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強悍無匹的轟擊下,天魘的肉身寸寸崩解,化作數之不儘的金色粉末隨風逝去。

一顆妖晶出現在半空之中,晶體上閃爍著一絲不屈的意誌,飛快地向遠處馳去。

李易微微伸手,一隻金色大手在空中出現,強行將這枚妖晶攝住,塞進了一個圓形魂器中。

李易將圓形魂器丟入戒指,開始打量生物禁區的巨型獸屍。

這具獸屍覆蓋著灰幽幽的鱗甲,每一片都有兩三個成人大小,顯得又厚又重。

這鱗甲堅硬無比,李易與天魘爆發如此激烈的戰鬥,也隻是在上麵留下輕微的痕跡。

隻不過那個躺在上麵的老者已經在大戰餘波下屍骨無存,連殘渣都看不到。

從獸身的血肉波動來看,這頭妖獸在生前一定是頭強橫無比的怪物,就如,這是一頭實力堪比天階的妖獸。

但是在世界規則的壓製下,這頭怪獸的力量受到了極大的壓製,因此在人類超級熱武器的攻擊下葬身於此。

李易困惑的是,這頭強大的怪獸為什麼會出現在現實世界?

從天魘的語氣來看,這頭巨獸雖然很像夢境世界的妖獸,但是略有不同。

這頭巨獸究竟是哪裡來的呢?還有這生物禁區的輻射能量,又是來自哪裡?

李易目光掃視四周,魂力蔓延出去,開始找尋輻射能量的波動來源。

十多分鐘後,李易目光微微一動,望向二十裡外的一片沙漠。

那裡遍地黃沙,一片平坦,看上去和沙漠區冇什麼不同。

李易飛到這片沙漠的上空,向下揮了揮手。

大量的黃沙被整片掀起,露出了下方散發著淡銀色光澤的金屬物體。

這金屬物體呈正方形,至少有百米方圓,宛如巨大的門戶牢牢鑲嵌在沙地之中。

李易眼睛微亮,手掌向下一抓,金屬門發出沉悶的響聲,被恐怖的巨力緩緩抓了起來。

李易隨手一拋,金屬門重重落到地麵,掀起了漫天的黃沙。

金屬門被挪開後,下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黃沙滾滾而下,落入幽深的洞口之中。

這個洞穴深不見底,大量的輻射從洞內溢散出來,生物禁區的輻射瞬間厚重了許多。

李易落到深坑旁觀察了一下,心中暗暗推測。

輻射源來自洞內,金屬門是人類產物,應該是為了阻止輻射外泄。

從洞口的大小和深度來看,巨獸很可能是從這裡麵爬出來的。

拜月軍方消滅巨獸後,發現了這個深坑,因此製造了巨大的金屬門,把這裡封閉起來。

可惜洞**的輻射太強,依然有少量的能量外泄,把這裡變成了生物禁區。

在這洞穴之中,究竟有什麼秘密?

李易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腳步輕輕一動,向洞穴深處落去。

下落的過程中,李易仔細觀察四周。

洞穴的內壁坑坑窪窪,佈滿奇形怪狀的爪痕,不像是天然形成,倒像是從內部被強力破開的。

李易猜測,這頭巨獸應該是來自沙漠地底,然後一路破土而出到了地麵。

洞穴很深,李易足足下落了五分鐘,腳底才觸到了地麵。

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不過以李易現在的目力,看清這裡的景物冇有任何問題。

洞底的麵積比洞口還要大,足足有三百米的方圓,與沙漠表麵的酷熱難當不同,這裡陰森冰冷,溫度驟然降低了幾十度。

李易舉目看去,正前方出現了一條數十米寬的巨大通道,高強度的輻射從通道深處擴散出來,令稀薄的空氣都產生了陣陣漣漪。

李易走入通道,四周的壁麵凹凸不平,也不像人工開鑿出來的。

在走了百米長度後,前方出現了幾具屍骸。

這些屍骸穿著厚重的防護服,裡麵的肉身儲存完好,但是已經變成了乾屍。

不出意料的話,這些屍體應該是拜月軍方或科研人員,進入洞穴也是為了探尋其中的秘密。

可惜這裡的輻射太強,即使是防護服也抵擋不住,他們來不及撤離,全部葬身於此。

李易繼續往前行走,身上冒出淡淡的金光,抵擋著無處不在的輻射能量。

又走了五百米後,前方豁然開朗,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地底洞穴。

洞穴的地麵倒臥著幾具枯骨,連防護服都消失不見,顯然是被強烈的輻射腐蝕殆儘。

在巨大洞穴的正上方,一條長五米,寬兩米的黑色裂縫突兀地懸掛在半空中。

黑色裂縫的形狀極不規則,中間部分是幽深的虛空,外緣散發著奇異的五彩光澤,奇奇怪怪的射線從裡麵溢散出來,變成大量的輻射源。

李易望向裂縫的中心位置,那片虛空幽深而又神秘,彷彿裡麵藏著一個巨大的宇宙,隻有點點星芒在深處微微閃動。

在李易的注視下,這片虛空緩緩旋轉起來,逐漸幻化成了一個神秘的宇宙空間,中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似乎要把李易整個人吸進去。

李易微微一驚,心中生出了強烈的危機感。

他下意識退了一步,看著虛空裂縫的目光警惕起來。

李易眼中金光閃爍,一絲魂力向前方的蛇形裂縫延伸過去。

這道魂力剛剛探入裂縫,立刻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絞得粉碎。

李易深吸了一口氣,這股試探的力量雖然微小,畢竟是七級魂力,不料竟連一秒鐘都抵擋不住。

他隱隱覺得,隻要自己敢跨入這條裂縫空間,同樣會被絞成碎片。

這條裂縫為什麼會出現在洞穴地底,裡麵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裂縫的另一邊又是什麼地方,巨獸是不是從那裡出來的?

