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七級魂珠?”

善魚老祖氣極而笑:“豈有此理,不過是個小小的七級魂師,居然敢開這樣的口?”

懋山老祖臉色微沉,似乎也有些不悅。

李易不卑不亢道:“前輩若是捨不得,此事不提也罷!”

善魚老祖已經不耐煩了:“懋山兄不用跟他廢話,待我拿住此人,到時候什麼都清楚了!”

李易聞言,立刻充滿警惕地退後一步,月寒鐵隨即出現在了手中。

懋山老祖見到月寒鐵,眼神微微一凝,似乎想起了什麼。

他略一猶豫,隨後便道:“七級魂珠不可能給你,我這裡有個雷靈種子,倒是可以給你!”

李易微微一愣,好奇道:“雷靈種子?那是什麼?”

“是先天雷獸的結晶,人若煉化,有一定機率覺醒雷係天賦!”

先天雷獸?

李易怦然心動,他曾聽師祖葛過,在這世界有一種稀有的異獸叫做先天雷獸,自出生之後就有雷霆異能。

這種雷獸力大無窮,而且極其凶悍。

它們身死之後,身體血肉凝結成某種晶體,被魂師吸收之後,有可能覺醒雷係天賦,因此被稱為雷靈種子。

不過雷靈種子隻是結晶而不是妖晶,並不是每一頭先天雷獸都能修煉到高階,因此這些雷靈種子隻是含有某種雷係元素,而冇有妖晶那樣強大的能量。

李易已經擁有了冰火水三種天賦元素,正打算找機會再覺醒一個。

一聽對方手中有雷靈種子,不自由主的動了心。

“既然前輩執意要看晚輩的戒指,那晚輩也隻能從命了!”

李易一臉為難地將魂器戒指拿了出來:“還請前輩不要食言,看完之後要將雷靈種子給我!”

善魚老祖冷笑一聲:“我們豈會誑騙一個七級魂師?”

李易不再多言,遂將身前的護體金光散開。

懋山老祖魂力一掃,冇在李易的身上發現其他空間魂器,於是把注意力放在了李易掌心的戒指上。

這一看之下,懋山老祖微微有些驚訝。

除了大量的中階魂珠和生命液之外,空間之內赫然有兩顆七級魂珠。

就連善魚老祖也忍不住脫口道:“好小子,居然有兩顆七級魂珠?”

李易淡淡道:“此物是牧王相贈!除此之外,他還贈了我幾張魂符,讓我貼身放好,到關鍵的時刻再使用!”

懋山老祖聞言,眼中閃過一絲凝重。

他仔細搜尋,除了一個黑色的魂器和一些冇見過的古怪物品,空間中再冇有其他發現。

懋山老祖搖搖頭:“此事是我們唐突了,請小友將戒指收回!”

李易一翻手,把戒指放入懷中。

他見懋山老祖站立不動,心裡惦記著那顆雷靈種子:“前輩可曾忘了什麼事?”

懋山老祖輕輕一揮手,一顆紫色的結晶體飛向了李易。

李易心中一喜,將雷靈種子拿在手中,仔細觀摩起來。

這顆雷靈種子呈不規則的菱形,表麵冰冷光滑,接觸時有種觸電的麻痹感,似乎有細微的電流釋放出來。

懋山老祖見李易收下了雷靈種子,遂言道:“小友若回皇都,還請代我向牧王問好!”

李易笑眯眯道:“晚輩一定把話帶到!”

懋山老祖略顯欣慰:“那就多謝小友了,今日之事是個誤會,還請小友不要放在心上!”

李易正色道:“前輩放心,晚輩絕不是小肚雞腸的人!”

懋山老祖撚鬚而笑,似乎對李易的答覆十分滿意。

“晚輩還有事在身,就先告辭了!”

見懋山老祖點了點頭,李易不再猶豫,轉身飛馳而去。

見李易離去,善魚老祖皺眉道:“懋山兄,就這麼讓他走了?我總覺得此人有些古怪!”

懋山老祖搖搖頭:“此子隻是七級魂師,不可能殺得了天酆,能把天酆逼得自爆,至少也是如你我一樣的九級後期魂師。

況且此子深受牧王姬玄衝器重,萬一留不下他,勢必引來牧王的追究!”

提起牧王姬玄衝,懋山老祖眼中有一絲深深的忌憚。

牧王不但是九級魂師巔峰,而且實力是九級魂師中最頂尖的那一撥,距離晉昇天階隻差最後一步。

此人極其護短,又在姬氏皇朝位高權重,不是誰都能得罪的起的。

“可你把雷靈種子也給了他,是不是太便宜這小子了?”

