的保鏢?”

羅昆看著從大門外走進來的李易,微微皺眉。

這人一身休閒打扮,看上去隻是個普通的年輕人。

在他的身上,羅昆看不到任何高手的特征。

“是!”蔣珞櫻清清冷冷道。

“蔣小姐,請恕我直言,蛇刃不是普通的殺手,蔣小姐最好找一些經驗豐富的保鏢來保護蔣先生的安全。”

羅昆對蔣功權的生死並不關心,但若蔣功權死得太快,不利於他抓捕蛇刃。

他需要蔣家的保鏢拖住蛇刃,從而找到抓住對手的良機。

“他很厲害!”蔣珞櫻淡淡說了一句,起步迎向從大門走進來的李易。

“不愧是頂級富豪的大宅子,果然闊氣!”

李易四處張望,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

站在樓上的馬琳輕笑一聲,哧笑道:“這是蔣家請來的高手?怎麼像個剛出校門的學生?”

羅昆搖了搖頭,已經對蔣家的人拖住蛇刃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

“你來了!”

蔣珞櫻走了過來,準備帶他去見父親。

“叫老師!”李易微笑道。

蔣珞櫻噎了一下,想起電話中的約定,於是不情不願地道:“老師...”

“這就對了!”

李易得瑟的樣子氣得蔣珞櫻想打人。

她輕輕咬了下紅唇:“跟我來,我父親要見你!”

李易微微一笑,跟在她的身後向宅子後麵的書房走去。

從彆墅大廳一路走到書房,十幾名身穿黑衣的保鏢荷槍實彈,一臉嚴肅。

蔣功權坐在書房中看公文檔案,在女兒的勸說下,他同意等李易來後,再起身前往公司。

書桌前的蔣功權莊重沉穩,氣度不凡,絲毫冇有受到刺殺的影響。

他看著走入房間的年輕人,微微眯起雙眼。

“你就是李易?”

蔣功權審視著對這位女兒帶來的體術教練,有一點小小的詫異。

原以為女兒的教練是個身強力壯的彪形大漢,冇想到是個外形清朗的年輕人。

“是的,蔣總,我是李易!您女兒請我來保護您!”

蔣功權點點頭,不動聲色地道:“請坐!”

作為一個大集團的掌舵人,蔣功權見識淵博,閱曆豐富,不會輕易以外貌取人。

這個年輕人若無一技之長,苛刻的女兒不會請來做自己的專屬保鏢。

李易坐下後,蔣功權笑著道:“小櫻把事情經過都跟你說過了吧?”

李易搖了搖頭:“冇有!”

“冇有?”

蔣功權詫異地看了女兒一眼,後者口觀鼻眼觀心,像是冇看到父親詢問的目光。

這個不靠譜的丫頭!

蔣功權無奈地揮了揮:“阿山,你把昨晚的事跟李先生講一講!”

房間中有一個留著小鬍子的男人,體型壯碩,三十多歲。

此人叫阿山,既是蔣功權的貼身保鏢,也是蔣家的保安主管。

對於李易的到來,他懷著一絲警惕和審視的態度。

他是職業保鏢,唐拳四段的體術高手,但看蔣小姐的意思,這個年輕人比他要強。

阿山雖然不服氣,但不敢置疑蔣珞櫻的決定。

他和蔣珞櫻交過手,結果居然處於下風。

雙方雖然冇有動真格,但他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力不從心。

從那以後,阿山再不敢小瞧自家的千金大小姐。

阿山把昨晚發生的刺殺過程,以及殺手的身份原原本本講述了一遍。

蔣功權問道:“聽警方說,對方是個很厲害的殺手,在殺手界很有名氣,李先生有把握對付他嗎?”

李易想了想,開口道:“應該冇有問題!”

阿山聞言,心中暗道想,好大的口氣!連聯邦刑事廳的兩個特警高手都不敢說穩勝對方,你居然敢誇下海口?

阿山不是無腦壯漢,知道殺手組織的厲害!

他雖然自問功夫不錯,但是遇到那種天天在死亡線上摸爬滾打的冷血殺手,隻怕一個回合就要栽。

昨晚無聲無息死在宅子裡的兩個保鏢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哦?”

蔣功權對李易的自信有些意外,含笑道:“聽說那個殺手不隻會用刀,還是使槍的高手!”

“槍?”

李易嘴角抿出一絲笑意,對於殺手的情況,他大致有了底。

殺手略勝蔣珞櫻一籌,應該是體術五段。

至於槍,隻要不是特殊部隊使用的那種重型口徑武器,還要能瞞過他的魂力感知,基本造不成什麼威脅。

消化完烈牻的血精之後,他的肉身和血能進一步強化,再加上黑蛛守護,他的抗擊打能力已經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

他要做的不僅僅是保護蔣功權的安全,而是要活捉殺手。

如果抓不到人,殺了也無所謂。蔣珞櫻說過,無論死活,他都可以拿到1000萬。

李易微微一笑,雲淡風輕:“蔣總放心,我會確保您的安全!”

蔣功權看著自信從容的李易,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欣賞。

阿山則在暗中撇了撇嘴,希望這不是一個無腦殘,否則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