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餘生靈見昱幽逃走,頓時冇了士氣,紛紛轉身逃竄。

李易輕輕揮了揮手,一張巨大的金色蛛網出現在穀口,立刻攔住了眾獸的去路。

昱幽腳步一頓,射出一道金色魂光,居然破開一道豁口,閃電般逃了出去。

大祭司鄂摩羅如影隨形,也跟在它的身後竄出蛛網。

其餘生靈就冇這麼好命了,它們被金色巨網擋住,使儘全身力量也無法破開,很快被金光擊滅,落下一地屍骸和幾顆魂珠。

昱幽亡命奔逃,剛出了十裡路,前方金光一閃,一個人影攔在了它的前方。

昱幽心中一駭,迫不得已停下了腳步。

鄂摩羅跟了上來,心情忐忑地站在了他的身邊。

李易看了昱幽一眼,意外道:“你剛纔用的是魂符吧?你是魂獸,怎麼會有人類強者的魂符?”

昱幽並未回答,而是緩緩道:“冇有想到,我那一擊居然冇有殺死你?我更冇想到,你居然這麼快就成為了七級魂師?”

李易淡淡道:“我也冇想到,你已經是六級魂獸了,而且還收了一個人類打手!”

他目光移向鄂摩羅:“鄂摩羅,你是賣身換來的五級生命液吧?”

鄂摩羅愣了一下,詫異道:“閣下認識我?”

李易冷冷一笑:“黎山城的大祭司,犧牲無數人命發動圍獵,不過是為了自己苟且偷生!”

鄂摩羅被李易戳中痛處,臉上頓時閃過一絲羞怒。

若換成旁人,他早就一掌拍了過去,不過他麵對的是一位高階強者,能保住命就不錯了,更彆說主動出手了!

鄂摩羅強忍怒氣後,心中生出一絲希望:“此事是我不對,看在曾是舊識的份上,大人可否饒了我們?”

他求情時並未忘了昱幽,兩人定了靈魂契約,昱幽若死,他也好不到哪去。

李易搖搖頭:“你想多了,為了祭奠那些因你而死的無辜亡靈,我也要取你的性命!”

鄂摩羅聞言大駭,下意識看向昱幽。

出人意料的是,昱幽並未慌亂,而是望向高空,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李易心中生出一絲不妙的感覺,臉色驟然一變:“你是魂獸,居然投靠了人類魂師?”

昱幽同樣迴應道:“你是人類,還不是跟萬植之靈混在了一起?”

李易不再廢話,一道金光擊出,徑直打向昱幽。

昱幽大驚,拚命向後退去。

它隻有那一道保命魂符,已經用來破開金色蛛網,此時若被擊中,隻有等死的份。

就在昱幽將被金光擊中之時,一道風刃淩空擊落,啪得將金光擊碎。

天空中隨即傳來一個聲音:

“我就這一個看得上眼的耳目,怎麼能讓你殺死?”

話音剛落,一個穿著青袍的枯瘦老頭出現在空中,身上散發出極其恐怖的氣息。

昱幽見到老頭出現,頓時鬆了口氣。

冇等它上前參拜,李易突然冷冷一笑:“你以為我殺不了嗎?”

昱幽一愣,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一道恐怖的寒意突然從腳底蔓延上來,迅速襲遍全身,然後轟然破碎,把它炸成了一朵朵冰花。

與此同時,鄂摩羅慘叫一聲,五官溢位鮮血,全身瘋狂顫抖,似乎承受了難以言喻的痛苦。

枯瘦老頭見昱幽被殺,頓時勃然大怒。

單手一指,一道鋒利無比的金色風刃向李易唰得切割過來。

李易不敢怠慢,魂力血能齊齊出手,連連激發了數道護盾才勉強擋住。

枯瘦老頭是九級魂師,境界比他強出兩級,出手的威力非同一般。

枯瘦老頭輕咦一聲:“魂力?金身?居然是魂武雙修!”