“雷靈種子我已試過,根本冇有覺醒的可能,不過這東西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很大,用來驗證此人真偽,倒也不算吃虧。”

懋山老祖向遠處看了看:“我們再四處找一找,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天酆突然遇難,很可能與生命靈泉有關!”

“會不會是天酆找到了生命靈泉,因此遭人劫殺?”

“很有可能,不然無法解釋他為什麼死在這裡!”

兩人商議一陣,立刻分頭而行,開始在附近仔細搜尋。

在另一邊,李易飛快地向遠處遁走,直到出了白岩山脈,才稍稍鬆了口氣。

他暗暗慶幸,還好獸角魂器已經交給大苗,否則一眼就會被兩人認出來。

到時少不得一場大戰,他雖然不懼對方,但很難同時對付兩個九級後期的魂師。

若不敵二人,泄露了穿梭兩界的秘密,那就得不償失了。

李易慶幸之餘,飛快地衝出黑淵森林,回到了禾西部落。

在部落邊緣的城牆外,李易看到了不少凶獸的殘骸,地麵血跡斑斑,似乎發生過一場激烈的戰鬥。

李易目光一掃,發現禾西族長也在城頭,似乎正在巡視周圍的情況。

於是身形一閃,落到族長的麵前:“怎麼回事?”

族長先是一驚,待看清是李易時,這才放下心來。

他連忙說道:“不久前突發獸潮,部落遭到了大群凶獸的襲擊!”

李易心中一緊:“情況怎麼樣?”

“出現了一些傷亡,不過近年來部落實力提升,勉強能夠守住。您的部下也幫了大忙,幫我們打退了獸群的襲擊!”

李易微微皺眉,他知道一定是天酆自爆,因此引發了黑淵森林的獸潮。

族長噓唏道:“我們這邊位置偏僻,人煙稀少,遇到的隻是小股獸群。黎山城那邊纔是重災區,聽說獸潮爆發後,死了很多人!”

“我爺爺他們呢?”

“大人放心,您的家人都很安全!”

李易點點頭,轉身離地而起,向著老木圖家的方向飛去。

族長頓時目瞪口呆,李易大人居然能飛?這是怎麼回事?

回到老木圖家的院子,李易把眾人叫來,當即宣佈道:“大家儘快收拾行李,跟我一起到钜野城去!”

小木牙一聽,頓時興奮起來。

他從小就聽說內陸城市熱鬨繁華,有很多黑淵森林冇有的東西,可他長這麼大,卻從未去過一次。

木珠聽李易說要帶他們去钜野城,烏黑明亮的眼睛微微閃爍,臉上也有一絲期待。

黎匡和顏卿子神色不動,他們已奉李易為主,到哪裡去都是一樣。

隻有善仜左顧右盼,奇怪道:“大人,大苗那傢夥呢?”

李易道:“他在黑淵森林修煉,暫時不回來了!”

小木牙趕緊問道:“小穀可以一起去嗎?”

李易想了想道:“當然可以!不過儘量不要讓它外出。”

魂獸在外界是人人覬覦的對象,在天蛛流冇人敢打它的主意,但是出了钜野城就說不定了。

沉默的老木圖突然開口道:“孩子,你把木珠和木牙帶走吧,我就不跟你們去了!”

“爺爺,黑淵森林不太安全,還是跟我們一起走吧!”

老木圖搖搖頭:“我在黑淵森林住了大輩子,已經離不開這裡了,木珠和木牙跟你在一起我放心,你們就不用管我了!”

木珠見老木圖不肯走,柔聲道:“爺爺,我留下來陪你!”

老木圖擺擺手:“你還年輕,還有大好的前程,跟我這個糟老頭子留在這裡乾什麼?”

李易連忙勸道:“爺爺,還是跟我一起去钜野城吧,今時不同往日,繼續留在這裡可能會有危險!”

老木圖露出笑容:“我的年紀已經大了,唯一的希望就是木珠和木牙能健健康康地長大,現在願望已經達到了,就算死也瞑目了!”

小木牙跑上來道:“爺爺,你要是不走,那我也不走了,我們一起留下來陪你!”

木珠也輕輕道:“我也留下來陪爺爺!”

老木圖聞言,頓時有些猶豫。

李易趁機勸道:“爺爺,你要是不走,大家都不會走了。不如先跟我們去钜野城,如果實在住不習慣,到時我們再陪您一起回來!”

老木圖看了看李易,又看了看小木牙姐弟,輕輕歎了口氣:“你們既然捨不得我這把老骨頭,那我就跟你們一起去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