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钜野城,天蛛流。

經過連續七天的跋涉後,李易帶著老木圖一行人來到钜野城高大的城門之下,守衛正要上前查驗身份,卻被守城的隊長給攔住了。

隊長恭恭敬敬地走上前去,大禮參拜道:“小人見過李易大人!”

城主單義雄出城送人時,他曾跟隨在側,對這個二十多歲的年輕魂師印象十分深刻,稍一分辨就認了出來。

守衛們一聽說來人是李易,個個驚得目瞪口呆。

李易現在的名氣可不得了,皇朝大比第一,深受皇族器重的絕世天才,七級高階魂師,隨便哪一個名頭都能嚇死人,萬萬不是他們幾個小兵得罪的起的。

守衛們心中直抽涼氣,趕緊讓到一邊,用敬畏的眼神目送李易一行入城。

李易進城後,隊長趕緊叫來一個下屬:“快去向城主府稟報,就說天蛛流李易已經回城了!”

李易帶眾人回到天蛛流,朱府老管事一見到李易,頓時又驚又喜。

“小公子回來了?我馬上去稟告長老大人!”

“不用了,我自己去見師父!”

李易在得知朱丁焰正好在府中時,立刻帶著眾人向朱丁焰的院邸走去。

他剛走到院子大門口,裡麵傳來朱丁焰洪鐘般的聲音。

“是李易回來了嗎?”

“師父,是我!”

李易朗聲回答,推門走了進去。

風聲一響,就見一頭紅髮的朱丁焰出現在了身前,眼中有掩飾不住的驚喜。

“好小子!居然拿了皇朝大比的第一!”

朱丁焰滿臉紅光,重重一拍李易:“不愧是我朱丁焰的徒弟,果然冇有讓我失望!”

“都是師父教導的好!”

李易不失時宜的拍了一記馬屁,令後者眉開眼笑,樂得差點合不攏嘴。

“對了,聽說你已經是七級魂師了?”

朱丁焰大笑之後,趕緊問了一句。

“是的師父,徒弟僥倖突破了!”

朱丁焰得到肯定的答覆,先是呆了呆,繼而喃喃道:“天才啊!我朱丁焰何德何能,居然收了你這樣一個徒弟?”

朱丁焰既是高興又慚愧道:“不過半年時間,你就成為了高階魂師,為師卻還在原地踏步,實在讓為師有些汗顏!”

李易趕緊道:“師父這些年操勞派中事務,耽誤了本身修行,若能專注於此,一定能突飛猛進,晉升高階之列!”

朱丁焰笑嗬嗬道:“還是你會說話,比你那兩個師兄可強多了!”

李易問道:“胡師兄和鄭師兄呢?”

朱丁焰哈哈大笑:“那兩個小子聽說你已經是七級魂師,羞得不行,回去埋頭苦練了。一個說不突破三級魂師不出來,一個說不突破四級魂師不出來!”

他嘿嘿一笑:“你可知道,自從你奪得皇朝大比之一的訊息傳回後,钜野城颳起了一股苦修之風,各大流派爭相效仿,尤其是咱們天蛛流,許多人埋頭苦修,比以前勤奮了不知多少倍。”

“人人多說,咱們钜野城出了一個大比頭名,下一次再有這等比試時,總不能名落孫山吧?”

李易聽後,稍稍有些意外,他冇想到自己拿了個皇朝大比第一,會給钜野城帶來這樣的變化。

朱丁焰注意到李易身後跟著一大群人,疑惑道:“他們是...”

李易連忙將老木圖等人的身份來曆介紹了一遍。

黎匡、顏卿子和善仜也隨即上前,向朱丁焰一一見禮。

朱丁焰大致瞭解後,微笑道:“好,你放心去雲城吧!為師會照顧好他們,再不濟還有你師祖呢!”

李易忙道:“我正想去見見師祖!”

朱丁焰點點頭:“你去吧,師尊也想見見你!”

臨去之前,李易將一枚戒指送給朱丁焰。

朱丁焰接過戒指一看,臉上微微變色。

“這麼多資源?徒弟,你這是搶了大戶嗎?”

李易微微一笑:“秘境所得,請師父笑納!”

朱丁焰聞言,毫不客氣地收入懷中:“乾得好,那些名門大派富得流油,他們的東西不拿白不拿!”

師徒相視一眼,都哈哈大笑起來。

向朱丁焰告辭後,李易將老木圖一行人帶回他住的院子,然後喚來了宣彩和小娥。

突然來了這麼一大家子人,宣彩和小娥明顯有些錯愕。

尤其是看到清秀可人的木珠後,宣彩心中隱隱升起一絲酸酸的感覺。

但見李易對木珠的態度十分親熱,她隻能強忍心中的酸意,與小蛾一起去收拾房間。

李易的院子很大,足夠所有人住下。

他見眾人已經安置妥當,於是前往天蛛塔去見葛天蛛。

葛天蛛迎風而立,站在高高的塔尖之上。

他深深看了李易一眼,微微感慨道:“不錯,短短時間就晉升了七級魂師,實在出乎我的意料!”

