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木蒼一副震驚的神情,大苗搖頭晃腦道:“總算認出來了!”

木蒼似乎不敢相信,顫聲道:“主人,你還活著?”

大苗不高興道:“怎麼,你以為我死了?”

“不敢不敢!”

木蒼連忙道:“隻是主人變了一副模樣,屬下一時不敢確認!”

與那些高高在上,神秘冷漠的九級強者不同,它們的主人萬植之靈的性格散漫不羈,甚至有些玩世不恭。

大苗的神態語氣與往日的萬植之靈一模一樣,木蒼心中已經信了一半。

它小心翼翼道:“主人,那日我看到您的生命珠破碎,還以為您真的已經身隕...”

大苗冷哼一聲:“我自爆生命珠,不過是為分枝遁走創造機會!我是偉大的萬植之靈,黑淵森林的主人,受萬獸敬仰的全能之神!那幾個混蛋想殺我?門都冇有!”

木蒼感知到大苗身上那股熟悉的生命氣息,又見到它自信無比的模樣,心中確定無疑。

它喜極而泣,巨大的藤蔓向下拜伏:“木蒼參見主人,恭喜主人平安歸來!”

大苗搖晃樹枝,嫌棄道:“哭哭啼啼地乾什麼,都一把年紀了,害不害臊?”

李易還隱藏在暗處,讓他見到自己的手下這副模樣,自己豈不丟臉?

木蒼站起身體,尷尬道:“屬下一時心喜,請主人原諒!”

大苗點了點樹葉:“問你個事,那天我戰略性撤退之後,我的萬植靈宮怎麼樣了?”

木蒼一臉沉痛道:“被那些人類強者毀了,他們把靈宮夷為平地,還殺了我們的許多同類!”

大苗一聽,頓時憤怒不已:“豈有此理,遲早有一天我要找他們算賬!”

萬植靈宮是他花了幾十年心血建立起來的,裡麵花香鳥語,美植無數,是它最喜歡的一處巢穴。

這樣好的地方,居然被那些不識貨的人類毀了,簡直暴殄天物!

聽大苗說要報仇,木蒼的情緒也激動起來,巨大的藤蔓緩緩飄動,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但它看了一眼大苗纖細的身體,還是提醒道:“主人,他們有三位九級強者,您現在的實力...”

大苗一聽,頓時冷靜下來:“那幾個混蛋還在不在這裡?”

木蒼連忙道:“有兩位已經很久冇見到了,不過有一位偶爾會在覈心之地出冇。”

“是誰?”

“是天酆老祖!”

“是他?”

大苗微微一愣,身上兩隻圓輪露出深深的忌憚。

天酆不但是九級強者,而且是一位風係魂師,速度奇快無比。

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會被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隻能自爆生命珠才讓分枝遁走。

“確定隻有他一個嗎?”

“屬下可以確認!這幾年來,屬下無時無刻關注著那個地方,就是盼著主人歸來!”

木蒼這話說得有些言不由衷,它一直注意那邊的動靜,主要是怕人類強者再下殺手,它好早一點逃跑。

大苗喜笑顏開:“還是你忠心!我果然冇有來錯地方!”

不管木蒼的話是真是假,起碼聽著很舒服,尤其是在李易的麵前說出來。

木蒼試探道:“主人這次回來,是想...”

它已經隱隱約約猜到大苗的目的,主人實力跌落,如果想要複仇,隻能儘快恢複實力。

而這恢複實力的唯一法子,無疑是黑淵森林某處神秘的靈泉。

大苗道:“我要找一個地方好好修煉,但在這之前,我要你派出穀裡的植子植孫,先幫我打探清楚天酆的位置!隻要發現了他,立刻回來報我!”

木蒼道:“屬下馬上去辦,隻不過萬植靈宮舊址附近是昱幽的地盤,那邊的訊息讓它去打聽,會更快一些!”

“昱幽是誰?”

“昱幽是我的伴生魂獸,最近剛剛晉升六級!”

“你的伴生魂獸不是黑槐嗎?怎麼換了一個?”

“黑槐已死,昱幽是在您走後才從白岩那邊過來的!”

“黑槐死了?”

大苗一愣,口中痛恨不已:“可惜了,它是黑淵森林最有希望成為七級魂獸的,居然就這麼死了?這個仇我一定要幫它報!”

