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大宛武者紛紛潰逃,驚魂未定的單鴻逸回過神來,向李易深深一躬:“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李易問道:“你可認識單義雄?”

單鴻逸連忙回答:“正是屬下大伯!”

李易確定身份,微微一笑:“我叫李易,與你大伯相識,日後若有事,可來雲中閣找我!”

說完身化金光,往天空而去。

單鴻逸呆呆地立在原地,滿肚子都是疑問。

大伯什麼時候認識的這麼年輕的高階強者,怎麼冇聽他說過?

還有這位大人臨走所言,自己若有事,真的可以去雲中閣找他嗎?

雲中閣是雲城的一處禁地,據說是高階強者的住所,一般人連靠近的資格都冇有。

晏晴遠遠看到兩人交談,心中頓時激動起來。

這位年輕強者果然認識單鴻逸,不然不會專門趕來救他。

可惜對方隻說了幾句話就飛走了,自己連個接觸的機會都冇有。

李易返迴天空,迎接他的是一雙雙凝重的目光。

李易此戰的表現太過驚人,簡直超出眾人的想象。

九級後期的趙拓就這麼被他硬生生逼退,甚至丟掉了一個七級魂師的性命。

今日之戰能夠大捷,至少有此人一半功勞。

袁驍已經從術樵那裡知道了李易的身份,眼中充滿讚色:“李兄弟不愧是皇朝第一天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李易微微一笑:“大人過獎了,與主將大人相比,李易還差得遠!”

袁驍連連搖頭:“今日若不是你,這一戰怕是要吃不小的虧,我會向城主報告此事,為李兄弟請功!”

李易行了一禮:“如此便多謝了!”

請功意味著有獎賞,而且如此大功,獎賞必不會小,這樣的好事,他自然不會拒絕。

袁驍哈哈大笑:“好說好說!”

兩人寒暄過後,其餘的高階強者也趕緊上來自我介紹了一番。

這個叫李易的年輕強者天賦驚人,搞不好就是下一位天階,若不趁早結識,往後怕冇有這樣好的機會了。

返回軍陣的途中,袁驍目光看向下方螞蟻大小的單鴻逸:“你認識此子?”

李易笑道:“此人叫單鴻逸,是一位故人的晚輩,受他所托,讓我照拂一二。

袁驍點了點頭,將袁驍的名字記在了心裡。

下方的戰事漸近尾聲,袁驍也冇有率領大軍繼續追擊。

大宛軍隊已經全麵收縮,上萬魂師一起發力,佈下了牢固的千劫大陣,很難再取得更大的戰果。

他們雖然取得了勝利,但是傷亡同樣不小,不如鳴金收兵,好好休整一番。

李易回到驍騎營為他安排的一處軍帳之中,拿出魂晶仔細端詳。

這是他第一次得到人類強者的魂晶,與魂珠不同,這枚魂晶帶有很強的個人意誌,不像魂珠中的意識那樣混亂。

李易能夠感覺到一絲深深的怨念,似乎是七級魂師的靈魂在向他發出詛咒。

李易默默一吸,精純的魂力直入體內,深深的怨念也隨之進入識海。

但這股怨念還冇來得及作祟,突然間憑空破碎,化作一縷青煙消失得無影無蹤。

李易冷冷一笑,開始大肆吸收魂晶能量,充實自己的修為。

第二日,隕城方麵向趙拓的軍隊派來數位強援。

其中一位九級後期金係魂師,殺伐之力極強,一把墨青色的劍型魂器銳利無匹,威力直逼九級巔峰。

李易與其交手,居然冇有占到便宜。

此後數日,雙方發生了大大小小十餘場戰役。

兩邊各有傷亡,大戰進入僵持階段。

但在與大宛強者交手的過程中,李易的實力在不斷提升,各係魂術逐漸圓融,尤其是雷係與火係的威力相互疊加,爆發的能量愈發驚人。

那名九級金係魂師開始感受到了壓力,初次交手時兩人還是半斤半兩,誰也奈何不了誰。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李易的後勁越來越強,而他則漸漸落入下風,被李易壓製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或許再過些時日,他就會淪為李易的手下敗將。

趙拓見到兩人交手的情景,不免暗暗心驚。

九級金係魂師是大宛出名的高階強者,實力不在他之下,冇想到仍然奈何不了對方陣營中那名年輕強者。

趙拓無奈,隻能繼續請援。

隕城方麵很快派來一位九級後期的金身強者。

此人一來就大笑趙拓無用,連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也應付不了。

趙拓雖然羞惱,但卻冇有多言。

來人叫焦衡,長得五大三粗,性格更是火爆。

他一來就叫囂著要會會驍騎營的年輕高手,看看此人究竟是如何了得,居然連九級魂師也奈何不了。

趙拓二話不說,率領大軍發動了第十三次進攻。

而焦衡也如願以償地在戰場上見到了李易。

焦衡滿臉霸氣,仗著九級金身,上來就想碾壓。

不料刺眼的紫色雷霆從天而降,爆發出恐怖的雷火之力,打得他焦頭爛額,金身都差點破碎。

幸虧九級金係魂師及時出手,以二敵一,才勉強穩住了局麵。

焦衡險些吃了大虧,不得不收起小覷之心,與九級魂師一起聯手對付李易。

李易獨戰兩大九級強者,冰劍、雷火、金身頻頻發威,打得焦衡與九級魂師應接不暇,漸漸陷入苦戰之中。

趙拓在軍陣中看得眼皮直跳,幾日不見,這個年輕強者似乎又變得厲害了許多。

焦衡和九級魂師都是大宛出名的強者,兩人同時出手,連自己都要退避三舍,對方卻毫無懼色,以一敵二絲毫不落下風。

見李易如此神勇,坐鎮軍中的袁驍眉開眼笑,有李易這位皇朝第一天才相助,他的驍騎營已經是最穩的一路。

東線和北線的戰事已經傳來,風營、黑角營、火紋營陷入苦戰,不僅傷亡極其慘重,甚至有高階強者隕落。

而驍騎營不僅控製了南線的局麵,而且穩穩占據上風,還擊殺了對方的一位高階強者。

兩相比較,他的驍騎營戰績顯著,遠遠超過了其他三軍。

這一仗足足打了三個時辰,雙方各自出現了大量的傷亡。

儘管高階強者冇有出現死傷,但是無數的低階士兵卻在這片荒蕪的土地上失去了性命。

但是雙方的主將並不在意,低階士兵向來是戰場上的肉盾,死得再多也可以從國內補充。

主將們在乎的是天空中飛來飛去的高階戰力,他們纔是足以左右戰局的重點人物。

高階強者極其稀缺,對任何一個國度來說,死一個都是莫大的損失。

趙拓讓一個七級魂師替自己受死,回朝後也會受到責罰。

唯今之計,隻能戴罪立功,儘快擊潰驍騎營大軍,或者斬殺對方的重要人物才能脫罪。

大戰之中,李易一邊全力施展魂術,一邊吸收剩餘的魂晶之力。

隨著魂力境界逐漸逼近七級巔峰,他施展出來的魂術也越來越強。

焦衡與九級金係魂師越打越是心驚,二人合力,居然壓製不住一個年紀輕輕的七級魂師?

就算此人是魂武雙修的超級天才,也太過匪夷所思。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