不等李易謙遜兩句,葛天蛛直接拋出一本小冊。

“你已晉升高階,這裡有一些魔蛛流曆代強者的修煉心得和魂術,你可以拿去看一看!”

李易接過一看,頓時大喜。

這小冊正是他所需要的,裡麵都是各種高階版的魔蛛魂術,對提升實力大有裨益。

“多謝師祖!”

李易深深一禮:“師祖,我從黑淵森林帶回幾個朋友,還請師祖代為照拂!”

葛天蛛道:“此事我已知道,你安心去雲城便是!”

李易頓時放了心,隨即奉上一枚戒指:“這是此行所得,請師祖收下!”

“你正是鞏固境界的時候,還是自己留下吧!”

葛天蛛揮了揮手,直接拒絕了。

李易忙道:“弟子還有,這些是孝敬師祖的!”

葛天蛛微微一愣,魂力輕輕掃過了戒指。

“七級生命液?”

葛天蛛目光有些意外,他雖然是八級魂師,但是七級生命液也不多。

七級生命液生機強大,用來滋養肉身根基,對他衝擊九級魂師大有好處!

“也罷,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就收下吧!”

葛天蛛大手一揮,將戒指捲入袖中。

李易見葛天蛛冇有再拒絕,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他捨不得拿出七級魂珠,但七級生命液還是有不少的,拿來送給葛天蛛再合適不過。

李易向葛天蛛告辭後,正欲離開時,塔下有弟子稟報:“派主,單城主求見!”

葛天蛛叫住李易:“此人應該是衝著你來的,一起去見見吧?”

李易不便推辭,遂跟著葛天蛛一起前往會客大殿。

會客廳中,單義雄見葛天蛛與李易一起前來,眼中掠過一絲喜色。

他此行的目的主要是想見李易,不過在見李易之前,還是得先通過天蛛流的派主葛天蛛。

冇想到葛天蛛直接帶著李易一起來了,倒省了他的麻煩。

“單某貿然來訪,還請葛派主見諒!”

單義雄一見葛天蛛,立刻笑嗬嗬的迎了上去。

他雖然是钜野城的城主,但葛天蛛是八級魂師,钜野城明麵上的第一強者,他的官位再高,也不敢在葛天蛛麵前托大。

“單城主言重了!”

葛天蛛走進大殿,微微笑道:“單城主來我天蛛流,可是有事?”

單義雄目光移至李易身上,滿麵笑容道:“聽說貴派李易小友奪得了本次皇朝大比第一,單某特來祝賀!”

他輕輕揮了揮手,身旁的隨從立刻送上一件空間魂器。

“單城主太客氣了!”

葛天蛛輕輕點頭,讓李易收下了魂器。

單義雄此來隻為釋放善意,不管禮物貴重與否,天蛛流都不會拒絕。

李易對這個曾經送他魂珠的城主也頗具好感,立刻上前施禮:“多謝單城主!”

單義雄笑嗬嗬道:“小友不用謝我,你為钜野城贏得了從來有過的榮譽,就連單某也是臉上有光,理應由我謝你纔對!”

葛天蛛聞言一笑:“單城主,你把這小子捧得太高了!”

單義雄笑眯眯道:“單某可冇有誇大,李易小友的成就天下有目共睹,就連牧王大人也對李易小友讚賞有加!”

他頗有深意地看了李易一眼:“大比之後,所有的優勝者都已奔赴雲城,隻有李易大人被牧王特許可以返鄉!”

“哦?”葛天蛛目中露出一絲意外。

葛天蛛隻知道李易贏了大比第一,卻不知道牧王姬玄衝對李易如此看重。

牧王姬玄衝是天澤大陸最頂尖的九級魂師,實力深不可測,就連他見到了也要自稱晚輩。

單義雄目光看向李易:“單某此來一是為祝賀李易小友榮登金榜,二是想拜托小友一事!”

李易道:“單城主請說。”

單義雄道:“我一侄名叫單鴻逸,也在雲城服役,小友若去雲城,有機會的話還請關照一二!”

李易點點頭道:“單城主放心,李易記住了!”

單義雄見李易答應,一臉欣慰道:“如此單某就先謝過了!”

......

從天蛛流出來後,單義雄向後望了一眼,微微感慨道:“李易果然突破了七級魂師,傳言果真不假!”

送走單義雄後,李易辭彆葛天蛛,徑直衝向天空,往钜野城外飛馳而去。

在城內的某處樓閣之上,一個身穿灰袍的男子見天蛛流升起一道金光,飛快地消失在天空之中,立刻返回屋內,悄悄激發了傳訊魂符。

“大人,李易已離開钜野城,正往邊境而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