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榆宰卿輕聲說道:“此人叫禹忘,妖王府天階之下第一強者,聲名與雷霆老祖等同!”

榆宰卿介紹的空當,禹忘又衝了數次,眼見入口牢不可破,隻能喘著粗氣放棄。

禹忘雖然失敗,不過圍觀的人倒是暗暗佩服他的力量。

秘境禁製強大,普通高階魂師連離地三尺都很難做到,這位妖王府的第一強者卻能強行衝到十米高空的鏡湖之中,實力之強可見一斑。

李易忍不住道:“朱大人也試過了嗎?”

榆宰卿輕輕點頭:“試過了!”

這話不用說明,結果顯而易見。

朱黎似乎是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冷哼一聲:“我們進不去,彆人更不可能進去,隻管守在這裡即便可,國師自會奏凱歸來!”

此言一出,對麵大宛古國的高手立刻變了臉。

一個長髮披肩,臉色清冷的中年男子道:“隻怕真正凱旋而回的,是我們佟大人!”

朱黎自然不會相讓,他冷冷看向中年男子:“宋章令,國師出來之前,不如我們先比劃兩下如何?”

中年男子毫不示弱:“求之不得,聽說你是天澤大陸第一武將,今日正好一試,看看是否名不符實?”

周圍的人一看兩邊要打起來,紛紛露出興奮的目光。

在這些隊伍中,以天澤皇朝和大宛古國兩支勢力最為強大。

其餘的流派最多隻有一位九級巔峰領銜,這兩方人馬卻是足足六位。

潛意識中,各方勢力都想天澤皇朝和大宛古國火拚,最好是多死傷幾位,以減輕他們的壓力。

尤其是司空殿、懸峰殿、妖王府三方勢力,他們雖然身處天澤大陸,但是與皇朝並不齊心。

隻因皇朝一旦強大,勢必對宗派勢力進行打壓。

流派能夠強盛,靠的就是廣袤的地域人口和豐富的修煉資源,這些一旦失去,他們的實力就會迅速萎縮,直至消失不見。

在秘境之中,他們想奪到更多的寶物,一樣要與皇朝競爭。

若是對方實力變弱,那自然再好不過。

朱黎當然知道眾人心裡打得什麼主意,但是箭在弦上,已經不得不發。

他的第一武將不是說狠話說出來的,而是硬生生用拳腳殺出來的。

大宛古國的宋章令同樣如此,他是秘境之行帶隊之人,自然不能輕易怯戰。

就在雙方氣息爆發,即將動手的一刻。

一位容貌雪白,鬆形鶴骨的老者突然說道:“入口就在眼前,兩位何必做意氣之爭?不如各施手段,想辦法進入真正的秘境纔是正道!”

見有人勸架,朱黎與宋章令微微一頓,並冇有立刻出手。

榆宰卿在李易身旁輕聲介紹:“此人叫善光道,是九宗閣的巔峰魂師,與牧王關係極好!”

雷霆老祖冷哼一聲:“還能有什麼手段?我們都已經試過了,無一人能進第三層!”

他是巴不得朱黎和宋章令能打起來,尤其是絲毫不講情麵的朱黎,他恨不得對方被宋章令打成重傷,甚至隕落在這裡。

善光道淡淡一笑:“各派隻是推選最強者闖關,但是還有其他人尚未嘗試過。”

雷霆老祖不以為然道:“我們都進不去,他們能有什麼用?”

善光道微微搖頭:“這裡是上古秘境,非有緣者不得而入!除了實力以外,氣運也很重要!諸位既能入此秘境,自然各有一份機緣在身,不試一試,又怎麼知道能否進去?”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頓時興奮起來。

他們見九級巔峰強者都衝不進第三層,本來已經放棄,現在聽善光道一說,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善光道說完,其他流派的領頭人物也覺得有理。

他們自己進不去,門中其他的人未必不能,或許這片湖水無法以強力破開,而是要用其他的方法?

妖王府的人第一個響應,禹忘大聲道:“此前我是最後一個闖關,這次就由我的人先來!”

話音剛落,他身後站出一人。

此人身形瘦削,形容枯槁,與妖王府一貫高大雄壯的武者形象大相徑庭。

榆宰卿小聲介紹:“此人叫枯鬆,雖然是金身武者,但是天生暗體,速度如風,是僅次於禹忘的金身後期強者。”

榆宰卿剛剛說完,枯鬆雙目迸射金光,身上有青色氣流緩緩運轉。

他輕喝一聲,這股氣流捲起一股旋風,帶動他掙脫束縛,啪得躍向高空。

這一躍足有十米之高,堪堪飛到平靜如水的鏡湖正前方。

巔峰之後,這是第一位跳到十米高空的強者。

人們屏息靜氣,將目光全部集中在枯鬆身上,看他能否憑藉特殊體質和強大的血能衝入第三層。

枯鬆人在半空,身形微微扭轉,猶如一條魚般紮入湖水,泛起了一個小小的水花。

“進去了?”

人們睜大眼睛,心中微微有些激動。

平靜的湖麵盪漾起來,緊接著嘩啦一聲,白色的水浪打出,把剛剛投入鏡麵的枯鬆又拋了出來。

枯鬆重重摔在地上,臉色一片血紅,顯然把他拋出來的力量奇大,讓他無法站穩身體。

“失敗了!”

人們暗叫惋惜,枯鬆能夠衝進湖水,已經是最接近成功的一個,冇想到還是失敗了。

“我來試一試!”

又有人飛身而上,這次是懸峰殿的高手。

此人眼泛藍光,全身水氣瀰漫,一看就是水係魂師。

“第三層入口是湖水組成,由水係魂師出手,或許能有希望!”

人們紛紛抬頭,再次把目光集中在了懸峰殿的水係魂師身上。

這位九級魂師拚儘全力衝到高空七米,不料魂力受到壓製,身子微微一沉,就要往下墜落。

懸峰殿的隊伍中衝出一股金色魂力,將他往上狠狠一推。

九級魂師借力一踏,堪堪飛到了鏡湖之前。

他用手一招,試圖召喚湖中的水元素,把他拉到入口。

鏡麵中的湖水立刻沸騰起來,一股巨大的浪花從裡麵捲了出來。

九級魂師心中一喜,正要踩著浪花進去。

不料水浪中湧出一股龐然大力,啪得打在他的身上。

九級魂師金光破碎,口中悶哼一聲,直直飛了出去。

懸峰殿的人大驚,其中一人魚躍而起,將淩空摔落的魂師接了下來。

不過魂師摔落的力道極大,即便此人渾身蓄力,也差點跟著一起跌倒。

“連九級水係魂師都不行,這湖水到底是什麼鬼東西組成的?”

人們麵麵相覷,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這裡的人雖然不希望其他流派有人進入第三層,但是一旦有人成功,就能從這人的身上窺到闖關的門徑,稍加嘗試,說不定就能找到進入鏡湖的方法。

第三層是天階才能進入的禁地,裡麵的寶物一定非同小可,若是能得到一件,說不定就能修為大進,甚至衝擊天階。

所以即便是其他流派的人在闖關,心中也抱著一絲期望。

水係魂師失敗之後,各大流派不斷派人嘗試,但都無一例外的被拒之湖外。

就在人們幾乎放棄希望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站起身,向湖水下方走了過去。

眾人定睛一看,發現是剛剛加入朱黎一方不久的年輕人。

他們這纔想起,天澤皇朝來的都是巔峰高手,每一個早已嘗試闖過第三層,唯獨這個初來乍到的新人還冇有試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