李易懷著深深的疑惑,轉身飛離洞穴,同時把金屬門重新覆蓋上去。

他決定等以後實力再進一步,再到這裡探個究竟。

李易看了一眼伏在地麵的巨獸屍體,裡麵的生機已經全部消失,再冇有任何價值。

他不再停留,轉身離開生物禁區,向飛行器降落的地點飛去。

飛行器附近,俞建偉等人正在焦急地等待著。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李易若不再回來,他們就隻能先行撤離了。

科研基地遇襲的訊息肯定已經傳出去了,拜月軍方一定會調動力量前來增援,雖然距離遙遠,但援軍趕來的時間不會太長。

就在俞建偉望眼欲穿的時候,前方身影一閃,李易突兀地出現在眾人眼前。

行動隊員們先是一驚,待看到出現的人是李易時,頓時放下心來。

俞建偉喜道:“回來就好,我們馬上返回!”

李易點點頭,和眾人一起走入機艙。

他目光一掃,發現之前在科研基地見到的白髮老者被綁在一張座椅上,正對他們怒目而視。

俞建偉在一旁說道:“這老頭是科研基地的首席專家,也是生物殖裝計劃的主要負責人,所以我們打算把他帶回去!”

李易知道俞建偉把這人帶回去的用意,也就冇有理會老頭憤怒的目光,平靜地坐了下來。

飛行器啟動之後,俞建偉問道:“李特警,你要找的人找到了嗎?”

李易淡淡道:“找到了,我已將其擊殺!”

聽到李易的回答,白髮老者身體猛得一顫,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目光。

俞建偉笑道:“那就好,看來我們運氣不錯,都完成了任務。隻是不知道是什麼人襲擊了基地,讓我們撿了個便宜!”

俞建偉已經聽鄭瀧彙報了事情經過,但不相信有人能以一己之力毀滅基地,隻以為是某支強大的武裝力量突襲了基地,正好讓他們趕上了。

而基地人員所說的紅衣女人,也不過是那支武裝力量的首領。

李易微微一笑,冇有說話。

鄭瀧等人同時望向李易,眼中露出一絲深深的敬畏。

他們都是去過現場的人,基地人員所說的話,俞建偉不相信,不代表他們不信。

尤其是李易破開密室金屬大門的一幕,想想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那個被稱之為惡魔的女人也有這樣的力量,毀滅整個基地也不是不可能。

飛行器在飛行了半個小時後,駕駛艙內的紅燈突然閃爍起來,隨即發出緊促的警報聲。

俞建偉臉色一變,上前一步道:“怎麼回事?”

駕駛員不安道:“長官,我們被髮現了,有軍機正在從後方趕來。”

話音剛落,駕駛艙內的無線電傳出聲音。

“我是拜月國家空軍,你已進入禁飛區域,命令你立即停機接受檢查!”

“我是拜月國家空軍,你已進入禁飛區域,命令你立即停機接受檢查!”

無線電中連續傳出警告聲,令鄭瀧等人心頭為之一跳。

白髮老者似乎是鬆了口氣,臉上露出欣喜的神情。

毫無疑問,這是趕到沙漠基地增援的空軍部隊發現了他們,隨即展開了追擊。

俞建偉臉色陰沉,大聲喝道:“加快速度,擺脫他們!”

駕駛員立刻加大油門,速度迅速提升,呼嘯著向前方飛去。

三分鐘後,無線電再次傳出呼叫。

“立即停機接受檢查,否則我方將開火!”

急促的警告聲中,在飛行器後方十裡的高空,四架拜月戰機呼嘯而至。

與飛行器相比,這些戰機的速度要快得多,它們緊隨其後,漸漸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

駕駛員緊張道:“長官,對方是軍方戰鬥機型,我們無法擺脫!”

俞建偉臉色一沉,耳邊彷彿聽到了戰機巨大的轟鳴聲。

“最後警告,我方將在十秒鐘後向你方開火!”

“10、9、8、7...”

在無線電的倒數聲中,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在軍用戰鬥機強大的火力打擊下,他們體術境界再高,也隻是微不足道的螻蟻,輕而易舉就會被撕成粉碎。

在飛行器的後方高空中,四架戰鬥機隱約可見,機身下方的導彈微微發光,似乎隨時可能向他們發動攻擊。

在眾人沉重的呼吸聲中,李易突然說道:“我來對付他們,你們儘快離開,不用等我!”

話音剛落,李易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拉開艙門,唰得一下飛了出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最新章節,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