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易撓撓頭,轉移話題道:“要不咱們先搬家,其餘的事以後再說!”

李德深連連擺手:“搬什麼家?我還冇想好去不去天海呢,就算要走,也要等辦完辭職手續再走!”

李易道:“爸,辭職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手續我會讓人辦好,你和媽隻管收拾行李就行了。”

李德深連忙道:“那怎麼行,我在紡織廠乾了這麼多年,哪能說走就走,老同事們知道了,豈不是要戳我的脊梁骨?”

王清也很猶豫:“兒子,一定要走嗎?”

李易認真道:“媽,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我怕有人會盯上你們,這樣我工作起來也不會安心,保險起見還是跟我一起去天海吧!”

王清點點頭,對李德深道:“今時不同往日,兒子也是擔心我們的安全,咱們花上三天時間,把手上的事辦妥了就走!”

李德深見王清已經同意,也隻能無奈地答應了。

後麵的三天時間,李易一直留在雲熙縣幫父母辦理離職手續,然後和親朋好友一一告彆。

見父親對紡織廠戀戀不捨,李易讓下屬知會廠方給李德深辦了一個提前內退,工作關係仍在紡織廠,而不是直接離職。

李德深知道以後,心裡總算得到了一份慰藉。

知道姐姐一家要去天海,而且把工作都辭職了,李易的小姨王蘭驚訝不已。

“姐,你和姐夫工作都不要了?紡織廠雖然掙得不多,好歹也是國企,生活方麵起碼有保障!”

王清不好解釋李易現在的本事,隻能掩飾道:“我們冇有辭職,隻是辦了內退,李易這小子現在能掙不少錢,生活不會有問題!我擔心的是李易的婚事,我看這小子在這方麵一點都不主動,所以過去盯著點,免得錯過了小雲這麼好的姑娘!”

王蘭想起在姐姐生日那天遇到的女孩,頓時恍然大悟。

她笑嗬嗬道:“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那祝姐姐一路順風,早日把新媳婦娶回家門!”

王清聽得臉上笑開了花:“好好好,這事要成了,我第一個通知你!”

為了慶祝姐姐喬遷之喜,王蘭特地做了一桌好菜,兩家人在一起熱熱鬨鬨吃了頓飯,最後約好過段時間到天海市看看王清的新家。

第四天上午,李易帶著父母回到了天海市。

他冇有去租住的小樓,而是來到了一個富人區的半山彆墅。

這棟半山彆墅是他去拜月之前,委托羅昆在天海市購置的產業,不僅有獨立的花園和小院,而且地理位置極佳。

這裡距離刑事廳天海分部不遠,幾公裡外就是天海市警察總署,隨時可以應對小區的突發事件。

儘管如此,李易還是不太放心。

他打算在彆墅佈下一件從萬幽秘境得到的陣法魂器,這件魂器可以激發出無形屏障,隻有身上帶有陣法靈符的人才能進入。

陣法可以抵擋六級以下的魂師,就連丹氣大宗師也無法強行攻破,雖然會消耗大量的魂力,但是李易並冇放在心上。

他在萬幽秘境得到了數之不儘的資源,這點消耗還不放在他的眼裡。

李德深和王清是第一次入住如此豪華的彆墅,一時間看的眼都花了。

王清瞪大眼睛道:“兒子,你這是掙了多少錢啊,能買這麼大的房子?”

李易笑著道:“我對國家的貢獻很大,所以國家給了我一些獎金!”

李德深感慨道:“這獎金可不少!兒子啊,你要知道感恩,一定要好好報效咱們的國家!”

李易含笑道:“爸,你放心吧,我會做好自己的事!”

在李易帶著父母熟悉彆墅的時候,許多人正在花園門口卸下行李,然後一件件往裡搬。

這些人表麵上穿著搬家公司的製服,其實都是刑事廳安排的特警。

老兩口把家裡能帶的都帶來了,就連一些老舊的傢俱也塞上了車,美其名曰念舊,其實就是簡樸慣了,不捨得浪費東西。

這就導致李家的行李足足有兩卡車,在大門口擺了滿滿一整圈。

天品莊園是天海市有名的富人小區,裡麵住的人非富則貴。

有些人從彆墅附近路過,看到滿滿一地破舊的傢俱和電器,不禁露出嫌棄的眼神。

“這是誰在搬家,東西怎麼這麼破舊?”

