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龍螣獸發出一聲嘶鳴,身上火焰升騰,強行衝出包圍圈。

都虹子沉聲喝道:“攔住它!”

幾名高階強者同時出手,耀眼的金光沖天而起,齊齊轟在火龍螣獸身上。

火龍螣獸哀鳴一聲,大滴的鮮血滴落,龐大的身軀向地麵裂開的鴻溝落去。

都虹子眼中掠過一絲喜色,這頭火龍螣獸已經是強弩之末,隻要再加把力,這枚妖晶就到手了!

不等他開口,兩個高階強者已經追至火龍螣獸後背,身上金光爆發,就想將火龍螣獸殺死。

奄奄一息的火龍螣獸突然睜開雙眼,大嘴一張,濃濃烈焰從口中噴吐出來。

兩個高階強者猝不及防,其中一人被噴個正著。

九級妖獸的吐息擁有難以想象的高溫,瞬間將這人融化。

另一人被烈焰波及,被燒得慘叫連連,拚命往後退去。

“畜生,居然敢詐死?”

都虹子又驚又怒,原以為這枚妖晶十拿九穩,冇想到火龍螣獸居然會來這一手?

其餘人嚇了一跳,追擊的動作也慢了下來。

火龍螣獸趁勢往冒著濃濃烈焰的裂縫逃去,隻要它逃入岩漿之中,就進入了自己的主戰場。

這些人膽子再大,也不敢在散發著恐怖高溫的地底與它纏鬥。

火龍螣獸身軀一竄,已經到了地縫裂口。

都虹子眼看追趕不及,直氣得七竅生煙。

火龍螣獸正要往地底鑽去,突然耳邊雷聲轟鳴,緊跟著腦袋一沉,被一道從天而降的金光打個正著。

火龍螣獸的頭顱瞬間炸裂,火紅色的鮮血噴灑出來,燒得周圍空氣嗞嗞直響。

巨大的身軀落下之時,一枚紅色妖晶從裡麵飛快地衝了出來。

李易伸手一抓,將不停震顫的妖晶牢牢握住。

眼看火龍螣獸被人截胡,都虹子先是一愣,緊接著惱怒不已。

他飛身來到李易身前,大聲喝道。

“大膽,居然敢搶我飛虹流的東西?”

李易瞥了他一眼,慢條斯理道:“無主之物,能者得之,什麼時候變成了你的東西?”

都虹子頓時怒不可遏:“若非我等重傷火龍螣獸,這頭九級妖獸豈會被你所殺?”

李易淡淡道:“你也說這妖獸是我殺的,既然如此,東西自然歸我!“

都虹子一聽,臉色陰沉下來:“如此說來,你是不肯交出妖晶了?”

李易淡淡一笑,將妖晶收進了戒指。

都虹子見狀,冷冷看向乾鐘昆:“乾派主,若不管教你的手下,我就替你代勞了!”

乾鐘昆搖搖頭:“這位是我在路上結識的李小友,可不是我的手下!”

“不是你的人?”

都虹子略顯意外,他轉頭看向李易,身上煞氣漸盛:“我勸你自行交出妖晶,否則白白送了性命,那就悔之晚矣!”

他看出李易實力不俗,雖然火龍螣獸已經重傷,但是此人能夠一擊必殺,很可能也是九級強者。

飛虹流人數雖多,但是九級魂師隻有他一個,乾鐘昆環伺在側,他不想輕易動手。

李易毫不在意道:“我這人最不怕的就是要脅,你若想要妖晶,儘管動手來拿!”

周圍人一聽,個個怒氣上湧。

為了伏擊這頭火龍螣獸,他們動了宗派秘符不說,還死了一個高階強者,此番付出的代價太大,豈能讓人坐收漁利?

“豈有此理!”

一個金身強者發出暴喝,飛身向李易撲來。

金身強者一動,又有兩個高階魂師緊跟著出手。

三人呈犄角之勢,前後夾擊,就要發動攻勢。

不料空中雷聲炸響,三道恐怖雷光淩空擊落,打得三個高階強者皮開肉綻,金光瞬間崩潰。

“雷係魂師?”

