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苗來到湖畔,跳入湖中,身體呈現扁平的小舟形態。

李易見狀,正要一腳踏上。

大苗連忙閃到一邊,警惕道:“你乾什麼?”

李易疑惑道:“你不是要帶我過去?”

“你以為我是船?”

大苗怒道:“我這樣是劃過去方便,可冇說要當你的船,要劃你自己劃,你們人類不是會遊水嗎?”

李易有些無語,撲通一聲跳入水中,跟在大苗身後向前遊去。

半個小時後,一人一樹來到對岸,緩緩爬上湖畔。

大苗舉目四望,看準一個方向,快速奔跑過去。

前方是一片樹林,一株株參天古樹高聳入雲,也不知道活了有多少年。

大苗走進樹林,走了約十多分鐘,來到兩株古樹的中間。

他將身上的樹葉搭在一株古樹之上,嘴裡不知唸叨了什麼,大樹中間的地麵突然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緩緩裂開了一個寬約三丈的巨大縫隙。

這縫隙黑漆漆的,裡麵深不見底,也不知道有多深遠。

李易驚訝道:“這是什麼地方?”

大苗一臉得意:“有第三層,自然就有第四層,這裡纔是秘境最大的秘密!”

大苗說完,樹身向前縱去,跳入了縫隙之中。

李易冇有遲疑,也跟著跳了下去。

在躍入黑暗的一瞬間,李易感覺像是穿過了一道門戶,身體四周有莫名的阻力出現,但是體內生命靈泉發出陣陣熱流,將這股力量推了開去。

穿過黑暗,李易身體一震,腳底像是落到實處。

他低頭一看,發現腳下出現了一條條青色台階,向著遠處緩緩延伸,最少有數裡之長。

大苗出現在前麵的台階上,搖動樹葉道:“快來,帶你去看這裡真正的好東西!”

說完一蹦一跳,身體向下跑去。

李易緊跟而上,一人一樹很快穿過長長的台階,來到一座用白色玉石砌成的宮殿之前。

大苗走到宮殿門口,突然現出異色。

他仔細觀察,神色有些鄭重:“有人來了,還不止一個!奇怪,這裡隻有我知道,彆人是怎麼來的?”

他冇有走入宮殿,而是換了一個方向,朝宮殿旁邊的一座山崖走去。

大苗七拍八拍,在陡峭的石壁上弄出一個成人大小的洞,然後一頭鑽了進去。

李易進入之後,發現裡麵是一個通道,而且十分寬敞,比洞口大得多了。

大苗一邊走一邊說:“這是秘密通道,裡麵有禁製隔絕,彆人發現不了我們!”

兩人走到通道儘頭,前方懸空而立,周圍是宛如玻璃般的透明玉石,將下方中的一切儘收眼底。

大苗道:“這裡已經是宮殿最底層,也是最後放寶貝的地方!”

大苗剛剛說完,宮殿下方的通道出現一陣波動,淡淡的光華閃過,有個人影走了進來。

大苗一臉驚訝:“這處宮殿有很厲害的禁製,不過這人好厲害,居然進來了?”

出現在宮殿中的,是一個身穿素衣,慈眉善目的老婦。

老婦揮了揮手,身前出現一枚金色的小圓球。

老婦低語幾聲,小圓球逐漸漲大,宛如花瓣般徐徐打開。

出現在花瓣中間的,是一個美絕人寰,嬌豔欲滴的妙齡少女。

這少女平躺在花瓣上,臉色紅潤,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似乎正在沉睡。

李易在上空的通道看清少女麵容,頓時吃了一驚。

“金小狸?難怪在外麵找不到她,也冇有給我傳遞資訊,原來被帶到這裡來了?”

“看她的模樣,似乎是昏迷了,帶她來的這個老婦是誰?莫非是她那個神秘師傅?”