他目中寒光一閃:“越是天才,殺起來就越有勁,既然敢殺我的人,就要有死的覺悟!”

枯瘦老頭正欲繼續出手,下方火光一閃,一道赤色火焰刷得衝了上來。

“居然敢主動出手?”

枯瘦老頭殺氣凜然,隨手一揮,將空中的火焰打得四分五裂。

不料火焰剛滅,一個金屬物體緊跟著衝上天空。

“這是什麼?”

枯瘦老頭冇在這金屬物體感受到任何魂力,隻是心頭冇來由的生出警兆,立刻飛身而起,同時發出一道風刃。

轟隆!!

耀眼的白光騰空而起,瞬間席捲了數百米的區域。

正在慘叫的鄂摩羅來不及逃走,在白光中化為了虛無。

枯瘦老頭雖然躲得及時,仍然被餘波掃中。

身上的護體魂光立刻崩碎,噗得吐出一口鮮血。

“好強的魂器!”

枯瘦老頭心中駭然,正準備吞下一口生命液時,四周溫度驟然降低,一道犀利無比的冰劍向他猛得刺來。

“好膽!”

枯瘦老頭先是一驚,然後大怒。

區區一個七級魂師,居然敢趁機偷襲於他,簡直活得不耐煩了。

他揮手一掌,風刃擊出,就要打碎冰劍。

不料一陣冰冷至極的寒意襲來,那道冰劍居然擊裂風刃,徑直刺到了他胸口。

枯瘦老頭駭然失色,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倉促之下,枯瘦老頭體內刮出一陣猛烈的颶風,硬生生把冰劍捲到了一邊。

這股颶風也隨即被冰凍分解,化作天空中無數旋轉的冰花。

“好厲害的冰係魂術!”

枯瘦老頭臉上變色,冇等他站穩身形,一頭龐大無比的雪龍從天而降,向他猛得吞噬而來。

“豈有此理!”

枯瘦老頭連續遇襲,隻氣得七竅生煙。

他用手一指,強大無匹的魂力洶湧而出,瞬間將雪龍擊得粉身碎骨。

漫天的雪花飄落,露出了李易的身形。

李易臉色煞白,手持一件銀白色的金屬魂器,身體微微發顫。

枯瘦老頭剛一現身時,李易已經猜到此人就是木蒼提到的天酆老祖。

他深知u7隻有在第一次用時效果才能發揮到最大,於是佯攻之後,立刻射出了u7。

天酆一時不察,被餘波捲入受傷。

李易趁機拿出月寒鐵,拚儘全力發出兩記大招。

雖然未能重創對手,但令他欣喜的是,以他的冰係天賦配上月寒鐵,激發的冰係力量堪比九級魂術。

“給我死!”

天酆惱怒不已,他身上有傷,強行打碎雪龍之後,胸中湧起了一陣血腥氣。

天酆伸手一指,一道金色風刃爆發出恐怖的力量,向李易疾射而出。

李易夷然不懼,血能幻化出一隻金色大手,向前狠狠打去。

嘶啦!!

風刃被阻擋片刻,隨即撕裂大手,撞在了李易身上。

李易猛得一震,身上的血能護盾寸寸崩裂,被擊飛了數百米。

李易吐出一口鮮血,強行站穩身體。

九級魂師就算受傷,發出的魂術依然強大無比。

他被風刃切割得遍體鱗傷,身上的鮮血泊泊而下。

但李易並未氣餒,他雖然處於下風,但在交手之後,發現這個天酆並不像雷霆老祖那麼強大。

由此看來,天酆隻是九級魂師中的較弱者,或者是九級初期、中期的修為。

李易信心大增,他的冰係天賦魂術配上月寒鐵,同樣能對天酆造成威脅。

如此一來,他並不是冇有抗衡對手的能力。

“居然未死?”

天酆臉色陰冷,手掌上重新凝聚出了金色風刃。

他正要發動攻擊,突然眼前一花,地麵的人影逐漸模糊,居然憑空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