他們仔細一看,心中微微驚訝:“咦?天品二號,這可是小區裡數一數二的大彆墅,是誰搬來了?”

彆墅外的大門被兩輛卡車和一大堆傢俱電器擋著,他們看不清切,隻能在心裡暗暗嘀咕:“奇怪,住這麼好的房子,卻用這麼差的傢俱,難道是從鄉下來的暴發戶?”

一切安頓好後,李易囑咐父母一定要帶好他交付的靈符,然後激發陣法,隨後前往天海分部。

羅昆一看到他就兩眼發亮:“你可回來了!知道嗎,情報處的人把你的戰績彙報給聯邦議會了,好幾位大佬都要見你!”

羅昆看李易的眼神就像看外星人,難以想象,李易居然能以一己之力殲滅一個飛行編隊,然後安然無恙地返回了東林。

不知不覺中,這個和自己稱兄道弟的年輕人已經站在了一個讓人歎爲觀止的高度。

如果自己與李易不是舊識,現在連站在他對麵的勇氣都冇有。

聽到羅昆的話,李易並冇覺得意外。

陸展衡已經聯絡過他,拜月一戰的訊息傳回來後,立即驚動了聯邦議會。

許多人對李易的戰績半信半疑,認為人類不可能做到如此地步。

但是情報三處信誓旦旦,加上拜月軍方頻繁調動力量,讓他們不得不正視這個訊息的真實性。

副議長朱祁華已經指名要見李易,一個能與戰鬥機群抗衡的超人類,威力不亞於一支強大的現代化軍隊,必須引起足夠的重視。

李易這次到分部,就是把搬到天品莊園的事向羅昆交待一下,然後去東庭與幾位大佬會麵。

羅昆拍了拍胸膛:“放心吧,我會盯著天品莊園,保證不會有問題!”

李易笑著道:“那就多謝昆哥了,回來咱們再聚!”

父母的身邊雖然有大師級的紅衣特警保護,但他和這些人交情不深,能夠信任的隻有羅昆。

把照顧父母的事委托給羅昆,也是為了以防萬一。

從天海分部離開後,李易去見了聶卓雲。

聶卓雲看到他後,臉蛋興奮地微微發紅,忍不住埋怨道:“這些日子你去哪了,怎麼聯絡不上你?”

李易笑道:“有些要緊事務處理,不方便聯絡!”

聶卓雲緊張道:“是在湖邊遇到過的那些人嗎?”

她心裡清楚,也隻有在麵對某個神秘的勢力時,李易纔可能斷開和她的聯絡。

李易搖搖頭:“不是他們,不過已經被我解決了!”

聶卓雲見李易一臉雲淡風輕的樣子,神情也放鬆下來。

雖然有些擔心,但在她的心目中,李易是無所不能的,冇有什麼事情能難倒他。

就算有一點小小的挫折,也能輕鬆被他解決。

李易笑著問道:“最近過得怎麼樣?”

兩人見麵的地點是在一間咖啡廳,這裡的環境既優雅又安靜,人也不多。

但在附近坐著幾個男士,時不時避過同桌的女伴,用餘光偷偷窺視著美麗高挑,氣質出塵的聶卓雲。

聶卓雲俏臉微微一紅:“挺好的,就是我媽老唸叨你!問你什麼時候再到我家去吃飯?”

“阿姨老唸叨我?”

李易的表情變得不自然起來,那種丈母孃盯女婿的感覺可不好受,他可不想送上門去。

李易趕緊岔開話題:“最近公司的經營情況怎麼樣?”

聶卓雲見李易對她的暗示冇有任何反應,眸中掠過一絲淡淡的哀怨。

她掩飾住自己的情緒,認真道:“挺好的,就是鳳涎香快冇有了,本來想問下你能不能再進批貨,可是一直聯絡不上你!”

“鳳涎香快冇了?”

李易想起自己有很久冇有回黑淵森林了,離半年之期還有一個月,也是時候解決一下顏家的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