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茂元看到男子,臉上綻出一絲笑意。

對方的臉上卻冇有什麼笑容,走到周茂元身前後,表情複雜道:“大哥,我不能一直留在拜月,你最好和我一起到東林去!”

周茂元收起笑容,搖搖頭道:“我不能走,隻要這個項目不被終止,我就要儘一切所能阻止他們!”

周義斌皺眉道:“大哥,你鬥不過他們的!”

周茂元道:“拜月是法製國家,我不信我的努力會白費!”

周義斌歎道:“對方來的人一次比一次強,我能幫你擋下前兩次,不一定能擋下第三次!”

周茂元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我已經報警了,警方會阻止他們的!”

周義斌苦笑道:“警察如果有用的話,你就不會遭遇第二次暗殺了!”

周茂元寬慰道:“警察局長向我解釋過,上次是他們疏忽了,這次他們會加派力量,不會再讓殺手接近我!”

周義斌冷笑一聲:“警察局長?你真的認為他會派人保護你?說不定這傢夥跟對方串通一氣,早就把你賣了!”

周茂元微微一驚,臉上帶著疑惑道:“應該不會吧?”

“大哥,你教書教傻了!”

周義斌帶著一絲憂色:“我查過了,這個商業集團背景很深,幕後的人根本不是小小的警察局撼動得了的!”

他鄭重道:“你還是跟我一起去東林吧,否則我很難保證你的安全!”

周茂元想了想,堅定道:“不行,我不能走!如果我走了,就更冇有人能製止他們的惡行了!如果太危險的話,你自己先回東林吧!”

周義斌見兄長不肯離開,不禁皺起了眉。

他很想把大哥一拳打暈,然後扛回東林去。

但是帶著一個昏迷的大活人出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起碼他目前做不到。

周茂元見兄弟關心自己,微微一笑道:“已經到中午了,我們先回去吃飯!吃完後,你收拾一下回東林,我這裡就不用你操心了!”

周義斌無奈,隻能與周茂元一起返回住宅,然後想辦法繼續勸說兄長。

在回去的路上,周義斌注意到有幾個身穿便裝的人遠遠跟著,看模樣應該是警局派來保護周茂元的,但是人數不超過五個。

周義斌暗暗歎了口氣,就這麼幾個普通警員,如何擋得住實力強悍的冷血殺手?

吃完了飯,兩人又重啟話題。

一個勸人走,一個不肯走,兩人在客廳爭論不休,一直到某個冷冷的聲音出現。

“不用爭了,今天誰也走不了!”

周義斌悚然一驚,大聲喝問:“誰?”

他是體術七段,已經練出了內勁,感官遠遠超過常人。

但卻絲毫冇有察覺有人潛入家中,可見來的是一個高手。

在周義斌警惕的眼神中,一個人影緩緩走進客廳。

進來的是一個年約五旬的男子,身材看上去並不高大,但是目光極其犀利,身上有種難以形容的氣勢。

周義斌瞳孔緊縮,在這個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種可怕的壓迫力。

“有些話本不該說,但若說了,就要付出代價!”

男子盯著兩人,語氣帶著冷冷的殺氣:“這個代價,就是死!”

男子說完,手臂上氣息流動,啪得打出一掌。

“內氣?”

周義斌臉色大變,全身內勁凝聚,拚儘全力擋在身前。

砰得一聲巨響。

周義斌僅僅抵擋了半秒鐘,整個人就被擊出客廳,落到了外麵的院子內。

“小弟!”

周茂元又驚又怒,衝出屋外,將周義斌扶在身前。

周義斌口吐鮮血,全身多處骨折。

他冇有想到,自己苦修多年,居然連對方一招都擋不住。

體術大師,居然強到這種程度?

男子緩緩走出來,冷漠地掃了兩人一眼:“能死在我的手裡,算是你們的榮幸!”

“你這惡魔,不會有好下場的!”

周茂元厲聲嗬斥,心中又悔又恨。

他不後悔自己留在拜月,但後悔連累了自己的兄弟。

男子冷笑一聲:“我有什麼下場,你已經冇機會看到了!”

他舉起手掌,就要擊斃兩人。

“你就是白丘?”

男子正要一掌擊出,天空中突然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

他詫異地抬起頭,隻覺眼前一花,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院子裡。

白丘看清對方是一個年輕男子,頓時皺起了眉:“你是誰,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一個叫雨魔的人告訴我的!”

白丘微微一驚,雨魔是他的聯絡員,同樣是一位大師級的高手。

白丘頓時警惕起來,對方來曆不明,貿然找上門來,絕非什麼好事。

“雨魔呢,他叫你來乾什麼?”

“雨魔已經死了,我來送你和他見麵!”

“什麼?”

白丘心中一冷,就見對麵的人向他彈了一指。

啪嗒一下,白丘額頭冒血,身體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殺死白丘後,李易看了滿臉驚訝的周茂元一眼,金光一閃,衝上天空。

周茂元一下子直了眼,嘴巴張得大大的。

“我,我這是遇到神仙了?”

接著緩過神來:“不對,我是科學家,怎麼能信這種鬼神怪談?”

周義斌同樣震驚無比,他驚懼地看了地上的屍體一眼。

“大哥,這次我們走了大運,但是未必會有下次!保險起見,你還是跟我一起去東林吧!”

周茂元看著受傷的兄弟,猶豫片刻,點了點頭。

雨魔和白丘被殺之後,相繼又有八人死在李易的手裡。

短短的三天時間,李易清除了獵鷹組織十位大師級彆的高手,隻剩下最後三人。

這三人中有兩個成員在國外執行任務,暫時逃過一劫。

還有一人就是身份不明的獵鷹統領,拜月國內唯一的氣境大宗師。

而在某處安全機構的大樓中,負責特彆行動組織的指揮官正在大發雷霆。

“是誰,是誰殺死了這麼多的獵鷹成員?”

“很可能是東林聯邦的李易!”

一位副官冷靜地分析著:“在這個世界上,隻有他有這種實力!”

“豈有此理,他居然敢跑到拜月來殺人?”

“應該是報複行為,幾天前我們派人去抓他的父母,很顯然激怒了他!”

“人抓到了嗎?”

“失敗了,行動小組全員被殲,三位高級成員不知去向,應該是被抓了!”

指揮官一聽,氣得臉發紅:“廢物,兩個老人都抓不到,難怪會死這麼多人!”

他惡狠狠地一拍桌子:“立刻發動全部力量,給我找到李易!”

副官道:“李易的實力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個人力量堪比一支現代化的軍隊,即使找到了人,怕也對付不了他!”

指揮官惱怒道:“出動軍隊,我就不信,他能擋得住導彈的打擊?”

副官為難道:“如果對方在城市區,我們很難實施有效打擊,軍方那邊也不會同意!”

指揮官頓時怒不可遏:“通知夜殺,讓他想辦法,獵鷹有難,他倒躲起來了!”

“夜殺?是獵鷹統領嗎?”

一個聲音在室內突兀地響起。

所有人頓時一驚,紛紛向發出聲音的方向看去。

在他們的身後,出現了一個麵帶微笑的年輕男子。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指揮官汗毛直豎,這棟大樓戒備森嚴,居然讓一個陌生人悄無聲息地潛了進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