木蒼感動道:“多謝主人,不過在此之前,您還是先恢複實力要緊!”

大苗點點樹葉:“你說得冇錯,所以我才讓你幫我打探訊息!”

木蒼忙道:“屬下明白,我馬上把昱幽喊來,讓它為主人效力!”

大苗搖了搖樹枝:“以前的小傢夥還有哪些活著的,都一併喊來吧,正好一起見見它們!”

“是...”

半日之後,平常安靜無比的山穀中聚集了十幾頭五六級生靈,這些生靈既有魂獸也有凶獸,還有幾頭身軀龐大的木植獸。

“木蒼,這麼急把我們叫來乾什麼?前些日子抓到的人類武者味道很好,我正準備享用呢!”

一頭渾身赤斑的凶獸甕聲甕氣地道,語氣透著一絲凶殘。

其他的生靈也有些奇怪,木蒼生性淡泊,喜歡幽居山穀,從來不會主動叫人議事。

就算是人類部落大舉進攻白岩山脈,也冇見它有半點動靜,這次突然興師動眾的把它們喊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木蒼輕揮藤蔓,緩緩說道:“昱幽還未到,等它來了再說!”

赤斑凶獸有些不耐煩,但木蒼是黑淵森林最古老的木植獸,不論實力還是威望都遠遠超過了它。

它就算不滿,也隻能暫時忍耐。

冇過多久,山穀中走進一個外形與人類相似的人形魂獸,這魂獸渾身覆蓋著一片片藍色鱗甲,閃動著淡淡的幽光。

在它的身後,還跟著一個身穿巫師袍的人類老者。

一頭渾身血紅的凶獸看到人類老者,立刻不滿道:“昱幽,你怎麼把人類帶進來了?”

昱幽看了它一眼,發出冰冷的聲音:“他已經是我的手下,而且是五級巫師,有資格參與我們的議事!”

“你居然收攏人類巫師做手下?”

血紅凶獸瞪著銅鈴般的眼睛道:“人類如此狡詐,你就不怕他背叛你?”

昱幽不以為然:“他為了活命,已經與我定下靈魂契約,一旦背叛,隻有死路一條!”

“原來如此,還是你們魂獸辦法多!連人類都可以馴服!”

見昱幽有一個五級巫師當手下,眾獸頓時羨慕不已。

在它們的印象中,人類中的強者可以殺也可以吃,就是冇辦法收服。

這個昱幽不愧是黑淵森林的後起之秀,魂術手段已經不遜色於那些狡猾的人類巫師。

見穀中的凶獸都用輕蔑鄙夷的目光瞅著自己,人類老者的眼中閃過一絲不甘之色,但他生性隱忍,臉上的表情冇有一絲波動。

“木蒼,昱幽已經來了,說說你找我們究竟有什麼事?”

另一頭巨大的木植獸開口問道,它的外形看上去比木蒼年輕一些,也是六級木植獸。

“今天請大家來,是要告訴大家一個訊息!”

木蒼聲音比平時洪亮了許多,語氣也有些激動:“我們的主人,偉大的森林之神,萬植之靈大人已經回來了!”

“你說什麼?”

眾獸一聽,頓時愣在了原地。

短暫的安靜過後,赤斑凶獸瞪大血色眼睛:“木蒼,你在跟我們開玩笑吧?”

木蒼平靜道:“我冇有開玩笑,主人確實已經回來了!”

“不可能!”

另一頭血紅凶獸道:“我親眼看見萬植之靈大人被打成碎片,就連生命珠都爆炸了,怎麼可能還活著?”

聽到血紅凶獸的話,眾獸頓時騷動起來,都有些不太相信。

正如血紅凶獸所說,它們中的大多數都看到萬植之靈力戰不敵,最終自爆身殞。

眾所周知,生命珠就是木植獸的生命核心,一旦被毀,必定身死道消,強如九級木植獸也是如此,從未有過例外。

一頭六級木植獸忍不住問道:“你說萬植之靈大人已經回來了,他現在在哪裡?”

木蒼一笑,遮掩後方的巨大藤蔓緩緩散開,露出山穀深處一處碧藍的清潭。

在潭水旁,一株一人多高的小樹將根枝浸在裡麵,正愜意無比地汲取著裡麵的生命液。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