都虹子悚然一驚,雷係元素霸道無比,能夠越級戰鬥,即便自己上了,怕也討不了好處。

啪啪幾聲,三個強者肉身炸裂,就連自爆也做不到,兩枚金光閃閃的晶體隨即落了下來。

李易隨手一招,將魂晶收了起來。

都虹子目眥欲裂,三位高階強者啊,就這麼被轟殺了?

乾鐘昆也是倒吸一口涼氣,瞬殺高階魂師,這簡直是天階的手段!

心中頓時寒氣直冒,對李易的敬畏蹭蹭直往上升。

飛虹流剩下的強者也是大駭,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強者,擊殺高階魂師如同吃飯喝水一般輕鬆,簡直駭人聽聞。

李易收了魂晶,目光往都虹子一掃,眼中金光微微閃爍。

都虹子心中一顫,暗叫不好。

嘶啦!!

都虹子眼前雷光乍現,恐怖的能量撕開他的護身金光,直接穿透進來。

都虹子亡魂皆冒,拚命激發魂力,勉強擋住暴虐的雷係魂術。

他連連後退,手中金光閃動,一道魂符飛出,飛快地衝向李易。

李易揮了揮手,身前空間驟然炸裂,爆發出巨大的白色光團。

劇烈的爆炸聲中,都虹子飛射而出,口中厲喝:“快走!”

一群強者如夢初醒,紛紛向四周逃離。

眼前的敵人太可怕了,他們萬萬不是對手,留下隻能送死。

李易從白色的光團中走出,身上毫髮未傷。

都虹子激發的魂符有九級巔峰的威能,但也僅僅隻能拖延一個呼吸的時間。

李易伸指一點,兩道冰冷的氣流撲向高空,將逃在最後的兩個強者冰凍在半空。

其中一個魂師絕望自爆,強大的魂力自體內爆發,瞬間炸開一個金色的蘑菇雲。

李易微微皺眉,他的力量已經遠遠超出九級巔峰,還是不能阻止魂師自爆嗎?

如此看來,大概要成為真正的天階才能夠強行鎮壓。

另一個金身強者被凍得肉身炸裂,死在冰係魂術可怕的低溫之下。

與以前一樣,金身強者死亡,肉身能量迴歸天地,不像妖獸會凝聚出一顆妖晶。

看著幾人逃走的方向,李易騰空而起:“乾派主稍候,我去去就來!”

“這,這是要滅門啊...”

看著李易消失的背影,乾鐘昆目瞪口呆。

他故意說出火龍妖晶的好處,確實是有挑唆李易出手的意思,但冇想到李易這麼凶殘,直接將飛虹流的人殺了大半。

現在再追上去,明顯是要將都虹子一行斬儘殺絕。

樊璠呆立一旁,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

他自遇到李易之後,就對此人觀感不佳。

雖然冇有表現得太明顯,但是態度一直欠佳。

現在看到對方強悍無比的手段,心中忍不住驚懼起來,生怕此人記起前嫌,回來將自己斬殺。

幾分鐘後,天空中金光一閃,李易落了下來。

李易將兩枚魂晶丟入戒指,表情略顯遺憾:“可惜了,被他們逃走了一個!”

乾鐘昆聽得心中一顫。

隻逃走了一個?這個李大牛的手段簡直非人啊!

隻是不知道逃走的是誰,以都虹子九級魂師的實力,有很大可能脫身。

不過此人手下皆亡,已經不足為懼。

想到飛虹流敗亡之後留下的大片地盤和礦藏,乾鐘昆心中不禁泛起淡淡的驚喜。

他按捺住激動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問道:“李小友,請問逃走的是誰?”

李易隨口道:“就是最先跑掉的那個,這人溜得太快,我殺了其他的人,冇能趕上此人!”

乾鐘昆暗道果然如此,都虹子畢竟是一派之主,手上有不少底牌,能夠逃走也在情理之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