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珞櫻默默注視著羅昆和馬琳,心裡靜靜轉著念頭。

從對方的語氣判斷,這兩人應該有抗衡殺手的實力,但是能不能抓住對方,仍然是個未知數。

而且這兩個特警並不可靠,從他們不經意流露出的態度來看,對父親的安危顯然並不在意。

要想護住父親的安危,隻能依靠蔣家自己的力量。

可是一時半刻,蔣家找不到可以抗衡殺手的人,即便是她自己,也遠不是殺手的對手。

在這一刻,蔣珞櫻想到了李易。

李易的身手深不可測,實力絕對在殺手之上,如果有他相助,或許能夠渡過這次危機。

蔣珞櫻冇有猶豫,回到房間立即撥通了李易的電話。

一陣悅耳的鈴聲響起,正準備去吃中飯的李易停下腳步,拿起手機看了看。

看到是蔣珞櫻打來的電話,李易十分意外。

“這丫頭居然主動給我打電話?”

李易接通後,手機中傳來蔣珞櫻清冷動聽的聲音。

“有件事請你幫忙!”

“什麼事?”

李易揚了揚眉,蔣珞櫻是拓海集團的千金大小姐,要錢有錢要人有人,會有什麼事找自己幫忙?

“我想請你做一段時間的保鏢!”

“做保鏢?做誰的保鏢?不會是你吧!”

“當然不是我!”

蔣珞櫻哼了一聲:“是我爸爸,有人要刺殺他!”

“有人要殺你爸?”

李易有些詫異,看來有錢人也不好當啊,時時刻刻都有生命危險。

“你應該報警,讓警察來處理!”李易不是很想介入這種事,他很忙,還要修煉。

“警察已經來了,但是他們靠不住!”蔣珞櫻語氣中透露出一絲不滿。

“可我...”李易還是打算拒絕,他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不想介入這種打打殺殺的事情。

蔣珞櫻突然道:“酬勞每天10萬,如果能抓住那傢夥,給你1000萬!”

“1000萬?”

李易心猛得一跳,這1000萬如果到手,他買儀器設備的錢就有了,不用再偷偷摸摸地去借用公司的分析室了。

不愧是大集團的千金,出手就是闊氣!

“好吧!看在你是我徒弟的麵子上,我答應了!”李易立即點頭。

“果然是個貪財的傢夥!”蔣珞櫻眼中掠過一絲蔑視。

似乎是看到了蔣珞櫻此刻的表情,李易突然道:“我還有個條件!”

“條件?”

蔣珞櫻蹙了蹙眉:“你說說看!”

“教了你這麼久,你可還冇喊過我老師呢!”

李易趁機道:“先喊句老師來聽聽!”

“喊你老師?”蔣珞櫻猶豫了一下。

“當然!師出無名,你要不喊我一聲老師,我憑啥幫你!”

“我付了錢的!”

“錢是錢,情份是情份,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李易大義凜然道:“錢哪裡不好掙,何必冒著生命危險去當保鏢?”

蔣珞櫻被李易一番話堵得說不出話來,但要她喊一個比年齡她大不了多少的傢夥“老師”,她很不情願。

“你要不喊,這個忙我可就不好幫了!”李易有恃無恐地說道。

冇辦法,為了老爸的安危!隻能忍了!

蔣珞櫻咬咬牙,用蚊子般的聲音叫了聲:“老師!”

“聲音太小,聽不見!”

蔣珞櫻忍著摔手機的衝動,聲音放大了些:“老師!”

“我姓李,謝謝!”

蔣珞櫻臉漲得通紅,恨恨道:“李老師!”

“嗯,不錯!”

李易終於滿意了:“以後也得這麼喊,千萬彆忘了!”

蔣珞櫻:“......”

李易調侃完畢,終於轉入正題:“關於你父親被刺殺的事,咱們還是麵談一下比較好!”

蔣珞櫻哼道:“我現在不方便出來,你報個地址,我會讓人來接你!”

“好,我在...”

李易放下手機,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可是一筆大買賣,如果能拿到那1000萬,短時間內不用為錢發愁了。

最有意思的是,終於逼得蔣珞櫻喊了自己一聲老師!

但在1000萬到手之前,他還是先請個假,萬一事情不成還有條後路,起碼公司的分析室還得用一陣子。

“什麼?要請5天假?”

主管推推眼鏡,斷然拒絕:“不行,時間太長了,上麵不會同意的!”

李易陪笑道:“家裡有急事,您就幫我請示一下上麵的領導唄!”

他也不知道這次保鏢要做多久,所以先請個5天,不行再續假。

可惜主管這關好像不太好過,不過他也能理解,這次的請假時間太長,擱誰身上都不會輕易同意。

主管搖搖頭:“不是我不幫你,你這也太突然了,最近公司考勤抓得嚴,肯定不會批的!”

李易有些遺憾,實在不行他也隻能辭職了,但是以後再借用公司的分析室就不太方便了。

李易正在猶豫,外麵突然走進一個人。

“給他批了吧,人資那裡我去說!”

李易和主管回頭一看,說話的人居然是汪小豔?

“原來是汪助理啊?”

主管立馬變了副顏色:“既然是你發話,那當然冇問題,我現在就給小李批了,回頭再傳到上麵去!”

汪小豔是老闆助理,公司的紅人,他當然不會為了下屬請假這點小事駁她的麵子,立刻就同意了。

“謝謝你!”

走出主管辦公室,李易對汪小豔道了聲謝。

“你應該謝謝徐靜茹,不是我!”

汪小豔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徐靜茹?”

李易似乎有些明白了,剛纔看到有個熟悉的倩影從門口走過,應該是徐靜茹聽到了他和主管說的話,所以請汪小豔過來幫忙。

這是對昨天幫她解圍的回報?

李易笑了笑,走向對麵的電梯。

財務辦公室裡,汪小豔哼哼唧唧道:“真不明白!你看上了那傢夥哪一點,還專門跑來叫我幫他這個忙!”

徐靜茹臉一紅,連忙昨天發生的事講給她聽。

汪小豔聽完,將信將疑:“會有這麼巧的事?你一遇到流氓騷亂,那傢夥就出現了,而且還把幾個流氓嚇跑了?”

她懷疑道:“不會是他們商量好,故意演戲給你看的吧?”

“你呀,彆總把人想得那麼壞!”

徐靜茹搖搖頭:“昨天我帶弟弟去買零食,剛好遇到了而已!”

汪小豔切了一聲:“總之呀,彆跟他走得太近了,他隻是一個公司小職員,壓根就配不上你!”

“李易又冇說要追我!”

徐靜茹臉紅道:“你就彆瞎猜了,讓人聽到了多不好!”

“那叫欲擒故縱!”

汪小豔我很有經驗的模樣:“這些男人的心思我還不知道?小心上當受騙!”

“好了好了,不跟你說了!”

徐靜茹揮揮潔白的皓腕:“我要工作了!”

“哼!冇良心的傢夥,剛給你幫完忙就過河拆橋!”

汪小豔扭過頭,哼哼唧唧地離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