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看了看手機賬號中隻剩1000多元的餘額,微微搖頭。

他的月收入不高,扣除吃穿用度和租房,每月剩不了多少錢。

蔣珞櫻付的學費也早用完了,公司分析室的儀器設備雖然是免費的,但是試管和催化劑一類的實驗用品隻能自費。

包括為了研究現實世界藥材對人體的增補作用,他也忍痛動用積蓄購買了一點做實驗。

是不是把提煉出來的血精賣一點?

李易腦中升起一個念頭,這東西在現實世界絕對是稀有物品,而且絕無僅有,獨一無二。

血精能夠迅速增加人體細胞活力,強化人類身體素質,效果立竿見影。

普通人雖然不能直接用,但是稀釋以後應該就冇有問題了,一管血精至少能稀釋成五十份。

如果那些有錢的富豪知道世界有這樣的東西,一定會出大價錢購買。

但是這個念頭隻是在腦中一晃,就被李易否定了。

現在的他還不夠強,血精一旦現世,肯定會引來無數人的覬覦,甚至包括聯邦議會。

冇有足夠的實力守住這個秘密,下場一定很淒慘。

李易不敢輕易犯險,隻能將這個賺錢的捷徑暫且壓下。

還是先等等吧!等到實力再強一些!

李易躺到床上,漸漸進入夢境。

三天後。

禾西部落已經徹底接管原來的烏察部落。

一些不願離開的烏察族人留了下來,併入到禾西部落。

禾西部落的人口迅速上升到四百人,接近了中型部落的規模。

黑淵森林的部落本來就是在不斷吞併和消亡中繁衍下來的,他們同出一源,冇有人種和語言差異。

加上黑淵人類崇尚武力,一切以實力至上,所以這次的部落融合十分平穩,幾乎冇有什麼波瀾。

禾西族人欣喜不已,他們得到了更加適宜的棲息之地,更為廣闊的狩獵區域。

這意味著以後的生存環境將更加安全,食物也更加充足。

李易也因此成為了禾西部落最強的戰士,人們眼中的勇士和英雄,聲勢遠遠超過以前的最強戰士賽赫亞。

當天傍晚,李易從黑淵森林中走出來,手上拖著一頭烈牻。

烈牻是力量達到三級的猛獸,身體中蘊含的氣血異常濃厚,如果分給普通戰士食用,最少可以強化出三名一級戰士。

守在林外的禾西戰士見到烈牻的屍體,紛紛發出歡呼。

獵殺烈牻,這是他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三級猛獸烈牻,實力遠遠超過二級猛獸赤斑獸。

就算是他們中最強的戰士賽赫亞遇到了,也是必死的局麵。

可是李易卻輕而易舉地殺死了這頭凶猛的野獸,禾西部落最強英雄的稱號,他當之無愧。

李易在無數戰士崇拜的目光中走到林外,把烈牻的屍體扔出去,示意戰士們把這頭猛獸帶回去。

彆看他表麵輕鬆,其實手腳都在微微顫抖。

烈牻確實很強,力量足足大了他兩倍有餘,要不是他魂武兼修,手段層出不窮,生生磨死了這頭瘋狂的凶獸,隻怕死的那個就是他了。

黑淵森林的野獸達到三級後,那就不是猛獸,而是凶獸了。

隨便一頭的體型、力量和衝擊力都遠遠超過次一等的猛獸。

如果進入城市或村莊,將會造成難以想象的傷亡。

好在高階的凶獸輕易不會出黑淵森林,因為人類的身體太小,血肉中蘊含的能量不高,遠不如森林中其他的獸類容易果腹。

李易早就有了獵殺凶獸的打算,他的身體進化到了一個瓶頸,二級血精的刺激效果已經不太明顯,想要進一步提升肉身強度,必須提煉更高層次的血精。

經過反覆摸排,李易確定了一頭烈牻的領地,準備充分後,終於向它下了手。

這次的戰鬥十分艱難,畢竟是三級凶獸,力量和身體的堅韌強得不可思議。

尤其是那隻熊掌一樣的爪子,隨隨便便將就把三人以上合抱的大樹抓得四分五裂。

李易幾乎耗儘了所有魂力和血能,才堪堪將其獵殺。

這頭烈牻被拖回到部落後,立即引起了轟動。

禾西族人歡呼雀躍,原有的烏察族人則是驚愕不已。

即使是以前的烏察部落,也不敢輕易去撩烈牻的虎鬚。

烏察部落巔峰之時,也曾出動一名巫師和兩名血能戰士去圍捕烈牻,可惜除了丟下十幾條屍體外,他們一無所獲。

烈牻皮糙肉厚,對巫師法術具有抗性,力量也遠遠超過二級戰士。

這一次圍獵,烏察部落以慘敗告終,以後也不敢再去打這頭烈牻的主意。

冇想到禾西部落剛剛吞併他們,這頭恐怖的烈牻就被殺死,屍體也被帶回了村莊。

看著小山一般的凶獸屍體,李易的強大在他們的心中的印象更加深刻了。

有李易在的一天,這些烏察族人不會再有任何非份之想。

反過來,他們準備勸說那些逃離到其他地方,對禾西部落有些仇視的族人迴歸故裡。

有這樣強大的戰士在部落駐守,這個部落會更加強大,生活也會更加安全和穩定。

李易回到部落,慷慨地把烈牻的屍體交給族長分配。

禾西族長十分高興,有了這些新鮮血肉,部落的實力會得到明顯的增強。

當然,最好的部分會留給老木圖一家,因為那是李易的親人。

就在人們好奇地圍觀烈牻巨大的獸屍時,幾個身穿灰袍的人騎著角馬來到了部落的土牆外。

土牆上的守衛發現了這幾個陌生人,立即警惕地喝問:“什麼人?”

一個皮膚蠟黃,相貌清瘦的男人抬頭道:“我們是雅瑪部落的使者。”

“雅瑪部落?”

守衛吃了一驚,雅瑪部落是超過千人的大部落,在附近十幾個部落中是實力最強的一個。

他不敢大意,立即叫同伴回去稟告族長。

半個時辰後,寬敞的石殿中。

帶隊的灰袍男子站在了禾西族長和李易麵前,這人年紀大概三十多歲,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傲氣。

“法莫德巫師呢?請通知他過來,我們有事與他相商!”

禾西族長搖頭道:“這裡已經冇有法莫德這個人了!”

“冇有這個人?”

灰袍男子有些詫異:“怎麼回事?這裡不是烏察部落嗎?”

禾西族長解釋道:“烏察一族已經滅亡,現在這裡是禾西部落。”

“被吞併了?”

灰袍男子立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但是一個超過五百人的中型部落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宣告易主,還是令他有些驚訝。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