素衣老婦走到金小狸身前仔細觀察,確定她還冇有清醒,於是轉過身體,向宮殿後麵的台階走去。

宮殿內靈氣充盈,台階上方有一個乳白色的光團懸浮在半空,中心位置有個火燭般的影子在緩緩跳動,釋放出驚人的能量波動。

老婦看到火燭,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不等她走近,宮殿中央另一麵牆壁顫動起來,一道淡黃色的光暈閃過,牆壁裡走出一個滿臉褶皺的老頭。

兩人照了個麵,都是一愣。

“天夜?”

“白峭?”

兩人各自說出對方的名號,臉上露出一絲意外和凝重。

大苗聽到這個名字,頓時驚了一下,連著樹葉都抖動起來。

好在這通道能夠隔絕感知,細微的動靜並冇有驚動下麵的人。

李易見大苗失態,忍不住小聲問道:“你認識他們?”

大苗點點樹葉:“冇有見過,但是聽說過。天夜老祖和白峭老祖,是這方世界十分厲害的天階強者!兩人都是天階三重,已經許多年冇有露麵了,冇想到在這裡出現了!”

“天夜,你居然能找到這裡?”

宮殿之中,白峭老祖微微失神,隨即恢複平靜。

“你能找到,我為何找不到?”

天夜老祖目光在火燭之上一閃而過,眼底露出一絲激動。

“說吧,要怎樣你才肯放手!”

白峭知道老者也是為了火燭而來,索性打開亮話。

“可笑!在這方世界,聖靈種子僅此一枚,你居然想讓我放手?”

天夜想也不想,立刻拒絕。

“你比我年輕,以後還有機會!若與我相鬥,隻能兩敗俱傷!”

白峭微皺眉頭,試圖說服天夜。

“放屁!百年時間轉瞬即過,得到聖靈種子,才能真正超脫,這樣的機會,我怎能放棄?”

“這樣看來,你是執意送死?”

白峭聲音一變,神色冷峻下來。

“送死?你還以為你是當年鼎盛之時?”

天夜冷笑兩聲:“你壽數將近,隻能以天地至寶封禁肉身,再以秘法靈魂轉世,繼續苟活下去。到了這一世,力量十不存一,隻能東躲西藏,以天命術謀劃一切!

天夜彷彿看穿一切,繼續說道:“你隱藏多年,終於等到秘境現世,這纔算到了聖靈種子的位置。之所以取回肉身,也不過是為了破解聖境之主留下的禁製,但你力量消耗太大,若再拿不到聖靈種子,今日就會暴斃!”

白峭麵色冷淡道:“大言不慚,你敢說我熬不過今日?”

天夜看了白峭身後的金小狸一眼,臉色不屑道:“你的底氣不過是後麵個小姑娘,之所以用心栽培她,也不過是覬覦她的肉身,等拿到聖靈種子之後,再以她的身軀借殼重生!”

白峭臉色一冷:“胡說八道,小狸是我愛徒,我豈會如此待她?”

天夜連連冷笑:“還說不是?你費儘心思將她帶入秘境,難道是真的想成全自己的徒弟?”

白峭滿臉怒意,反唇相譏:“你的動靜又豈會小了?你踏遍大域,算到天澤大陸有種子誕生,可惜氣運太低,命裡有絕世天才與你爭寶!

你怕暴露身份,引來同階窺伺,於是化身天命師,在各大流派遊說蠱惑,讓他們扼殺近三年間出現的年輕天才!”

她冷哼一聲:“若我所料不錯,近年來有不少天才中途隕落,都是你的手筆吧?”

天夜道:“那又如何,敢與我爭奪聖靈種子,隻有死路一條!”

白峭冷笑:“可你萬萬想不到,真正的天纔是我徒兒金小狸,隻有她纔有得到聖靈種子的資格,你殺再多的天才,也阻止不了聖靈種子的歸屬!”

天夜一愣:“原來你栽培此女,還有這一層原因在裡麵?”

“不錯!”

白峭傲然道:“你我皆是天底下最厲害的天命師,你可以算到有天才與你爭寶,卻算不到這個人就在我身邊!隻因我以命術矇蔽氣機,讓你察覺不到小狸的存在!”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